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权〕〔孕妻狠不乖:总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仙帝归来当奶爸〕〔头狼〕〔武神天尊〕〔我无敌了亿万年〕〔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巫神创世纪〕〔公子派我来巡山〕〔一胎双宝:总裁大〕〔斩尽天上仙〕〔你的爱如星光〕〔战国千年之女帝天〕〔安之若素叶澜成〕〔穿越成弥勒怎么办〕〔东山再起〕〔一胎双宝:总裁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62|屠神证道08
    左灿华还想解释两句, 这时旁边的擂鼓声骤然响起,他一秒闭嘴, 朝着开云冲了过去。

    说翻脸无情, 怕是也比不上他的速度。联赛的男人啊,还比不过一块猪蹄。

    还好开云早有准备, 挥开载叶, 利用它庞大的面积和坚韧的材料, 去抵挡左灿华的鞭子。

    说实话, 在有载叶的情况下, 在盾兄之后, 能排上一个鞭客, 开云觉得还是值得庆幸的。上一场无论是内力还是体力, 都消耗过重,以轻巧取胜的鞭子,恰好能给她一个调整的机会。

    主持人叫道:“二人的反应速度都相当之快, 可是左灿华的鞭子并不那么简单, 他是一位享誉盛名的鞭客,跟他对战过的选手,给出的一致建议是——千万不要去接他的攻击!开云似乎用错了战术!”

    场上, 开云挥动载叶, 特意用扇面追着鞭尾的位置过去,从末处截断,试图彻底断掉他的攻击。结果那鞭子莫名长出了一段,甩着尾巴, 以极其诡异的角度,绕过载叶,抽打在开云的身上。

    左灿华没有留力,他珍惜自己的每一次攻击,尤其是出其不意的第一次强攻。那灌注了他十成内力的鞭气,直接抽破了开云身上的外套,并鞭打在开云的经脉上。

    霎时间,开云有种手臂被斩断的错觉。纵然是她,也不由骂出了声。

    人间毒蛇!

    名不虚传!

    主持人:“没错,左灿华的高阶武器,其主要增强的地方,就是用内力延长鞭子的长度!就算是盾牌,在近战的情况下,也不容易完全挡住他的攻击!”

    开云不敢分心,在下一鞭来临之前,先行后撤逃离。她抖着手腕,将载叶对着自己前方挥舞,借由风的反作用力,快速将自己后退。

    结果那鞭子跟长了眼睛似地,继续追着她而来。

    开云正在紧张,一时疏忽,再加上鞭子在空中的姿态是呈曲线的,抽动的速度快到连成一扇虚影,肉眼难以准确判断它的长度,导致开云错估了它的攻击范围。等她意识到时,鞭尾已经突兀地出现在她眼前。

    这鞭子又变长了!

    可惜开云发现得太晚,鞭尾经过加速,其攻势难以抵挡,直接正面抽打在开云身上。

    开云谨记着“露脸必须要帅”的作战原则,偏过头,关键时刻错开了自己的脸,身形被打退两米。

    主持人再次喊道:“没错!为了应对不同的攻击距离,左灿华的鞭子使用特别的材料,可以自行加长!最长可以达到十米!开云想要逃跑的话,恐怕没那么简单!”

    观众席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众人大喊开云的名字,希望她能坚持下去。

    “开云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啊!”主持人急道,“毒蛇的特点就是紧追不舍!左灿华一旦掌握有优势,就绝对不会再把比赛的节奏还给对手!”

    “啊——开云小心!他又来了!”

    薛成武在台上不由呲呲地抽着冷气。

    他当然知道被鞭子抽中是多么疼的一件事情,而鞭子虽然没有刀剑那种一招制敌的杀伤力,牵制能力却很强。

    开云自从中了一招之后,就被随即接连而来的几道模糊鞭影不停抽中。她的脚步趔趄,手中武器几要脱手,已经无法握稳,可眼神却始终聚焦在空中,试图寻找对方鞭影的漏洞,寻找空挡进行反击。

    “啧啧。”薛成武摇头说,“这是第几下了?左灿华那么狠的吗?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都没有?他不会真想把开云抽出擂台吧?”

    卢阙不语,表情始终凝重。

    不远处秦林山深刻悔恨道:“早知道我该多教她几套心法,让她练个金刚不坏之身!”他在心底深深记下这一笔,回去就给开云做特训。

    长鞭卷着飒飒的冷意,不断抽打在开云的身上,渐渐带出了飞溅的鲜血。

    自左灿华彻底掌握鞭子的力道之后,就开始刻意拉长鞭子的长度,扩大它的攻击范围。

    呼啸肃杀的风声随着收音的设备萦绕在场馆上空,越发加快的频率,与诡异的回响,叫人不寒而栗。

    观众席不知何时安静了,没人敢欢呼,只紧张又压抑地看着中心的擂台。有人不忍再看,又无法忍受鞭声在脑海中回荡,已经先行立场。

    薛成武不住核对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将近五分钟。这五分钟异常的难熬,竟显得无比漫长,对开云来说尤甚,简直是一场单方面的施虐。

    总该发生点什么了,战局不能一直继续下去。

    左灿华挥舞那种长度的鞭子,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跟内力,但开云应该也差不多了,她看起来,更像已经到底极限的模样。

    她直接将载叶丢了,正在用更顺手的歃血顽强抵挡。然而她的刀,顶多能减缓长鞭的力道,却始终无法完全牵制出对面的攻击。此时她的外套变得褴褛不堪,全都是横竖不一的划痕。

    “你真的不投降?”饶是左灿华也有些不忍,说:“我不知道你的歃血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稀有能源免疫又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越打越强的,可不只是你一个。”

    开云道:“管好你自己,翻车了可不好看!”

    可惜她的境况,配上这句话,更像是在逞强。

    左灿华:“我可不会对你留情!”

    此时主持人也道:“开云真的不选择投降吗?其实失败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成长。她能顺利完成一挑三,已经证明了她的超强实力!这样的壮举并不多见,我相信她足以成为本届联赛的话题选手,没有必要非去追逐联赛的名次。”

    “擂台赛进行到这里,早已经不是一对一的比赛,而是一对九!不能叫守擂的考生一直呆在场上,是决赛选手默认的职责!她所坚持的道路,可以说是曲折重重,希望她能正视!”

    擂台守得越久,越是证明对手的无能。所以后面挑战的考生,都会默认采用消耗战的方式,尽可能地开云增加负担。

    所有人都不认为开云真的能拿下冠军,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多赢几场,才是她的正确目标。

    一挑三这个成就,听起来已经足够帅气了。为了多赢一场而付出生命,不合算。

    “可是……”叶洒沉声道,“她应该能逃得掉才对。她的轻功很好,身法灵动,对鞭法也有研究,不至于被左灿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果她想,绝对可以拉出距离重新再战。为什么要犟在这个地方?”

    ——因为她想赢!

    开云并没有自视过高,她的目标也只是赢下眼前这一场而已。只是联赛从后往前挑战的比赛机制,决定了开云在越发负面的状态下,会遇见更强的对手,她不能不思考得更多。

    上一场她跟乔尚志打了将近两个小时,耗费了她太大的精力,这一场,她需要速战速决,争取时间用来休息。硬抗攻击,拉开距离,再跟左灿华周旋徘徊,对她来说,是下下之策,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十分钟,她要在孤注一掷,在十分钟之内,拿下这个对手。

    正在众人猜疑之际,开云终于有了动作。

    她右手往下一压,将歃血穿进了重重鞭影之中,而后抖着手臂,不断旋转,同时脚步后撤。

    空中不断挥舞黑色的虚影,突然有了轻微的凝滞,歃血的周围还现出了鞭子模糊的实影——是歃血卷住了鞭身,克制住了对方的武器!

    好!

    薛成武险些叫出声来!

    可算是抓住那诡谲鞭子的痕迹!

    主持人比他要激动,直接尖叫出声。

    “开云终于抓到了对面的漏洞,等来了自己的机会!是左灿华失误了吗?还是开云窥破了他的招式?现在不能回放,等我们比赛结束之后再做分析!”

    并不是左灿华失误了,只是开云靠着不断的观察,摸清了左灿华的招式套路。同时根据身上被鞭打的位置,记住了他鞭子甩动的规律。

    这可是不掺假的,血的经验。

    左灿华远远看见开云脸上露出了微笑,心下一怔,当即抖着鞭子想将歃血甩出去,然而歃血已经在鞭尾缠上了数圈,而它的重量又远超普通兵器,直接拽着鞭子向下沉去,叫左灿华再难控制。

    鞭子便是这样一种武器,它越长,便越难掌控。

    左灿华心道不妙,抬眼间,开云已经攻了过来。

    她赤手空拳,周身带风,俯冲向前,趁着他被鞭子连累时,一拳打上他的胸口。

    决定胜负的,有时候就在这一线之间。

    左灿华立即运起心法护住胸口,不等组织反抗,下巴又中了一拳。在他视线被明亮的灯光晃得模糊的时候,又被一股强烈的冲撞力打中胸口,身体无法控制地朝后飞了出去。

    紧跟着便是一套完整又紧密的连击,照着他的脸和胸腹不断攻击,不给他丝毫的机会。左灿华无力反抗,就那么一路被她轰下了擂台。

    他对防御并不精通,等飞出场地时,盾法早已溃散,人也瘫在地上难以动弹。他咳了两声,牵动全身的肌肉,一阵钝痛。

    开云下手不轻,他目前的内伤,可能比她严重。

    谁能想到,刀客和鞭客的对决,最后决定胜负的,是拳法呢?

    开云朝地上吐出一口血水,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将军装制度丢到地上,露出里面黑色的背心。

    她的手臂脖子遍布着红色的鞭痕,皮肉外翻,叫她看起来满身狰狞。

    开云似乎察觉不到痛,活动了下肩膀,对着左灿华道:“肉搏,才是人类原始的力量。建议你多练练。”

    左灿华努力抬了下头,看着视线中模糊的人影,轻笑了一下。紧跟着耳边再也听不见什么完整的语句,全部被尖叫和欢呼冲得零碎。

    “一挑四——”

    主持人沙哑的声音后知后觉地在场馆内响起,振奋了每一位观众。喊到高处,还情难自已地破音了。然而此时没有人会在意。

    “啊——”

    欢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观众齐齐呐喊。

    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更喜欢开云,而是单纯地为每一个堪称奇迹的努力表示欣喜而已。

    “开云在联赛的第一天,晚上了一挑四的壮举!”

    “耗时七分钟!她为自己争取到了宝贵的休息时间!我现在也不敢断言,她能否延续自己的光芒,成为联赛史上第一位,成功一挑五的女性武者!”

    医务机器人快速冲出来,将左灿华运载到车上,奔向医务室。开云倔强地要自己走下擂台,把自己伟岸的背影留给观众。一直等进了无人的走道,才往地上一坐,等着考官上前来扶。

    三分钟后,医务室的空床位,再次迎来了它熟悉的主人。

    “我的直播间。”开云伸出手虚弱道,“不要关,我是说开个静音,把镜头转开,不用拍到我就行。卖货,一定继续卖货,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