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41|海不辞水04
    开云正在心里亲切问候当地的神明, 飞船的舱门打开了。

    一瞬间,强烈的热空气涌进客舱, 开云张着嘴, 仿佛被灌进了一喉咙的热水,那温度高得不正常。比她的荒芜星还要极端得多。

    她伸长脖子朝外面看去。

    辞水星并没有专门的航空站, 只有指定的飞船停靠点。这个地方无人居住, 植被更是难以生存, 自然是一片荒凉。

    一眼望去, 全是枯槁的树干与空旷的长街。空气犹如海市蜃楼般虚无缥缈, 一层层往上汹涌着热浪。

    她舔了舔嘴唇, 踯躅在原地。明白了当前处境确实比她预想得要艰难。

    “请下飞船。”

    智能机器人冰冷地说道, “倒计时开始。”

    开云不等它不留情面地动手, 主动跳了下去。

    地面长久失修已经开裂。开云踩出了凹凸不平的触感。还好鞋子质量上佳,隔绝了大部分的热量,不至于变得烫脚。

    飞船往前滑行一段, 再次起飞, 迅速化作天际的一条长线。开云收回视线,提了下背包,朝前迈进。

    ·

    在出发的时候, 开云还期待能在路边遇到几个驾车的活人, 让对方捎带一下自己,可是事实显然没有那么顺利。这个鬼天气,根本无人出行。开云听不见除了自己以外的活动声音。

    她只能沿着前方的小路快步前行,目光迷离地分辨着城区方向。

    热气不断蒸腾上来。满布细小砂岩的地面, 让这一片温度比寻常地带更高上几分。

    开云快速穿上防护服,再把遮阳伞打开,可这样依旧抵不住那些从地面反上来的热浪。她浑身的毛孔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高温让她产生了难以呼吸的错觉。

    走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开云已经全身湿透。

    大量出汗导致她的身体快速失水。开云反手从背包里摸出了自己的水杯,谨慎地喝了两口。边走边补水。渐渐感觉入口的水都有了一种滚烫的感觉。喝下之后,喉咙还有微微的刺痛。

    她不敢肆意使用轻功,而是用少量的内力加大双腿的力量,平稳地控制住呼吸跟节奏。因为运动必然会加速体能消耗,这种极度闷热的天气里,很容易出现问题。

    走到后面的时候,开云已经是依靠着自己多年习武的毅力在行走。

    她不断抬手查看光脑上的地图。

    缩略图上的红点显得如此遥远,好像根本没有靠近多少每一次查看都在消磨她的耐心,加剧她的烦躁。

    开云又扫了眼时间,发现自己才走出一个小时的距离。身体上却有了堪比长征两万五的疲惫感。

    其实,辞水星上交通瘫痪的事件常有发生。原居民的活动范围窄,对交通的依赖度也不高,这一块发展不受重视。

    很少有人会像她一样大胆。一般情况下,来辞水星的人都会事先安排朋友过来接送,以应对没有公车的特殊情况。

    开云用自己的半条命深刻记住了这个教训。

    行动还没开始,就遭遇了破坏性的打击。不知道是叶洒的运道差还是她的运道差。

    开云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用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脚下不敢有片刻停留。

    走出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开云将手中的水杯倾倒过来,瓶口只滴出零星的两点水渍。

    两瓶饮用水都喝完了。她没有带太多,因为完全没预料到要有这么一大段的步行路。

    开云皱眉望向远处。

    这一条荒无人烟的环城路也快走到尽头。

    开云把杯子挂回背包侧面,再次抬眼,觉得眼前的画面在轻微摇晃,甚至出现了一丝重影,耳鸣的声音也越发加重。

    她看着远处废弃的破旧房屋,才确定那不是高热下导致的空气流动,是她自己的脚步在歪斜,走路的轨迹更是歪歪扭扭,不再是一条直线。

    前一个小时的走路速度还算快,她有内力加持,步伐迈得够大。后面速度越来越慢,已有被极限逼近的预感。

    开云拿出光脑再次确认,松了口气。

    终于近了。

    大约还有三四公里,就能抵达居民区的边界线。

    开云远目四望,想找个阴凉的地方先休息一下,可是现在阳光正射,几乎没有投下阴影。如今能为她暂时庇荫的,也在几百米开外。

    以前几百米对她来说也就是蹦跶两下的距离,现在这几百米简直是要了她的老命。开云用手指比量了下需要绕路的距离,干脆地选择了放弃。

    又走出一段路,开云耳边嗡嗡的声音加重,带着实感。她猛一抬眼,看见远处一辆老旧的小货车驶过,车顶的遮阳布在空中抖出一道曼妙的弧线。

    是人啊!

    开云差点叫出声来。

    在人间炼狱般的地方独自行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看见同类的痕迹,那种发自内心喜悦难以想象。

    随后又有几辆车从城市的方向开出来,再沿着相同的道路离开。

    开云精神振奋,手脚重新有了力气。朝着车道小跑过去,按照车辙的轨迹跟在他们后面。运气还算好,这群人并未走得太远。他们停在马路边的一道山涧前面,从车中拿出接水的工具,准备接水。

    辞水星上水资源相对珍贵,酷暑时期还需要从外星进口。近月没有下雨,普通居民肯定是缺水的。没有钱的话,只能冒险出来打水。

    开云看了一下,这条水流的尾端排了有一百多人。来接水的大部分是妇女跟儿童。神色恹恹,穿着长衣长裤。

    开云费劲走到水源的位置,当她探头看见那条“袖珍可爱”的水流,不由狰狞地笑了出来。

    去它的吧!按照这种速度,得排到晚上才能轮得到她,那她早就渴死了。

    而且这边的水看起来并不干净,积蓄在他们水桶中的水带着一种淡淡的黄黑色,不知道里面掺杂了什么东西。生喝肯定是不行的。

    还是早点到居民区,那边起码没有这么炎热,还能找机会跟叶洒会合。

    最前排打完水的一人准备装车离去,开云快步上前,跟在她身后问道:“姐姐你好,能不能顺便带我回去?”

    话一出口自己也吓了一跳,从未听过自己的嗓子发出过那样干哑的声音,像刀片与毛糙的玻璃片摩擦的声音。

    她还想说第二句,但是过于干燥的喉咙传出一真痒意,让她快速咳嗽起来。

    她面色涨红,用手按住脖子,那边两人已经神色仓皇地逃开。

    开云无奈,又转向其他人:“请问能不能……”

    被她盯住的人无不冷漠离开,还特意与她绕开一个大圈,深怕让她靠近。

    开云简直哭笑不得。

    她的长相和身材都没有威胁感,这还是第一次,让素昧蒙面的人如此畏惧她。

    她掏出钱又尝试了几次——这是秦叔找人帮忙兑换的——依旧没人愿意捎带上她。这些人对她有着深深的敌意,而她又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解释,干脆掉头就走,不再耽误。

    这一次的折戟耗费了她太大的力气,那是精神与□□的双重折磨,叫她明白此次入境可能不会顺利。

    ·

    等开云终于抵达划定的居民区外层时,整个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嘴唇上的皮无比干燥,稍一用力撕扯就能带出一道血痕。身上全是发腻的汗渍,连长发也在滴着汗水。

    水。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着生命之源。

    开云抬起头,用快要麻木的双脚走进阴影区。

    居民区的天空被一块巨大的遮阳布所遮挡,所以城区比外面的温度确实要低上许多,但沉闷感丝毫不差。

    这个地方最邪门的点在于,没有风。

    开云一路走来,都只吹到过偶尔的微风,否则还能通过汗液蒸发来快速降温。结果一路上风速低缓,令人郁闷。

    如叶洒所说,整个城区分为三个层次。

    正中心有一个耗费巨资搭建起来的防护罩,应该就是所谓的“上层区域”。琉璃的光色流动中,肉眼可见里面的繁华。而其余的建筑,都是围绕着中心区环绕的城市群。

    自从星球废弃之后,许多住宅没有了归属。所以在决定中心城市的落点之后,大家自行聚集到中心区的周围。

    辞水星上有一条默认的规则,越靠近中心区,能分配到的资源越多。包括水电及安保。所以谁都想在最靠近中心区的外围居住下来。

    如此激烈的竞争下,决定个人命运的,除却运气,就是金钱和武力。

    开云沿着街道不断前行。清晰地感受到人口密度的增加。

    越是里面,气氛越是有生气得多。附近的房子几乎都已经有人居住。还能听见有人唱歌,看见街头表演。他们端着板凳坐在门口散热,同时手下忙着自己的事情。

    这一幕还是比较熟悉的,只是所有人都对周遭无比冷漠,看见她这样一个将将欲倒的人在街上行走,只当视而不见。

    开云也并不觉得奇怪。许是过累的奔波终于结束,让她升起一股疲惫。

    她坚持不住,摇摇晃晃地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慢慢扶着墙坐下。一手搭在背包上,另外一手藏在衣服里,闭上眼睛先休息片刻。

    赶路的时候还没觉得那么严重。一坐下来,就觉得头重脚轻。

    开云心里暗叫不妙,恐怕是中暑了。她想站起来,可是身体不受控制,甚至睁不开眼睛。

    正当她的神志在现实与梦境里来回拉扯的时候,唇上突然传来的湿润感觉叫她猛然惊醒。

    紧跟着一双手小心地捏着她的下巴,在努力往她嘴里喂水。

    久旱逢甘露,那清冽冰凉的水滑过她的口腔,瞬间拯救了她的生命。

    可惜对方只给了她一小杯的量。

    随后那人又朝着她的脸用力扇风,为她通风。

    开云好过了不少,确认没有多余的水了,缓缓睁开眼睛。

    对面是一个只有八九岁大,头发枯黄的小女生,半蹲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一本陈旧的笔记本。

    开云还没出声,那小姑娘发现她醒了,先一步发出惊叫,神色大变,直接抱着水杯跑开。

    “喂!”开云苍白地诉说道,“我是一个好人啊!”

    “雷锋,请留下你的名字,我有一笔赚钱的买卖想跟你谈!”

    对方不做理会,直接跑没影了。

    开云满目无奈。反身背起自己的包,趁着力气恢复,准备去找人买点水。

    ·

    辞水星多年禁止出入,当然是没有旅馆酒店这种东西的。

    开云顺着进来的方向,绕回到主路。问了好几家,终于找到一个愿意给她卖水的人。

    对方开了个天价,直接要走开云一半的积蓄,大概相当于联盟币一万一瓶水的价格。

    开云刚准备从兜里掏钱,听见长街的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

    有小孩儿嚎啕大哭的声音,也有女人惊叫求援的声音。

    有人站起来张望了会儿,发现没有认识的人,又重新坐下。

    这一幕好似时常发生,众人已经见怪不怪。

    开云眯起眼睛望过去,恰好发现刚才那个小姑娘从对面风一样地冲了过去。她两腿迈得很快,像是会用轻功,嘴里发出尖细的声音,吼道:“不可以抢!不要打我弟弟!”

    开云弯低上身,脚下蓄势,不等卖家拿出水,人已经如影子般快速掠过,在周围带起一阵清凉的细风。

    等她赶到拐角的街口处,正好看见小姑娘被对面的男人一脚踢飞。

    开云再次轻功贴近,手掌往前一托,按在她的背上,将她身影停住。再顺着往上抓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提,让她重新站稳。

    小姑娘只感觉撞上了一面软软的高墙,诧异回头,等看清她的脸,显得更加惊讶了。

    这个看起来好像风一吹就能倒的纸人,竟然是个挺厉害的家伙?

    开云确认她没事,才松开手。抬起眼皮,冷冷扫向对面。

    那苍白的面容,竟然显出三分阴鸷来。

    对面是五六个成年男性。他们背部佝偻,脸色蜡黄。眼眶轮廓深邃,下垂的眼角看着没有精神。浑身透露着一种叫人不舒服的气质。

    旁边躺着一个身材削瘦的女人,几个小孩儿哭着守在她身侧,地上散落着几个袋子。

    开云眼尖地看见了食物和水。

    几人上上下下扫了开云两眼,带着猥琐的意味道:“凭你这样的,也敢多管闲事?”

    开云张了张嘴,发现喉咙依旧刺痛。

    算了,这些人,都不配听到自己讽刺的声音。

    她解下背包放在地上,又示意小姑娘往墙边靠去以免误伤,朝对面勾勾手指。

    小姑娘两手抱头,以诡异的标准姿势蹲在地上,弱弱道:“你打不过就跑吧。你要是被打死了……我怎么通知你家里人啊?”

    开云:“……”还挺讲道义。你懂的真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