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19|酸辣土豆丝15
    钟御听她话里有话, 拉着她起来,耳语道:“为什么这么说?”

    开云迟疑了下, 就把之前对方叔闭门谢客的猜测说了出来。

    一般的军校生谁会有闲情总是去找方老呀?对他又不了解, 老人家年纪大了,寿命将至, 脾气变得古怪也是正常的。而且他是克隆人, 大家对他的存在, 不说歧视, 古怪的感觉总是有的。只是因为开云对唐话比较上心, 才整天过去骚扰而已。

    钟御听她说完, 没觉得她是大惊小怪, 认真问道:“你还记得他当时说的什么吗?”

    开云点头:“记得的。”

    她当时就觉得方烨平的几句话很耐人寻味, 所以都记住了。只是走的时候,对方额外嘱托了让她先重点攻略数据库的难题,开云就没多管, 怕自己想多了, 还引起群众恐慌。

    而说到对从心之言的深入研究,钟御简直是其中的佼佼之辈。开云也想跟他一起琢磨琢磨。

    于是两人一起进了……进了平时只有开云会去的女厕所。开云把简短的几句对话复述给了钟御。

    钟御沉吟片刻,说道:“他给了你五分钟的限时。不乐意回答你问题的时候, 却没有赶你出去, 说明他不是不愿意见你,而是他的时间不自由。”

    开云深以为然。

    那天会面,方老的身体没有大恙,只是一直拖着不见客。如果不是她打扰的次数过多, 担心她继续坚持,要引起其他学生注意,恐怕还是不会见人。

    从他的文字,以及跟唐话一见如故的事迹来看,他不是个那么冷淡疏离的人。

    让她觉得不确定的原因还是——

    “方叔当时看起来还挺不错。没有受到管制,精神也很正常。听小和尚说,他还在正常地用光脑给所有员工发布任务,管理星球事务。”

    非要说不自由的话,也不大像。

    可是,方叔当时说了一个拙劣的谎言。那就是关于后夜星的继承问题。叫开云耿耿于怀。

    而这些端倪,都是要看过笔记之后才能发现的。

    开云其实不大赞同让军校生帮忙录入数据库。折磨人,且战线太长。

    如果方叔心底能接受星球被联盟托管,那么应该让联盟的专业人士做好数据库,再要军校生背诵考核,来得更好。何必多此一举要他们去翻堆成山丘的笔记本呢?她并不觉得这样能让大家记住更多的东西,只是耗费更多的时间而已。

    二人嘀嘀咕咕地谈了许久,都觉得在有限的情报中,没什么好做的。最多让联盟注意一下后夜星的通讯情况跟飞船停泊记录,排除部分最糟糕的结果。

    之前方烨平联系联盟,信号被中途掐断,然后联盟回拨,双方才正式进行交流。信号为什么会无故消失,联盟到现在还没排查出缘由,猜测是他们内部的通讯出现了故障。

    后夜星现在涉及最终归属问题,任何细节联盟都有关注。可是星球目前尚不属于联盟辖区,政府只能按照星际公约,在许可的时间点,才靠近后夜星。无法时时监察这边的情况。

    二人决定等下周四,既下次许可的通讯时间,跟江途一起过去汇报情况。

    ·

    在数据库顺利交付之后的第二天,方老再次出现。

    跟他之前说的一样,他是亲自过来的。

    他靠坐在轮椅上,胸口以下的肢体变得更加僵硬,肌肉已经明显萎缩。

    受疾病的影响,他现在的生活是真正的度日如年,哪一天都有可能突然离去。

    难怪他会如此心急地想要寻找新一代继承人。

    方老说道:“数据库我已经看过了,做得不错。我在你们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点修改补充,稍后会重新发到大家的光脑上。”

    雷铠定迫不及待问:“那考核任务我们算完成了吗?”

    方老说:“这一项算是完成了。”

    雷铠定忧伤到胃疼:“方叔啊,求求你别再给我们发长期任务了,我们还想回联盟。”

    他们的青春热血是在武林啊!这一个多月的文类学习,叫他们荒废了日常体能锻炼,他们觉得自己的四肢都要生锈了。

    方老笑了下,说道:“下一项考核的时间会短很多,也要看你们的配合。任务是搜索图鉴。”

    “什么搜索图鉴?”

    方老想活动自己的手指,点出自己的光脑,动弹了一下发现难以操作,又将手垂了下去,口头描述道:“按照数据库修改后的内容,去找到对应的动物,拍照并输入。完善数据库。”

    众人面露难色。

    听起来也是个大工程啊。后夜星面积不小,未高度开发,交通还不发达,想走遍地图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他们对这个星球不了解,想找全图鉴,可谓难于上青天。

    如果要成年累月地呆在这里,还是换个人吧,这钱他们不想赚了。

    “你们可以去找后夜星上的工作人员问一问各种动物平时栖息的位置,但是不能让他们带你们去。车辆跟飞行器也可以让你们调用。只要完成70以上的图鉴就可以。”

    方老闭着眼睛休息了会儿,众人都已经他说完了的时候,又加上一句道:“有些动物是会躲着不见人的。”

    方老说完标准,一众男生原地复活。

    这样的话,好像确实不难!

    为了方便照顾,多数动物的饲养地都聚集在中心城市附近。仔细地在城市周围扫一圈,估计就能完成70的数据了。

    方老挥了挥手,催促道:“去吧。有些动物会有攻击性,大家注意安全。”

    从效率的角度来看,这种任务还是分开行动最为合适。众人互相间打了声招呼,都觉得如此,当即一哄而散。

    开云等在江途旁边,看他检查数据库中的修改部分。

    她本来想邀请叶洒和他们一起行动的,他的扇子虽然杀伤力不强,但特别适合这种牵制任务。可惜转个头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叶洒之前对后夜星的考核明明一点都不积极,真是难得。

    开云正遗憾,一个激灵,突然想起来。

    傅松英刚才也离开了,他们两个不会趁机咬起来吧?

    花园里已经没剩两个人。钟御背着自己的武器找江途搭讪,问:“后面的比赛你还参加吗?”

    江途愣了下。

    开云说:“为什么这样问?挚友不是一直很努力吗?”

    “我看他一直没什么心情在比赛上。”钟御说,“整理资料的时候是大家中流砥柱,听见自由活动反而情绪松散了。”

    说的也是啊。

    雷铠定等人的反应和江途可谓截然相反。

    江途低着头没说话,看起来甚是阴郁。

    钟御又说:“我听说你家里有一把流传的名剑,你哥哥当初打联赛的时候就用的它。我以为你进了决赛,我还能再见一次,怎么不见你用?”

    江途尴尬道:“给我表哥了,他今年也参加了联赛。”

    只是他表哥的成绩不大好。

    他家人都没想到,一直看不大起的废柴江途一路跌跌撞撞混进了前十,而他表哥……不他表哥算正常发挥吧,还在一百多名。

    钟御“哦”了一声。

    人太多,普普通通的学生他都没关注带的是什么武器。

    开云不满道:“怎么可以这样?你爸爸对我这么没有信心的吗?”

    明显挚友是小国王要罩的人啊!

    就算不用她罩,挚友在决赛阶段的表现也绝对称得上良好。

    江途把光脑合上去,对着两人扯出一个笑脸。

    江家作为一个剑术世家,修习剑术几乎是每个人共同的选择。

    实力=关注。

    他差不多是小辈中最不成器的一个。

    第一场考试的录像播出之后,知道他的成绩不会差,他父亲拍着他的肩膀,亲自迎接他进门。

    他已经很久没在父亲的身上看见那种带着高兴的表情了,对方揽着他说要安排他进军部,以后跟他哥哥同进退,共杀伐。

    期待了多年的冤枉终于实现,却没有了当初的心情。江途发现自己,竟然不是那么开心。甚至连受宠若惊都没有。

    开云两手环胸,在那边畅想道:“照现在来看,这场比赛的评分,你不是第一也有前三。等你回到联盟,他一定要对你刮目相看。挚友,干脆我就帮你拿你第一,吓吓你爸爸!”

    江途心如止水,毫无波澜,淡淡说了一句:“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