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权〕〔孕妻狠不乖:总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仙帝归来当奶爸〕〔头狼〕〔武神天尊〕〔我无敌了亿万年〕〔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巫神创世纪〕〔公子派我来巡山〕〔一胎双宝:总裁大〕〔斩尽天上仙〕〔你的爱如星光〕〔战国千年之女帝天〕〔安之若素叶澜成〕〔穿越成弥勒怎么办〕〔东山再起〕〔一胎双宝:总裁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87|万物皆可炭烤03
    在第几张图片中, 可以清晰看出开云等人的战绩。

    变异树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外层泥土被翻得坑坑洼洼, 现场更是杂乱不堪。粗略目测, 竟然觉得比小灵通报的数据还要更多一些。

    挖出的根部都堆在一旁,已经成了一座小山, 正在进行焚烧。火焰是青色的, 紧紧地贴着树皮, 微弱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熄灭。白烟缓缓向上方飘起, 又随风四散飘逸, 将整片空气晕染成了灰白色。

    一般变异树不容易燃烧, 这情况倒也不算稀奇。叫他们无法接受的, 是连那用来焚烧的树根都剁成了小块, 以防它再次扎根。

    这庞大的工作量,他们怕是连个零头都比不上。

    众人单手通讯器,举到最远处, 让它尽量远离自己, 眼泪隐隐在眶中凝结。

    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上帝造人的时候不知道讲究一下平衡性吗?

    一男生眺望远方,注视许久,最后不得不承认道:“那边真的有烟……”

    还不止一道。说明其他的学生也已经进入正题。

    众人又翻向后面几张照片。

    果然, 其余的队伍, 虽然进度完全比不上开云等人,但状态还算良好,开辟的面积也比他们多得多。从互相站位看也不是用他们这种五保一低效率战术。

    为什么?这不科学啊。

    进行能力测试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双方差距如此显著,决赛初期就更不用说了, 怎么一夜之间,会出现这样巨大的变化?

    难道之前那群人还在隐藏的实力?

    不,不可能。那批憨憨绝对没有如此精湛的演技。

    江湖小灵通说:“不是我打击你们,开云那边的队伍都没有五个人。你们仔细看看,江途回去了,开云就是个看包顺便剁树根的,雷铠定在刨土,钟御在钻孔,他们两个只负责挖树根。所以……”

    所以这大一片被横扫的变异树,都是叶洒一个人的功劳。而实际在做正经工作的,其实满打满算也就三个人头而已。

    这何止是打击,简直是降维屠杀。众人反复纠结,经过漫长的心理变化,最终统一定格成咸鱼模式。

    “果然王霸队就是不一样啊……”

    “两把绝品,果然是天堂。”

    “不说开云只是看包的吗?一把绝品已经是天堂了。”

    “她病还没好呢?”

    “显然根本不需要她上场。她病就病着吧。”

    青年心痛道:

    “荒芜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捡到秘籍还是龙珠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隐瞒大家了,我室友说他从荒芜星回来,经过秦林山的手把手教导,心法直接升了两层!”

    众人哗然:

    “卧靠才七天,心法升了两层?秦林山真的那么牛?”

    “顶级侠士当然不一样。我悔了。我入门的时候我爸就说过,顶级大佬随便漏点经验都够我升级,我为什么不信?”

    “可是我真的觉得好累啊,七天时间而已,我们也不是在休息,难道真的单凭心法指点就可以拉开那么大的体能差距?”

    众人顺着一思索,觉得并不那么简单。也许根本问题不在于体能,而在于技巧?

    江湖小灵通神秘道:“呵,你们终于发现了!”

    军校生们当即沸腾了,在频道里开始了疯狂的讨论。小灵通提了对策,一锤定音。

    然而众人心中还是难免迟疑。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江湖小灵通理直气壮道:“人多势众!一个人的话我也没有勇气!”

    “真的要这么做吗?影响不大好吧?”

    “虽然现在不是直播,但视频后期被放出去的话,我们怕不是会被粉丝锤死?”

    “开什么玩笑!”小灵通严厉喝道,“已经到这种地步了,面子和荣誉,必须选一个。我们站到了这个高度,还会有人选那没点卵用的面子吗?”

    众人的心犹被狠狠一击,最后不得不赞同……面子虽然很重要,但丢得久了,也是会习惯的。

    小灵通:“好,我在入口的位置等你们。”

    ·

    开云举着歃血一根根地劈砍树根。手上动作机械式地重复,看表情明显是在发呆。

    那有节奏的声音跟案板剁菜一样,竟然生生将雷铠定给听饿了。可惜这片树林离住宅区太远,他们一来一回的话,会浪费过多的时间,只能先行忍耐。

    不久后,叶洒停了下来。

    比起砍树,明显是挖土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现在大家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另外一边,三人蹲得时间太长两腿发酸,也决定先休息一下。

    于是队伍围坐成一圈,静静看着青色的火焰燃烧。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明显的动静,四人整齐一致地扭头,看向声音来处。

    那几十人也不做掩饰,踏着杂乱的脚步朝他们靠近。互相打上照面之后,保持了四五米的距离。

    来者皆是眼中带火,气势汹汹,面上写着不善,一看就知道想搞事。

    开云还在等他们出个开场白,正中间的男生竟然不说反派必备的废话,直接冲上前来。

    开云抓过旁边的歃血,准备出招,结果还没来得及动手,那男生右膝微弯,一个滑行,标准地半跪在她的面前,捂住胸口深情念诵道:“哦,我美丽的开云啊!你脸上的光辉会遮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黯然失色一样……”

    开云差点没刹住车,条件反射地回答道:“罗密欧与朱丽叶!”

    男生没想到借鉴两句话还能被她点破,突然语塞。

    开云问:“是暗号吗?你继续。”

    怎么可能继续!

    男生失了士气,觉得不能这样,扭头跟身后的战友使了一个眼色。

    一众男生当即抱拳,齐声喊道:“师父!”

    开云打了个响指,自信回答:“西游记!”

    众人:“……”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吹彩虹屁的机会?

    “不是这样的!”小灵通两根手指搓了搓,示意道:“我们是想跟你学点技巧。”

    “哦。”开云将刀收了回去,不甚感兴趣道:“那你们接着想也可以,我又阻止不了你们的思想。”

    小灵通:“……”

    青年急道:“你可以先听听我们的条件啊。”

    开云挑眉,示意他讲。

    “我们可以24小时待机服务,为你编制王者彩虹屁,可手写可口述,保证你的心情永远愉悦!”

    “为你打杂!为你跑腿!喂你吃饭!”

    开云:“……听起来都不是我稀罕的东西。”

    “我们还可以奉献出我们的寒暑假!任劳任怨绝不喊苦!”

    开云:“哇,想去我荒芜星的人很多。我们现在还是限量模式。”

    “我们可以自费!”

    “我们还可以出卖我们的灵魂,以后都听从你的吩咐。之后的比赛,也不会再来抢你的武器!”

    那人说着,瞥了眼开云的刀,眼神中带着垂涎与沉痛。

    最后还是弱弱地放了句狠话。

    “你甩掉我一个,还有无数后来人!你甩掉我一天,明日我依旧会出现!你虐我千百遍……我还单身。”

    雷铠定嘴角抽了抽,说道:“你们真的没毛病吗?找开云学技巧?”众所周知她的大招都是开玩笑啊。

    他们的大哥业务提前上线,让开云享受:“你不懂,开云的招式精简中带着精妙,直白中带着深意,难以参悟,正是我成长过程当中最需要的东西。”

    雷铠定听完惊呆了。

    竟然有人能自己驴自己。相信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他智商低谷的称号终于可以发生转移了。

    开云沉思片刻,问道:“你们真的这么崇拜我?”

    青年们卑微道:“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钟御怂恿说:“妹妹,让他们留下,帮忙挖土。”

    雷铠定对自己的接班人极力支持,重重点头。

    开云于是说:“可以,但是你们必须要听我的。”

    ·

    几人想学的是如何应对不寻常的重力,叫身体可以放松,这恰好是开云最擅长的。

    她把过来认亲的军校生分成四个队伍,一个队伍跟着自己在一旁学习,另外三支跟着叶洒去干苦力。等挖不动了,再来替换。

    开云从重力对肌肉的影响,以及如何进行疏散开始教起,不像秦林山的宗旨是让学生自己体会,她是个喜欢直接说答案的老师。

    顺道还把秦林山之前说过的心法也传授给他们。

    一群人感受得到她没有藏私,学得认真,活也干得卖力。对开云更是充满了敬佩。

    ——世上竟有如此高风亮节之人!不计前嫌,倾囊相授。

    一个女生在联赛的大染缸里是多么的不容易?他们之前竟然还想打劫弱小,何其无耻?

    他们决定痛改前非,起码在本次考场中,保证开云武器的绝对安全。

    开云就这样靠着自己的神神叨叨偷懒了一天,顺便带着钟御和雷雷走上摸鱼的人生巅峰。只有叶洒在一旁埋头苦干。

    等到天色将黑之际,新同学们合力开出了一片颇为壮观的空地。

    男生们看着自己打下的江山不由惊叹。他们抬手想去擦汗,却让手上的泥土糊住了视线。

    今天的收获是丰富的,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团体的认知。

    此前他们绝对想不到多方合作可以把工作推进得如此迅速。如果按照他们原先的速度,恐怕等到考试结束,都达不到这一天的成果。

    为了增加效率,他们燃了好几个火堆用来焚烧树根,可由于变异树根的顽强性,依旧未能烧完。想着反正已经剁得稀碎,没有再次生根的可能,就干脆先将火浇灭,等待明天再来继续。

    众人最后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物品遗漏,勾肩搭背,准备回村。

    前后的路上都有灯光闪烁,如萤火般缓缓移动,是同他们一样结束了一天劳作,正在疲惫前行的同学。

    江途早早给他们发了信息,说是村里统一为他们准备了两百份晚饭,桌子都摆好了,就设在村口附近的祠堂里。

    众人直接背着东西,先奔过去吃饭。

    ·

    开云等人来到食堂的时候,里面还站着不少当地人,应该就是负责给他们做饭的厨师。

    或许是因为重力的影响,这颗星球上的植株偏向矮小……包括人也是。

    男性身高平均只在一米六左右,女性甚至一米五不到。还普遍伴随有驼背的习惯。军校生体型原本就是偏高大的,这下站在他们身边,简直成了巨人。

    见他们出现,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男人立即迎了出来,热情招呼道:“你们好,我是这里的村长,我叫张燕宜。今天真是辛苦大家了!”

    众人半拆开防护服,先将脸露出来,朝他点头。

    开云打量了他片刻,说:“你好年轻。”

    “是吗?”张燕宜笑说,“我爸就是上一任村长,我们这里的教育资源很少,只有我在首都星读完了研究生,加上对这里熟悉,就回来晋选了,没想到还挺顺利。我也是刚上任没多久,希望大家包涵一下。”

    众人再次以点头回应。

    张燕宜:“大家随便坐,等人到齐了开饭。都是一些很简单的菜,请不要嫌弃。”

    众人对他印象大好,也谦虚地说着没什么,而后找了位置坐下,通知其余的学生尽快回来。

    江途犹豫了会儿,摆弄着筷子小声说:“我刚刚看着他们把食材搬进来烧的。可能他说的不是客气话。”

    雷铠定意会错误,拍着自己的胸脯道:“那我们也要让他们知道,‘没关系’不是我们的客气话!”

    江途:“……”这孩子脑子完全不行。

    半个小时后,学生们陆陆续续到齐,找好了位置坐下。张燕宜也指挥着村民将准备好的晚饭搬上来。

    众人原本以为自己饿了一天,眼前出现任何食物都不会感到嫌弃,可是真当一锅糙米饭端到桌上来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紧跟着送上来的是两盘青菜,两盆豆腐,一大盆只能看见浑浊汤水几乎没有底料的紫菜汤,以及几包未开封的榨菜丝。

    厨师冷淡道:“上齐了。”

    众人不由诚实地愣住了,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

    江途忧伤一叹。比他想得还惨,菜里甚至没有一点油,全是水煮的。

    单视觉来说,这顿饭实在是让人没什么食欲,但考虑到贫困区的生产水平,能为他们备出两百份食物,众人还是强迫自己笑出来,感谢道:“谢谢,费心了。”

    厨师拿着机子上前说:“先交个饭钱。我们都忙里忙外准备一天了。”

    众人表示理解,低头掏卡准备转账。

    声音再次响起。

    “一个人两千。”

    雷铠定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面部肌肉僵硬地说:“请问是几天的?”

    “当然是一顿饭。”那人重复了一遍,并催促道:“一个人,一顿饭,两千。麻烦快一点。”

    两百人,一顿饭要吃四十万。

    雷铠定急了,说:“你开玩笑吧?就这么几盘菜叶你收两千一个?星级酒店也就这个价格好吗?”

    厨师不客气地回呛道:“那你回去吃星级酒店啊。在我们这里就是只有这个。”

    众人不乐意了,脾气火爆点的干脆拍桌起身。

    “你们什么意思啊?敲诈是不是?骗人也得下点血本啊,就这样是想驴谁呢?打定主意玩敲诈了是吧?”

    “卧靠这地方居然还能有个天坑!”

    “大家先冷静一下,冲动没好处。”

    张村长再次走出来,与厨师的态度截然不同,满含歉意地朝他们解释说:“不好意思啊,我们这里的物资非常贫乏,加上最近农田区的土地都被变异树给占领了,根本腾不出吃的东西来,这些还都是从大家的家里省出来的。因为日子实在不好过,价格才定得高了点,请大家谅解一下,不好意思了。”

    军校生们杵着没说话。

    现在退了后面几天就一样定下了,他们没带食物,只能在这里吃饭。这么高的价格能否消费暂且不说,被当成肥羊宰,简直就是看不起他们两百人的智商。

    张燕宜说:“这样好了,我的家里还有一些肉,明天免费给大家加餐。算我请大家的。”

    他说得一脸为难,又满是委屈求全的卑微,众人纵然有火,对着那张脸也喷不出来。被他如此真情实意地一打岔,还弄得不确定起来。

    青年求助道:“开云,你说这价格合理吗?”

    开云摸了魔鼻子。

    这话骗别人可还行,骗荒芜星的小国王,怕不是失了智。

    荒芜星上可食用的资源才叫真正的匮乏,只能依靠每月只有一次的星际速递,所以她对运输费用的高低最为清楚。

    联盟对自己所属的贫困星,会有额外的补助,耗费巨资开展的运输航线,始终都在亏本的水准,就算是与世隔绝的地方,只要在联盟境内,就不可能有那么离谱的物价差异。

    而且,质量这么差的米,根本都筛选不上星际速递。星际速度最贵的是运费,类似于米或蔬菜这些廉价品,自身价格浮动已经影响不大,都是选择最好的批次进行派送。

    这些估计就是他们贫困星里种出来的东西。

    但是……他们暂时没有撕破脸的底气。

    现在不吃嗟来之食,就只能继续饿着。所有人都是体力告罄的状态,过于倔强恐怕得饿出胃病来。

    何况,正面惹恼村民,有可能影响他们比赛的进程,甚至连住的地方都被剥夺。

    正应了那句话,人在屋檐下……

    开云觉得这个村长对她的人性考验,让她成功领悟到了秦林山的教导。

    报仇赶晚不赶早,要徐徐图之。

    原来是这样!

    开云将筷子往桌上一顿,整理平整,平静道:“都别说了,先吃饭吧。”

    雷铠定错愕。

    开云竟然也有大度算了的时候,那自己一直遭受的考验是为了什么?

    众人仍旧觉得不甘心,但见开云已经带头付款,出于集体纪律考虑,只能坐下吃饭。

    叶洒对这两千块钱出得相当肉疼,一顿饭边吃边摸着胃,还没结束,整个人已经萧索了不少。

    气氛异常冷清,饭桌上没人再说话,只有碗筷不断碰撞的声响。

    张燕宜要离开的时候,开云仰起头说了一句:“哦对了村长,既然大家都这么困难,明天就不用给我们准备早饭了。”

    张燕宜回头说:“是吗?大家饿着不好吧?”

    开云真诚笑道:“互相体谅嘛。我们是来帮忙的,争取自己解决一日三餐,不给你们添麻烦。你们的屋子还是留着自己过冬吧。可以吧?”

    张燕宜不置可否,只说:“有问题的话,大家可以一起解决。我也希望你们能住得愉快。”

    开云挥了挥手,礼貌道:“慢走。”

    ·

    张燕宜带着厨师几个一起出门。

    等确定身后人听不见了,随行的帮工才嗤笑道:

    “装什么骨气?饿他们几顿还怕他们不吃?”

    “我就不信他们能在这个地方找到别的吃的。最多转一圈再发现,整个星球都是一样的价格,太天真了。”

    “不吃早饭,那就把午饭的价格加上去。正好还省了早起。”

    “反正做好就行,不怕他们不吃。”

    张燕宜说:“他们现在情绪不好,暂时先别加价。明天给他们上一盘带荤的,肉多都少都没关系。”

    众人不在意道:“村长你就是太小心了。有什么关系啊?一帮学生而已。考试完走就走了,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过来第二次。”

    张燕宜:“你们不懂,能低成本解决的事情,比闹得太僵好。”

    “是,还是小张会做人。”

    “我听说能打联赛的学生都很有钱,我最讨厌那群来自首都星的有钱人。给我们一点怎么了?我们这里都是贫困星了,还叽叽歪歪吵个不停。”

    “就是!”

    几人走到路口互相分别,张燕宜回自己的家。

    过不久,他的光脑上收到了一条信息。

    “我刚刚去看了,他们几个动作是真的快,那边的变异树拎都已经推了四分之一了!”

    张燕宜惊道:“那么快?”

    “是啊。这帮小子跟赶投胎似的,你说至于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还有变异树怎么这么不耐打?我们是不是换个种?”

    张燕宜沉默片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先想办法拖延一下。”

    ·

    祠堂内,等当地人全部离去,才重新热闹起来。

    雷铠定抬起深埋的头,问道:“开云,早饭真不吃啦?我其实还挺不耐饿的。”

    开云说:“吃。我请大家吃饭。”

    雷铠定摇头:“别!”

    “没必要。你有钱也别这么浪费,这里的东西真的太贵了!”旁边的男生立即回过头说,“要不还是吃他们的吧,反正比赛也有收益。有出不起的大家众筹一下。都是没办法的事。”

    “卧靠,我特么可算知道为什么这次不包食宿了!赛委会怎么选这种地方?”

    “要不上网搜一下,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别的地方有餐馆。”

    “他们这么有恃无恐,我猜没有。”

    众人说着忍不住开始吐槽:“这里的人太坑了!贫困星怎么……”

    江途连忙打断:“生气也不可以乱说话,大家都有自己的苦衷。小心播出的时候被网友教育。”

    众人想到网上可能出现的莫须有指控,悻悻消声。

    开云吃完饭了,摸出光脑,点开网页。说道:“不要都苦着脸嘛,做一件开心的事情。”

    众人兴叹:“不快乐。”

    江途瞥见她动作,问道:“你在干嘛?”

    开云说:“订外卖啊。”

    众人一个激灵,都聚了过来:“你上哪儿订?光脑的联网功能不是被禁了吗?”

    “官网是不禁的。”开云利落地操作,“我用我的账号登录,然后从荒芜星点外卖。反正我有飞船嘛。这里是联盟境内,接受运输。按照距离,明天早上六点应该能到。我让保姆机器人在飞船上开始准备,大家起床就能吃早饭了。”

    说着页面正好转到荒芜星的首页,空白的文本上,出现了ai的询问:

    “我的主人,请问有什么指令?”

    众人兴奋大叫:“哇——”

    开云:“嘘!”

    众人赶紧噤声,生怕把外人引过来。

    开云叹说:“不是我不让他们赚小钱钱,我都是被逼的。”

    众人无节操点头。

    开云乐道:“现在快乐了吗?”

    再次用力点头。

    开云又换了深沉的语气说:“跟着我混的人,怎么能让你们受委屈?”

    众人当即被帅瞎了眼,不敢直视。只觉得她的人格闪着金光,上面书写着“爸爸”两个大字。

    “爸爸”正在官网上疯狂下单。猪牛羊肉,全部先来一箱。库存的食材,能带就带。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目录上已经列出了六七十种。

    开云意犹未尽道:“先这样嘛。多了也吃不完。”

    军校生们已经说不出话来。

    有钱,原来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