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深入骨,傅少的独家宠溺 第712章:软软被抓走
    过完生日的第二天,寒战便被公务缠身,需要远途出差。

    寒战说是远途出差,可同样作为特工和雇佣兵的月如歌却明白,寒战是要去秘密任务。

    但面上,月如歌却故意问:“寒爷,你去哪里出差?多久回来?”

    寒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淡淡笑了下,说:“快的话,一周时间就能回来,如果慢的话,可能需要半个月,也可能是一个月。”

    “那寒爷记得给我打电话。”

    寒战眼眸深邃的望着她说:“软软,这段日子我没法联系你,所以你在家乖乖等我。”

    月如歌撇撇唇角,“那我要是想寒爷怎么办?”

    寒战伸手将女孩揽进怀里,紧紧抱了抱,低头吻了下她的脸蛋,低沉开口:“那就只能忍着了,或者数蚂蚁。我回来之后,你再告诉我有多想我也不迟。”

    “……”

    她是个擅长离别的人,从出生时,被原生家庭分隔,十岁时,与住了十年的福利院分隔,被周胜带去陌生的明组织,她恐惧过,也害怕过,却从不曾害怕分别。

    因为那些都不是她的家,所以在哪里,她都无所谓。

    在没被明组织派来r国执行任务之前,月如歌最大的愿望就是挣够钱,然后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

    离别z国之前,她最舍不得的人,是江清越,可那种离别仅仅是难过,却也没有任何眷恋。

    可此刻,被这个相处了仅仅两个月不到的男人抱着,她竟然得到了两情相悦的快乐。

    寒战低头在她耳边说:“软软,我走了。”

    话落,男人微微推开她,迈着长腿转身大步出了别墅。

    月如歌看着寒战离开的背影,终于跟了出去,站在门口朝寒战挥了挥手:“寒爷,早点回来。”

    寒战没回头,可薄唇却微微勾了勾。

    ……

    一周后,寒战仍旧不见踪影。

    月如歌抱着大狗哈哈坐在沙发上。

    一人,一狗,和这偌大的别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越发的孤独。

    月如歌无聊的跟狗对话:“哈哈,寒爷怎么还没回来?你说寒爷去哪儿执行任务了?”

    沙漠?森林?还是极地?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后,哈哈已经习惯了这位凶巴巴的女主人,眨了眨狗眼,躺到了女主人柔软细嫩的大腿上,呜呜了两声,继续听着女主人的嘀咕。

    月如歌看了一眼楼上的书房,寒爷人不在,书房里所有的秘密文件也都被暗影取走了。

    本想着山中大王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寒爷不在她已经够无聊,可现在连窥探机密也做不了,日子过的更是寡淡。

    ……

    总统府。

    容沛冷峻着脸色问秘书:“寒战捡回来的那个女人,查的怎么样了?”

    秘书将资料递过去,道:“虽然寒战给这个女人在r国上了身份,叫软软,可这个女人很可疑,她明明是r国人,可从未在r国生活过,只查到之前她在a国念书的资料。我叫人打听了一番,听说她是因为当初水月酒店的那场爆炸,导致脑部震荡产生失忆,赖上的寒战。”

    容沛眼神一怔,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你说什么,因为失忆赖上寒战?”

    这样的碰瓷,寒战都买账?莫不是寒战也发现了这个女人身份的可疑,所以才故意把她带回来当做诱饵?

    秘书恭敬回答:“是的,总统先生。”

    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他将计就计了。

    容沛手指轻点着书桌,眼底闪过一丝狠戾和算计,运筹帷幄道:“派人去请软软小姐过来喝茶。”

    “是。”

    现在寒战不在r国,正是后院起火的好时候,若是这时候以奸细之名把这个软软给绑了,胁迫寒战与容家联姻,不失为一个好计策。

    ……

    御林别墅。

    月如歌趴在沙发上,靠在哈哈柔软的肚皮上,睡了一下午。

    醒来后,已经是日暮,在家躺了一天,月如歌伸了伸懒腰,起身拉着哈哈跑去外面遛圈。

    刚出院门,迎面一辆黑色林肯缓缓停在她面前。

    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恭敬的对她开口道:“您是软软小姐吧?”

    “我不是。”

    月如歌牵着哈哈,完全不搭理的就往回走,却被那中年男人直接拦住了去处。

    中年男人皮笑肉不笑的说:“我看过你的照片,你是软软小姐没错。”

    月如歌冷哼了一声,抬起眸子瞧着他,“有何贵干?”

    “我是总统先生的秘书,总统先生让我请软软小姐过去喝杯茶。”

    月如歌直接拒绝,冷傲开口:“那麻烦您转告总统先生,我对喝茶没兴趣。”

    月如歌拉着哈哈从总统秘书身旁径自走过时,总统秘书抬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

    “软软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样的话,大家都不会好看。”

    月如歌冷笑了一声,转身轻蔑的看着那秘书说:“怎么,总统先生是想趁着寒爷不在家,掳走他的女人,然后威胁他?”

    秘书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似乎是没想到这个女孩反应会这么快,“还请软软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啪啪啪。”

    秘书击了下掌,车内出来好几个高大威猛的打手站在月如歌面前。

    月如歌微微抬头扫了眼院子门口的摄像头,有探头,不能亮出身手把这些人都解决。

    “软软小姐,走吧。”

    月如歌不急不慌,从容自若的反问:“我可以跟你们走,但你们这样做,不怕寒爷回来找你们算账吗?寒爷可不像我这么好欺负。要是寒爷知道,他的女人被一些阿猫阿狗给欺负了,你们猜寒爷会怎么做?”

    中年男人毕竟是总统的秘书,哪怕是在总统身边做事的手下,可放眼全国那也毕竟也是位高权重的人,此刻被一个身份不明的丫头片子指桑骂槐成是“阿猫阿狗”,任是谁的心里都不会好过。

    男秘书蹙眉,脸色有些愠怒,“你说谁是阿猫阿狗?”

    月如歌痞气的瞅了他一眼,“谁掳走我,谁就是。”

    “……上车吧,软软小姐。”

    男秘书打开车门,语气硬邦邦的对月如歌做出邀请。

    月如歌丢开哈哈的狗链子,上了车后,靠在车门边对哈哈说:“哈哈,自个儿回家吧。等寒爷回来后,记得让寒爷去总统府找我。要是我死了,就算在总统先生头上,一定要让寒爷为我报仇,知道吗?”

    男秘书:“……”是个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众神塔〕〔生命法典〕〔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