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63|屠神证道09
    在开云的强烈要求下, 医生黑着脸,帮她把镜头对准她的广告产品, 暂时做起了免费的助理。

    隔壁躺着的左灿华见状申请同样的服务, 却被医生一巴掌拍了回去。

    开玩笑,没点自觉。都掉钱眼儿里了吗?

    左灿华心痛。医生根本不懂得流量的力量!

    医生教训道:“脸不露, 声音也没有, 路人进你们直播间干嘛?临摹你们摆着的这些商标吗?纯属浪费功夫, 不如躺着休息一下。放空你们的心思, 务实一点不好吗?”

    这一点医生还真是错了。就算开云躺在病床上, 镜头里只有一张摆着推广产品的桌子, 她那个直播间的热度也在不断上涨。

    观众们进来, 不求看一眼开云的脸, 只求能为她一掷千金。

    买!打赏!吹彩虹屁!

    这是一名一挑四选手该有的排面,他们粉丝绝不能输!

    等医生给开云处理完伤口,直播间已经过了最火热的时段, 观众们从胜利的激动中渐渐平复, 去别的房间里闲逛。

    饶是如此,开云房间里的在线人数依旧十分可观。

    左灿华褪去了擂台上的戾气,静静躺着, 和开云比较做推广的收益, 同时给她传授宝贵的经验。

    二人聊得相当起劲。左灿华和她科普,什么样的推广能接,不会翻车,什么样的推广一定要拒绝, 毕竟他们得为消费者负责。

    医生听得发困,悄悄过去瞄了屏幕,想借此嘲笑开云和左灿华。结果就这不经意的一瞥,他看见评论区里一排的打赏公告,以及自娱自乐正在不断盖楼的游客。

    医生不由沉默。

    这样都能吸引到观众,这个世界他不理解。

    他默默将左灿华的直播间开了起来,对着墙壁进行挂机,然后自己也进入了自闭的状态。

    ·

    由于时间局限,医生只给开云的伤口做了粗略处理,并给她打了微量的止痛剂,效用大约是一个时,刚好够她的伤口进行初步愈合。

    今天还剩下最后一场比赛,只要开云再撑一下,等今日的场次全部结束,就可以进行深入的治疗。

    这样的治疗方式比较保守,却是目前最合适的方法,开云同意了。

    等止痛药剂的疗效过去,开云爬起来吃了晚饭,又喝了几瓶营养饮料。胃部得到满足,开云觉得连带着身体也好了不少。

    她披上外套,兴致勃勃地开始新一轮的直播。

    “还好。”开云托着下巴,面对着镜头道:“我心里有数,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场比赛。”

    “这怎么能是广告呢?这是推荐呀。我就是喃喃自语,这个东西真好用。”

    “我的国民,当然有打折优惠,直接最低价卖给大家,工伤的话,荒芜星还可以有半价补贴。”

    直播间的评论区,正在为她操碎了心。

    “不要再聊广告了我求求你,大家正事吧!”

    “女儿,这是我给你找你攻略!你仔细看看,争取尽快拿下比赛。”

    “、、……剩下的有几个g,需要私聊我。”

    “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攻略,很难马上学会。我给你一个精神层面的攻略方案,我相信云云你那么聪明马上就会学会。、、”

    粉丝们如此热情,开云盛情难却地点开资料阅览了一遍。

    开云的下一个对手,是个使用双刀流的刀客,叫姜龙州。这人脾气有点暴躁,刀法倒是和他的性格如出一辙,那就是风驰电掣。

    据此人勤练手速,加上多年单身,两把大刀舞得赫赫生风,是个不容觑的对手。

    ……能进入决赛的,当然不能觑,不用网友给她做多强调,她心里也有数。

    开云之前已经看过几场姜龙州的比赛视频,知道他的刀法比较特别,不是她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流派。

    他的风格自由、杂乱,让人难以预料到招式之间的衔接规律,颇有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特点。加上使的是双刀,只要两只手足够灵活,不会互相牵制影响,那么双手攻击的效果比普通刀客要占优势的多。

    他的攻击风格乍看与唐话的有点相似,但流派其实截然不同。唐话的基础打得比他牢靠,也更加规整,一招一式,是以极简为目标,去追求快而不破的境界。开云随唐话学习,能品到其中那么一点味道,并不会觉得姜龙州可怕。

    她心里觉得,姜龙州这样的选手没什么分析的必要,因为他是个应战型的侠士,对手不同,打法就会完全不同,过往视频不具备太多参考性,交过手才能分出高低。

    何况,谁的刀更快,还不一定呢。

    开云耸了下肩膀,正要下床,肌肉牵动时,被手臂上的鞭痕痛得抽了口气。隔壁左灿华也在气息微弱地吭哧,显然并不好受。

    两个自作孽的人对视一眼,自觉拉上了中间用来隔离的布帘,以防一个没忍住,又来一场线下battle。

    又过了没多久,医生掐算着时间,过来给开云换第二次药。他窥觑着开云的脸色,问道:“要不要再给你打一针止痛剂?”

    开云张了张嘴,摇头道:“不用。”止痛药会影响她对环境的感应力。

    医生:“疼痛不也会影响吗?”

    开云低声:“我可以克服。”

    医生哼了一声,不再管她。

    考官准点过来喊人,让开云出门准备。

    等她到的时候,姜龙州已经站在擂台上。

    他听见周围骤然沸腾的喊声,知道开云来了,偏过头看向昏暗的走道。

    他是下三白的面相,打量开云的时候显得特别冷漠高傲。他本人应该确实如此,见开云上台了,没有任何的反应。

    主持人兴奋道:“二人剑拔弩张!比赛还没开始,我已经感受到他们之间的浓浓战意了!”

    开云觉得除了雷铠定,大家的战意都很浓烈,对比起来姜龙州只能算得上冷漠。

    主持人发出一声嚎叫,然后道:“擂台赛马上开始!是开云会创造历史性的一刻,还是姜龙州会终结这场狂欢?我已经迫不及待!观众朋友们擦亮自己的双眼,千万不要错过精彩时刻!3——2——”

    擂鼓声响起。

    预料中能昏天暗地的大招并没有出现,开云和姜龙州都站在了原地。

    风平浪静。

    主持人:“……”

    死寂的沉默。

    主持人顽强挽尊道:“他们似乎在观察对手。据高手过招,在互相动手的那一息就能决定后面的走向。因为双方都是刀客,所以在互相顾忌吗?”

    叶洒扯扯嘴角,吐槽道:“这个主持人想得真多。”

    两人只是比较含蓄而已。

    联赛里全是各种猴急的人,他们习惯了站在原地等对面杀上来,不想竟然碰上了跟自己同风格的对手,一时有点不大习惯了。

    见姜龙州还是不动如山,开云咳了一声,礼貌请示道:“那我上了啊?”

    姜龙州点头。

    开云不再矜持,朝着他攻了过去。

    主持人:“咳,他们动了!”

    姜龙州抬起左手,稳妥地挡住了开云打来的第一招。

    清脆的撞击音响起,二人目光在半空交汇。

    刹那过后,二人手中的刀,突然快了起来。

    这气势起得实在太快,众人耳边还回荡着交击的第一声响,场上已经是刀影重重。

    二人的刀法都极快,快中带煞,没有学过武的普通人,甚至难以捕捉到他们来来回回的攻防交替,镜头捕捉到的画面同样带着模糊。

    众人唯一能看懂的地方,就是不断飞溅的白色刀气,以及连续闪现的彩色火花,两人犹如被高端特效包围。

    总之,激烈就对了。他们只是看个热闹,现在这样就非常热闹。

    观众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连着主持人也是一样。

    这个话痨又粗犷的主持人,第一次陷入了无话可的境地。

    “场上……场上……”场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啊!他们的刀法太快了!而且开始得一点铺垫都没有!

    脚法也是很快,就在众人愣神的功夫,二人已经从原地退开数十米。

    主持人不能冷场,斟酌了一下用词,讲解道:“我们现在看见,开云与姜龙州针锋相对、难分高下!很少有人能正面扛住姜龙州那毫无章法的攻击,没想到开云做到了!这明她的战斗意识相当敏锐,且作战经验十分丰富。难道她曾经模拟过与姜龙州的对战?”

    开云自然是没有模拟过的,此刻她心绪沸腾,但是又很冷静。

    她回忆起了当年和唐话拼招时的感觉。

    那时她还没有现在这么强,面对唐话的攻击,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唐话可以单用一只手,就稳稳压制住她。不断用快速的攻招锤炼她的刀法,用百变的刀技锻炼她的意识。

    开云想不到那么深,当初她为了反抗,还走了邪路“二刀流”,因为觉得两把刀使起来,总是比一把刀要快的。

    二刀流虽然是“刀”,但它其实是一派剑道的名称。最初这个流派对“二刀”的种类是有特指的,那两种刀的体型恰好一大一,右手大刀左手刀,大刀胴打刀抵挡。即可攻,又可防,听起来相当厉害。

    然而二刀流并不好练,因为它对双手的灵活性要求很高,对战的时候武者容易顾此失彼。一旦掌控不好手中的武器,它就只是累赘而已。

    开云当时上手玩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确实没有这一块的天赋,就放弃了。继续追寻着唐话的脚步,练习基础的刀法。

    所以她在交锋之后由衷觉得,姜龙州的确是个很厉害的刀客。他的二刀流是更具有自己风格的二刀流,比传统刀法更加凌厉,也更加变幻莫测。能将它练到这个地步,必然耗费了无数的苦心和鲜血。

    然而不管是什么招式,都必然有它的缺陷所在。

    “你很强。”

    开云抽空了一句。

    姜龙州并未理会她,他的刀法从来不容许分心。

    开云:“但是我师父更强!”

    很遗憾姜龙州用的是刀。

    这世上有的人、有的职业就是相克的,开云恐怕就是所有刀客的克星。她自认自己在刀法上的锤炼和造诣,不会输给同届中的任何人。

    起码,单凭快的刀法,是打败不了她的。

    姜龙州的基础招式太粗糙,开云利用他这隐藏在快招中的细微弱点,寻找他的漏洞。

    她将刀尖不断往下压,直到顺利挑起姜龙州握在右手的刀尖。

    姜龙州眼皮一跳,他的本能显然不足以让他快速调整节奏,化解这一招攻击,于是他的攻击迟疑了。

    那一卡顿过于明显,连主持人也看了出来。

    “开云得到机会了!”他振奋喊道,“姜龙州被抓到了!”

    胜与负,天与地,有时候就在那不足0.1秒的差距里。

    果然,视线里的下一幕,歃血的刀刃抵上了姜龙州的脖子。

    开云适时收力,然而姜龙州还是被打歪了身体。二人距离太近,很容易误伤。

    观众席突然安静下去。

    众人无法确定,比赛究竟是已经结束,还是尚在进行。直到姜龙州默不吭声地起身,将刀归鞘,再低下头走下擂台,迟到了的掌声才轰然响起。

    场馆的头顶落下彩色的礼花,人群齐齐起立,在自己的座位上拉开横幅,恭喜开云获胜。还有人朝着擂台中间投掷早已准备好的贺礼。

    一时之间,擂台的边缘处堆满了各种彩色盒子。

    开云暂时不敢上前去捡,可以等观众退场后,让机器人帮忙整理。

    这一场结束得比众人预想得都要快,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它已经落下了帷幕。倒是很完美地解释了四个字:不明觉厉。

    “一挑五!个人排位赛第一天的场次正式结束,让我们恭喜开云,她是当之无愧的最强王者!五战五捷,她书写了联赛史上第一位连挑五人的女性侠客传奇!”

    “我简直快要忘掉她是一位稀有能源免疫者,在事情真的发生之前,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她究竟是凭借何等的毅力才能拥有今天的实力?她是一位了不起的侠客!我相信她的经历能振奋所有还在奋斗的人!”

    见开云要下台,主持人又赶紧挽留道:“请开云留步!接受我们赛委会的祝福,恭喜你创造了新的记录!”

    开云停了下,就见一排穿着啦啦队服的美女,手中捧着花朝她走过来。开云从她们手中接过,再朝着观众席挥手致意。

    欢呼声震得开云耳朵有些发嗡,她已经听不清主持人到底在什么了。只能根据断断续续的响声进行推断。

    “比赛复盘,将会在两个时以后,于三夭的官方直播间进行。想要进一步分析战局的观众,可以准时前方观看!我们会邀请联赛知名教授进行讲解!”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开云的家属,上前祝贺!”

    一侧的观众席前面打开了一个口子,可以让众人通行。秦林山第一个跑了出来,大力拥抱住开云,拍着她的肩膀放声大笑。叶洒和卢阙等人,在其余围观群众的起哄推攘下,尴尬走上前来。

    镜头对着几人拍了个合照,同一时间,他们的脸出现在全联盟的直播视频上。

    一张张僵硬扯出笑容弧度的表情,显得相当尴尬,然而这个破记录的欢庆时刻,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表情是否自然。

    主持人:“向所有的观众问好!十五分钟之后,将会有我们选手的一线采访视频,不容错过!大家不见不散!”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