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吗竹马先生〕〔锦衣卫的自我修养〕〔偏执秦爷他黑化了〕〔重生之凰途天下〕〔绝望与希望的轮舞〕〔回到明朝爱上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透视医圣〕〔我的意识好神奇〕〔永恒圣王〕〔绝代名师〕〔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24|酸辣土豆丝20
    叶洒咬牙看着开云。

    她能活到现在, 足以证明这个世界是灿烂而美好的。

    他泄了口气,无奈说道:“你们走吧, 这个人我认识。”

    认识虽然认识, 但看这情况,可不像是朋友。千里迢迢费尽心思赶到后夜星来进行狙击, 怕是只有深仇大恨能形容了。

    开云说:“你不会想主动跟他们离开吧?”

    “怎么可能。”叶洒烦躁说, “这件事情不用你们管!快点走。”

    “听见了吗?他不是自愿的。我们叶洒如果就这样没个说法地跟你走了, 秦叔会哭的。”开云不再玩笑, 正色道:“一句话, 我带他过来, 就要带他回去。”

    叶洒:“我不是跟着你过来的!”

    神秘人冷酷道:“一分钟。我不喜欢听你们说废话。”

    叶洒紧张道:“江途, 快走!开云别开玩笑了!”

    赏金猎人跟星际海盗不一样, 前者可以是杂兵,后者却可能是不亚于联盟正规远征军的存在。

    譬如,秦林山也曾做过赏金猎人。而眼前这人, 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开云没在他身上感受到秦林山那样收敛的内力, 却感受到了对方刻意释放的,用来施压的内力。旁边江途受其影响,已经明显面色苍白, 难以为战。如果真要打起来, 他恐怕是最危险的一个。

    开云并不想叫江途跟着她冒险或是做无用牺牲。

    “好的。”开云这样说,却是扛起了自己的刀,对着右手侧的人道:“挚友,你先走。我们待会儿就赶上。”

    江途立即:“不行, 我……”

    “你先去找别的兄弟。照我们之前说好的那样。”开云推了江途一把,催促他赶紧离开:“现在对面只有一个人,我跟叶洒能拖延片刻。再晚一点,对面的援军可能就要过来了。当然我们的援军也可能看见信号赶过来,你去接应一下。”

    出事了就支他一个人离开。江途觉得自己做不到。

    “打起来刀剑无眼。”叶洒声音中带了些严厉的厌恶,“你们为我死了难道我会觉得高兴吗?我不需要这时候看你们表演兄弟情,倒不如理智些来的好。”所以他向来是独来独往,最不喜欢的就是共沉沦。

    开云只能委婉道:“这人看起来不会直接杀了你叶哥,所以我也就是随便打打,要是打不过我就识时务地跑了,可是挚友你的轻功不行……”

    江途怔了下,刹那间唇色发青。他不再说话,弯腰拿起地上的背包,奔出两步回头一看,见他三人成对峙之势互不退让,快步转身离开。

    窸窣的动静响起,树影晃动,开云听着脚步声远去,确实是离开了,暗中松了口气。

    “你不走?”叶洒冷声道,“他真的会杀人。你留下也没用,你以为你能打得过他?”

    开云说:“如果我没用那你就更没用了。”

    叶洒恼羞成怒:“开云你够了!”一激动牵扯到了背部的伤,叫他下意识地勾起背部。

    “喂。”开云还没来得及拍到叶洒的肩,对面那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出手了。

    开云一直用余光关注着他呢,一见他脚步移动,还分不清他的招式究竟是什么,先行拽着叶洒后撤离开。

    开云遗憾。

    真的连废话都不给说的吗?

    “广宇!”叶洒喝了一声。

    神秘人的速度极快,开云带着一个人根本跑不快。不过三四米的距离,见他已经迅速近身,开云暂时放开叶洒,独自倒退。

    名叫光宇的赏金猎人果然没有多看叶洒,而是直直奔着开云过去,看来是打定主意先清扫障碍。

    开云转了个身,观察前方的情形,以免撞到树上,同时脚尖绷紧,在地上快速踩了两下,

    让身体加速。

    她趁机从背包中摸出一把有后视功能的眼镜戴上,一心多用,应对战局。

    施展轻功的时候,广宇身上的长袍被风猛烈吹起,露出随意摆放在身体两侧的手,开云放低视线,定睛看去,发现他手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似金属的物质,要么是拳套,要么是改造过的爪类。

    开云正想着莫非是和卢阙一样的职业,就见一排暗器从他手上的装置中飞了出来。

    ……原来是武器盒子。

    叶洒看得惊险,他抓着自己的扇子,想要帮忙,却无从下手,毕竟他的扇子无法做到精准攻击,怕波及到开云。

    他在后面跟上,同时高声介绍道:“这人叫广宇,他擅长暗器——”

    可惜局势变化只在几个起落间,他话音刚落,暗器已经出镗。

    叶洒从刚才起脸色就不轻松,此时更是凝重。

    赏金猎人鲜有不喜欢玩暗器的,各种猎奇的,狠辣的,隐蔽的,广宇却能被称为暗器之王,因为……

    开云还觉得那排暗器比一般的暗器要大,速度也不算是很快,只是形状奇怪了点。她按照目前轻功的速度,稍作调整,就能躲过。可看叶洒如临大敌的模样,又不敢放松警惕。

    开云使着轻功,一个急坠,脚在旁边的树干上一蹬,调转了方向。

    那排暗器没有按照正常的路径,沿直线擦身飞过,而是转了个弯,继续朝着开云过去。反而因为开云刻意多余的一个晃动动作,一瞬间接近了她的身体。

    叶洒的声音紧跟着传出:“他的暗器会追踪——”

    开云:“??”啥玩意儿?

    叶洒的声音混在风中,已经不很清楚:“那不是普通的冷兵器,他在里面做过改造!”

    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她躲避,眼看开云就要被暗器追上。千钧一发之际,开云的脚下却好像凌空踩到什么一样,突然又一个急转向,绕到树后。

    “哒哒哒”紧密的一排响声,暗器打到树干上,并深深嵌入。

    开云成功躲了过去。

    二人沿着山路,转瞬已经退走出数百米远,开云依旧呼吸匀称,不骄不躁。即便是刚才那般危急的情况,她的轻功也没有出现任何的错漏,甚至还更上层楼,来了个标准的空踏。。

    这一手轻功着实令人震惊。可达入微之境,寻常人一辈子都到不了的地步。

    广宇眼神一暗,重新打量她说:“是我小看你了。”

    开云脚下不敢停,闻言连忙道:“不,说什么客气话,是你高看我了。”

    叶洒一个重伤员陪着他们跑了那么一段路,还要呐喊提醒:“他是一个机械师!”

    开云脑子里还在想机械师又是个什么玩意儿,脚刚刚落地,轻功只是点了下地面,突然一声爆炸在她身前响起。

    叶洒呼吸一窒,沉痛喊道:“开云——!”

    原地扬起一股白色的烟尘,混合着地表的土壤,以及附近的植被,向外爆炸开来。

    广宇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回头。

    他布置下去的只是一个简易的炸^弹,但这样的距离下,想要炸伤或者炸死一个人,并不是难事,就看开云运气怎么样了。

    结果不等他走出多远,身后一阵风混在爆炸的气流中袭来。

    广宇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保持着警觉,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晃身躲过。

    他抬手一抹,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伤痕不重,未伤到血管,所以只有些许的血星。可这情况叫他大为惊奇。

    开云拖着歃血从爆炸后的烟尘中冲出来。

    她落地的时候,预感觉得不对,立即运转内力,用歃血作为抵挡,消去了大部分的冲击力。这把刀能吸收周围的能量,连辐射都能吸收,可惜还是不够,她的防护服被炸了半身,未被歃血挡住的地方,也有不同程度的烫伤。

    这把刀……体积还是不够大啊!

    开云扭动脖子,听着骨头发出来的啐响,说道:“要不是打架经验多,我今天可能真交代在你手上了。”

    广宇上上下下地在她身上扫视,排除一个个可能,最后确定地落在歃血上,饶有兴趣道:“你的刀很有意思。”

    觊觎叶洒没关系,但是怎么能这么猥琐地觊觎小国王的刀?开云不满说:“你这话跟‘你的老婆很有意思。’,有什么区别?”

    叶洒:“……”

    广宇难得多赏了她一句话:“你的老婆很有意思。”

    开云:“……”

    啊我呸!这人臭不要脸!

    ·

    江途一路沿着小径飞奔,同时抽出信号枪,朝着天空连发数弹。

    之前是害怕会引起敌方的注意,现在已经无所顾忌。如果能快速吸引到其余军校生的注意,大家合力,或许还有希望。

    他朝着主城区的方向不断进行,不知道多久,看见前方人影晃动,江途停了下来。

    等他看清对方与广宇相同的棕色长袍,无奈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看来是时运不济,运道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

    粗粗一看,足有五人。他们身手都是上佳,在林间行走,脚上的鞋子甚至没有染上太多泥泞。

    江途抬手握住身后的剑。手心沁出一层汗渍,有些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