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2|麻婆豆腐03
    当开云的手指向那扇门的时候,江途就知道她应该是目睹到了刚才的冲突,也能猜得到她是什么打算。

    可是他那几位队友本身就是联军新一辈中的佼佼者,又先走了一段时间,他们这三个杂兵肯定是追不上。所以就没有阻止,任由她开心一会儿。

    三人来到大门的前面,开云邀请说:“挚友,你先进去,我随后跟上。麻烦你帮忙开个路。”

    江途说:“我是真的不擅长闯试炼场。”

    “没关系,刚才可能是因为姿势没选好,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开云再三坚持,“试试嘛,你可以的。”

    江途见她对自己抱太大希望,心说让她死心也好,提了剑就冲了进去。

    不同于大厅里的明亮,试炼场中非常昏暗,只有墙壁上亮着两盏蓝色的荧光,将密闭空间中的物体,照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随着江途的脚步踏入门口,原本沉寂在各个位置的机器人动了起来。它们转过脑袋,黑洞洞的看似眼睛的部位,锁定住他,然后依次冲上前。

    江途握着武器,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他回忆刚才的经验,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然而机器人的爆发速度很快,根本没给他多思考的时间,他还是同第一次一样,被当头打了个措手不及。

    训练机器的攻击方式其实很单调,只有拳、掌、踢中最基础的几个招式,不携带冷、热^兵^器,也不会使用暗器。但是它们的攻击速度快,力道又大,一下接着一下,如一场永远不会停歇的狂风暴雨,非常有压迫感。

    江途是个剑客,剑的防御能力比不上刀,更比不上盾,一旦他陷于被动,就容易受伤。机器可不会因此停手,高难的设定,甚至会让他们故意抓住对方的漏洞,加快攻势,拿下一血。

    所以剑客在这个试炼场中,不适合打拖延战术。要么强杀,要么退败。

    江途只是开头的那一刹那犹豫,让他变换了走位,选择躲避,之后就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一直在被压制。

    训练场中灯光昏暗,这时候声音与直觉都会左右人的判断。江途无法明确两者距离,也看不出它们的攻击方式,等他辨认清楚,只能陷入漫长的防御之中。

    随后又有新的机器人加入战局,加大训练难度,他甚至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当入阵的机器人增加到三台的时候,江途已经彻底招架不住。想趁着机器还没封锁住他的退路,退回起^点。

    他才刚刚显出怯战之意,脚尖转向侧面,右手就被人突然扼住。

    江途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想要甩脱,但覆在他手背上的那双手比他想得更加坚固,不动分毫。

    紧跟着他的手臂被动地举起,带着剑尖划了个半弧,凌厉地刺向侧面。

    被击中胸口的机器人眼睛处红光一闪,手脚像被卡住一般,不再动弹。

    只要找准弱点,这些小东西还是很好攻破的。

    江途一惊,扭头看向身侧,就见开云对他笑了一下。

    “挚友,打架的时候不要左顾右盼。”

    江途连忙回神,就看散着冷光的金属拳头已经朝他门面击来。

    江途心头一颤,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迎接痛击。

    “握紧你的剑,睁开你的眼睛!”开云铿锵有力道,“看着你的敌人,否则你永远赢不过他!”

    江途沉沉呼吸,然后睁开眼睛。

    银色的拳头就停留在他的鼻尖前方,而他的剑已刺入对方的胸口。

    握住他的那双手明显比他的要瘦小很多,让人绝对想不到它竟然可以有这样的力量。但手背上感受到的粗糙老茧,也绝对不像是个女生的手。

    江途将剑抽了回来,开云带他斩杀了最后一个机器人。

    终于有了片刻可以调整的时间。

    江途问:“你也是剑客?”

    “我不算吧?我只是随便学了一点,三脚猫的水准而已。”开云谦虚摇手说,“我师父没好好教我,他只让我背了剑招,然后就跑了。要论剑术精绝,我肯定是比不过你的。”

    江途:“……”

    如果不是她的表情太真诚,江途甚至觉得她在嘲讽自己。

    “不过呢,我师父他教我了一件事情。”开云退了两步,站到江途的身后,说:“当你的脑海中只想着退路的时候,你就永远无法打败你的对手。”

    雷铠定深以为然地点头。

    江途显然放不开手,所以打的时候招式变化单调,频频出错,缺乏有效攻击。还显得相当笨拙,甚至带着一丝惶恐。

    他可能都没好好看过,分析过那些机器人的击破方法,不停关注自己的身后,想着及时抽身,似乎没有退路是比不能前进更加可怕的事情。

    从他躲避的身手来看,他有足够的基础,也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但他不会攻击。

    也许是他的性格使然,也许是他还不够有经验,反正这样真的不可。

    开云说:“没什么好怕的,你是一名很出色的剑客。也不要再往后看了,因为我会在后面……”

    雷铠定以为她会说,在后面保护你的后背,让你没有后顾之忧什么的,又或者是与你并肩作战,随时冲出来替你分担,之类的。正张开嘴,酸溜溜地做了个鬼脸,就见前方开云抽出身后的长刀,朝前一指,用刀尖抵住了江途的后背。

    “我会堵死你的退路。”

    开云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所以后退一步你也会死,而且是马上死。”

    雷铠定:“……”

    嗯??!!

    他整个人寒毛都竖了起来,一步、一步,远离开云。

    哇靠现在女生都这么彪了吗?!还是军校生的身份对她下过死手!怎么是走这种套路的人呐?

    江途第一次表情失去控制,惊悚道:“你——开什么玩笑?!”

    开云说:“我师父说了,人还是要有点紧迫感才能变强。”

    “你——”

    江途觉得她在戏耍自己,愤怒转身,右手同时向上挥了一下。结果就这一动作,让他的手肘碰上了刀刃,军装瞬间被划破,手臂上也留下一道血痕。

    江途呆住了,讷讷看着自己的手臂。

    还好他们的制服是坚韧的,抵挡了大部分的力道。让他震惊的是,开云的刀几乎没有任何的回避举动,即便看他的手撞上来,也依旧平稳地保持在原位。

    “我师父还说了,不玩真的,那就不叫紧迫感。”开云说,“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如果现在跟我说你要回去,我就直接杀了你。如果你要继续,我就全力帮助你。”

    开云觉得自己这样说可能有点不尽人情,于是补了一句:“当然,我会带着你的意志,帮你多杀几个敌人,给你报仇的!”

    雷铠定心中狂吼。

    你特么只有自杀才能为他报仇!

    开云不忘用另外一只手比赞:“放心,这只是我给你的鼓励。比赛结束,你还是我的挚友!”

    雷铠定远不如江途镇定,他道行太浅,已经在疯癫的边缘红线上了。

    他艹艹艹!

    他要对“鼓励”这两个字ptsd,这绝对是心灵上的绝症!

    开云一点下巴,示意道:“来了。”

    江途来不及多想,横过剑身挡在胸前。

    这个机器人的力道明显加重了许多,江途被他反撞得侧滑了一步。

    那机器人不停晃动,配合黯淡的光影,只留下一道影影绰绰的轮廓,让他根本无法正常攻击。

    又是一样的处境,同样的窘迫。

    江途渐渐被打出了怒气。

    不回头就不回头,反正都是一死,难道还能死得更难看吗?

    “左侧面,肩高位置!”

    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不容置疑道:“刺,搅!”

    江途下意识地照做了。

    虽然肉眼一时无法看清,但剑尖搅动时的力道变化通过手指告诉了他,他抓住机会,将剑身刺入机器的关节处。在对方发动攻势前,先一步攻破。

    “往前!冲冲冲!上!”

    江途嘶吼一声,快速朝前冲去。

    在他脚步越过一段距离后,又一架机器人冲了出来。以更猛烈,更凶悍的姿势。

    “不要等它近身!”

    贴身战对剑客可是大大的不利,因为没有空间挥舞他们手中的长剑。

    “金虹贯日……你会吗?”

    江途干脆利落地脚下用力,侧身挥剑,朝着机器所在的方向,飞速甩去一击。

    一记标准的,叫人挑不出错处的金虹贯日。

    一记果决的,没有迟疑的一剑。

    剑风裹挟着剑气呼啸飞去,打在因为冲击而无法及时躲避的机器身上,将它震得粉碎。

    就那样轻易地击败了。

    江途看着地上的残骸,有些分神。

    刚刚的那一招,让他感受到了最初学剑时的那种畅快。

    “跑!不要停下!”

    又是那道声音将他震醒。

    江途再次迈动步伐,朝前狂奔。直到没了去路,只剩下一盏绿灯亮在他的头顶。

    江途茫然,他缓缓回过头,看见开云跟雷铠定站在远处的门口,正两手环胸地对着他轻笑。

    开云说:“这不是就过去了吗?”

    江途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

    开云扭头问雷铠定:“我们也要走了。你需要我的帮忙吗?”

    “哼!”雷铠定阴阳怪气地小声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我拥有了友谊。”开云说,“无价之宝!”

    还有她的小!番!茄!

    开云不再管他,小步跳着往前面跑去:“我的挚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