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甜妻:宝贝,〕〔无际之刃〕〔闪婚专宠:总裁爱〕〔郑原李茹萍〕〔诛天之拳〕〔云上鸢飞〕〔无极异界游〕〔无上道境〕〔异界之最弱龙骑士〕〔无敌天帝〕〔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兔子先生的南瓜灯〕〔签到奖励一个亿〕〔重生99分甜:薛先〕〔狂妃当道:摄政王〕〔思量〕〔我只想享受人生〕〔蚀骨宠婚:早安,〕〔我无敌了亿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45|五腐杂煲04
    为了防止观众在过于激动的情况下贸然入内, 擂台边缘其实是有防护的。在隔离区内有一道两米多高的透明玻璃墙,还有安保人员随时注意周遭情况, 防止熊孩子随意攀爬。

    但是开云冲得太快, 身手又过于潇洒,保安还没反应过来, 她已经飘进去了。现在几人正茫然无措地互相对视, 犹豫着要不要追进去。

    好像是追不上的亚子。

    紧跟着秦林山也冲了过来, 他那么大的个头, 几人终于是看见。他们跑过去拦到前面, 阻止道:“不得入内!”

    秦林山脚下不停, 手中运气, 怒容满面道:“怎么不见你们对她说呢?都给我让开!没看见我们家孩子跑进去了吗?”

    那几个保安直接被他一掌轰开, 七倒八歪地扑到地上,一个能扛的都没有。

    秦林山伸手抓住防护墙准备上去,刚一触及, 手心闪过噼里啪啦的一阵蓝光, 直接将他给电了下来。

    保安顽强爬起,扶正自己的帽子,倔强地举起手中的武器, 说:“防护墙已经通电了!游客不得入内!”

    秦林山的肌肉抽搐, 张开嘴,从里面吐出一屡灰烟。

    电流还没消散,而他的理智崩紧到了极点。

    保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不要命地说:“把他给我架出去!”

    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朝他走近。

    秦林山肩膀抖动, 阴恻恻地笑了两声。抬手用力地揉搓脸部,挥开之后,露出一张满布阴云的脸。

    保安终于感受到他的情绪,脚步稍稍停顿,然而已经晚了,平平无奇秦林山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内力,肉眼可见地爆炸开来,撞上之后,像是被一双坚硬的大手狠狠推攘了一把。等摔到地上,肌肉才后知后觉地开始疼痛。

    秦林山越过一地保安快速上前,用内力顶在脚下隔离电击,踩着防护墙,直接跳了过去。

    会场周围的扩音器中,正传来解说声嘶力竭的声音:“场馆内跑进来一个人!看起来年纪还很小。这是谁家的孩子快点出去!狂暴的范围内会高度危险,不是你可以表现的地方!不要靠近!快出去!保安!”

    然而他的声音已经被淹没在嘈杂的环境中,只有隐隐约约的一点余音。不过就算观众听得见,也没有空管他要说什么。

    场馆内的形势现在非常混乱,在那位青年出现狂暴的症状之后,噪音直升了两个档次。配合着灯光,营造出一种疯狂至极的氛围。

    高价紧缺的门票,加上现场格斗的危险隐患,吸引的就是一批热爱激战的非普通群众。一部分人唯恐天下不乱,看见选手内力狂暴,反而变得更加兴奋。还有人吹着口哨,欢呼似地振臂支援。

    各式吼叫声响得几乎能将耳膜震破,严重影响选手的情绪跟判断,难以从环境中获取有用信息。

    解说:“这个孩子跑得还挺快,跟只兔子一样。她的家长呢?怎么回事!这是能冒险的事情吗?”

    镜头扫过了边界处,将随后而来的秦林山拍了进来。

    “……好的,她的家长好像也跑进来了!这可真是……”解说询问,“保安呢?场边保安都去哪里了?赶紧维护现场的秩序!”

    镜头再次扫向边界,将躺在地上痛嚎的一地保安给拍了进来。

    解说:“……”

    是他的嘴太毒还是怎么的?

    ·

    跑在后面的秦林山放出狮吼,想让开云停下,但因为开云与他拉开一段距离,周围干扰的声音又太多,没能成功传进她的耳朵。

    秦林山暗骂一声该死,见开云已经越发逼近,又将目光落到远处的青年身上。

    躁动的氛围以及空中夹杂的恶意,明显催化了那名侠士的狂暴。原先还有些许理智残存的选手,随着眼球不断充血,正在崩溃的边缘试探。

    他放肆地攻击身边的一切,想将那股内力从经脉中发泄出去,以减轻自己的痛苦。可他越激动,内力就越强烈地进行反抗,短短数息之间,手臂与额头处的经脉,已经接连破裂,血液透过皮肤缓缓渗出,看着颇为恐怖。

    现实就是残酷在这一点,它根本不会给你好好冷静的机会。

    只能祈祷这名选手没吃什么违禁品,否则就算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他。

    而在狂暴选手的不远处,坐着他本场擂台赛的对手,一位同样是三十岁上下的青年,那人腰间系着与他颜色不同的蓝色腰带。

    ·

    张修林面色惨白,他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腿,腿骨正以不正常的方式扭曲着,让他无法灵活逃离。

    身为武馆大师兄,他只是跟往常一样,代表武馆前来参加比武而已。

    对手狂暴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缠斗许久,他同样被打得视线恍惚,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的不对劲。等回过神来,腿已经被打断。

    张修林知道自己处境危险,没人会在这时候冒着风险过来救他,所以哪怕剧痛在不断侵蚀着他的神经,疼得他满脸冷汗,也不敢叫出声来,求生的欲望让他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强撑着朝侧面移动。

    可惜,他这样的逃跑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而他偏偏又是距离狂暴选手最近的一个人。

    下一秒,叫他最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

    他的对手,那位系着红腰带的狂暴侠士,突然转过身,将空洞的眼睛对准了他——里面充满着嗜血和暴戾,看着他犹如在看一样食物。

    张修林心说自己完了。

    就算他曾经做过千百次的心理建设,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无法坦然接受。

    生命宝贵,他不想死。他来打这场比赛,也只是为了能好好活着而已。

    身披血光的巨人朝他走近一步。那膨胀了似的身躯,已经看不出人形了。

    张修林避无可避,只能仰着头木然发愣。

    解说见这局势,也没空再关心突然入场的秦、开二人组,紧张道:“糟糕!情况看起来不妙!医疗队的人做好准备了吗?请马上采取措施!不要再等候!”

    守在旁边的医疗团队显然也是这样想,对比起一个已经狂暴了的危险分子,他们更关注还活着的张修林。顾不上可能会对狂暴者产生的伤害,对着场馆内部打去十几针安定剂。

    因为有张修林吸引注意力,药剂顺利注入狂暴者的身体,可是额外加重的剂量,也只是让侠士稍稍放缓了速度而已,药品尚未进入他的血脉,就先一步被内力推出体外。

    毫无作用!

    解说急道:“真的要糟糕!快想别的办法!”

    观众大喊:

    “怂逼快跑!你要死了!”

    “动起来!”

    “又要出人命?完了,预感这破比赛要被禁。”

    张修林大喜又大悲,无力抵抗,干脆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恐惧与凄凉一同涌现上来,配合着周围的欢呼,让他眼角流下一行清泪。

    为什么会变成这么荒诞的结局。

    镜头仓促离开,想要避开这个血腥暴力画面,突然,画面中闯入一个陌生的人影。众人这才注意到先前那个被他们忽略的开云,竟然已经到了这个位置。

    还没想明白她要做什么,那双白皙的手一把抓住张修林的衣领。

    狂暴者的拳头捶落在地,在特制的地板上留了蛛网一样的裂痕,但张修林躲了过去!

    张修林睁开眼睛,发现入目是天旋地转的天花板,自己正飞在空中。随后身体失重,被人硬生生抛了出去。等重新落地,翻滚两圈,已经停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解说拍桌而起:“好大的力气!这个女生看起来又小又瘦还特别年轻,但是她居然一只手抓起了张修林!得救了!张修林得救了!”

    张修林疼得合不上嘴,顾不上腿部的二次重伤,口水混着眼泪直流,拼命朝前爬去。附近的保安冲进来,帮了他一把,赶紧把他拖出场外。

    武馆师兄弟都等在出口处,此刻围住他大喊他的名字。

    张修林绝境得生,半瘫在地上,用唯一还能活动的手挥了两把,示意众人都让开。

    重新开阔的视野中,那个穿着黑色武袍的女生,替换了他的位置,站在狂暴者的前面。

    张修林张了张嘴,做了个“跑”的嘴型,可是出不了声。

    “姑娘小心!”解说喊道,“他的拳套是一个仿制武器,虽然储量不多,但确实还有稀有能源!千万不要被他击中!”

    解说的话筒音量被调大,终于压过了现场的观众。然而欢呼的浪潮也因刚才的险象环生而变得更加热烈。

    开云觉得耳膜发疼,如果声波再剧烈一点,她丝毫不怀疑这座地下场馆会被震塌。

    狂暴者收回拳头,环顾一圈,果然转移了攻击目标,改而冲向开云。

    开云摆开架势,还没应对,地面先传来一阵巨震。

    就见秦林山憋着口气冲过来,重重起跳后一拳砸向地面。

    这一拳的威力,竟然比狂暴者的那一拳还要厉害。直接打出一条裂缝。下盘不稳的血人,被顺势掀翻在地。

    开云正要夸夸秦叔,脑袋上被用力一摁,夹到手臂下扛走。

    解说:“又出现了一位高手!刚才的招式没有看清楚,镜头能不能拉近一点?这位侠士的装扮有点狂野,似乎是个爆炸头?”

    秦林山开场被电了一下,现在都没缓过神来。发型全毁了不说,皮肤表面还有微弱的电流。

    秦林山怒骂道:“你这熊孩子怎么回事!一句话都听不完的吗?一声不吭地就给我跳进去找死啊!安分两个字会不会写!”

    开云弱弱说:“我以为你是要考验我来着。”

    秦林山无语凝噎。

    开云还多问了一句:“难道不是吗?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还跟我说狂暴什么的。”

    “我求求你别说了!”秦林山说,“我的错,是我的错还不行吗?!”

    自从认识了开云,他的退休生活就结束了,短短几天之内不知道寿命短了多少岁。

    开云别过头,视线内有人影晃动,艰难指道:“秦叔秦叔,他追上来了!”

    秦林山说:“老子知道!”

    他回过头,将蓄势好的掌风拍了出去。

    白色的巨大手掌出现在空中,将贴近的狂暴者倒击出三四米远,双方重新拉开了距离。

    “是秦林山!!”

    看见那一招,解说无比肯定地喊说:“八风不动稳如山!一位学院派的专业高手!大神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连狂暴者都无法近身!这位女生也真是命大,秦林山竟然恰好就在现场!天呐这位大神竟然悄无声息地回了首都星,这一定是个能让所有人都为之振奋的消息!”

    周围掌声雷动。

    武馆间的真人擂台,从规模上来讲,不小。但从选手实力上来评判,真的只能算业余。

    真正的高手都跑去接星际救援的任务了,谁会来打这样的比赛?

    能在民间真人擂台看到联盟顶尖高手,可谓彩蛋中的金蛋。

    开云无法动弹,对着镜头挥了下还自由的手。

    不是恰好,他们是绑定着过来的。

    眼看着二人就要到达安全处,场馆内突然亮起红灯,从地面升起数排金属墙壁,将擂台封成了一个完全密闭的隔离空间。

    “糟了。”解说色变,“防卫系统自动启动,锁门了!”

    为了保证观众的安全,在检测到场地内出现波动过大的内力的时候,自我防卫系统就会启动。

    那人刚狂暴的时候,还没能触发这个系统,但是秦林山刚才的一击,反而弄巧成拙,将自己给封死在擂台中。

    秦林山这下是真的爆了粗口。

    “靠!”

    他给忘了这一茬。

    解说忙说:“技术人员正在人工解除,请稍作坚持!”

    秦林山临时转了个方向。

    这下他们不得不面对那个僵尸一样,却又不能打死的狂暴者了。

    开云叹说:“可惜了,我的刀不在。”

    秦林山克制了多年的臭脾气被她激得要复发,讽道:“要是你的刀在,你特么还想上天了是吗?!”

    “没有小翅膀。”开云诚实说,“飞不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寻龙迷踪〕〔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