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战秀山宗
    ..,最快更新!

    擂台对战的规矩是同一境界对同一境界,若高出一境界,好比金丹期对上筑基期,那么就要金丹期压制修为,且在这一境界的小层次里还要再降一等。

    这种情况下,派出每一境界的小层次最高修为者,例如炼气九层,筑基圆满,金丹圆满是最占优势的。

    秀山宗派来的这八人里,巧就巧在七人为炼气九层,一人为筑基圆满,没有金丹期修士。

    换言之,如是让於小小出战,对方必然会派炼气九层弟子应战,且选择颇多,以修为上的优势来应对或是说克制天生神力。

    而若是筑基这一级别的较量,云越和林茹欣都是刚刚晋级,经验不够,对上对方的筑基圆满定会吃亏。剩下的离辰是筑基中期,到底还是差了两个层次。

    至于仙萌几人,他们要出场,就需要自降一境界,且将修为控制在筑基后期,完全被缚住了手脚。

    可以说,秀山宗这样的安排相当狡猾,甚至算得上无耻了。

    但没办法,这就是小宗门的悲哀,若是苍华派弟子足够,每个修为境界有相应拿得出手的弟子,秀山中这样的安排自然起不了效果。

    秀山宗与洛水宗一同落座,乾元宗裁判长老到位,比斗即将开始。

    周围看客席上陆续有人进来也有人离开,等时辰快到时,位子差不多被填满。

    这些人中,还是以乌南域小宗门弟子居多,乍一看到两派前来的人,对秀山宗此次比斗人选颇有微词,议论声不绝。

    我辈修者修行讲究随心随性,秀山宗这般做法,实在让他们不敢苟同。

    安排这样八个弟子应对比斗倒也无伤大雅,但这样安排之后,秀山宗内主事的人竟未到场一个,实在是对苍华派的挑衅。

    诚然苍华派仅是九品宗门,可门内三位金丹加一位元婴的分量已然让人不可小觑,有了争夺七品宗门甚至六品的资格。

    既是如此,秀山宗这般作态,不得不说是相当没有风度且愚蠢了,毕竟你也不过区区八品而已。

    眼看两方人落座,连点头招呼的表面功夫也不做,显然是积怨已久,乾元宗派来的裁判长老微不可查轻摇头。

    正这时,山外传来今日第一场比斗开始的钟声。

    裁判长老退至比斗台边缘,往对战的两边宗门各看了一眼,开启金丹级别的防御阵。

    若放在平时,两宗切磋出战的多半是炼气期弟子,影响不大,那防御阵的灵石自然可以省下。

    可以双方目前的气氛,以及到场的弟子修为来判定,还是先开启为好。

    “我们这算是被他们小瞧了?”姜媚抱手,言语中含着冷意。

    因那十年前一战的过节,他们对此次对上秀山宗的比斗可是相当重视,没想到对方派出的尽是一群乌合之众——尽管从修为上看是“经过精心安排”的,人掩盖不了这是一群乌合之众的事实。

    “小把戏。”离辰不屑地嗤了一声。

    他是不懂秀山宗派出这八人的用意,哪怕知道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点手段上不了台面。

    “似乎是不想与我们正面对上?”云越想了想道,“在与其他宗门的对战中,秀山宗已连赢三场。”

    这跟苍华派目前的胜率相同,也就是说,无论今天这场比斗结果如何,都改变不了两个宗门已拿下保卫战的事实。

    左右不过是争口气罢了。

    但这口气,对苍华派的众人来说,可是憋了十年啊。

    “既然他们敢这么安排。”仙萌看向云越,呲牙一笑,“就休怪我以大欺小。”

    唔,这里的大小自然并非指年纪,而是修为,毕竟苍华派里随便拎出一人,年龄与天赋上可以吊打秀山宗与洛水宗的任何一人了。

    对于仙萌请求出战,云越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作为苍华派大师兄与主事人,十年前还是他带领宗门去参加的上届大比,心中窝的这团火,可不比其他人小多少。

    仙萌出战,秀山宗的人果然有那名筑基圆满弟子迎战。

    看客席上来自其他宗门的诸位修者一时来了精神。

    他们对苍华派的关注起源于林茹欣当众晋级,就连带着对其宗门也多了几分好奇。

    探查之下才发现,这个门派在十年前,可是还面临着降品解散宗门的危机。

    谁能想到不过短短十年,就从一个仅有几个炼气期弟子的宗门,发展到如今一元婴三金丹的规模。

    啊,尽管那名元婴期修者气息闻起来相当古怪,似是妖修,但归元大陆之浩大,宗门不计其数,君不见满门妖修的宗门多如牛毛。

    当然,更令人惊讶的是,苍华派的这些弟子里面,骨龄可都未超过三十,足以称得上天资罕见。

    有宗门年轻弟子按捺不住,已开始交头接耳。

    前几日,他们已见识到了於小小的天生神力和林茹欣的雷灵根天赋,不知道仙萌又有长处。

    且最让他们好奇的,是两方对战修为差了一境界,需要仙萌将修为压制到筑基后期,比之秀山宗派出的这人还要低一小层次。

    看仙萌如此年轻,又不知会如何应对呢。

    分派出的两人上到比斗台,秀山宗弟子身着门派服饰,年纪稍长,从其外表看大约在三十上下,但修者的真实年龄通常要以其外表再往后推算,也就是说,此人差不多有六十来岁。

    六十岁的筑基圆满修士,只差一步结丹,放在寻常宗门里天赋算不错了,可跟仙萌一对比,差距就出来了。

    两人站在台上时,就像差了一辈,说是父女也有人信。

    裁判长老看看两人,转头对仙萌道,“规矩可知晓。”

    仙萌颔首,接过裁判长老手中调节好的禁锢环往手腕一扣,化神期的神识溢出,生生将他修为压制到筑基后期。

    这种手段,可有效消除比斗双方在修为界上的不对等,以及有化神期修者的神识在,能防止在比斗过程中禁制被破的情况。

    仙萌适应了一下,再抬头看向对面的秀山宗弟子,转了转手腕道,“我给你一个认输的机会,等开始了,可休怪我拳脚无眼。”

    秀山宗弟子本欲开口奚落两句,听到仙萌此言,阴阳怪气道,“大比乃宗门间的交流切磋,何来输赢一说,若能得到前辈指点一二,怎么都是我赚到了。”

    还前辈,年纪都比我大了两轮,你是怎么叫出口的。仙萌再次惊叹了一下秀山宗的脸皮之厚,但这完全改变不了她接下来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的看法。

    仙萌面色不变,朝裁判长老道,“我好言相劝不听,还请长老做个见证,若等会儿出手危机危及性命,实非我之过。”

    裁判长老,“……”并没有看出你方才哪里有好言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自信有自己在场,就算仙萌真有什么最后的手段,救下秀山宗弟子一命还是有把握的。

    当然,对仙萌亦是如此,裁判长老的存在,不仅是为了保证比斗的公正性,也是为了防止两方出现生死斗的局面。

    “大言不惭。”秀山宗弟子恶声恶气地骂了一句,暗中提气,只待比斗开始便给仙萌一个教训。

    裁判长老退到场下,发出一个讯号。

    防御阵里分立两头的人顷刻跳起攻向对方,快到只能见两道残影。

    “咦?”叶怀鸣坐起,“有点意思。”

    旁边的叶灵安小嘴微张,“这股波动,难不成是单系火灵根?”

    仙萌周身涌动的,正是最纯正的火灵气。

    不不不,应该说比火灵气里的火息还要纯净一些,从中透出一股毁灭之力,威力自不可言说。

    “你以为天灵根是随地可见的大白菜?”叶怀鸣拍上叶灵安后脑勺,“若是火灵根,她恐怕压不住这股毁灭之力,那里面分明还有生之力,应当是木火双灵根。”

    “那火?”叶灵安小嘴微张。

    “许是异火,或是她功法奇特,哎呀呀,这才刚开始没五息。”叶怀鸣身子往后一靠,颇为无趣道,“这就结束了。”

    那秀山宗的筑基期弟子以为自己很快,没想到仙萌更快!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经验取得先手,没想到仙萌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对面的人一下便掠至眼前,没有任何花俏的出击,仅是出了一拳。

    而就是这一拳,让人避无可避。

    难不成又是一个天生神力?!秀山宗弟子瞳孔一缩,手背贴手心交叠置于身前,身形下蹲,筑基期圆满气息全面爆发。

    “轰!”两人相撞,场面出现了一刻凝滞。

    裁判长老惊讶地挑了挑眉,旋即脸色瞬变,不好!

    拳与掌相撞,传递过来的不仅是气血之力,还有火焰的高温。

    对,高温,似要将人融化的温度透过来,从掌心蔓延全身,秀山宗弟子意识到不好时已别无选择。更要命的是那拳头之重,他整个人在承受一击后整个倒飞出去。

    “啊!”全身骨骼在刹那静止后扭曲,后背撞击在防御阵上,台下用于补充防御阵灵气的极品灵石不断闪动,以肉眼可见速度消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