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3|麻婆豆腐04
    一般赛场直播的镜头,都会给在尝试突破试炼场的队伍。一是里面大神比例高,考生自带粉丝支持,能保证他们的收视。二是十八般武艺都可以做为参考素材,让普通学子学习观摩,总结经验。

    虽然关卡难度提得很高,但挑战的人其实不少,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可以爆个seed创造奇迹,那么勇敢尝试是必需的基础。

    所以江途最初那糟糕又优柔的表现,只能埋没在茫茫人海中,还因为过于不瞩目,被视频管理员压到了最下面。

    等管理员的目光转了一圈重新回来以后,才发现人已经过去了。

    这是飞过去的吗?!

    他没想到场地内居然真的有人突然进化了而这样壮阔的场面他居然没有播出去!

    管理员的脖子都直了,眼睛贴近屏幕,怕自己看得不够清楚。

    还好,他们队伍还有两个人。

    他将镜头切过去,此时正好是开云在闯关。

    开云入场的方式非常随意,就那么大剌剌地冲过去,面对靠近的威胁,脚下不停,抬手就是一刀。

    众人此刻都在关注着她,研究她要用什么招式突围。但她没有炫技,真的没有炫技,只用了最基础、最简单的攻击方式,随意而又轻巧地回击过去。

    可是那看似笨重的刀身,仿佛与她的手融为一体,边得异常灵活。肉眼甚至快要追不到她刀尖轨迹的变化。

    管理员奇怪地“嗯”了一声。

    这绝对是一项严苛的训练,根据各届优秀学子水准专门制定的难度。虽然击中机器人的弱点,很容易将它击溃,但其余的身体部位,设置得非常坚固。

    能这么轻易过去,说明开云落下的每一刀都恰到好处。

    了不得啊。

    随后雷铠定也动身了。

    这个男生的表现更莽,像子弹一样直接冲出去,毫无畏惧地正面对撞上训练机。用内力跟拳风撞得机身一震,出现片刻的凝滞,然后手刀刺入器身的脖子。

    如法炮制,“砰砰砰”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向终点。

    管理员不由确认了一遍时间。

    竟然还不到两分钟!

    他随意一扫评论区,果然里面多了一排跪得端正的观众。

    “快录像,一层过本专业教程。技术流+暴力流,轻轻松松无伤过试炼!大家值得拥有!”

    “不适用的,看看就好。技术流达不到这精准跟灵活度,暴力流也没他那么大的力气和控制力。本质实力而已。”

    “我怎么觉得大家玩的根本不是同一个难度?”

    “没见过这两个人,都是新生吗?这一届也太强了吧!或可与卢阙一战!激动。”

    “最前面那个是不是剑客?我想看剑客是怎么过的本,为什么不放?”

    “炫技!举报了。隔壁都是一队人合作闯的,他们非得一个一个来。严重引起心里不适。”

    “单刷会不会容易一点?人越多机器人也越多,看他们这样子好像还挺简单的。”

    “单刷?灯光暗速度快,没人帮忙牵制根本找不到反手的机会。一旦失误,被正面打中一次,就会飞出去。对面的棍直接敲你脑门就问你怕不怕?”

    “大神过试炼当然简单,可那能是参考标准吗?快看看其他的考生冷静一下。”

    “……”

    终点处的江途也愣住了。他猜到开云的身手应该比他想象的老练,但这般游刃有余的实力,还是出乎他的预料。

    包括那个一直别别扭扭,探头探脑好像不大聪明的大个子男生,也比他预想的要厉害很多。

    自己这两个队友,可能都不是一般人。

    在他的胡思乱想之际,雷铠定上前一步,抬手把住前方那道紧闭的大门,催促道:“快来搭把手啊!”

    开云跳到他的另外一边,跟他合力,要拉开这扇门。

    没等江途也上前帮忙,门缝上方响起滋滋的电流声,一声沉闷的摩擦音,金属大门已经被他们强行掰开,露出里面一条狭窄的走道。

    开云说:“要上楼?我还以为没了。”

    “要真没了,那三夭就是吃干饭的了。”雷铠定说,“哪有那么简单啊?三夭的尿性,他既然给的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那说明正常闯关,可能需要25分钟。所以刚才他的队友才那么急切……”

    雷铠定说着突然想到江途就在身边,悻悻闭嘴。

    江途反而并不在意,或许是真的习惯了:“我确实会拖累他们。你们这样的实力,应该能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你的基础打得很扎实。”开云接嘴说,“你应该会不少的剑招吧?我看你出招的手势很熟练。”

    江途沉默下去,片刻后低低应了一句:“嗯。”

    雷铠定都想当场问他为什么会发挥成这个样子了,那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世界。

    招式学会了,怎么就不会用呢?

    可顾虑到身边可能有镜头的存在,会给江途造成不好的影响,又辛苦地憋着。

    三人沿着走道慢慢向前,交错的脚步声回荡在他们耳边。

    江途突然侧过头,问道:“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开云高声答:“当然请问!”

    “为什么你的招式明明都很简单,却那么难以招架?”江途问,“是因为经验吗?需要多少的对战经验才能做到这样?”

    开云露出一丝讶异的神色,然后开始苦思,似乎以前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对她来说,打就打了,打出来就是那么个效果,简单又直白的攻击而已,很多人都可以做得到,其实算不上多厉害。只不过她的时机抓得稍准确一些。

    “嗯……”开云认真说,“我觉得吧,学武的人是需要天赋的。一种是身体上的天赋,还有一种,是意识。”

    江途:“什么意识?”

    “杀意。”

    雷铠定跟了一句:“杀意?”

    开云问他:“当有人无缘无故想扇你的脸还朝你吐唾沫你会怎么办?”

    雷铠定不假思索道:“弄死他!”

    开云:“就是啊!”

    雷铠定想了想,震声道:“……可我也不会真弄死他。我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不会克制本性就是野蛮,教育跟不断的练习,学习的是如何做到恰到好处。”开云说,“杀意是进击的本能,克制是人性的修饰。少了哪种,都不适合做一名侠客。”

    开云点头,觉得就是这样:“我相信自己的正义,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出刀。这就是我的武道。”

    江途觉得她在隐晦地提醒自己不合适。其实他也是这样觉得。虽然找过许多的借口,告诉自己经验可以弥补,但事实就是毫无长进。

    “不过没有反击意识也不是什么缺点,只是就武学来说不那么合适而已。这种不合适也不是无可救药,要看身边的人是谁了。”开云微笑,对着江途许诺道:“如果你需要我的鼓励,我随时都可以给你!”

    江途:“……”

    现在想起来他还是满头冷汗,会有人把刀抵着别人的后背冷酷威胁,来作为鼓励吗?

    这时开云突然抬手一指,语气中还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欢快,说道:“看,前面这不是你的老朋友们吗?”

    江途朝前看去,发现正是自己原先的那支队伍。几人似乎遇到了难关,正被卡在这个地方。看见他出现,目光中是说不出的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