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59|屠神证道05
    “进去啊。”考官在后面催促了一声, 声音中带着笑意:“你们几个愣在路上干什么?”

    被周围的惊呼声给镇住了的几人终于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跟先批部队脱节了, 赶紧跑了上去。

    考官穿着军服, 闲适地走在他们后面。嘴里不住地嘀咕几声。

    不管多少次,面对这样激烈的舞台, 心情都忍不住地想要沸腾啊。

    当他快走到出口的时候, 也不由挺直了胸背, 摆出一副庄重的神情。等到灯光打在他们身上, 更是恨不得原地化成一棵松柏。

    头顶的灯光变得异常刺眼。

    “钟御——大公子!”

    “开云, 你怎么会考88分!阿妈快给你气死了!”

    “开云给我拿个前五过来!”

    “雷雷我会给你留下表情包啊!看镜头, 看我这里!”

    “非酋非酋, 带我脱非入欧!”

    周围实在是太吵了, 似乎连空气都带上了躁动,但是观众席最前列的喊话,依旧能够传入众人的耳朵。毕竟看客里有不少是学过武的, 为了能让自己的叫声能传得更远, 已经用上了内力。

    整个观众席,赛委会专门划出了一块看台,用来安排各位领导, 以及选手家属。剩下的座位, 全部靠抽签决定。这也使得观众特别的热情。

    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身为锦鲤的证明。赛委会也是取个好兆头,希望能把观众的好运分享给每一位考生。

    众人转过身,对着观众挥手致意。

    集体亮相过后, 主持人让他们去后台暂时休息,休息室里有高清的大屏幕,可以第一时间,聚焦细节观看比赛,还能快进慢放以供选手进行研究。

    这些措施,都必然导致了先上场选手的不利。可是这没有办法,优势是人家在前三场基础测试中自己打下来的。

    主持人满怀着热情进行串场,赛委会请了知名歌手过来开场,没多久,喇叭里传出了一道节奏极快、声调极高的摇滚曲。

    可惜开云和雷铠定无心欣赏。因为马上要打擂台,两人被考官领着去各自的武器库拿兵器,并进行适当的热身训练。

    雷铠定手心全是汗渍,到了这个时候免不了开始紧张。他眼珠子不住转动,将心底打过无数遍、差点在睡梦中喊出来的腹稿翻出来,进行模拟训练。

    眼看着开云要去往另外一个方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急得用力咳了一声,赶紧蹭到开云旁边,小声商量说:“云云,咱们认识多久了?”

    声音还是很谄媚的。

    开云起了身鸡皮疙瘩:“也就不到一年吧。”

    雷铠定又笑:“在你所有认识的人里面,我是不是和你交情最久的一个?”

    开云不敢太快点头:“是啊。”毕竟荒芜星上就唐话一人儿嘛。

    雷铠定伸出手指比了比:“大家都是朋友,你知道的。”

    开云吧唧了下嘴:“打假拳啊?”

    “什么叫打假拳?!”雷铠定怒道,“你打的我是假的吗?我的伤口是假的吗?!”

    开云说:“现在还是假的。”

    雷铠定被噎了一下。

    “我是说,互利互惠!”雷铠定道,“这场竞技,是有点表演性质的你造伐?”毕竟有这么多的观众。

    虽然大家使用的还是自己的高阶武器,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武器参数都经过了特殊调整,允许附着的稀有能源也缩减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威力不会太大。

    可绝品毕竟是绝品,开云的力气又很大,从来不走寻常路。雷铠定怕她来个速战速决,搞得自己下不了台阶,观众是要打差评的。

    他真的不想拿“史上最菜”这个称号。

    “拖得久一点。”雷铠定和她商量道,“大家都把自己擅长的招式展示出来。”

    开云昂着头沉吟:“久是多久啊?”她的浮光就一招啊。一秒就可以展示出来了。

    雷铠定说:“十分钟?我几个主要的套招基本上能打完了。”

    开云想了想,觉得可以。谁让他是雷雷呢?

    雷铠定得到承诺,高兴道:“那台上见!”

    开云挥了下手,随一直沉默的考官前往武器库。

    当开云随手打开贴着自己名字标签的武器柜时,惊疑地“嗯”了一声。她的装备库里有两个盒子。

    开云问道:“为什么我有两把武器?”

    考官看了一眼,勾唇笑道:“联军寄给你的。经过赛委会检测,确认是决赛登记过的武器,武器持有者愿意将使用权转赠给你,所以你可以使用。”

    开云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载叶。

    联赛的决赛只能使用登记过的武器,允许互相之间进行抢夺——自然也就允许赠予。但是这么多年了,还没人做过这种赠人玫瑰手无余香的行为。

    ……还能走这种规则漏洞的吗?

    她把载叶搬了出来,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雷铠定是近攻手,擅长拳击,轻功一般,心法较强,防御力高,又想跟她打满十分钟。这种情况下,载叶确实是绝佳克制武器。

    叶洒这份礼,送到她心坎儿上了。

    “哇……”开云温柔抚摸着手中的兵器,啧啧称叹道:“我现在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两把绝品在手!天下还有什么我没有!

    考官嘴角抽了抽,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眼神中狂热的羡慕。只能用力别过脸,叫自己不去看。

    没什么的,他可以忍住!这么多年,社会的残酷他见识得多了!

    随后开云开始了勤奋的热身,两把绝品轮着来,直到考官催促她上场。

    主持人浑厚的声音不断从扩音器中传来:“首场进行守擂的是——来自荒芜星,代表流动大学,本场唯一一个女生,开云!”

    “她的武器是一把绝品级别的大刀,我相信所有人都知道‘绝品’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它值得载入史册!原本这场考试,我们能有机会看见两把绝品面世,可惜的是其中一位提前退赛!当然歃血的出现同样值得铭记!”

    “开云历来的优秀表现,让我们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即便她是稀有能源免疫,但在这个竞技场上,没有任何人能够藐视她!”

    开云走出来。

    透过疯狂的欢呼声,那沉沉压来的声浪,她仿佛看见了唐话当年站在擂台上的样子。

    他同样提着一把刀,面色不羁地站在擂台上,等着胜利不断朝自己靠近。

    所有遮住自己视线的,那就砍。

    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那就杀。

    直到开阔的道路出现在自己面前,再有没有其余的东西。

    考官在对面朝她笑了一下。

    他们会全程站在场边,一共四人,以不同的角度,判断考生二人的攻击是否会造成生命危险,随时进行阻止,以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意外肯定是有的,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挑战者是联盟第一军校的学生——雷铠定!这位同学在本届联赛中为什么带来了无数的欢乐,以及大量的表情包。目前他还只是一位大二的新生,初次参赛就跻身前十的高手阵营,我非常期待他在未来的表现。或许,他是一军将来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

    雷铠定也随着报幕词走了上来。

    他朝四面观众得体地微笑,打了一遍招呼之后,才将目光放在开云的身上。正要按规矩喊两句狠话,突然发现开云身后背着的武器有点不一样,表情僵硬了一下,抬手指道:“你身后……好像有点别的东西?”

    开云灿烂一笑,露出自己亮白的牙齿。在雷铠定额头青筋跳起,直接贴身攻来的时候,先一步挥开扇子,朝着前面扇了两下。

    开云的轻功原本就是登峰造极,绝不是雷铠定能比,加上载叶的风力相助之后,那速度更是达到了恐怖的程度。她身形快速后撤,如鬼魅般曲线游走,与雷铠定拉开一段绝对安全的距离。

    雷铠定的拳击半路落空。

    开云趁机抬手,大幅度地运转起手臂,朝前一挥。强劲的狂风,裹挟着白色的气浪,朝着雷铠定攻了过去。

    “啊——”雷铠定风中凌乱,惨叫出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一代拳皇,秦林山不记名弟子,一军明日之星,不怕刀,不怕枪,不怕任何利器与软鞭,唯独拿载叶没有办法。

    叶洒选择退赛的时候,他以为是自己的春天来了。没想到——

    “泥煤啊!叶洒,你走了还把自己的灵魂留下来的吗?!”

    观众席的人也是惊呆了。无数人想要站起来看得更清楚一点,又被维持秩序的机器人狠狠按下。于是各种声援的助威变成了各种意义不明的嘶吼。

    “是载叶?我瞎了吗?”

    “靠啊!谁愿意把自己的绝品给别人碰,我就说他们两个人有一腿!”

    “叶洒!你的老婆给别人摸了!”

    “绝品啊!我也想摸!”

    “两把绝品!第一次有两把绝品的联赛,还是在同一个人手上!开云,包了我吧,我要给你生猴子!!”

    “纱能力!照耀我!求求你!开云爸爸——!”

    众人喊到声音沙哑,甚至激动到快要晕厥。

    而在家属席位上,所有人整齐一致地将目光投向了叶洒,带着强烈的揶揄的味道。

    叶洒捂住耳朵,整个人软软地瘫在椅子上。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只是小小地表示一下感谢而已,毕竟拿回载叶,开云也有不小的功劳。借她打几场比赛,是有着光明正大,且说得出口的理由的。

    蹭了卢阙的票,得以坐在家属席上的薛成武也着实被吓到了。他收回视线,笑眯眯地对卢阙道:“没想到啊,叶洒这么大方。”

    卢阙:“嗯。”

    薛成武:“话说开云的稀有能源免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她的内力为什么会对歃血起反应?那把刀是什么参数?”

    卢阙顿了下,说:“不知道。”

    薛成武惊。“她连你都没告诉?”

    “我没问。”卢阙道。

    薛成武:“你就不好奇吗?”

    “好奇。”卢阙淡淡说,“但是没问。”

    薛成武:“……”

    他就不应该,对这个有自闭倾向的人抱太大的期望。

    这人怎么可能跟他一起聊八卦?

    ·

    众人疯了一会儿,又将注意力关注回比赛本身。

    然而对战的节奏却缓和了下来。

    开云利用载叶,不断拉开与雷铠定的距离,再偶尔把握住节奏,打上那么一下,把雷铠定吹飞。

    喜欢打游戏的观众,对这一幕都不陌生。现实版、标准的,放风筝。

    boss的形象与暴怒的雷铠定完美结合了起来。

    ——这跟雷铠定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啊,他根本没有施展自己拳法的机会。倒是被载叶的风逼得狼狈四逃,发型凌乱,极其不堪!

    旁边的监考官打着哈欠,对这场对战失去了兴趣。观众席上则是一片哄笑声。

    开云心里默默倒数着十分钟,心说十分钟是真的好长啊,她不知道在雷铠定的心里,十分钟怕是得有一万年那么遥远。

    惨淡的追逐中,雷铠定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开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开云神色莫名地看他:“怎么了?”

    雷铠定怨愤道:“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开云:“我们的交情……”

    “我们之间没有交情!”雷铠定沉痛道,“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恩断义绝!”

    开云说:“不要这样吧?”

    雷铠定朝她吼道:“快!快来!速战速决!一分胜负!”

    他就是做个一拳超人的炮灰都比现在有排面!

    既然雷铠定这么请求了,开云只能满足他。

    她横过载叶,朝着雷铠定的方向接连扇去几次,将雷铠定吹得不住后退,难以攻击,然后将载叶往旁边一丢,顺着动作抽出背后的歃血。

    “浮光——”

    刀气朝着雷铠定的位置,交错砍去,在空中形成一对“十”字的白光。

    雷铠定两手格挡于前,借着远距离攻击对刀气的削弱,用拳套生生挡下了这两招攻击。

    正当他提着一口气,准备反攻的时候,旁边考官举起手喊道:“出界——开云胜!”

    雷铠定愣在当场,低头看了眼地上画着的红线。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追着开云到了边界。

    开云欢呼了一声,乐颠颠地跑去把扇子捡回来,一手刀一手扇,张开双臂,朝着观众席鞠躬。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雷铠定猝然转身,呜咽跑走。

    观众们心疼地喊道:

    “雷雷!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我给你截到了好多优秀的表情包!”

    “雷雷别难过你超棒的!表情非常丰富!”

    安慰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雷雷嚎得更真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