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霸宠:天才萌〕〔九爷的心尖宠墨心〕〔娱乐超级奶爸〕〔万古最强部落〕〔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透视神级狂兵〕〔暗之光龙丹〕〔仙婿奇游记〕〔史上最牛细作〕〔道婴东归传〕〔叩王庭〕〔清泉剑神〕〔凡尘行之道尊〕〔秋声依旧著梧桐〕〔宠妻成瘾,霸道bo〕〔作精总裁追妻路〕〔功夫医圣(杨飞楚〕〔撩妻入怀:陆少很〕〔这个世界的妖魔很〕〔天才双宝:傲娇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9|番茄炒鸡蛋09
    开云这里毫无波澜,一军那边却是有不少人在为此心神不宁。

    这场突然兴起的讲座,让众人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以为悲剧已经要过去的时候,它又会以全新的面貌再次登场。

    虽然出于对隐私权和学生的心理健康的保护,各大军校都避免了使用真实视频,改用漫画进行讲解。可那尽在不言中的光荣事迹,还是在所有学生的脑海里劈出了一道巨型大峡谷。估计近十几年是无法填平了。

    这场黑历史还可能会被时时怀念,作为反面教材进行循环宣传,直到他们的学弟,他们学弟的学弟,将它传承给下一代的人。

    雷铠定,一个注定要在联赛历史上留下自己身影的男人。

    西瓜头觉得这事闹得那么大,雷铠定现在一定很难过,说不定还躲在暗处痛哭了一阵。因为他连平时最积极的校园活动都不参与了。

    他都懂。

    虽然老雷个头长得高,但心灵很脆弱。还是一个没有脱离中二期的二傻子。

    因为担心老友出事,西瓜头特意找雷铠定的室友问了一下,才知道老友从比赛结束之后,就一直闭门不出,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一天没吃饭了。

    众人一合计,觉得这样不行哇。比赛已经输了,面子也已经丢了,要是人再给赔进去,那可就太亏了!

    于是一群同学聚在一起,商量着要怎么把雷铠定从房间里挖出来。几人轮番上阵,在铁门外哐哐直敲。

    “老雷!老雷你快点出来啊!后天还有比赛呢,你现在玩个毛绝食啊?队伍组好了吗?日常训练还去不去啊?你的星辰大海不征服了吗?”

    房间里雷铠定窝在阴暗的被子里,手指一下下点着光脑,翻阅三夭刚刚公布的考生成绩。幽蓝的屏幕光照亮了他的脸,一排排名字在他的瞳孔中间闪过。

    他的室友在外面语重心长道:“老雷啊……不过就是输了一场而已,你要看开一点。我们习武之人,有输有赢很正常。你现在自暴自弃,失去的不是尊严,而是一个打脸的机会!你说你怎么忍心就这样放弃!”

    终于,一个可疑的名字停在他的面前。

    开!云!!

    这个积分这个考场这个性别,绝对是她没有错了!

    雷铠定呼吸一窒,将被子拉下来一点,透进被窝的光证明他没有看错。

    呵,小样,还怕找不到你?

    外面劝说的队伍换了个人,先前的兄弟先去旁边喝口水。

    “老雷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你联赛开局不利,但我们可是朝着冠军努力的人,只要后面表现优异,偶尔的失误根本算不上什么!”

    紧跟着雷铠定拿“开云”这个名字,去数据库搜索她下一场比赛的考场安排。

    结果栏的后面显示着第六考场。

    第六……

    雷铠定还在想这个数字怎么那么耳熟,转眼就在隔了几行的地方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他迟疑地眨了眨眼睛。这不怎么说冤家路窄呢?!

    “啊啊啊——!哈哈哈!砰——!”

    房间内先是一阵惊叫,然后又发出一阵大笑。随后又是一道响亮的撞击声。

    门外几人对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看见了惊悚。

    怕不是已经被逼疯了?

    西瓜头挥开众人,大力拍门喊道:

    “老雷啊!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你先开个门!你——”

    他话音未落,门从里面被重重踢开。雷铠定穿好了衣服,背着一个小包,大步走出来。

    西瓜头愣了下。

    “你去哪里?”

    雷铠定风风火火道:“我买了去联军的票,现在就走!”

    西瓜头没想到他这就激动地要去真人battle,忙抱着他的手大喊:“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啊老雷!”

    雷铠定充耳不闻,以万夫难挡的气势,挣脱开自己的朋友,冲出学校。

    ·

    开云躺在床上,在三夭系统的数据库里搜索联赛第二场的考场安排。

    她拉出自己考场的参赛名单,一个个扫下去。将排名前列的几个高积分学生,拉到网页上进行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比赛时的视频,好提早做出战力分析。

    突然她瞥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江途!

    开云顿时振奋,点开详情确认了一遍,肯定这的确就是帮她种小番茄的那个江途。

    看看!她说什么来着?这一切就是缘分呀!

    她的挚友!

    开云立即切换页面,准备联系江途,门铃先一步亮起来,系统提示宿舍外面有人来找。

    对方刻意站在了摄像头之外,没有露出脸。

    这栋楼是联军专门为借考学生准备的,但因为每年参加联赛的外校学生实在太少,所以常年空置。

    开云前后左右都是空房间,一个撞见的人也没有,在联军唯一认识人的就是江途。

    她快速拎起光脑,穿好鞋子跑了出去。

    等开云出了宿舍楼,左右巡视一圈,没有发现江途的身影。倒是一身材高大的男生不耐上前,咳嗽了一声,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开云仔细一打量,发现是之前考场中那个咋咋呼呼的男生,睁大眼睛道:“你是——”

    雷铠定叉腰,骄傲道:“没想到吧?”

    开云低下头苦思:“那个谁来着?”

    雷铠定:“……”

    他冰冷地丢下一句“告辞了!”,转身就走。

    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指着开云大声指责道:“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开云想起他的朋友是这么喊他的:“老雷?”

    雷铠定:“谁让你喊我叫老雷?我们认识吗!”

    开云:“……”

    人类真的是太复杂了。

    雷铠定又抬手抓了把自己的头皮,缓和语气说:“我是一军的学生,叫雷铠定。我这次来,是找你谈合作的。”

    “合作?”

    “为了胜利,我也可以不计前嫌。”雷铠定顿了下,继续道:“我发现了,你的风格跟我恰好互补,我认可你的实力,如果我们合作,一定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互不互补开云不知道,但是雷铠定那为了表示诚意而扯起的嘴角,带着一丝阴谋的味道。

    一点都不真诚。

    开云问:“你不是被淘汰了吗?”

    “我有队友!队友之间积分共享,他们之后刷了几个人头,整支队伍都拿到了晋级资格。”雷铠定说到这个就有些愤怒,“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根本不用刷得那么辛苦!”

    开云:“那你不是已经有队友了吗?”

    雷铠定:“晋级后的考场都是重新分配的,按个人进行随机分配。”

    开云一听突然想到,那江途是不是也跟原始队伍分散了?新考场的名单才刚刚出来,也许他跟雷铠定一样,正满世界地找队友。

    她当着雷铠定的面翻出江途的账号,说:“可是我有想组队的人。”

    然后直接给对面发了条语音过去。

    “江途,联赛下一场我们同考场,要一起组队吗?”

    雷铠定没想到自己千里送人居然还被拒绝了,在一军可多的是人想跟他组队啊。正想转身离开,江途那边给了回复,开云直接点开,语音外放。

    “不好意思啊,我们教练已经给我们安排好队伍了。”

    开云:“……”

    雷铠定幸灾乐祸:“哈哈哈!”

    开云木然地望着他。

    雷铠定笑声渐渐发干。

    都是被拒绝的人罢了,何必呢?还是他比较惨。

    “组不组队都没有关系。”雷铠定叹了口气,耸肩说:“听你刚才的话你应该不大了解联赛。一般来说,第一场比赛是自由组队,第二场除却组队以外,还有一个阵营关系。我想跟你合作,拿下这次比赛的大胜,一雪前耻!”

    开云挑眉,怀疑地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