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朝一日刀在手 172|重建荒芜星01
    情绪来得快, 去得也快。秦林山是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他哭过的事实的。所以开云还在接受冠军采访的时候,他先从后门溜出去了, 没有迎接自己的女儿战胜归来。

    到了凌晨, 距离比赛结束已经过了四五个时,网上依旧一片火热。只是这片火热里, 因为开云的宣言, 都带上了一个特别的名字——唐话。

    这个人, 上次这样被众人所提起、所追崇的时候, 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了。

    网友们还自主发起了一项活动——寻人启事。加上三夭对联赛相关业务的推广, 这会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一个寻人告示。

    唐话终于要以喜欢离家出走为名, 在新时代的网友里出名了。

    在秦林山准备睡觉的时候, 房间的门铃响了。

    他打开门, 看见开云搬着自己刚拿的冠军奖杯,单手打着石膏,头上缠着绷带, 以一个一言难尽的造型, 站在他门口。

    秦林山思考了一秒,虎躯一震。

    他激动了,震撼了, 受宠若惊了。颤抖着声音道:“这是送给我的吗?”

    开云愣了下, 默默将手收回来一点。

    “……不,就给你看看。”她好不容易拿的奖杯勒。

    秦林山:“……”什么意思?他没见过那个奖杯吗?这是在羞辱他吗?!

    秦林山让开位置叫她进来。

    “哦。”秦林山想起来,“唐话的奖杯还在我这儿放着呢。”

    开云睁着大眼睛,只是因为脸上的伤, 这个表情看起来有点滑稽,她问:“他送给你了吗?”

    “没有。”秦林山,“他没房子,就先放我这儿。等他毕业了再拿回去,结果后来一直忘了。”

    秦林山坏心道:“他自己不来拿,我就不给他找了。没了活该。”

    话虽然这样讲,他还是舍不得的。因为他也是长期不在家,贵重物品放家里丢了都没人管,所以早早就把东西拿银行保险柜里去了。这会儿难得想起这件事,秦林山预约了个时间,准备明天去把奖杯取出来。

    他埋头在光脑里翻了半天,从账号里留存的古早数据中,成功翻出几张照片。

    “每年的联赛奖杯都不一样。”秦林山展示给开云看,“唐话这一届的奖杯设计理念是劲草。”

    开云被他了才发现。可惜她一整个晚上都浑浑噩噩的,被医生和考官拽着跑了一路,这时才有空翻过奖杯的底座,去看本期主题。

    “疾风!”

    开云扯出一个笑容,可惜因为牵动了面部肌肉,中途强行止住,导致表情很是狰狞。

    她艰难道:“是缘分啊。”

    秦林山瞧见她这狼狈的样子就头疼,揉着额头:“祖宗你回去睡觉吧,大半夜来我这里又不是给我送奖杯的,你到底想干嘛呢?”

    “想知道我师父以前的事。想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又为什么会来荒芜星。想知道他的那件很重要的事究竟是什么,我想了解他。”开云正色道,“以前他不告诉我,你们也不和我,是因为我还不懂事。现在我已经算长大了吧?我想知道,想帮他。”

    秦林山闷了会儿,避不开她的目光,点头道:“算吧。”

    秦林山想将手伸进裤兜,摸了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穿的是睡袍。他紧皱着眉毛,走到窗台旁边,推开了玻璃窗。

    “也没什么。”

    秦林山的声音听着有点远,开云把奖杯放下了,滑下椅子,站在他身后一米的距离聆听。

    秦林山:“也算巧。他是从垃圾星出来的,你知道吧。那个地方很穷,条件艰苦,而他还是出生在最糟糕的贫民区。他是一个孤儿,靠着微薄的补贴,以及翻找废弃垃圾进行二次转卖来维持生计。就学武的机会来,那个地方比你的荒芜星还要更渺茫一点。整颗星球上,恐怕没有第二个愿意支持他的人。”

    “在亲眼见到他之前,我根本不敢相信他能走到这一步,但是他自己始终如此相信,从未怀疑。他心比天高,在他的世界里,恐怕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他不能做的事情。”秦林山笑了一下,“坦白,那个时候我都想粉他了。”

    开云安慰他:“你还有机会!”

    秦林山稍稍偏过了头:“嗯?”

    开云用力指着自己疯狂示意:“你还可以粉我!”

    秦林山:“……”这闺女怕不是脑壳痒痒?

    秦林山威胁道:“你还想不想听了?”

    开云连忙从心道:“我听。你继续!”

    “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他对底层的人民更加感同身受。”秦林山声音低了下去,近乎呢喃道,“他是一个英雄,但他或许不适合英雄这个职业。英雄一般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开云用力点头:“嗯嗯。”

    秦林山靠在窗台上,:“那时候我们还在远征军,经常会被分派到星际救援的相关任务。空闲的时候,也会去领取赏金猎人的散单赚点外快。因为经常要离开联盟,去往最危险的地方,不可避免地会见到许多难民、星际海盗、奴隶。联盟不会帮忙安置外星奴隶,所以在任务完成之后,许多原本就困苦的奴隶,依旧摆脱不了悲剧的人生,区别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做奴隶。那时候唐话就非常羡慕后夜星。他很希望能多几个类似后夜星那样和平的奴隶收纳星球……”

    开云惊道:“他不会买了一颗星球吧?”

    “没有,怎么可能。建立并维持一颗星球哪是那么容易的?这种事情会有公益组织做,他做不好的。他从来只做自己全心全意能做好的事。”秦林山,“他是个很天真的人,也是个很强大的人……或许他的强大就来自于他的天真,如果他不那么天真的话,他就不是唐话了。”

    秦林山声音沉了下去,带着一丝冷意,显然他也很抗拒回忆那一段人生。

    “我们领取了一单赏金任务……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是一颗对ai技术研究很发达的星球,阶级分化极其严重,高层可以买卖人类,统治阶级还牵线构建了一个发达的奴隶市场。我们希望能够取缔奴隶市场,取缔原先的政权,帮助星球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开云:“然后呢?”

    秦林山无意外地:“我们不够伟大,光凭伟大也救不了人民。我们失败了,遭到了背叛和出卖,死了好几个队友。包括唐话的爱人。”

    开云沉默下来。

    “唐话很失落。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错。”秦林山眯着眼睛,“他他需要冷静一下,他无法继续维持过去那样的生活,也无法正常工作。我想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对人类的失望,对人性的厌恶。然后他就失踪了。”

    开云想起最初见到唐话的时候,唐话就是个眉眼间带着些阴郁的男人,对着她时总是寡言,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只是他很强大,温柔始终藏在心底,开云一哭就会展露出来一点。而开云当时为了硬赖着他,能施展出一百零八种不同的哭法来,所以唐话在她心底,就是个温柔又不大靠谱的人。

    到后来,他已经好多了吧。或许是时间治愈了他,他终于不再满心负担地对着远处忧愁发愣。

    秦林山走到开云的面前,两手搭住她的肩,用力拍了拍。

    “你们的性格和经历都太像了,看着你不断成长,我甚至觉得我在看着唐话再次崛起。我想如果换成他是你,他也会出和你一样狂妄的话。而他当初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做到了。开云,你现在就是他想成为的人。”

    也许这是一种名为必然的命运。

    “重建荒芜星……”秦林山沙哑道,“我希望这是你一辈子都可以骄傲出来的话。”

    开云沉默了片刻,握拳高声道:“当然!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英雄没有随便的话……哦,叫君无戏言!国王答应了顾命大臣……我会等他回来的。”

    “好!我跟你一起回去!”秦林山用力抱住她,“唐话要是还活着,他一定会回来见你的!”

    ·

    等开云把必要的采访做完,再等联赛相关的后续款项结算清楚,带着队伍重回荒芜星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长期没有回去,荒芜星交由广宇和周剑履看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开云都担心筋斗云是不是还记得她。

    她那个愚蠢的太子啊!

    因为联赛的狂热,开云过了一个多月巨星般的生活。出门会引起交通拥堵,随便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引入语文作文的那种狂热。现在要回荒芜星,开云还有一种衣锦还乡的羞涩感。

    拿到冠军的事要不要和他们呢?

    要不然装作若无其事地告诉他们一下吧?再给他们科普一下联盟联赛的牛逼之处,这样他们才会知道国王的可敬,也有利于星球国民团结。

    开云笑着把那个硕大的冠军奖杯从包里翻出来,半抱在怀里,准备就这样拿着在地下城里走一圈。那帮人看见会问的,到时候她就大发慈悲地演讲两句。

    相当自然,计划完美。

    当飞船顺利降落在目标点位,开云透过飞船的透视窗,可敬广宇带着其余的兄弟齐齐站在地面迎接的时候,开云惊了下,那点炫耀的心顿时全部变成了不好意思。

    她在国民的注目礼中走出来,手掌往下虚压,羞涩道:“大家等久了吗?没有必要出来迎接我。谢谢你们。”

    众人腼腆地朝她微笑。

    “啊——我的爱人!”

    月月张开双臂,从人群里跑了出来,兴奋喊道:“姐姐,恭喜你拿了冠军!听你是联盟最强的人,你也太厉害了吧!”

    开云想了一路的九九就这样被喊出来,睁大眼睛道:“你怎么知道?”

    月月:“老大的呀!”

    开云看向广宇,想知道他怎么那么神通广大。

    “看见了。”广宇,“联盟的民航飞船从荒芜星外围飞过了好几次,我们的设备观测到了,那行字写得还挺清楚。”

    这是三夭的线下推广活动之一,历时一个星期,所有与三夭有合作关系的商家,都会帮忙进行宣传。

    “一个月以前我们就以为你快回来了。”月月仰着头遗憾道,“我们给你做了一个好大的蛋糕,还用沙子和变异树给你搭了一个庆祝的图案。可惜你没赶上,现在它们都长残了。”

    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做准备,结果黄花菜凉了也没得到开云回来的消息。

    月月嘿嘿笑道:“不过江哥哥和周教授往返联盟的时候,给他们载了好多三夭的评论。”

    开云:“什么评论?”

    “就是三夭网友吹捧你的评论啊!”月月神秘道,“这是我们给你设置的特别欢迎节目!”

    开云本人不在,他们想吹个彩虹屁都好难。加上他们没有类似的经验,只能看别人发挥顺便学习学习。

    月月人鬼大地挥了挥手,开云的一众国民立即鼓掌配合。

    开云茫然。

    “咳咳!”

    江途得到指示,变魔术一样地拿出光脑,切换到某个界面,朗诵似地念道:

    “开云是我见过最流劈的武者,拔掉了所有的flag,打到了所有的脸,真是一个完美的节奏大师。”

    “一挑九,她的冠军奖杯含金量史无前例,是不是会有来者也很难。反正她已经是一个伟大的侠客了!”

    “开云,你要记住,他们只爱慕你的绝品、你的实力、你的金钱,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爱慕你的性感——一样你明明没有,但是在我心里可以得到的东西!”

    画风明显不对起来,开云脸红了,连忙伸手去抢:“挚友,你不要这个样子!”

    江途笑呵呵地躲开了,众人皆是哄笑。

    还有人记得上面的精华内容,跟着棒读道:

    “往年的冠军都是一帮女粉在叫老公,今年终于给了男粉们……叫爸爸的机会了!开云爸爸,不要忘记你流落在联盟还贫穷着的儿子啊!”

    “呵,联盟各大军校主动卑微招生都求不到的女人,却永远也得不到我,我骄傲得要飘起来了。”

    开云喊停:“够了够了!你们学什么不好,居然学网友的骚话!”

    “开云!”

    那边广宇一扬手,将手里的东西抛给她。

    开云还以为又是什么抛掉了节操的彩虹屁,问道:“这什么?”

    “设计图。”广宇,“还有计划表。”

    开云没想到广宇能如此迅速地切换进工作状态,一点征兆都没有,顺势打开看了一眼。

    广宇:“新的地下城选址已经选好了,重型机器人的改造方向也定好了,现在就是缺人,你可以准备招工了。”

    开云:“多少人?”

    广宇想了想:“先招五千个试试,看看能不能管得了。”

    五千多个活人!

    开云眼中光芒闪烁。

    发财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