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楚千璃易君凌〕〔上门狂婿〕〔顶级神豪林云〕〔明尊〕〔老婆是花瓶,得宠〕〔先婚后爱:隐藏大〕〔先婚后爱,大佬要〕〔婚婚来迟,大佬要〕〔重生宠婚:霍少,〕〔武神纪元〕〔竹兰周书仁〕〔幽冥真仙〕〔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从杀猪开始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397章 心真大啊
    官家这个人……

    你说他是多疼爱孩子的吧,过去对庶子们也算不闻不问。

    可你要说他对孩子苛刻吧,自打赵拓当了太子,他就甩开手了。

    真甩手。

    就是那种太子做了的事就不问了的甩手。

    对那个小儿子也是一样,只关心一下吃喝,读书是好是歹也是不管的。

    心是真大啊……

    关键是,她那大儿子也是跟他大爹爹一样心大……

    好歹十岁了,也没有做太孙的自觉。

    跟大爹爹说话也是随心所欲,跟他亲爹那就更是不用说了。

    反正就能说出我以后大了也替爹爹你看劄子的话。

    这换个多心的皇帝太子,这是不是觊觎?是不是你盼着我死呢?

    可老赵家这爷仨没有,一点都没有……

    庄皎皎琢磨着,正要再跟赵拓说话,就感觉箍着她腰的手松了,回头一看,好的,那人果然睡着了。

    叹口气叫人进来伺候。

    他是太累了。

    如今就是丹珠和香兰香叶还没出嫁,伺候着呢。

    翠珠出嫁后,也住后面去了,她男人是府上的一个小管事的。

    她一个月值夜三次就行了,其余时候就出去住,早上就进来。

    丹珠进来笑了一下,小心的帮着庄皎皎伺候太子殿下。

    刚解开外衣,他就睁眼了,愣了一下随即摆手:“准备热水吧,我去洗洗再说。”

    庄皎皎索性亲自去帮他了。

    后院里的女人早就习惯见不到殿下了。

    秋娘子又在云娘子屋里,两个人有时候下棋,有时候说话。

    此时,秋娘子叹口气:“你说,我年纪轻轻的,这过的什么日子?”

    “妹妹,你心乱了。”云娘子道。

    “我是想不乱,可谁也不想活守寡,我又没做错什么。”秋娘子叹气。

    “你我是妾,得宠是命,不得宠还是命。怨不得人的。”云娘子道。

    她如今也是一样,殿下会过来用膳,为的是孩子。可留宿是不可能了。

    她看得出,殿下与大娘子交心,只怕不会再宠幸妾室了。

    她倒也不难过,其实她一开始就没对殿下抱着多少希望。

    如今也不过是走到这一步,她好歹有儿子,又是府里长子。

    日后是有福……何况不说日后,就如今也是享福的。

    “妹妹,你我也相交多年,我还是劝你一句,不要做不该做的事。”云娘子道。

    “我知道。我只是感慨一下,又能做什么呢,哎。”秋娘子道。

    “你我入了皇家……就是这命运了。”云娘子也是看她心眼是个好的,性子也正直才会说这话。

    “是啊,就算叫我再去嫁一回,我反倒是不乐意了。虽说是无宠,也没男人。好歹因为我是个妾,也不用费心做什么。这几年,过的也不差。你说这要是旁人得宠吧,我能说什么,可大娘子……那都不能叫得宠,那就是应该的。夫妻和睦多好啊。只怪世道,男人非得纳妾。弄的一院子人,又不能把男人劈开一人一份。”

    “妹妹说的很是。想得通就好。”云娘子道。

    “哎,想得通是一回事,也真羡慕是一回事。”秋娘子叹气,将棋子收起来:“不下了,我回去吃点东西睡觉了。”

    “夜里不能吃太多,你顾及着。”云娘子也与她一起收拾棋子。

    秋小娘点头:“我就吃点汤饼什么的,晚膳吃的早了,饿了。”

    等她走了,云娘子的女使笑道:“娘子也洗漱准备歇息?”

    “这秋娘子,哎……”

    “秋娘子是个明白人,您别担忧了。这都是没法子的事。大娘子与殿下两个人是谁也插不进去的。早些晚些或许有机会,可如今嘛……”女使摇头。

    “我看日后也没机会的。”云娘子也摇摇头。

    “那就不管那么多,反正您是有儿子的人,这府上,您过的是不会差的。哪像是秋景阁里。那一位,说是又病了。大娘子不问别的,只管给她请太医,请郎中,好药喝着的。”女使撇嘴。

    心太强。

    府中的人都知道,王娘子的病是怎么回事。

    约莫是因为三年前三哥儿那一摔,真是差点就废了腿。

    如今看着好了,可也是要很注意的。

    这三年来,因为经不住寒气暑气,他就只能时常跟不上兄弟们念书。

    自然学问就不算顶好的。

    可王娘子心里急的很。虽然三哥儿住前院里了,她还是隔几日就叫自己的女使去看,督促三哥儿上进。

    “她总是盼着哥儿上进,要如何上进?再是上进,那还能越过太孙去么?巴巴的逼着三哥儿又病了一场,自己也被殿下收拾,何苦来?”

    云娘子叹口气:“我初初进府时候,就识得她是个要强的。虽说出身不行,可心是很大。奈何,殿下不喜欢。就算是当年她还有有宠时候,殿下也不见得多喜欢她。殿下喜欢大娘子那样光明正大的,王氏心机太多了。”

    “是啊,所以殿下罚她啊。如今好了,不能常见孩子了,自己倒是熬出了病。”女使不以为意的伺候着云氏洗漱。

    “比起她来,李氏可聪明多了。”云娘子笑了笑。

    过去李氏常来,如今有了孩子,来的少些,不过关系还是好。

    但是李氏吧,比秋娘子有心眼。

    自打有了秋娘子,她倒像是与秋娘子更好了。

    这头主仆两个絮叨着。

    正院里,赵拓洗漱好了,上了榻却又不肯老实睡觉了。

    庄皎皎失笑:“又不累了?”

    “好久了都……”赵拓蹭过来,用下巴蹭她的侧脸:“你都不想我么?”

    “我不是怕你累么?”庄皎皎侧身抱住他亲了亲他的下巴。

    “那我不累。”赵拓的声音含糊起来,头已经埋下去了。

    帐子里声音暧昧起来,屋里也没人,丫头们都在外间,只听着里头叫人就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赵拓满意的搂着自家娘子腻歪:“娘子真好抱。”

    “累死我算了你。”庄皎皎嘟囔。

    “娘子好香。”赵拓还是蹭。

    ……

    庄皎皎背过去,结果……就被这姿势就地正法了。

    行吧,庄皎皎在摇曳间想,这男人究竟是累还是不累呢?可太坏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一品修仙〕〔剑来〕〔一剑独尊〕〔我能提取熟练度〕〔镇妖博物馆〕〔文明之万界领主〕〔败类到忠犬进化史〕〔夜的命名术〕〔老祖宗在天有灵〕〔穹顶之上〕〔从姑获鸟开始〕〔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