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21|三更
    开云虽然那么说, 还是做好了承受卢阙攻击的准备,毕竟卢阙追了她一整路, 没道理现在就安静地在这里等她刷分。

    但是她防备了一会儿, 卢阙竟然毫无反应。再看他表情浑浑噩噩,瞳孔不住颤动, 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

    墙后的几人齐齐跃出, 没有口号, 默契地避开开云, 攻向卢阙。

    卢阙依旧是一副失神状态, 完全不知反抗, 开云茫然地转了下头, 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直觉促使她上前替卢阙挡了回去。

    她横过刀身,拦在众人面前,说道:“多大仇恨?都看不见我吗?”

    “喂!”一男生指着卢阙说, “你仔细看看, 不妙吧这是?”

    另外一人紧跟着道:“他真的是要发病了!靠啊张叁真的死了,干了这么大事!”

    开云一直在用余光观察,发病两个字似乎有刺激到卢阙, 她瞥见后者的眼皮在轻微地跳动, 但是面前说话的这群人还毫无察觉。

    开云皱眉道:“我真的好讨厌听你们说话,你们为什么会这么讨厌?”

    “是真的!”一男生急于争辩,“他的内力很不稳定,容易紊乱冲撞。他妈不就是……可能被他那个的吗?”

    可能是提到了他母亲, 卢阙周身的内力直接被刺激得暴涨了一倍。

    哇靠!

    一个资质上佳的天才,在武学上有着比别人更加畅通的道路,但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危险。并不是每一个年轻的身体都可以承受得了暴涨的内力,内力一旦失去控制,就会随着气血膨胀,在每一个细胞里呼啸着想要杀戮想要释放,直到占据人的理智——就是所谓的走火入魔。这开云当然是知道的。

    但是她真的没见过会因为几个关键词就理智失控的人,卢阙的状态未免太不稳定了。

    她现在才明白雷铠定和江途说起卢阙时的那种表情,提示都给的这么隐晦的吗?

    另外一人快速接嘴:“现在不杀了他,之后就麻烦了!赶紧给他弹出系统,送还给联盟大学啊!”

    “他刚刚不是在追杀你吗?你还帮他你有病啊?”

    “你们还说!”

    开云听得心中火起,厉声打断几人,举刀攻向他们。

    “别跑!”

    那边有十多个人,见卢阙情况不对,都不恋战,直接朝着不同的方向逃了。开云追了一段路,只留下了两个家伙。因为担心卢阙,又赶紧折了回来。

    卢阙此时已经是疯狂的前兆,周身内力四放,在毫无方向地流动,皮肤泛红,眼睛也不正常地瞪大。

    开云对着他叫道:“我已经给你报仇了!卢阙你清醒一点啊!”

    卢阙用力抱住头,身体僵直地抽搐,他沉沉地呼吸,胸膛上下起伏,还在自我暗示:“冷静……我要冷静……”

    开云迟疑地提主意:“要不你跑……跑两圈试试?”

    卢阙转动着眼珠,开云的脸不断在他视线中晃动,可是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已经占据他全部的注意力。那张张合合的嘴唇,在他脑海中转换成一道埋藏许久的声音:

    “卢阙……你知不知道你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你跟你爸爸一样……我真的拿你没有办法。”

    你跟你爸爸一样……

    理智的弦彻底绷断。

    ·

    机舱内壁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伴随着沙哑的嘶吼,薛成武整个人抖了下,赶紧挤开众人,跑到卢阙的舱门前。

    从他被开云炸出来,就知道可能不妙。他不在的话,没人会愿意去安抚卢阙的情绪。所有人都当他是个疯子。

    卢阙的精神不稳定。

    暴躁、易怒,强大的潜力伴随着隐患一起刻在他的基因里……以及世人的偏见中。

    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档案上记录的出生,都会告诉所有人,他不正常,因为他的父亲不正常。

    但是薛成武知道,卢阙一直在很努力地克制。

    就算有一半遗传自他的父亲,但还有一半遗传自他的母亲。他只是一个敏感的,矛盾的人而已。一面受幼时教育的影响,想要变得强大。一面又受母亲去世的打击,害怕自己坠入堕落。偏偏这两件事情交汇在一起,对他来说成了一个错误。

    他已经主动远离人群,减少交流,变得孤僻。可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过高的压力,不断的自我唾弃,以及始终无法摆脱的社会谴责,让他狂躁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也让他越来越恐慌。

    害怕自己便得不正常,最后连这简单的三个字都成了他的心魔。

    哪怕最开始的时候,他什么错也没有。

    薛成武心中很不是滋味。

    卢阙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很困惑,究竟是所谓的遗传让卢阙变成这个样子,还是那些繁杂不负责任的声音。

    守在门口的联大监考官已经在联系专人过来处理。

    “卢阙,对,看起来已经失控了。赶紧叫医疗和安保团队过来,可能需要采用强制措施。我正在观察他的情况……”

    薛成武抱住头蹲到地上。

    完了。

    ·

    “卢阙!喂,卢阙!”

    开云一手搭上卢阙的肩膀,霎时间一道银光朝着她的咽喉袭来。

    本能快于思想,开云一个后翻躲开,并与他拉开三米的距离。

    “哇……”

    她心有余悸地摸了下发凉的脖子,没等缓神,磅礴的内力再一次正面轰来。

    要说开云最弱的一项是什么,应该就是防御了。她师父教她的武道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没告诉她要怎么慢慢苟着。

    主要是他老人家自己也不会多少招式,他就是一个马马虎虎半桶水的落魄男人而已——他自己讲的,否则也不会去荒芜星给她做全职保姆。

    开云不同意。

    小国王的保姆能是普通的保姆吗?那是皇家奶爹啊!

    她奶爹说了,不能逃避的时候,那就硬扛——硬着骨气杠!

    她很清楚,如果她现在走了,卢阙的情况会马上变得更加糟糕。

    “真是拿你没办法。”

    开云晃了下手里的刀,然后两手用力握住,表情一肃,决心应对。

    “来吧,我不怕你。”

    二人首次正面交锋!

    卢阙暴走后的攻击招式,变得没有套路,纯粹只是一种发泄。如果要说共同点的话,那就是蛮力。就算是开云也不敢跟他硬碰硬。

    他的铁爪招招直逼开云的心口跟咽喉,贴身近战的话,开云的大刀因为长度而变得笨拙,没有发挥的余地。她只能一面抵挡,一面不停后撤,与他拉开距离。

    开云退走了一段路,才找到合适的距离。估测好双方站位之后,用最枯燥的,最简单的劈砍,不断从侧面挥开卢阙的铁爪。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无论卢阙从什么角度,用怎样的招式,她都争取以相似的角度进行化解,同时控制着脚步,小跳调整方位。

    不反攻,也不逃跑。用这种艰难毫无突破的打法,显然是为了——让他慢慢冷静,然后化解他身上已经暴走的内力。

    面对一个已经失去控制的对手,虽然躲得很狼狈,但是令人惊讶地坚持住了。

    场面在她的控制下,竟然开始稳定下来。

    场景中不断回荡着金属撞击的铿锵声,闪过淡色的长线火星,同时还夹杂着开云不停的询问:

    “你冷静了没有?”

    “你冷静一点啊!”

    “喂!卢阙,请你吃饭啦!”

    ·

    评论区的观众已经吵翻了天,最初都在谴责联盟大学不应该让卢阙参加这种冲击性强的比赛,现在全部变成了对开云路数的研究讨论。

    “看不出流派啊,都这种时候了不会还在隐藏实力吧?”

    “可能是草根派!”

    “你见过能把发疯的卢阙压制住的草根派?”

    “她的操作真是……一看觉得自己肯定会,一上手立马跪。令人赏心悦目的简单。高手啊!”

    “手脚统一!看见了没有?我的那群蠢学生死一百次都学不会的走位!”

    “动作拆解一下,一份完美的初级教程。”

    “我觉得是一份完美的、完成不了的初级教程。”

    ·

    监考官看着这一幕,五味杂陈地“哼”了一声。

    每一个学武者都担心过自己会暴走,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那么幸运地渡过。很多人只因为一次失误,就再没有重来的机会。

    普通人面对这种情况,给出的第一反应都是害怕,是逃跑,就跟刚才的那一队人一样。可是开云在做什么?她在帮他。

    明明在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是一对“敌人”。

    不过监考官并不觉得她能坚持得了多久,因为这种状态下的卢阙,他的力气是非常恐怖的。开云的刀在承接姿势中,已经一次比一次歪斜,因为她的手臂肌肉承受了过大的压力。现在酸麻跟疼痛应该正在折磨着她。

    也许五分钟,也许十分钟,她就会受不了了。

    如果她再不进行反击,只会被击败。

    疏导内力,不是她能做的事情。

    但是……但是他还是觉得开云的武功让他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尤其是这种苟延残喘……不是,坚韧不拔的游走方式,让他之前模糊的猜测变得清晰了一点。

    监考官捏着下巴,不停地在脑海中搜索。

    那道人影越来越清晰,最后定格成一个高举着拳头恣意张扬的身影。

    监考官猛得站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

    那是在三十几年前,一个贫民区的少年势不可挡地杀入了军校联赛,卷起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风暴。

    他没有任何的传承,也不会任何的流派,他的生活里能接触到的只有一些基础的攻击招式。可是,就凭借着那些网上公开的、让人嗤之以鼻的简单攻击,配合他鬼才般的资质,他串联改编出一招招令人难以抵挡的连招。

    无论是剑、刀、拳、棍,还是其它,只要能为他所用,他都毫不在意地索取。

    怪异,蛮横,又不可忽视强大。但是他站到了荣耀的顶端,留下了英雄的名字。

    一个刻在联盟武学里程碑上的人物。

    ……也是长久记在联盟失踪人员名单上的男人。

    “……擦!”

    监考官不由骂了一声。

    居然误人子弟去了!

    紧跟着他又开始自我怀疑。

    真的是那个人吗?应该不是吧?他不是杳无音信很久了吗?可是除了他,还有谁能教得出开云这样的怪胎?

    他们都这样的,如出一辙的……该死的中二。

    监考官缓缓坐下。

    此时他眼中的开云,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在他的新滤镜里,开云像她师父一样,没有什么不可能。

    闺女啊,你要坚持住!

    ·

    “快!”

    考场中冲进来一批人,来到卢阙的模拟舱前方,摆开队形,将武器对准门口,下令道:“切断电源,解锁舱门,清散人群!”

    “请再等一下!”薛成武冲上前,挡在舱门前面,恳求道:“真的求求你们,他就快好了!现在切断电源,他很可能会重伤的!”

    为首的军人皱眉道:“怎么可能!快点让开!”

    薛成武抬手指去,还用力地点了点。

    众人一致偏头看向墙上的大屏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