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77|芝士蛋糕13
    无数网友刷新不能, 在下面哀嚎:

    “三夭我对你太失望了!你的网速撑得起你的江湖地位吗?”

    “视频没出来,我先说一句, 不怕打脸。如果只是享受旅游的话, 请各大军校适可而止。潜心备战联赛才是关键。玩的开心没有用的啊!”

    “感觉军校为了打脸网友,做得过了。”

    “最早各大军校强捧开云, 我就觉得画风不对劲。这次也是这样吗?可以, 但真的没必要。”

    “呵呵, 可不得在没看之前说?看完就没机会说了。”

    一片争吵声中, 视频的链接终于修好, 屏幕中一直旋转着的待加载消失, 评论区也安静了下来。

    众人举着光脑, 点击外放。

    ·

    镜头的第一个画面, 平凡而朴素。

    一条“重建荒芜星”的横幅挂在两根光秃秃的柱子中间,红布黄字,用的是最普通也最土气的字体排版。

    背面是一片现代城市的残骸, 依稀可以看出有过文明的痕迹, 但是在经过各种灾害侵蚀吹打过后,只剩下矮小的地基。

    豪放的宣言配合着窘迫的背景,有种可笑的荒谬感。诉说着一步登天四个字。

    网友们以为这是开云做出来的装饰, 是荒芜星的现况实拍, 正想要嘲笑,结果数秒过后,屏幕中走出了一个穿着研究院制服的男人。

    他胡子拉碴,头发半白, 歪着脑袋看了眼镜头,随后站到中间,招招手,示意镜头后的人一起出来。

    一个接着一个,不断有穿着相同服装的人出现。

    他们站在横幅的下面,摆好姿势,对着镜头单纯地憨笑。

    人群满满当当地排开,镜头装不下那么多人,所以无法辨别人数究竟有多少。

    “一个月前,所属a302星系的晨星正式宣布废弃,这颗星球曾经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如今只剩下荒芜星一个称呼。现在,与联盟的商业供应以及网络供应已经全部切断,经过详细的思考,多次的探讨,我们最终决定选择驻留。这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无论未来如何,我们都不会感到后悔。”

    “我们是来自于不同国家,不同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对离去的人,我们表示祝福,并不提倡他们做出与我们一样的选择,大家都是为了人类的存续而斗争。”

    “我们选择留下,是出于更加私心的渴望,希望能对人类犯下的错误做出弥补,希望能拯救因战争与污染而被毁灭的家园,也希望……人类有一天,不再以相同的方式,进行肆意地破坏之后,以放弃逃离的决策,作为最终的解决方法。我们会怀抱着这个共同的目标进行努力。”

    中年男人说得非常平淡,仿佛只是在例行做一份科研报告。他身边那些或年老或年轻的成员,也是如此。

    曾经的愤怒与激动都已消去,如今只剩下接受一切后的坦然。

    中年男人低了下头,两手交握在一起。

    “重建荒芜星是一个漫长的工程,也许需要数百年,上千年,也许会让我们成为被时代嘲笑的人,也许它会湮灭在历史发展的洪流之中。即便是惨烈的失败,我们都已经做好的准备。如果它侥幸出现了一丝的可能,我希望我们的后代,能够站在同样的地方,将这个消息,告知那时已经远去的灵魂。谢谢。”

    “从今天起,将会对荒芜星的重建进行全面的记录,如果有人能看见这个视频,请告诉大家,家园,不是一个可以用之则弃的东西。”

    “希望,将来的你们不用面临,跟我们一样的选择。”

    中年男人顿了顿,而后拍手道:“好了,大家都去工作吧。”

    人群再次平静地散去。

    画面开始飞速快进。

    镜头始终对准那条滑稽的横幅。

    ——他们看见围绕着它建立起数栋高楼,又被自然环境与各种变异兽摧毁坍塌。建筑物变化着各种形态,尝试了所有不同的设计,改变了无数种材料。最后才终于挺立了下来。

    ——他们看见远处的残垣在漫长的时光中彻底夷为平地,而这一片保护区却始终在改变。从高层变为平地,再从伊始处拔地而起。

    ——他们看见这群人从星球各地搜罗来了不同的制造机器的残骸,日夜兼程地进行改造,想为这个地方留下更多的东西。

    ——他们看见这群人带着不同的设备,前去清理辐射、处理污染物,筑起防御墙,艰难抵抗着当时统治了地表世界的变异兽潮。

    ——他们看见有人争吵,撕扯下了那块横幅,然后带着一批人踏上了联盟的飞船。剩下的人重复了无数次相同的动作,将一条崭新的横幅挂到半空,然后注视着它发呆。

    有人离开,也有人选择留下。

    这条横幅始终都在,像他们心中的执念一样坚持了下来。

    节奏停滞了一下,几人围坐在残骸上,讨论着重新开始的计划。

    “防护罩到底用什么材料好啊?老这样不行啊。”

    “要不然就钻石。就给他们撞。”

    “金刚石那肯定不行。”

    “多漂亮啊。”

    “没有你漂亮。”

    众人哄笑:“哈哈哈!”

    镜头转向地下城。

    无数的人在这里进进出出。

    他们慢慢衰老,因为病痛或意外而离世。

    在他们临行之前,都要到镜头前面拍照留意,微笑地看着接替的人群,等待自己的离去。

    憔悴的面孔不掩他们眸中的明亮。

    陌生的脸庞不断从画面中闪过,侧面写着他们的名字与生平。也有人端着黑白的相册站在这个地方,与世界做一场来不及的告别。

    他们的离去,意味着荒芜星的人烟越发稀少。

    原先热闹又狭窄的地下城,随着不断的拓宽,朝着深处延展开去,开始渐渐变得空旷。

    人们开始利用科技营造出各种灯红酒绿的假象,来告诉自己这里曾是一个热闹的避风港。

    成功与孤寂共存。

    失败与希望共生。

    这就是荒芜星。

    终于,所有繁杂的声音都消失了。

    街上走动着的最后一个人,也在保姆机器人的搀扶下,走到了镜头前面敬礼致意。

    那一段时间,整个地下城显得特别空旷又凄凉。网友们第一次认识到,这真的是一颗荒芜星。与此同时,一股难言的遗憾与悲伤萦绕在胸口。

    直到开云的背影出现在街道中。

    她开着玩具车在空旷的街上行驶。大声问道:“有人吗?”

    机器人的宣告声不断回荡在背景之中,提醒着这个残酷的事实。

    “主人,没有人。”

    “地下城没有检测到其余的生命迹象。”

    “保护区并没有人前来,我的主人。”

    画面闪过荒芜星的角落。

    挺立的军工机器人,林立的楼房,堆叠成山的设计图纸,难以计数的研发报告。

    修缮过,又还是满目疮痍的故土。不再受变异兽潮践踏,却再也无法复苏的地上城市。

    以及,蔚蓝色的大海,和深邃的苍穹。

    最糟糕的时代已经过去,勇士却先一步退场。

    网友们久久沉默。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们绝对不敢相信,在一个荒芜星里,保存着那么多先进的器械。

    也无法相信,会有人在那么严苛的环境中,始终坚持着一个如此遥远的梦想。

    由此可见,当初留下来的那一批科学院,都是星球上的出色研究者。他们就算离开星球,去别的地方,也能生活得很好。但是他们留了下来,为了一个纯粹的,不知道对错的信念,毫不停歇地坚持了下来,然后将责任与信仰,传给了下一辈。

    那是黑暗中的一道光辉啊,是冷夜中的火点。

    众人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开云说的重建荒芜星,不是玩玩的。

    所有选择留下的人,都不是玩玩的。

    他们用自己的青春,用自己的生命,在践行着这一句话。

    哪怕他们自己也知道,所有的一切,终此一生,也无缘得见。

    这一刻,众人肃然起敬。

    “我道歉,我以后不会再随便用守财奴去称呼旧人类了。他们守的的确是财富,是无价的财富。但他们不是所谓的奴隶,是所谓命运的主人。”

    “这大概就是人类这种生物在宇宙中能生存至今的原因吧。忍不住泪眼模糊。”

    “从人类发展的角度来说,他们的行为不值得提倡,因为利益与付出不等比。但是我尊重他们。人类与机械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无法预测的感性。”

    “如果前面那样糟糕的四百年他们都能支撑过来,我觉得重建荒芜星也不是那么不可能的事。”

    “想给开云捐钱。啊!囡囡你不是一个人,妈妈爱你!”

    “以后我是开云的脑残粉,谁再敢黑她我就骂到那个人脑残!”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失色,唯有祝福!”

    片刻之后,有一人弱弱道:

    “不是,进度条告诉我,事情并不简单。”

    此时,原本已经黑掉的屏幕,突然冒出一段壮阔的背景音乐来。

    金色的字体写道:

    ——致所有已经远去的灵魂。

    ——不是侥幸,但我至今仍未忘记。

    光耀的灯光下,保姆机器人朝着前方略一躬身,抬起头,说道:“欢迎客人来到荒芜星。”

    镜头扫去,一群青涩军校生兴奋地飞船上冲了下来,奔向地下城。

    “荒芜星我们来啦!”

    “冲呀!胜利是我们二军的!”

    “联军无敌!”

    荒漠之上,一群穿着黑色防护服的青年举着绿苗在迎风奔跑。大风吹得他们的衣服猎猎作响,黄沙弥漫在天空之中。

    他们身上的负重让他们每一次行动都深陷入泥沙,必须一刻不停地施展轻功以保证身体平衡。

    “同志们再坚持一下!”

    “风太大我听不见啊!”

    “卧靠你们这群憨憨是不是又没戴耳机?”

    “谁在抱着我的腿干扰我?无耻!”

    “报告!那憨憨陷进去了,旁边的兄弟快过去拖一下!”

    “累的同志们休息一下,进来吃个饭喝个水!”

    “都给我动起来!看看人家开云啊,你们以为教练来是帮忙的吗?不,我们是来鞭策你们的!”

    他们从日出奔跑到日落。在夕阳的余晖下比出胜利的手势。

    一群人直接睡死在仓库里,打着响亮的呼噜。有的还抱着旁边的储物箱,有人直接趴在阶梯上,以扭曲的姿势放松着已经酸软到极点的肌肉。还有人举着才吃了一口的包子,后仰着头大流口水,嘴巴无意识地咀嚼。

    第二日清晨,天色未亮,又是他们,满怀激情地冲出地下城飞奔向客舱。

    “江途的种子终于来了!兄弟们有活干了!今天得去建篱笆墙,需要日夜轮替帮忙支撑,体力好的兄弟跟我上!”

    “为了我们的小番茄冲啊!”

    “我的校徽已经出了一半了,胜利不远了同志们!”

    他们也会有细腻的小心思。

    “嘘——别吵醒他们。”

    “我再悄悄下去种一棵,争取明天多建一米墙。”

    “有根棍子好像掉了,我去补一根。”

    “生根了生根了!现在根有两米长!应该能顺利成活!”

    “大家不要浪费营养液,这玩意儿贼特么的贵了,开云肯定用了老本的!”

    “嘿嘿,我用奖金从联盟自己买了三瓶过来。”

    “算什么?我们学校众筹,我带了一箱。别瞪了,我懂。不用跪,都平身。”

    他们惺惺相惜地交托。

    “啊我们是看不见了,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啊!”

    “告诉我那么长时间的努力到底成功了没有!”

    随后是一行大字:

    “满足你们!”

    一排绿色的高墙,围绕着栽种地绕行一圈。

    小番茄从最初的只残留下根部,慢慢长出了绿色的头,有着参差不齐的高度。

    随后临近植株细嫩的枝条勾在一起,倔强地成长,抵挡大风。

    到最后一张照片,地表已经可以明显看出绿色的植被。

    这种脆弱又顽强的生命,互相依偎缠绕在一起,构成了各大军校的校徽。

    近景中,在粗壮又密集的藤条下方,长着一颗翠绿色的果实。

    生命在此萌芽,并在此强壮。

    长不大的青年们在番茄地的前面做最后的合影,欢呼着跳向高处。他们在强风中,用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呼喊着:

    “重!建!荒芜星!”

    风格再次变转。

    僻静的实验室,母胎系统已经重启。

    一个生命在人工胚胎中孕育,旁边用于检测生命体征的机器在正常运转。

    可以知道是胎生生物,但暂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全网沸腾了。

    镜头的最后,是三夭嘱托学生带给开云的两个问题。

    ——你觉得需要多久才能重建荒芜星呢?

    “我不知道。”开云说,“但它是从四百多年前开始,而我现在还在继续。我会努力在我离去之前将它交到另外一群人的手上。”

    ——你有因为不可能而退却过吗?

    开云:“不能看见千秋大业的落成,我觉得是很正常的。我不会因为我做不到,就否认别人做不到。我想人类不是抱着‘做不到’这种念头而不断进步的。”

    她说完对着镜头笑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

    视频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