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八十五章 第一战(二)
    ..,最快更新!

    可惜顾渊白没给仙萌这个机会,快了几步走上前与云越并排,两人似乎在商讨什么事。

    “我要是你呀,刚才就牵上去了。”姜媚悠悠晃走过来,以一种极为欠扁的语气道,“我说你们都折腾了这么多年,同生共死都过来了,咋就还这么磨磨唧唧呢?”

    仙萌望着顾渊白背影一叹,随后扭过头一本正经道,“完全不明白师姐在讲什么哦。”

    “跟我装傻?”姜媚突然伸手,去挠仙萌腰上的痒痒肉,“你看,笑了就说明心虚。”

    仙萌,“……”

    这完全是作弊好嘛!有本事你也让我挠!

    仙萌拉过旁边的林茹欣去挡姜媚,一边作死道,“就像师姐和二师兄,我也不明白,你们俩这些年到底在磨叽什么!”

    姜媚瞪大眼,秀眉顷刻拧到一起,恼羞成怒地跺脚道,“仙小萌,你这是找打!”

    一行人打闹着走远,云越听到动静回过头,颇为欣慰地感叹一声,“她们感情还是这般好啊。”

    随行的离辰,“……”那暴力女都上手了,这场面能被你看出感情好?

    顾渊白,“嗯。”

    离辰,“……”

    今日苍华派与双环宗对战的场地为多个宗门共用,他们并非是第一场出战,得按出场时间依次排下来。

    仍旧是向内凹进的半圆深洞,外围依照台阶形状做出层级,方便观战者入座。

    只是地方不算太大,与金浉派和秋水岛战斗的场地相比,就寒碜许多。

    另外人也不多,有部分还是冲林茹欣来,纯粹是打打酱油。

    毕竟九品宗门间的对战,无非是炼气期间的战斗,会的功法不多,亦是没有借鉴学习的地方,实在没有看头。

    云越带众师弟妹们入座。

    作为今日在此地对战的宗门之一,主办方给他们留了最前排位置——虽然就算不留也没人坐。

    “咦?二师兄和三师姐呢?”仙萌环顾四下,未见到两人,“刚不是还在?”

    “秀山宗在隔壁的隔壁擂台。”云越盯着台上,随口应道,“他们去刺探敌情了。”

    仙萌眼睛刷得一亮,正要起身,被一只手按住肩膀压了下来,转头,“大师兄,我也想……额,是,是四师兄啊。”

    “小七不想跟师兄一起留下吗?”顾渊白望来。

    仙萌,“……”还能不能愉快得当师兄妹了!

    默默坐下,扔掉节操,“这是六师姐第一次与人对战,就算天塌下来也得坐着帮她压阵,我鄙视二师兄和三师姐!”

    非常极其鄙视!偷溜居然不带我一起!

    顾渊白轻笑一声,“乖。”

    一行人坐定,比斗还有半刻钟开始,顾琅百无聊赖,坐在位置上打起了呼噜,林茹欣周身雷光闪现,瞬间进入入定打坐状态。

    有这两朵奇葩在,想不吸引其他人目光都难。

    好在仙萌皮糙肉厚,对这些事儿习惯了,分外淡定,还不忘抽空给於小小打气,“师姐,你屋后不是有木头桩子嘛,待会儿上场,把那些人当这个推就可以了。”

    於小小正紧张着,上衣的下摆都被她手指搅成了麻花,闻言惊喜道,“真的?”

    “咳咳。”防止仙萌将人带歪,云越轻咳一声,接话道,“你上场前先将重力环拿下,再去将那些人当木头桩子推。”

    “重力环?”却是仙萌先惊了,当下抬起於小小的手,视线落在那乌黑不透光的手镯上,“这个?竟是重力环?”

    她还当是长得略丑的镯子,亏得与六师姐还做了十多年的同门,真是太失败了!

    “六师妹自五岁起戴,那时你还没入门。”云越说道,似回忆起往事,含笑道,“你六师姐可是天生神力,刚入门那段时间,没少把我们折腾。”

    “哇!”仙萌一声惊呼,拍拍於小小肩膀,“师姐你牛气了!”

    “牛气。”睡迷糊的顾琅被惊呼声闹醒,一脸迷糊道,“牛肉好吃。”

    於小小不好意思笑笑,“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仙萌哪能被三言两语打发,不依得缠着人问东问西,一时间倒让於小小那点小紧张消失无踪。

    云越失笑得摇头,其实,他还有件事未说。

    也正是因为这神力,於小小五岁前受尽村里人歧视,性格方面就像受惊的兔子,后来被自己带回苍华派,情况才有所好转。

    然而童年的记忆却抹之不去,便造就了於小小如今软糯的性格。

    但过去的终会过去,他很希望於小小能忘记那一切,故而旧事不必重提。

    参加今日比斗的宗门陆续到场,坐在他们对面的正好是接下来会对上的双环宗。

    与大多修者的身体修长不同,坐在对面的人皆是成年男子,人高马大,一身肌肉尤为彪悍,江湖气息甚浓。

    仙萌看着对面望来的汉子,再看看自家六师姐的小胳膊小腿,轻叹口气。

    就算云越跟她说过天生神力,也阻止不了她想拉下於小小,自己顶替上场的那份操心。

    “要对六师妹有信心。”作为从小被於小小神力坑害的受害者之一,顾渊白神情极为微妙。

    第一个上场的两个宗派都是九品宗门,临水派对望江宗。

    两方弟子上场,裁判宣布比斗开始。

    观战台上响起几声稀稀落落的喝彩,真是让人一点儿都提不起劲。

    仙萌环顾四下,迟疑道,“周围似乎没有布下防御罩?”

    “怎么,以你修为还应付不了他们的几滴小水花?”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不用回头都能猜到是谁。姜媚手撑着潇洒一跃,轻松入座。

    “三师姐。”仙萌咬牙切齿道,“你们不是去看秀山宗的比斗了?”而且还没带上我!

    “那边的场子开始早,打完了。”姜媚甩了甩秀发,“真是毫无看头。”

    “要我说秀山宗说不准是买通了交手宗门,不然怎么未到十回合对方就主动认输?反正这种龌龊事他们也不是头一次干。”

    嘁,确切的说就在前几天,秀山宗的人还妄图跟他们来场“友好比斗”,似是全然忘记了十年前的仇怨。

    是啊,一个小小九品宗门,几个连筑基都没到,才炼气期小几层的弟子,谁会放在心上。

    再说人也没死,十年前的事早该江湖一笑泯恩仇不是吗?

    不过很可惜,对他们苍华派一行人来说,这怨却是刻骨铭心的。

    永远忘不了十年前,他们几个半大孩子心急火燎,却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顾渊白。

    那次,他们差点就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四师弟。

    往事不忆,注意力放回赛场上。

    仙萌仍是对周围没有防御罩耿耿于怀,“就算只是九品宗门的比斗,样子总要做做吧?”

    “你当防御罩不用灵石支撑啊。”仙萌后脑被敲了一下,这回是离辰露脸。

    正说着,台上两个门派的战斗已然开始。

    从宗门名字上看,两派修炼的功法应当都与水属性有关。

    离辰话音刚落,暴雨骤降。

    临水派弟子修为仅是炼气五层,一招就耗费了他过半灵力,控制力更是惨不忍睹,大半水花都落在看台这边。

    坐旁边修炼的林茹欣突兀睁开眼,他们所坐的这方看台面前忽的雷灵力涌动,片刻后凝结成一张并不细密的雷网。

    “刺啦。”飘过来的雨点皆打击在雷网上,水分蒸腾发出呲呲声响,没有一滴落下,将一众人护个严实。

    离辰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可以啊小小师妹。”

    “那是,也不看是谁找回来的功法。”仙萌无比得意道,看空中雨点尚余大半,嘟嚷了一声,“你看,就说需要个防御罩吧。”

    “我看你是想要一个防雨罩。”姜媚翻了个白眼,“入世历练两年,没看出你是这么讲究的人了,三岁那年第一次带你去后山,在泥地里滚的那个是谁哦!”

    我那是看到水稻的惊喜,终于可以吃米饭了有木有!仙萌心中嚎道。

    插科打诨间,比斗已进行了两场,不得不说,确实都没有看头。

    毕竟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顾渊白已到金丹中期,境界高了,眼界自然就高。

    谁会无聊到看两只蚂蚁打架看一天?

    等轮到於小小上场时,周围看台上基本没剩下多少人,可想而知越到后来,除去裁判和参加比斗的宗门弟子,能坐到最后的人屈指可数。

    提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十年前顾渊白受伤的那场。

    上一届的宗门大比,在四品宗门崇明宗,苍华派对上秀山宗的那场,便是当日最后一战。

    那时周围看客甚少,裁判又被秀山宗买通,马志其出手的事便被压了下。

    最后所有人只知苍华派落败,秀山宗大获全胜,却不知其中的龌龊事。

    若非当时有摩炎宗的余长老睡到最后一场,恰好出手,顾渊白或许早已死在马志其掌下。

    什么?你问余长老怎么不替苍华派出头,指认秀山宗破坏比斗公正?

    开玩笑,苍华派与摩炎宗非亲非故,余长老能及时出手已是大恩情,再求便过了。

    而且在后来回宗的路上,胡成铭还告诉他们,马志奇的叔叔是崇明宗一位长老,关系户这种事,不管在凡人间还是在修真界都适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