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安安黎哲〕〔最强无敌战神〕〔大人物们争着要罩〕〔一寸山河〕〔娱乐圈最后一个女〕〔我!掌控全球〕〔我在地球当武神〕〔史少太太是裁缝〕〔我真的不是原创〕〔我真的是武林高手〕〔我有很多标签〕〔机甲铸造师〕〔重生八零甜如蜜〕〔她来运转〕〔嫁春色〕〔深空之流浪舰队〕〔绿湾奇迹〕〔狂龙在都〕〔霍少的契约甜妻〕〔网游之全能骷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68|屠神证道14
    胡知劲攻来的时候, 开云试探性地用歃血我挡了一下。

    好家伙!

    如果不是她反应够快,察觉不对时顺势后退, 并将歃血的刀尖向下对去, 恐怕就要因为强行接招而血气翻涌了。

    只听见“bong”的一声巨响,歃血被狼牙棒狠狠捶到了地上, 并在擂台的地面里嵌下一道深壑。

    为了修补方便, 擂台是用特殊材料临时搭建的。但在坚固度上会有一定的不足。因为打斗而出现损坏是很寻常的事。可像胡知劲这样, 突破了开云的防御, 还直接在地上打下裂痕的, 委实不多。

    这人看起来蛮正常一伙儿, 没想到也是个变态!

    开云纵然躲开了致命一击, 两臂还是被那根狼牙棒震得发麻战栗。她来不及感受因为内力波动而开始沸腾的胸口, 匆忙将歃血撤了回来。

    胡知劲此时面目狰狞地咬着牙,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力气和她对抗。收回力道后,再次举起狼牙棒, 朝着开云的刀用力捶下。

    开云没有办法, 不想毁容的话,只能用歃血去挡。

    “bong!”

    又是震耳欲聋的一声。

    开云姿势不大自然地握住刀柄,微微弯下了腰。

    胡知劲的力气太大了, 开云根本找不到临时撤走的机会。而且对抗带来的反噬极大, 开云觉得再接两下,自己能直接将血喷到他的脸上。

    胡知劲表情依旧凶悍,瞳孔中只有那把黑色的大刀是清晰的。不等开云进行调整,再次举臂追上攻击。

    他在试图打落开云的刀。

    作为一名冷兵器的使用者, 如果没有了武器,结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不管歃血是什么参数,有什么续航能力,只要开场废了它,那些事情就都不重要。

    这就是他的战术。

    场上万分危险,单方压制的情形明了可见,主持人轻叹着道:“不妙啊。一力降十会,开云似乎找不到机会,去降住胡知劲的狼牙棒。她的手臂在上一场受伤了,昨天连杀五场又消耗巨大,身体暗藏的内伤情况不明,但是在正面对决上,绝对不占优势!”

    众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不管是观众还是网友,被她牵涉了心神的人,此时无不发出一声喟叹。

    连赢六场,已经很让人惊骇了。她该累了。

    她要是还不失败,众人才觉得可怕。

    秦林山眉毛轻蹙,复又松开。

    如果场次不是安排得那么紧密,他相信开云能一直赢下去。即便是现在这样,她也并不比唐话当年逊色。

    秦林山笑了起来。

    等比赛结束,他会上场给开云一个拥抱,然后好好安慰他。劳门子冠军奖杯,他家又不缺。

    这时,那个形容狼狈,有些难以维持的女生,突然有了动作。

    她松开了一只手,同时快速单膝跪地,用膝盖顶住歃血以免脱手,而空出来的那只手上浮出一层内力,朝着胡知劲下半身拍去一掌。

    这一掌可谓快!狠!准!在她疲于奔命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相信凭胡知劲的内功心法,无法在这种距离下防住她全力的一掌。

    胡知劲反应比她更快,简直是条件反射,直接后撤。

    观众席上一阵哗然,还有人发出两声揶揄的感叹。

    主持人也笑道:“看来开云非常得冷静,她还没有放弃!”

    秦林山脸色再次发黑。

    女儿你不要这样!仙女怎么可以打猥琐流?!

    胡知劲站定后,再次抓着狼牙棒想去追击开云。可等他抬起头,却发现开云方才站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胡知劲大惊,视线朝着空中奔跑的虚影追去,就见开云以两米的距离,绕着他跑了半圈,然后伸长了握着歃血的手,以轻燕点水的姿态,轻盈地朝他飞来。似要用刀气扫他下盘。

    胡知劲再次抬臂,准备以攻代守。

    可开云并没打算与他正面冲突。就在胡知劲出手的同时,她伸出手指往地上一按,指尖的蛮横内力在擂台的地表留下了一个的指印,而后空中身形跟着转向。

    之前的攻击姿势不过是个假动作。避开胡知劲的强攻之后,开云收起了刀,顺着趋势将姿势改成贴地的侧踢,一脚踢在胡知劲的膝盖后关节上。

    她的动作太快了,狼牙棒上针尖状的内力,几乎险险擦过她的手臂。如果稍慢上一拍,她可能就是正面冲到对方棒下的姿态。

    连胡知劲都没能调整过状态来,台上的观众就更不用了。

    他们觉得只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场上风向已变,

    胡知劲身形猛一个趔趄,差点跪下,但他下盘打得很稳,用武器稍作支撑,又很快站稳。

    这时开云已经借着轻功绕到了他的身后,再次从后面一脚踹在胡知劲的屁股上。

    胡知劲这次走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已经显得有些狼狈。

    他凶狠回头。视线摇晃之际,他的下巴处被人用力踢了一脚。

    一股血腥味当即从口腔传来,牙根处甚至有了松动的错觉。好在他刚才没想话,避免了咬断舌头的悲剧。

    胡知劲深感被戏耍,恼羞成怒,红着眼睛转了一圈,将手中的狼牙棒舞得虎虎生风。

    结果他脚下又被一绊,开云竟然还敢不要命地从下方突入。

    “开!云!”

    空气里传来胡知劲的怒吼声,显然他被开云惹得不轻,成功进入狂暴状态。而开云趁机脱离,重新跟他拉开了距离。

    众人第一次直观地认识到,开云的轻功很好。她的游走相当完美,几乎将胡知劲牵制在当场混乱了节奏。可惜的是她身上没有贴身用的杀伤性武器,否则她刚才已经得手了。

    主持人:“这是刺客的打法啊!气息隐藏得很好,动作发出的声音也很,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操作,干脆得漂亮!时机的把握也相当精准,绝不恋战。开云简直把握住了暗杀的精髓!在周围一片嘈杂的环境里,胡知劲很难快速辨别开云的位置。她要用这样的方法,和胡知劲打一轮消耗战吗?!”

    谁也猜不到开云的打算,只知道她跑得很快。

    胡知劲终于站稳,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水,想也不想就追着开云而去。

    这种“你来追我啊”的完美场景,这种背对着背的和谐角度,这种难以躲避简直是在诱惑人心的双方距离,以及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追上的刺激时刻……

    如果是钟御,他手中的双锏已经脱手飞出去了。

    当然根本不会有人敢追在钟御的后面,毕竟他的背影比他的脸杀伤力强多了。

    正在钟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前面跑着的开云一个扭头,手臂顺势甩出一件黑色的物体。

    那东西在空中变大,然后旋转着朝胡知劲飞了过去。

    开云:“撒手扇!”

    钟御:“??”

    叶洒:“……”

    胡知劲:“艹!”

    这一刻众人的心情是复杂的。

    事实证明,不止锏适合撒手,乘风而战的载叶,同样适合。

    它特有的设计,让它破空飞行的速度丝毫不比撒手锏慢。

    胡知劲再次感受到了来自钟御的恶意,此时他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下腰躲开。

    从某种意义上来,开云也是个使双手武器的人,虽然这个范畴相当不伦不类。

    在丢出载叶之后,她想也不想,拿着武器起跳下劈。

    下一秒,考官满头冷汗地按住了歃血,并抬脚一踹,将胡知劲踢离原位,以免他被刀气波及。

    画面定格。

    载叶腾空飞行了一段,最后落在防护墙的前面。

    胡知劲在地上翻滚了圈,站了起来。他神色莫名地看了眼开云,然后转身下场。

    开云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太多,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考官宣布:“开云,胜。”

    扩音器里安静了一秒才有声音传来:“开云七战七胜!没错开云再次获胜!她简直就是这座擂台的守护神,不死鸟!她是涅槃传奇!”

    “现在,本届联赛的前三甲人选已经确定,开云,吴非,钟御!我相信在结果出来之前,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答案。最后的冠军将在他们三个之中诞生,究竟谁是最后的王者,让我们拭目以待!现在,让选手下场休息一下,感谢二位的精彩表现!”

    获胜的开云颠颠地跑去捡起载叶,揣回怀里,装作无比爱护的样子摸了摸,然后离开擂台。

    秦林山扭头看见了叶洒麻木中略带冷笑的双眼,抓起他的手一起鼓掌,疏导道:“谁让她是开云呢?你师父我就那么一个女儿,你就一个妹妹啊!千万不要冲动!不就是……老婆被丢一下吗?载叶很坚强的!”

    叶洒心,在杀了开云之前,他一定会先杀了自己。非死不能谢罪。

    薛成武瞥了眼叶洒的表情,捂着嘴偷笑,旁边卢阙站了起来,准备去外面活动一下。

    这一场打完的情况很好,开云身上没有添新伤,比赛时长也短,加上为修复舞台预留的时间,开云可以休息两个多时。

    在她接连守了七场擂台的情况下,一分一秒的休息时间都弥足珍贵。进入比赛的后半段,对决前三名次的高手,开云还能争取到这样的优势,简直是气运之子、洪福齐天了。

    薛成武感叹道:“吴非啊……唉,不知道该同情开云还是该同情吴非了。”

    开云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就是吴非。一个实力超群,但运气极非的人。

    他已经连续蝉联了两届第二的宝座,这是他第三年。不管第一的宝座如何变化,他始终风雨不动地坚守在这个位置。每次与冠军擦肩而过的姿势总是特别新奇,让人难以描述。

    所以他是冠军最强有力的候选,却也是与冠军最没有缘分的考生。

    因为他,无数网友相信了名字对命运的玄系影响。从此以后名字中带“非”的人都少了好多。

    吴非坐在休息室里抖着脚,脸色阴沉似水。

    钟御端着光脑,将镜头对准了他,友好地搭讪道:“句话吧,大家都在叫你。”

    吴非发出一个圆润的音节:“滚。”

    钟御笑道:“我才刚来。”

    吴非怒道:“你特么早上就来了!”

    “明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快啊。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钟御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你帮我拿一下。”

    吴非跟烫手一样地盒子砸回到他手里。

    “我呸!”还想让他帮忙打广告?这个不要脸的人!

    仔细来钟御和他同病相怜。稳定前五,却始终无缘第一。不过钟御向来吊儿郎当,对于名次更是无欲无求,这样的态度拿不下第一网友也不觉得惊奇。

    钟御蹭热度丝毫不慌,:“网友想要渡你欧气,我才来串门的。”

    吴非被他踩中痛脚:“滚!”

    钟御看着光脑上认真记录下来的提示,尽责地提醒道:“上场前检查一下鞋子和装备,出门后千万不要回头。记得先去医务室拍个片,最好先吃两颗止痛药有备无患。尽量别弯腰以免扭伤,尽量别睡觉以免落枕……”

    吴非忍无可忍:“滚!”

    “你不相信?”钟御把评论区转给他看,“你自己看。”

    网友们真实地为吴非操碎了心。

    “非非啊,你不要固执啊。开云已经证明了是充过钱的高级vip用户,你不仅是零磕选手还是黑名单用户,跟她斗,你斗不过她的!人活在世最要紧是有数。”

    “根据吴非定理,你会赢。因为你赢了才能拿第二。稳了,我出全家压你。”

    “能不能洗掉自己非酋的称号,就靠这一场比赛了。吴非,再不幸运一次你就要毕业了!”

    “仿佛看见了一群乌鸦嘴狂奶的现场……”

    一直到比赛正式开始,吴非才满肚子火地摆脱了钟御的折磨。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