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甩牌〕〔重生柯南当侦探〕〔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我真的不想做人生〕〔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全民学霸〕〔重生小娇妻:总裁〕〔隋少,你老婆又复〕〔猎户出山〕〔暴躁王妃在线种田〕〔君爷又被套路了〕〔伯府庶女要翻天〕〔校园第一修罗女神〕〔慕少每天都想复婚〕〔一见你我就想结婚〕〔穿成八零福运小团〕〔大殷女帝〕〔我向皇叔撒个娇〕〔锦约〕〔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入骨,傅少的独家宠溺 第654章:乔洛,我们结婚吧。
    浅水湾别墅,傅寒铮正搂着慕微澜要入睡,手机响了起来。

    慕微澜蹙了蹙眉头,“这都快十二点了,谁打电话给你?”

    傅寒铮抬手取过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来电显示,祁彦礼。

    ……

    蓝调酒吧。

    傅寒铮到包间时,祁彦礼已经喝得半醉。

    一见傅寒铮进来,祁彦礼起身就攥住了傅寒铮的衣领,红着双眼盯着他:“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不是乔桑?”

    傅寒铮目光冷静理智的盯着他,开口道:“她从来都不是乔桑,她是乔洛,她是另一个人。”

    祁彦礼跌坐在沙发上,双手痛苦的抱了抱头,声音沙哑阴郁:“所以我该放她走?”

    “如果你爱她,就抓住机会,乔桑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她也会希望你幸福,如果你是因为负担和负罪感而错失这段感情,我觉得那不值。”

    爱?

    祁彦礼深深吸了口气,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如今爱的人是谁。

    是乔桑吧,好像又不是。

    是乔洛吗?但他看她时,总会下意识的带着看乔桑的影子。

    这不正常。

    傅寒铮在他身边坐下,抿了抿薄唇道:“乔桑走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想过,也许你早就不爱她了,你对她不过是一种执念?”

    祁彦礼深深地闭上眼,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

    他对乔桑的感情很复杂,就像是年少时的一根刺卡在喉咙卡里,他想拔出来,可是很痛,所以他不敢拔,可是现在让他吞下去,把那段感情全部消化干净,以前他没有过这种想法,这种念头是今天第一次出现,可以消化干净吗?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傅寒铮伸手拍了下祁彦礼的肩膀,“太过沉溺于过去的人,会生病。以前我沉溺于对乔桑的愧疚里,所以我一度想自杀,把这条命还给你和乔桑。后来小澜出现了,我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念头,我也希望你生命里可以出现一个女孩,让你迎接新的生活。”

    祁彦礼抬头沉默的望着他。

    傅寒铮认真的说了一句话:“跟过去和解吧。放下乔桑,也放过你自己。”

    祁彦礼眼底,一片深沉如海。

    ……

    一整夜,祁彦礼没有回来,乔洛就坐在卧室的床边,看着窗外难得明亮的夜色,枯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乔洛洗漱好后,想下楼跟杨嫂打个招呼就离开,可一下楼,就碰上祁彦礼带着身上还未散去的酒气回来。

    隔着虚无的空气,四目对上。

    祁彦礼先避开视线,却径直朝餐桌边走,他手里拿着两份合同,乔洛以为是他公司的文件,没问。

    乔洛说:“我待会儿就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可能也不会有再见的机会……”

    话音未落,祁彦礼再度抬头看向她,“过来看看这份文件吧。”

    “什么?”

    乔洛走到餐桌边,只见那两份文件上,写着结婚协议四个大字。

    乔洛眼底一颤,“你什么意思?我说过,乔桑是我姐姐,我不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结婚。”

    祁彦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定定的望着她,眼底没有一丝玩笑,认真又严肃。

    “……”乔洛一时无法反应,脑袋一片空白。

    跟他结婚,是曾经乔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祁彦礼黑眸扫过那两份文件,说:“这两份文件,我都签过字了,你签字,协议就会生效,我们找个时间去领证。”

    “我不是乔桑。”

    “我知道,你是乔洛。但我也知道,你爱我,否则不会在快过年的时候跑回北城,其实你是想偷偷看我一眼,然后再悄悄地离开,是吗?”

    乔洛的心事全部被揭穿,但她没有尴尬,而是大方承认了,“是,你说的都没错,我爱你,但你不爱我,不是吗?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心甘情愿在一起,你心里不是我,也不应该跟我结婚。”

    祁彦礼沉默了几秒,看着她清亮的水眸说:“我不确定我爱不爱你,我需要时间看清楚我自己的心,但在那之前,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或者说,给你自己一次机会?”

    “可是……”

    “乔桑死了是事实,我一直在自欺欺人是事实,我们发生过关系也是事实,我给你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告诉我答案。”

    话落,祁彦礼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丢下那两份结婚协议,转身上了楼。

    走到楼梯口时,男人的步伐顿了一下,微微侧眸,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站在桌边发愣的乔洛。

    ……

    乔洛暂时没有离开别墅,杨嫂准备了午餐,却只有乔洛一个人在吃。

    祁彦礼从早上回来后,再也没下过楼。

    杨嫂担忧的看了一眼楼上,说:“乔小姐,先生喝了一夜的酒回来,现在肚子肯定空了,你能不能端点饭菜上去劝他吃点?我知道我说的肯定没用,但乔小姐劝的话,肯定管用。”

    乔洛轻轻的摇了摇头,杨嫂太高估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了,现在他知道她不是乔桑,还会像从前那样在意她吗?

    显然不会。

    但乔洛出于善良,还是点了点头,端了一盘热腾腾的饭菜,去了楼上。

    乔洛敲了敲书房的门,这才拧开把手进去。

    祁彦礼已经洗过澡,穿着一身舒适的男士居家服,凌厉气质看起来收敛了许多,但因为太久没睡,眼底仍旧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疲惫极了。

    “杨嫂怕你饿坏了胃,让我端点饭菜上来给你。”

    乔洛将饭菜端过去,放在他书桌边,见祁彦礼不动,乔洛又提醒,“趁热吃吧。”

    话落,乔洛也觉得继续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跟他说的,转身想离开,却被身后的男人,轻轻握住了手腕子。

    “考虑的怎么样了?”

    乔洛心里一慌,很怕他问这个问题,因为她心里也根本没有任何答案。

    “我……我还没考虑好。”

    祁彦礼一反常态的没有逼问她,只淡淡的松开了她的手腕子。

    ……

    傍晚时分,乔洛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沉思,被男人从身后抱住。

    乔洛还来不及拒绝,祁彦礼已经哑声开口:“陪我睡一会儿。”

    下一秒,乔洛已经被男人抱上大床,被紧紧裹住,靠在他怀里。

    祁彦礼似乎很困,一躺到床上就闭上了双眼,乔洛望着他的俊脸,心跳如雷,明明看过他很多次,明明也不是第一次抱在一起入睡,更亲密的他们都做过,可是乔洛却紧张的过分。

    也许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坦白自己的身份面对他,跟他抱在一起睡,从前,都是顶着姐姐的身份,所以有恃无恐吧。

    可现在被他抱着的人,是真正的自己。

    直到男人睡着,发出匀长的呼吸声时,乔洛伸出手,在他清隽的眉眼和鼻梁上小心翼翼的描绘着。

    姐姐爱上的男人,真的很好很好,好到她自私的想要占为己有。

    她觉得自己很卑微,也很犯贱,可是怎么办,她就是爱上了姐姐曾经拥有的男人。

    即使姐姐过世了,可这个男人身上,却好像依旧贴着姐姐的标签。

    乔洛一边偷偷爱着他,一边自暴自弃的想要放弃,因为太煎熬。

    手指滑到他薄唇时,似乎惊动到了他,男人微微蹙眉,但没转醒,只是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在睡梦中略带宠溺霸道的说:“小桑,别闹。”

    一瞬间,乔洛眼底的光芒,全部熄灭,全身的温度仿佛全部褪去,即使置身于温暖的被子里,也觉得冰寒入骨。

    从始至终,她都是姐姐的影子。

    祁彦礼对她的在意,不过是她这张与姐姐极为相似的脸,她怎么会奢望他们之间会有未来。

    他们结婚,就是凑合和将就,更是个笑话。

    乔洛轻轻移开搂着她的男性手臂,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在床边坐了许久许久。

    最后,翻身下了床。

    外面,天黑了。

    乔洛换好衣服后,目光眷念的凝视了祁彦礼许久,最终,乔洛低头在他薄唇上,轻轻吻了下。

    祁彦礼……就此别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