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抢手,爹地要〕〔战斗在废墟时代〕〔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快穿偏执反派求喂〕〔乡村透视仙医〕〔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恶来传〕〔重生我要当学神〕〔三宝难养:总裁老〕〔重生之狂暴火法〕〔合租小医仙〕〔体验派影帝〕〔次元间的旅者〕〔婚后相爱:总裁太〕〔返回2006〕〔小康大道〕〔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丞相,你人设崩了〕〔侠阙〕〔废柴嫡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89|万物皆可炭烤05
    开云率先往前走, 众人默契地跟随着她的步伐。

    一群人气势昂扬地朝着昨天的变异树林走去。不复昨天那种争锋相对的试探与算计。

    哦,收买?当然不是!

    是名为友谊的升华啊!

    走到一半, 开云上头的热血冷了下来, 想起正事,回过头道:“我估算了一下, 按照我们目前的速度, 大概五天左右就能完成对变异树的清理, 再等待两天查看它的后续情况, 那么不超过一个星期就可以结束。”

    众人静静听她说, 不住点头。

    开云颇有成就感, 又抬了抬下巴, 继续道:“现在大家面临着共同的难题, 我觉得是可以团结的。建议今天统一安排清理任务,争取提早完成任务。如果能将时间压缩在五天之内,就更好了。”

    同志们没有多思考, 皆是赞同。

    拖延的时间越久, 花费就越大,这地方实在是太可怕,简直是联盟的法外之地。

    开云见大家没有异议, 就点出地图, 指着上面四个方位,给他们分派任务。要求从四周往中间清扫,这样可以保证效率。

    开云没忘记给自己创造摸鱼的机会,一身正气道:“还有不知道如何应对重力的人, 请不要害羞,找我上课。包教包会。”

    众人不忍心再给她添麻烦,拍着胸脯说:“我也会。在荒芜星的时候我已经参悟出一点门道了,我可以教你们!”

    “谢了,我昨天上手试了下,还不是很熟练,那我今天就跟着你了。”

    “谢什么?大家都是兄弟啊!”

    他们划着友谊的小船走了。开云心中难言疼痛:别介啊!

    ·

    大部队最后在道路的岔口分别,各自带着队伍去往指定的地点开拓疆图。开云等人还是负责就近的那一块地区,她给自己的队伍留下了三十人。

    路边还堆叠着未烧完的树根,开云掏出火源,叫了两人,来帮忙重新点燃。

    男生们停在一旁热身,舒展四肢,昨天就跟着他们队伍的军校生趁机和新人讲解配合的要点。叶洒则在思考应该从哪个方向下手比较好。

    江途走到最前面,想要观察一下变异树的生长数据。

    他测量了距离,一脚踏上块应该是绝对安全的地方,正低头查看光脑的时候,脚底板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特别的感觉让他警铃大作,出对变异树的长期警戒,江途瞬间明白过来那是什么。

    可惜来不及去摸自己身后的剑,绿色藤条已经蹿出泥土。

    冲击出来的藤条在破土时带起了喷溅的泥沙,细碎的沙砾恰好飞进江途的眼睛,叫他动作停顿了一拍。

    江途眼皮重重跳动,心中暗道不好。正在脚踝处感受到力道逐步抽紧的时候,一刀快得惊人的白光,先一步砍在藤条上,斩断了根源。

    江途的声音这才从喉咙里蹦出,一句苍白的“救命!”脱口,但是他已经安全了。

    周围军校生发现他这边的动静,第一反应朝他跑去。开云当即一吼:“别靠近!都站着别动!”

    众人意识到这片土地还有危险,又赶紧停下。

    “挚友!”开云从侧面飞奔靠近,查看了一下江途的脚,问道:“你没事吧?”

    江途心有余悸,缓神后点头道:“没事,还好。谢谢你。”

    开云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抚,再给他搭手,扶他起身。

    这场变故谁也没有注意到,如果不是开云反应及时,恐怕江途的腿就要废去一半了。连江途自己都是带着劫后余生的惶恐庆幸。

    众人感到后怕的同时,更是一脸复杂地望着开云。

    太快了!除了拔刀的速度,刀气的攻击速度也快得惊人。如果换成他们……自问不行。

    几人握紧拳头。

    这里可是现实,没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他们竟然险些忘记了危险。失格!

    开云扶着江途走到远处,叫道:“雷雷。”

    雷铠定会意上前,戴上拳套,朝着地面一阵轰捶。

    土地在他的拳意下开始震动,沉闷的拳风打入地面之后,一阵一阵朝着前方蔓延,直到连远处的变异树都在影响下有了反应,开始剧烈的攻击,前方都没有第二根藤条从泥土下钻出。

    应该是安全了。

    开云不放心,还是对着通讯器提醒一次:“各队伍注意,参数可能出现错误。大家靠近昨天清扫过的区域时,请先确定绝对安全。”

    众人应声表示收到。

    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最后出现意外的只有他们这个地方。或许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开云控制住表情,没让自己透露出过多不悦的神色,只笑说:“那我们继续,挚友你先坐在旁边休息一下。我们今天争取把这一片都开出来。”

    众人似受了激励,比先前更加卖力地配合工作。

    ·

    中午的时候,开云直接让智能机器人将午饭送到各队的位置。晚上也是在变异树林的附近就地进行解决的。等天色黑了,才统一集合,准备回村里休息。

    四方互相汇报了一下情况,发现战果喜人,团队协作的效率果然比昨天要快上不少。如果保持这样的速度,估计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就能全面解决。

    想到能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兄弟们心情都好了不少,一路说说笑笑地回了各自房间。

    ·

    开云洗完澡,收到江途说要开会讨论一下的信息,顺手拿了光脑过去。

    另外几个人早到了,都挤在江途那间狭窄的屋子里等她。

    因为天色已经透黑,而这间屋子的灯光是淡蓝色的,坐在里面的人都显得有些阴森。

    江途上前关好门窗,确认周围无人偷听,才小声说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你们是什么想法?”

    “你是说哪个?”雷铠定想了想,统一总结道:“早饭很好吃。这里的人怕是穷疯了。今天好险,居然有残留的变异树根没挖干净,对不住你,下次我一定注意!”

    开云:“……”这憨憨。

    江途摸着床坐下,说道:“我之前有点疑惑,现在两件事情连起来,刚好有个不成熟的猜测。我想,也许跟我们考试有关系。”

    开云平静道:“说说。”

    江途将自己做好的数据展示出来,说:“我向考官申请,查了一下这里的资料,这是一个很有名的贫困星。星球上的可用资源其实不少,但就是穷。耕种率不高,就业率也很低,大部分人是靠着联盟的补贴在生活。”

    他说着放出了几年前的物价对比。

    普通优质米的单价,才十元一斤。虽然比联盟首都星的要稍贵,但远远比不上他们今天报给军校生的餐饮费——零头都比不上——何况晚饭用的还是他们本地的劣质米。

    至于蔬菜跟生鲜一类,因为需要保存,价格是比联盟要高两到三倍不等。

    江途继续说:“这个地方由于重力系数高,劳作非常辛苦。粮食产量低,品质也差,无法支撑居民的日常生活。为了保证他们的生计,联盟对运输速递线做出了大额补偿,保证粮食到他们这里的时候,不会有太高的差价,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水准。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他们本地的农产品价格变得越加低廉,还没有销路,所以联盟官方又以市价收购了他们的农产品,再亏本转运到别的地方做饲料。”

    雷铠定说:“这不是很正常吗?”

    他都要为联盟的社会福利感动哭了。

    江途点了点头。

    “联盟对扶贫的投入一向是很大方的。贫困星上的生活其实也还可以,虽然手上余钱不多,但基本都温饱无忧。这样的状态也持续了下来,双方合作良好。联盟还会帮助星球上有求学欲望的学生报考外地学校,给他们降分录取,减免学费,再鼓励他们回来反哺贫困星……”

    听起来应该是要向上发展的。

    江途皱眉说:“可是从三四年前开始,这颗星球频繁出现各种事故,致使农田大片荒废,再向联盟申请灾害补偿。尤其是张燕宜回来之后的这几年,他所管辖的城市,一年到头都有各种不同的意外,有千八百种理由导致农民无法劳作需要补偿。除此之外,他还给村里数千人申报了特别补助名额,看起来好像他们村残疾、孤儿、没有生活能力的比率特别高。”

    这中间的猫腻,已经是赤^裸裸地撕破在眼前了。只是一方足够无耻坦然接受,另外一方家大业大却多有顾忌。

    这是在考验国家的胸襟啊。

    雷铠定苦思不解道:“能自己劳动赚取利益不好啊?难道他们可以靠补助活一辈子?补助才多少钱啊?”

    江途说:“联盟对农民的补贴,是有优惠的。最起码是按照当地平均价格进行补偿。考虑到灾害对土地营养的冲击,还会有一定提成。最后分发下来的补助款,并不比他们自己种植来的少,还不用出去干活,所以……”

    所以善良激发了他们的贪欲,贪欲又使得他们无所顾忌,最终展露出来的就是人性丑恶的一面,并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得习以为常。

    “还有敲诈所得。”叶洒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灯光,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幽怨:“从看到这个开始,我就觉得它的割裂。真正的贫穷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新式建筑。居民身上的气质也是刻薄而悠闲,不像是在底层挣扎的人。”

    那些新建设的楼房,不知道有多少是从外来人身上榨出来的油水。估计其中还有来自负责救援的远征军团队的财产。

    难怪当初那个考官将他们送到村口之后,就跟屁股着了火似的跑了。估计是对屠刀产生了条件反射。

    叶洒心算了一遍。

    假使他们要在这里呆上一周——决赛单场耗时一周以上是属于普遍情况——而开云又不在的话,他们只能被迫接受这里的食物。一共是二十一顿饭,一次四十万,两百位考生来给这里帮他们处理变异树,就可以给这颗贫困星创收八百四十万。

    叶洒心里瞬间不平衡了。

    这群不要脸的家伙居然想在一群学生的身上,赚走八百多万?这还是在不加价的情况下,按照居民表现出来的尿性,在确定拿准他们之后,恐怕还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

    问题是,他们不是来帮忙的吗?冒着生命的危险,一句谢谢没得到,钱包还被掏空了。

    他做赏金猎人那么多年,从来只打别人的秋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开云说:“难怪,这里的土壤一点也不像是农田。我之前还私下怀疑,没想到是真的。”

    江途点头:“根据变异树的生长速度推断,在这个地方出现变异植株之前,这里的农田就已经因为荒废而发硬了。”

    钟御温和的声音响起:“整理现有一下信息。考官当时说的是,解决这里的农田问题,而不是解决变异树。教练说的是,让我们注意其它的干扰因素,警惕周边的所有事物。可是清理变异树林,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他们再三提醒,说明的问题的关键,不是题面任务。”

    钟御两手环胸,沉声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下结论了?”

    众人观点一致,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雷铠定震惊了。

    难道大家都发现不对劲,只有他一个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不能这样!

    “我也是这么猜的!”他用拳头在墙上一捶,咬牙切齿道:“我太气了!他们居然敢骗我!”

    “如果,这里的变异树是他们自己栽种的,那这行为是严重违反联盟法律。”开云眼中寒光闪过,“这些都可以不算什么,但是他们为了眼前的利益,在已经清扫过的地底悄悄埋种变异树根……这种类似谋杀的举动,我不能原谅。”

    要不是运气好,可能已经酿成一桩悲剧了。

    雷铠定听着又是一惊。艰难跟上四人的节奏。

    叶洒:“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钟御:“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继续我们的节奏,速战速决尽快处理变异树林,然后提交任务结束考试。要是成功的话,这边的问题重新丢给军方解决,我们只能自认倒霉。但如果张燕宜不希望我们那么快离开,肯定会在最近几个晚上有后续的动作,正好是我们反击的机会。”

    众人再次达成共识。

    叶洒看了眼时间,说:“就从今天晚上开始,派人去变异树林守着。”

    雷铠定忙问:“要通知大家吗?”

    开云说:“别。先不要影响士气,把事态复杂化。我们几个人悄悄去就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