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九十一章 劫云
    ..,最快更新!

    嘴上这么说着,仙萌心中已做下决定——若是比斗台上那位裁判长老面对马正金的到来束手旁观,或者其修为根本无法抵御对方的攻击,那么自己肯定是要上去帮忙的。

    十年前那次宗门大比她没有在场,这回说什么都不能再让顾渊白一个人面对。

    尽管她承认自己修为远不及马正金,但有遗迹里带回的真炎焚莲,加上修为在元婴期大圆满的顾琅,说不定真能搏上一搏。

    再不然做最坏打算,这里怎么说好歹是乾元宗地盘,自己就要试试能不能召唤玄明老祖了嘿。

    仙萌心思百转,镇定了下来,忽然留意到余光里出现一人,立刻转头看去,愣住了。

    这个中年人,分明就是风雷八岛里遇到过的玄明老祖,也是乾元宗核心长老,修为化神期大圆满,离大乘期只一步之遥,是老牌的化神修士。

    仙萌顿时一惊。

    场上喧闹,这人来得悄无声息,还真是说老祖,老祖就到了。

    “哎呀,我方才正在想着您呢。”仙萌眉眼弯弯。心道这位出现,四师兄的决斗稳了。

    玄明老祖似看透仙萌的心思,好笑道:“我看你是想着我来帮你们压场子吧。”

    仙萌煞有介事点头:“那是,我们的长辈里,唯有您分量最重。”

    玄明老祖闻言轻叹一声。苍华派分崩离析,自己这几百年也因为闭关刚出,没有关照过这群小辈。说到长辈,这群孩子的长辈恐怕只有自己一个了吧。

    苍华派其他人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中年人则是好奇,在仙萌郑重介绍后纷纷行礼。

    为此,玄明老祖付出了晚辈见面礼六份——收过见面礼的仙萌除外。

    苍华派看台处的动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过多关注,他们的注意力此刻都集中在比斗台上。

    显然马正金的出现和插手,让这场涉及生死契的比斗多了一点曲折的看头。

    这会儿的比斗台上,借由马正金降下威压的空隙,马志其趁机挣脱顾渊白的冰封攻击,一退再退,退到台子边缘,总算得了一刻喘息。

    顾渊白没有追击,单手持剑,目光淡漠扫向天空落下的人。

    马正金来势汹汹,疏忽间已至台子上方。他右手抬起,手掌虚虚向下压来。

    “啧啧。”看台上的叶怀鸣望着空中的人,流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崇明宗里有这种货色,难怪林师姐去看了上回乌南域的宗门大比,这次说什么都不来了。”

    他身边的叶灵安吃着嘴里的糖,很是敷衍地点头附和。

    最终,马正金干扰比斗的攻击到底是没有落实,被台子旁的裁判长老轻松挡下。

    “谁人拦我!”落下的马正金暴怒。

    “滚!”裁判长老掀了掀眼皮,抬掌朝空中一拍,无形之力将合体期威压驱散,连同马正金一起拍飞,声如洪钟,“乾元宗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看台上响起巨大惊呼。

    原先他们见这位裁判长老能将于鹏飞攻击轻松拦下时,就在猜测对方修为。如今对方连击退合体期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可想而知其人修为至少也是合体期,或可达化神。

    一个给九品宗门作裁定的执事长老都有至少合体期修为,乾元宗的底蕴该有多深?

    看台上仙萌眼睛微微睁大:“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

    身边玄明老祖悠然道:“我们宗里二十位核心长老,他排第九,偶尔会接门中杂事任务,名曰修心。”当然,九长老会出现这里,也有自己拜托对方照看的缘故,只是这些就不必跟小辈们说了。

    苍华派一众人对秉公执法的九长老肃然起敬。

    碍事的人走了,比斗继续。

    经马正金一打扰,马志其已暂时脱离危险。

    这回他不敢有任何轻率或侥幸之心,迅速拿出一柄飞剑,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喷在巴掌大的玉质飞剑上。

    看台上叶怀鸣身体稍稍坐直,轻咦一声。

    他身边的叶灵安撇撇嘴:“这有什么好瞧的,不就是一柄灵器小剑嘛。”

    叶怀鸣抬手撸了把自家弟弟的发顶,懒懒道:“见识少就多读书,那里面可蕴含了合体期修士的一道攻击。唔,从灵压来看还是合体中期,估计就是刚才被拍飞的那修士留的。”

    叶灵安嘴巴微微张大:“哈?”旋即乌溜溜的黑眼珠一转,“我记得崇明宗是四品宗门吧,小姐姐的宗门现在才九品,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哥哥你说,如果他们门派解散了,我们能把那个雷灵体的小姐姐骗到大雷宗吗?”

    叶怀鸣瞥了叶灵安一眼,屈指在对方额头弹了一记。

    台子中央,诚如叶怀鸣所说,顾渊白已经感受到了那小剑里面的毁灭力量。

    他目前为金丹大圆满,与合体期之间隔着元婴期,差上两个大阶级,不出意外,这一击他挡不下。

    旁侧,作为裁判长老的九长老姜宏在那玉质小剑出现时眉头一皱,却没有出手阻拦。

    说到底,比斗比得还有个人际遇和宗门底蕴,若两人没有签订生死契,他对顾渊白起了惜才之心还能插手管上一管。

    可眼下契约已定,就不能按照寻常大比的规则来执行。

    便如顾渊白用的这柄渡劫期可用的剑他没管,那这次马志其拿出蕴含合体期攻击的小剑,他也不会阻止。

    攻守方转换只在瞬息之间。

    不得不说,虽然马正金没能阻止比斗,可他的出现到底还是影响了场上两人的决战。

    “去死吧!”马志其怒目圆睁,再次喷出一口心头血,玉质小剑颤动,飞速掠向顾渊白。

    玄冰剑挥动,周围寒冰之意更甚。

    丝丝冰灵气自顾渊白周身散开,冻结的霜粒形成了滞空的域,玉质小剑飞行速度暂缓。

    围观的人皆屏住呼吸,这次比斗的成败,就在顾渊白能不能当下这一剑。

    所有人的心揪着。

    忽然,他们觉察到一点不对劲。

    天空不知何时暗下来,比斗台上方竟有雷云涌动!

    围观者们:“???”

    “这是,劫云?”

    这种关键时刻,竟有人突破修为渡劫?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看比赛了?

    等一众人循着雷云汇聚的方向望去,才发现源头竟在比斗台中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