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一百八十九章 雪心莲
    ..,最快更新!

    满座皆惊!

    趴在地上的筑基圆满修者已昏死过去,身上却无半被高温灼伤的痕迹,只有四肢软耷着,似乎骨骼已被震碎。

    所有人望向仙萌还没收回的拳头倒吸口凉气。

    虽说两人自修为等级上差了一个大境界,但依照大比的平衡制度,仙萌被限制住修为,还自降了一个小境界,动起手来必定会束手束脚。

    所以严格意义来说,这场大比仙萌甚至还占了劣势。

    可仅仅一拳,就将在场人之前所有的想法颠覆。

    这一拳,不仅代表肉身实力的强悍,更是将仙萌一身蛮横火息与精准的掌控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苍华派胜。”裁判深深看了仙萌一眼,宣布道。

    秀山宗的人立马上台,围在那名筑基圆满修者身边查看伤情。

    “太狠了,林师叔这算是废了。”一炼气期少年义愤填膺,怒视仙萌。

    从伤势看能瞧出仙萌已是手下留情,不然这筑基修者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可命保住了又如何,四肢全废,丹田被火息炙烤地枯竭,没有疗伤的灵植,再修养上十数年,怕再无可能恢复如初。

    但以这名筑基期修者在门中地位,宗门不会下大力气去救,要得到上好的疗伤灵植很难,何况起寿元不多,就不要说是十几年的疗养时间了。

    “多谢夸奖。”仙萌竖起一根手指,“我不过才用一成力。”说着取出一株灵植晃了晃,“十年前的帐照理说不该由他还,你们将马志其叫来接下一场,这药归你们。”

    “雪心莲!”洛水宗的女弟子惊讶道,“看品相少说有百年份。”

    “对林师叔的伤有好处?”圆脸少年道。

    “若足百年份。”洛水宗青衫女子沉吟,“还能助他再上一层。”

    “再上一层?”圆脸少年惊呼,“林师叔已是筑基圆满,再上一层岂不金丹?”少年脸上满是不信,“不会是假的吧。”他才不信仙萌会送林师叔一场造化。

    场外看台上,叶怀鸣身子稍稍前倾,朗声道,“他既不信,卖我如何,两块上品灵石。”

    “五块上品灵石。”一道声音紧接响起,“百年份,极品品相,两块小气了。”那声音颇为清朗,环视一周却不知道从哪里出来。

    有人出价,看客席上的人蠢蠢欲动,俨然是要把比都台变成拍卖台的架势。

    仙萌巍然不动,只看向秀山宗方向,“意下如何?”

    旁侧裁判没有阻止,捻了捻胡子,看样子准备看戏。

    秀山宗一行人面露无措。

    今天来的人里,不是修为不高,就是在宗门中修为太低,存心来膈应苍华派的,有些事他们还真做不了主。

    洛水宗的人摇了摇头,捏下手中传讯玉简,“先将林道友扶下去休息。”

    说是扶也是好听了,倒不如说是抬。等人被抬走后,台上就剩下仙萌一人,场下传来私语声。

    “百年份的雪心莲。”姜媚摸摸下巴,狞笑道,“小师妹小金库充足啊,回去后还可以压榨压榨。”

    黎辰,“……”这辈子跟你做同门,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太多亏心事。

    因仙萌以雪心莲提出了要求,秀山宗的人还没到,大比行程就要暂缓。

    索性乾元宗前来维持的修者也没说什么,场面就此凝滞下来。

    倒是有不少人对那株百年份的雪心莲感兴趣,有些个已绕到苍华派众人所在的观客席,撺掇云越不如将灵植卖了。

    秀山宗没让人等太久,许是就在周围的比斗台上观战,洛水宗将传讯玉简发出去后,马志其一行很快到来。

    “来了。”有与秀山宗相识的人低声道。

    那道身影来得很快,直朝比斗台上的仙萌而去,带着金丹期修者的威压,直取面门。

    仙萌巍然不动。

    旁侧作为裁判的乾元宗修者率先出手,挡下这一击。

    “前辈这是何意?”马志其站定,看向拈须老者。

    之前有比斗台旁侧的能量罩在,裁判几乎没有出手机会,其作用充其量不过是在战斗结束后,判定哪方胜出并做记录,故而鲜有人知道其真实修为。

    乍一交手,马志其心中明了,对方出手举重若轻,修为必定在自己之上,更何况其身后背靠乾元宗,是整个乌南域少有的四品宗门,不好交恶。

    “上了比斗台就有比斗的规矩。”裁判面无表情道,“你们两宗之间还有一场,若准备就此开始下一战,那接下来我便不阻止。”

    仙萌视线错开,落在同秀山宗一行赶来的另一人身上,中年人,气势收敛,气息深不可测,修为怕是已到元婴期。再转回头,目光望向看客席,只见顾渊白稍稍颔首。

    仙萌手被一转,将雪心莲收起来。

    “怎么?”马志其留意到这幕,面露讥讽,“我到了,你又舍不得了?”

    “如此说来,你是准备接下这一战了?”仙萌反问。

    “有何不可。”马志其冷笑,“你都放出话,若我不应下,岂不显得怕了你们。”

    再说他入金丹期多年,早在十年前苍华派还是个岌岌可危,面临解散的小门小派时他就已经修到金丹中期。

    这十年间,他也并非原地踏步,后又抓住机缘步入金丹后期直至巅峰,到元婴只差临门一脚,难不成还会怕几个连境界恐怕都不稳的小辈?

    既然能白得一株百年灵植,何乐不为?

    “那便好。”雪心莲再次出现掌中,却不是原来那株,成色与品质显然更为上乘。

    “这!少说有两百年份!”周遭上传来一声惊呼。

    修真时代大势所趋,但凡有点灵根的人皆可修行,长此以往下来,除了海外,内陆里有些年份的灵植早已罕见,就是仙萌先前手中的已是珍品,更别说现在拿出的这株。

    马志其目色一凝,仙萌此番举动显然别有深意。他可不信对方有这般好心——自己既已到来,也应了下一场大比,谁还会傻到多加一百年的分量。

    要知道,就算是两株百年雪心莲,也没有一株两百年份的来得珍贵。

    果然,下一刻,在众人也揣测其用意时,仙萌开口道,“签下生死状,接下来的大比生死由命,这株药植归你。”

    场面出现了片刻寂静,随后一阵哗然。

    签了生死状,意味着充当裁判的执事长老无法再插手,那么比斗双方就算在对战过程中命陨也怪不得旁人,更无法追究,玩得可有点大呀。

    这情况至少在历届的宗门大比上还没出现过,就算是两个宗门间结有死仇,也只会选择私下解决,而不是放到明面上。

    马志其脸皮一抖,有些讶异,没想到仙萌的要求会是这个。

    “我秀山宗应下了。”一道声音代为答话。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方才跟马志其一同到来的元婴期修者,此刻正坐在秀山宗所在的看客席上。

    马志其身形顿了顿,“师叔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

    “爽快。”仙萌径直将手中雪心莲抛去,落在圆脸少年怀中,随后转身向旁侧,裁判长老拱手道,“还请前辈做个见证。”

    比斗一波三折,但并不妨碍众人围观的心情。

    片刻后,顾渊白与马志其分置比斗台两侧。

    马志其神色略显复杂,本以为与他对战的会是仙萌,没成想站在面前的,却是十几年前被他打伤的那个少年,如今已然成长,棱角锐利,气势锐不可挡。

    “你二人既心意已决,我不好多言。”裁判长老收起契约书,轻声一叹道,“修行不易,生生死死,你二人自行决断吧。”

    一场寻常的宗门大比发展为生死斗,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

    但有人了解到个中恩怨后,又是一阵唏嘘。

    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甚至不用三十年,仅仅十年功夫,苍华派就已从一个即将面临解散的宗门,如今实力直逼七品宗门。

    仙萌回到看客席,少不得被姜媚一阵揉脸,以及迎来了云越日常性唠叨。

    没办法,这两株灵植拿出来实在扎眼,加上仙萌的一身修为,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有奇遇了。

    而现在的苍华派,尚还不能太过高调。

    “师兄放心。”仙萌捂着头道,“我有分寸的。”

    两百年份的雪心莲虽然惹眼,然药效只适合七品以下丹药,除了年份这点引人注目,并不会引来更高修为修者的窥视。

    至于同级修者,以自己现在实力,绝对是分分钟碾压。

    听仙萌一番说辞,云越简直又好气又好笑,最后也只是瞪了她一眼,告诫下次不可胡来,便将注意力都放在顾渊白与马志其的对战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