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楚千璃易君凌〕〔上门狂婿〕〔顶级神豪林云〕〔明尊〕〔老婆是花瓶,得宠〕〔先婚后爱:隐藏大〕〔先婚后爱,大佬要〕〔婚婚来迟,大佬要〕〔重生宠婚:霍少,〕〔武神纪元〕〔竹兰周书仁〕〔幽冥真仙〕〔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从杀猪开始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338章 摆设
    有这种信念,太子府上加了一倍的人,愣是没出事。

    张嬷嬷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真真是,我记得当年,先帝的皇后还是太子妃那时候,还因为东宫的事被皇后责骂过呢。如今咱们大娘子做主,叫这里外服服帖帖。叫太子殿下省心了多少!”

    女使笑着道:“主要是因为咱们家大娘子有底气。是官家喜欢的儿媳妇,太子殿下爱重的嫡妻。又有嫡子在手呢。”

    “你呀,还是年轻。这些固然也重要,可有多少人,拿着这么多底牌也走不好的。要我说啊,大娘最大的好处,是她骨子里的那份儿强。”

    “你瞧她柔弱好说话,只不过你没碰着她那根线。难得她又不是逞强的性子。该让的时候从不冒进。”张嬷嬷满意的不行。

    “也是,光厉害的人也成不了气候呢。”女使笑道。

    张嬷嬷叹口气:“你看我还说过几年就回去养老去,我这看来看去的,还要等几年了。”怎么也等着赵拓进了宫吧。

    那时候,她这老天拔地的奶妈子就不必要跟着了。

    作为皇帝的奶妈子,她自然享用不尽了。

    张嬷嬷再看庄皎皎做事的方法的时候,后宫里,皇后也在看。

    她自然没有插手太子府事情的心思,只是也多少好奇想看。

    这会子,她笑道:“庄氏自来就有主见。从晋王府庶子媳妇起,她那小院就不许人插手。如今这殿中省的人,不管说什么,什么来历,她都敢搁置不用。我原先还当她要两个有资历的东宫女官是想压人。毕竟殿中省出来的都是油子,没想到,她竟是叫人去做了摆设。”

    “是啊,这太子妃娘娘真是有意思,不过,她亲自开口管您要的女官都敢搁置着。那太子府里其他的殿中省来的奴仆们,还不是更要搁置了?尤其是,太子殿下还不用内侍。”

    “内侍他如今不用,进了宫也得用。不过,那是前面。后宫里,日后等庄氏进来了,她不看重宫人又如何?”

    如今的王府还真是没有说必须要有内侍(阉人)。

    太子要是住东宫了,那就得用,因为那就是宫里了么。

    可如今不用就不用吧,也没什么。

    “我看着庄氏做事情,就总喜欢跟我自己对比。我自认,也不是个无能之辈。我是继室,能在偌大的王府中抓住权柄二十多年,有虎视眈眈的嫡子一家,我自己也熬得无子无女。”

    皇后摇摇头:“可今日与庄氏一对比,我就发现我自己的错处了。”

    “想当年,我为收服那群老奴,实在费尽心思。处处顾及,处处担心。又是拉又是打,也用了两年。可庄氏呢?在晋王府的时候。虽然她也得宠,可究竟无所出,又是个庶子媳妇,能有多少一张?”

    “可她凭着自己是嫡妻大娘子,就敢将她园子里老人放出去。她那时候,将温氏收拾了的时候,你猜六郎是如何想?”

    “人是我送去的,六郎定然不会觉得他的娘子得罪了我,反倒是像,这件事定是做的好看,做的漂亮,叫我都没话说。只要我没费的压着她的心思,我就只能认了。”

    事实上,她也确实认了。

    那时候她也没必要非得压着六房。她更关注二房。

    “她是一步一步的,叫男人看出她的本事,继而放心她的本事。”

    “这不,六郎家业交给她的,俸禄交给她。她手里有了钱,更加上底气。胆大,心细,有决断,有成算,有主见。长得又好,这样的人,再是个没有福气的,也熬出福气来了,何况她本身就是个带福气的。”

    “你只看着六郎,过去是比他二哥五哥强,可也不是如今这样。咱们是不知道他们家里后院如何,可那孟氏,可是叫六郎送出去的。难得她这样得宠,竟还放得开手抬举府中的人。”

    “不明白的人,只看她是大度,是贤惠。她将名分,大义,名声,占得全。偏又得了实实际际的好处。你只看她府上庶出的子女有三个,可她治家严谨,当年宋氏小产就能将温氏赶走。如今怎么允许后院女子害人?真要是大度贤惠,后院绝不该只有三个庶出孩子。”

    毕竟六郎可是年纪轻轻,身体好。

    莲心叹口气:“叫您这么一说,可真是。这真是天生做主母的性子呢。”

    “难得她做事,总是能抓得住理啊。我当年,是贤惠的不够彻底,争宠又顾及太多。我纵然能将家管好,可终究在人情上输了。”

    皇后只管感慨,其实她猜的也不全对。

    只是,各人总有各人的缘法。

    谁跟谁都不会完全一样。

    许皇后确实算命不好的,要是没生孩子也就算了,生了又死了,还是连续三次……

    她还能做到有底线,其实已经是个很好的人了。

    被各方研究的庄皎皎此时正在看孩子,俩小的没什么说的,反正奶妈子带着。

    两个大的感冒渐渐好了之后,有点咳嗽。

    庄皎皎陪着看了太医知道问题不大,主要是北方春天干燥,又是换季时候的缘故。

    开了些清肺的药,不过这太苦了,小孩子不容易吃进去。

    还好太医院有专门给小孩子吃的药丸子,用枣泥混着做的。

    府里也可以给孩子们做梨汤之类的,又吃清肺的食物。

    俩孩子咳嗽也是,此起彼伏,不是说严重。

    而是说这也传染,一个咳嗽,另一个就憋不住……

    只能哄着分开两个。

    俩孩子倒是咳嗽也不耽误玩儿,跑着跳着一点不像个病了的。

    赵拓前几天知道孩子病了可担心的不轻,来了一看……

    这……一边吸鼻子一边肯果子的小太孙殿下,和一边擦鼻涕一边追着狗跑的小五……

    做爹爹就没法真情实感的担心了。

    娃太活泼。

    伺候的奶妈子也是,过去谁家孩子病了,不得好好卧床休息?

    这俩孩子可倒好,亲娘纵容着,病着也乱跑,照旧吃喝……

    嗨,你还别说……还真就好得快……

    这你说,到哪说理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一品修仙〕〔剑来〕〔一剑独尊〕〔我能提取熟练度〕〔镇妖博物馆〕〔文明之万界领主〕〔败类到忠犬进化史〕〔夜的命名术〕〔老祖宗在天有灵〕〔穹顶之上〕〔从姑获鸟开始〕〔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