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保镖〕〔我和邓肯同年秀〕〔我的末世虫巢〕〔神话复苏:开局九个〕〔不想当大将的我选〕〔全球游戏:开局继〕〔父皇为何造反〕〔道友你剧本真好看〕〔亚索的英雄联盟〕〔天天带早餐,还说〕〔重生从电商开始〕〔重生九零小辣椒〕〔我修道靠瞎练〕〔小阁老〕〔神秘复苏:我,人〕〔全民兽化:从柳树〕〔妻子的秘密〕〔诸天之第四天灾〕〔绝世战王〕〔试婚365天:霍先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七十八章 秀山洛水宗
    ..,最快更新!

    为什么每次出来都这么苦逼?

    她不就是想拉个小手过过两人世界什么的!

    等等,拉个小手。

    这个可以有……

    仙萌眼神飘忽了一阵,最后还是定在顾渊白垂于一侧的白皙手指上。长长的指节骨指分明,男人的手带着一种特别的力量感。

    八卦谷内人来人往,身后是顾琅咋咋呼呼的大惊小怪声。

    可仙萌这些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只注意到那只大手。

    然后,毅然决然地握了上去!

    啊啊啊,你这个花痴!仙萌心中唾弃自己,故作一脸淡定继续握着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时候就考验脸皮厚度了。

    顾渊白步子一顿,垂头就见到仙萌的发顶。

    当初抱回的小婴儿如今长成少女,就快到自己肩膀,真是时间不等人。

    “娘!你好诈!都不带我玩!”顾琅大叫道,却被林茹欣先一步握住了仙萌的手,于是只得委委屈屈去抓顾渊白。

    被迫变成四人并排走的仙萌,“……”你们以为是手拉手好朋友吗?!

    这种交握姿势必然是醒目的,仙萌不得已停止了这次短暂的“拉手约会”。

    下次出来前,一定要把两个灯泡敲晕!绝对!

    八卦谷中不仅有灵植药材,灵器宝物,还有乌南域各地修士的特殊技能,好比灵食烹饪,灵植催生,这些在平常难得一见的,如今都在此地汇聚。

    宗门大比,同时也是场赶集大会。

    很多宗门为了这场十年一遇的市坊,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宗门最低的九品参加资格。

    几人在谷中逛了一阵,照仙萌原意是想拿出灵植和丹药来贩卖,换些功法回去。

    苍华派地下藏书室里的书册虽多,但多是杂记,散记之类的杂书,功法不多。

    以前还好,大家基础功法练着,等修为差不多了就自己出山去寻。

    眼下宗门里却多了一个林茹欣,云越自己又进入筑基,都是正值功法交替之时,不能耽搁了。

    另外,以后若要扩大苍华派,必要功法是不能少的。

    唔,不过在八卦谷贩卖灵植丹药的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有顾渊白在旁,加之顾琅和林茹欣在,宝葫界里的东西就不好大张旗鼓拿出来。

    而且人这么多,他们来的又晚,实在没有好地方摆摊。

    仙萌摸摸下巴,还是明天自己来吧。

    于是接下来就真成了逛街,看到想要的东西买买买,想吃的东西吃吃吃,以至于忘了集合时间。

    等回过神来,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天边与地面交接处染上了渐变的彤红,日落西山。

    八卦谷上空,落错的明黄色小灯以灵石为驱动源缓缓升起,照亮整个谷底犹如不夜。

    “回去估计要爱大师兄的批了。”仙萌惆怅道。

    “无事。”顾渊白淡淡道,“来之前我已同他们说明,若约定时间未能汇合,便自行回去。”

    仙萌歪头,神情明显生动起来,“那我们再逛逛!”

    “好耶!”这是顾琅。

    “都听师姐的!”这是林茹欣。

    顾渊白无奈一笑,“时间不早,不要耽搁,再说,你不是还要问蓬莱会的事。”

    仙萌一愣,懊恼地拍拍头,玩太高兴把这事忘了。

    说回就回。

    出了八卦谷的路上依旧灯火通明,即便天色没有大暗下,街边的小灯已是早早升起。

    黄昏的余晖与之交相辉映,九巍山腹地笼罩上一片朦胧。

    刚进入小院所在的山谷,入眼便见到云越正在与胡成铭交谈,在不小的空地上,身后是各个宗门居住的院落。

    旁边,姜媚,离辰和於小小都在,看样子他们是一道回来,而后遇上了摩炎宗的人。

    仙萌和顾渊白走上去,胡成铭身侧的孙同下意识退后,颇为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们的情况我回去同有余长老说了。”胡成铭道,“他老人家说有空两宗做个交流,让你到他那坐坐。”

    “上次的事还未谢过有余长老。”云越真诚道,“改日我定登门。”

    上届宗门大比,摩炎宗的弟子虽瞧不上苍华派的人,有余长老却是实实在在救了顾渊白一命,恩不能忘。

    “呵呵,那我就扫榻恭候了。”胡成铭拱手,“既然话已带到,我就……是秀山宗的人回来了,你们要不要避避?”

    仙萌正听着两人酸牙的场面话,好奇有余长老是何许人,听胡成铭一说奇怪道,“为何要避?”

    姜媚冷冷哼一声,“你可知十年前打伤四师弟的是谁?”

    气势徒然一提,想到当时还是少年的顾渊白被抬回宗门,仙萌心中怒气攀升,“是秀山宗?”

    感受到冷意的孙同默默往旁边挪了挪,好嘛,敢请上次拿来压自己的气势还是手下留情了。

    “不气。”顾渊白按在仙萌肩膀,眼中冷光乍现,“这回我们一起讨回来。”

    “必须要讨回来啊。”离辰双手抱起,咬牙道,“你看看对面一群歪瓜裂枣,哦,这次那个不要脸的马志其不知道有没有来。”

    “马志其又是谁?”仙萌道。

    姜媚还是冷笑,当真是把皮笑肉不笑刻画得入骨三分,“还不就是看宗门弟子打不过四师弟,出手偷袭的那个,堂堂金丹期修士,也好意思对炼气六层出手。”

    “错,十年前他是刚刚突破,勉算个金丹修士。”离辰道,“这一届我看秀山宗是准备冲击七品了吧。”

    “胖子,你们摩炎宗今年怎么打算。”他转向胡成铭,“冲六品?”

    胡成铭并不在意对他的称呼,摇头道,“今年虽有一位长老突破金丹,然资历太浅,准备等下一届时再做定夺。”

    他们说话间,秀山宗的人已看到苍华派一行人,他们身边还有几个女子,看着装不是同一宗门的人。

    “是七品宗门洛水宗。”胡成铭压低声音提醒道,“听闻今年准备冲击六品。”

    “呦,他们这是勾搭上了?”姜媚翻了个白眼。

    这厢,乍一看到顾渊白的秀山宗弟子神色困惑,接而一惊“你居然还没死?!”

    “怎么说话呢。”姜媚秀眉倒竖,长鞭一甩,尾端正巧擦过秀山宗弟子嘴角,虽没有划出伤口,带起的劲风却刺得生疼。

    “你敢在乾元宗里出手!”徐宏嘴角发麻,心中大寒,因为刚才他根本没看清姜媚如何出手。

    也就是说,对方修为远在他之上,且一手极精妙的控制力着实骇人。

    “出手?”姜媚搭在仙萌肩上笑得花枝乱颤,“我不过是看到有脏东西,没忍住教训了一下,你好胳膊好手的,哪里像是被我教训过的样子?”

    “可不要看我一个弱女子就好欺负呐。”姜媚顷刻花容失色,掩面欲泣。

    徐宏,“……”

    “原来是摩炎宗的道友。”洛水宗的女子上前,她身着浅蓝色长裙,下摆缀有丝质白边,行走时衣衫如水荡涟漪,美妙至极,可见在衣着设计上下了番功夫。

    “没想到十年不见。”眼波流转,许是受功法缘故,洛水宗弟子身上皆有股清冷出尘之气,“你们仍在与这些不入流的宗门为伍,品味可没有一点点提高啊。”

    “不劳道友费心。”胡成铭平静笑道,修得一身好忍功。

    “呦,说人家品味不高的几位,你们胃口倒是不错嘛。”姜媚直起身,夺过离辰手中的折扇,啪一下打开猛扇起来,“一个秀山一个洛水,真是好名字啊。”

    “我听说洛水宗皆为女修,各个冰清玉洁。”随着姜媚摇扇的动作,胸前波涛一阵起伏,看得於小小一愣一愣,“看你们两宗关系,其实早就暗地里郎情妾意,你侬我侬了吧。”

    “咳咳。”云越轻咳一声,对胡成铭道,“今日外出有些累了,就先告辞。”

    胡成铭瞥了眼洛水宗几位女修的脸色,心中暗爽,“请,请,我也正好回去同有余长老商量宗门挑战的事。”

    各自散开,空地上一时只剩下秀山宗的男修与洛水宗的女修,还有闻讯出来的其他宗门弟子在交头接耳。

    “好一个苍华派。”洛水宗女子冷下脸,“我记下了。”

    “师姐你太毒了!”一进门仙萌就大叫道。

    “损我?”姜媚挑眉。

    “不,是恭维!”

    离辰将扇子收回来,视线不经意从姜媚面前掠过,不自然道,“我说你这脾气能不能收敛点。”

    “屁!我就是看不惯她们一副仙样给谁看。”姜媚胸往前一挺,风光无限,“我说最敬爱的二师兄,你不会看上她们了吧?”

    “喂,话不能乱说,我喜欢的可不是这款!”

    “那你喜欢哪一款?”姜媚凑过来,两人就贴得更近了。

    “你这款呗。”仙萌将一枚蜜饯抛进嘴里。

    “仙小萌!信不信我先灭了你!”姜媚回头怒视,后者无辜摊手。

    云越坐在位上忽然抬头,“等等三师妹,你最敬爱的难道不是我,为什么会变成二师弟?!”

    可惜姜媚已经追着离辰跑远了。

    仙萌眨眨眼,对上云越望过来的幽怨眼神,毫无诚意安慰道,“因为你是三师姐最最敬爱的嘛,对了大师兄,你不是说回来跟我讲蓬莱会的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