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大雷宗来访
    ..,最快更新!

    哭声那叫撕心裂肺,到后来许是哭狠了,包子脸一边流泪一边打嗝,说不出的委屈。

    但一桌人表示,该吃吃该喝喝,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只有於小小手足无措,不知是跟师兄弟们站在同一战线,还是将包子脸哄住为好。

    这一哭就持续到饭点结束,桌上的菜被一扫而空,包子脸打着嗝抽空看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群人居然真的不理他,而且吃光了所有的菜!

    简直,不能更无耻!

    包子脸终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都是气鼓鼓的,隐隐雷芒在他周身闪现。

    “哎呦!这是准备动手了?!”姜媚一撸袖子,看架势就是想大干一场,完全没有以大欺小的自觉。

    云越默默看着这场闹剧,无奈地摇了摇头,让於小小再去端一份甜点出来,将包子脸哄了住。

    香味从厨房飘出,一路到饭桌。

    包子脸使劲嗅着奶香,紧盯着於小小手中餐盘,用力吸了吸鼻子。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灵安,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是一道男子声音,甚是清冷,仅这一句话就磨得人耳朵发痒,想一窥真容。

    然而也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堂内所有人一惊。

    这方山谷里的院子虽是乾元宗提供,仅接待八品及以下宗门,规格不高,却也不是随便打发,而是有认真在周围布下防御阵法的。

    换而言之,如果有人没经过通报进到院里,那必定是能被里边人觉察到的。

    可声音主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定律。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来者是阵法造诣高深的阵师,二么就是对方修为,在他们屋内人所能感应的范围之上。

    无论哪种,都是他们需要戒备的。

    随着声音传入,大门被推开,一身黑衣的男子步入。

    屋内人心中戒备,朝门口望去。

    来人面容生得冷峻,视线落在屋中拿着调羹的包子脸身上时,挂上了一抹嬉笑,整个人如冰雪消融。

    他的衣着甚是宽松,上衣与下摆连成一体,仅靠腰间一根腰带勒紧,领口却极宽,露出里面大片蜜色的胸膛。

    “哥哥!”叶灵安看到来人,惊喜地大叫了一声,当即就想跳下凳子扑过去,回神又舍不得到嘴的甜点,最后选了个折中办法,摆了摆手中调羹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一脸满足得继续吃。

    叶怀鸣挑了挑眉,看来这小家伙在这混的不错嘛,再看屋内其他人戒备的模样,“啊,抱歉打扰了,家弟顽劣……”

    他的话说到一半被打断,迎接他的是顾琅已然化作利爪的右手。

    叶怀鸣往屋内前进的步子一顿,反应也是迅速,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在虚空作出抹的动作,一条雷霆锁链突现,风雷涌动,抵住了顾琅这一击。

    两人齐齐后退,顾琅呲牙,紧盯着面前人,直至觉察到叶怀鸣没有再靠近的意思方停下动作,只是化形的右手不曾收回,俨然还是处在戒备状态。

    “元婴?”仙萌按下顾琅的蠢蠢欲动,看向叶怀鸣。

    她此刻的感知就像院门口的阵法一样,无法探查对方的深浅,那么以自身实力换算,对方至少是元婴中期。

    “哈。”叶怀鸣拿出挂在衣襟里的手,两手稍稍举起,成投降的无害状,“我没有恶意,只是来接回家弟。”

    他视线掠过苍华派众人,落在叶灵安面前的盘子上,叹了口气道,“你们不要对他太好,不然被缠上我可不管。”

    “才没有!”叶灵安当即怒目反驳,“我只是来看下跟我拥有同样法体的小姐姐,才没有给他们添麻烦。”

    苍华派众人,“……”呵呵,你的出现就已经是最大的麻烦,更何况还引来了元婴期修者。

    “呐,哥哥。”叶灵安拿调羹敲了敲盘子,眼珠子一转,“这里的糕点很好吃哦!”

    “真的?!”叶怀鸣眼睛一亮,放下的手不自觉又缩进敞开的衣襟里,乍一看像是被挂在脖子上。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后背稍稍拱起,像个小老头般缩着脑袋,让那张俊脸添了几分猥琐,“不介意我尝一口吧?”

    苍华派众人,“……”卧槽,你还真不客气。不好意思,我们介意!

    送走大雷宗误入的大小两只,於小小做好的甜点也见底了。

    一群人坐在堂中,气氛肃然。

    “他们的到来,真的只是看看小小师妹?”离辰率先发言道。

    “我打听过,大雷宗乃风北域二品宗门。”云越道,“并不图我们什么,唯一的交集,大抵就是小师妹淘来的功法了吧。”

    于是仙萌再次收到众人瞪眼一波。

    “那我们可要提防?”姜媚撇嘴,“说起来,院子外的阵法可真是无用。”

    云越苦笑,“乾元宗也不过是四品宗门,二品宗门的底蕴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对方既无恶意。”顾渊白接话道,“专心准备与秀山宗的对决吧。”

    比赛的场地依旧是设在当日去看金浉派与秋水岛比斗的峰座,在山峰里大小诸多擂台的其中一个——小擂台。

    毕竟小宗门不像大宗弟子,修为的平均水平高,需要的防御罩等级高,一个小小擂台就足够了。

    仙萌一行人来的不算晚,紧跟着的是主持本次擂台的裁判。

    站在入口位置环顾四下,可以发现较之他们参加过的前几场,这次与秀山宗的比斗,前来观战的人多了不少。

    除了为林茹欣而来的一众修者,同样有来探查秀山宗实力的人。

    当然,更有注意到苍华派之前三场全胜战绩的其他修者,终于把这个就快要被降品,从仙家宗门中消失的门派列入考察范围。

    有修者在看台上耳语,对刚进入擂台的仙萌一行人隐晦地打量了几番。

    苍华派一众人的整体修为已有冲击七品宗门的资格,就是不知真实战斗力如何,想必在此次与秀山宗的比斗中,能瞧出个一二吧。

    “看这边!”一道孩童声音传来,望过去时,因阻隔的围栏太高,只看到一颗圆圆脑袋,及一双不断挥舞的手。

    叶怀鸣抱手半靠在座位上,嘴角抽了抽,俯身长手一提,将招手的叶灵安拎起来,放在座上。

    鉴于这小子昨天擅自离开大部队,并打扰到了其他宗门的人,等回到大雷宗后,就被大师兄封了修为,现在与寻常孩童无异,以至于只能瞎蹦哒。

    “嗨,你们早啊。”叶怀鸣往前趴在栏杆上,冲苍华派一行人扬了扬手,“昨日的糕点味道不错,可还有剩余分我些?”

    苍华派众人,“……”今日是关乎宗门存亡的保位赛比斗——尽管他们已经连赢三场,保住宗门品阶是没问题了——但你一见面就上来跟我们谈糕点,动摇我方士气,真的大丈夫?

    云越冲两人点头示意后就没再搭理,走在最前,领着一行人到己方宗门所在位置。

    作为本场擂台比斗的其中一方,苍华派和秀山宗有专门的休息区,离擂台更近一些。

    之后其他看客陆陆续续进场。

    没想到仅是一场九品宗门与八品宗门的对战,竟也能将大半场地坐满。

    仙萌眼尖,在看客席中还瞧见了他们初到乾元宗时,替他们登记的门内弟子,看他周围跟着几个相熟的同行者,修为较他低上一些,大抵是师弟妹,皆是一脸兴致盎然,摆明了是带人来看热闹。

    “大师兄,我们上一届有这么受欢迎?”仙萌扯了扯云越衣角。

    “……并没有。”云越表示自己同样一头雾水。

    天知道上一届,尤其是他们对阵秀山宗的那场,不说看客根本没有超过十个,就连出手搭救顾渊白的摩炎宗余长老,还是因为上一场擂台比斗太无聊睡去,一直睡到下一场才误打误撞的。

    “哎!”姜媚猛一拍大腿,“这是好事啊!”说完就在储物袋里翻找起来。

    离辰凑过来,好奇道,“这是做什么?”

    “找留影石录下来啊!”姜媚道,“这次回去我们不是要开山收徒,正好让后来的弟子们看看,我们在宗门大比上的风采!”

    离辰默了片刻,夸张地惊叹道,“聪明!”

    仙萌切了一声,“二师兄,你恭维的好假。”

    苍华派休息区所在一片乐呵,乾元宗派下的裁判检查好场地和防御罩候在一旁,与此同时,秀山宗终于踩着最后一刻姗姗来迟。

    为首的是一名筑基圆满弟子,余下皆是炼气期,共八人,马志其不在其内。

    旁侧与他们同行的则是洛水宗的人,十几个女子步履姗姗,身姿娉婷,脸上以薄纱遮面,姿态中是掩不住的高傲。

    姜媚身子稍稍坐直,面带讥笑道,“好大的阵仗。”

    看台之上,看客中不仅有下三品宗门弟子,也有其他域修者,或是五品以上宗门弟子,等候的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会儿才出场的秀山宗也是没多少好感。

    “他们带来的人中,似乎没有主力?”离辰看向秀山宗的人,微微皱眉,“而且修为安排有些巧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