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画宴轻〕〔超品渔夫〕〔六指诡医〕〔催妆〕〔迷踪谍影〕〔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嫡女贵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最佳豪门女婿〕〔南明第一狠人〕〔我有三千大世界〕〔一剑独尊〕〔暖婚蜜爱:天价老〕〔虎婿〕〔剑尊叶玄〕〔叶玄有四个女徒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097章 罚
    ,

    “米娘子厉害啊。”庄皎皎夸了一句,先用膳。

    吃饱喝足了,就叫了米娘子来。

    请安之后,米娘子也不卖关子:“奴查到了,这事啊,九成是春桃那蹄子做的。春桃瞧上了二房一处庄子上林管事的儿子。两个眉来眼去,有些时候了。那小子就在二房打杂的。”

    “光这个可不好断定。”庄皎皎道。

    “自然不止这个,自从您正式说了云姑娘有孕之后,只有春桃与二房的人接触过。除非有人先跟府中其他人接触,再接触二房,那就太麻烦了些。”米娘子道。

    这倒是真的。

    庄皎皎点头:“既然是这样,便问问吧。我就不必亲自去了。就你与廖妈妈一起。必要时候,也查一查她屋里。也别冤枉了她。”

    “是,大娘子放心。府中原本就不许女使与小厮私下勾连,纵然您是个大度的,也不好有这样的事。奴知道如何做。”米娘子道。

    庄皎皎笑了笑:“你做事情,我自然是放心的。其实下面人做事,有那么一两分自己的私心我并不介意。不过,明着不把我这个主母放在眼里,那我倒也不是个真菩萨。”

    “大娘子说的是。”米娘子忙道。

    米娘子告别了庄皎皎,就去找廖妈妈一起去查春桃了。

    廖妈妈更好说,她就是个直性子,既然春桃背叛了,那她客气什么?

    春桃也是个聪明的姑娘,可惜毕竟年轻。

    对上一个直性子暴脾气的廖妈妈就很难搞,何况还有一个笑面虎米娘子。

    被压制的死死的。

    很快就叫从住处搜出一堆不该有的东西来。

    比如男子的鞋袜,衣物。光是这一点,她就足够被赶出府。

    毕竟,她又不是这府里老奴的孩子。

    她是小时候被买进来的。

    春桃脸色难看,自然什么也瞒不住,很快就招了。

    只说是自己一时糊涂,说漏了嘴。

    这话回到了庄皎皎这里,庄皎皎只是一笑,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桃:“无妨,人总有说漏嘴的时候,我是理解的。”

    春桃一时间心神松了不少,大娘子虽然处置了温氏,也还是个温和的人。

    她还替云氏保胎呢,怎么也能原谅她吧?

    “奴真是一时失言……求大娘子原谅,奴知错了。”春桃叩头。

    “嗯,我知道了。你不必这样了。”庄皎皎笑了笑:“你如今是后头洗衣房伺候是吧?虽说这事是你说漏了,好歹也是你错了。就给你换一个差事吧。”

    “是,奴全凭大娘子吩咐。”春桃松口气,果然大娘子还是好说话的。

    她走后,廖妈妈就急了:“大娘子……这……”

    “别急,望月啊,把春桃的身契拿来。一会送去二娘子那。虽说女使与小厮不该有什么越矩的行为,但是男欢女爱,也是人之常情。既然她想,就成全了她。廖妈妈,米娘子,你们就看着送她去吧。东西可以都带走,这就可以走了。”

    “是。”米娘子就笑起来。

    廖妈妈也回神,也跟着笑,一起出去了。

    二房不是爱打听么,索性人也送给你们算了。

    至于收到了人,二房如何想,那……

    嘿嘿,大娘子可一句怪罪的话也没说呢。

    春桃听说是带她去别处当差,心里稍微有点突突。直到要出园子。

    “这是……”

    “姑娘走吧,这事也不小,日后要是谁都能把六房的事说出去,不是乱套了?自然是要换个地方当差的。”米娘子笑道。

    春桃心跳更快了,想来是要出园子了。

    她心里还没太害怕。

    直到一路往二房的清宁园走。她脚步迟疑起来。

    “与小厮私下里那些事,说是私通也不为过的。姑娘真不走了?”米娘子淡淡的。

    春桃脸一下子就白了。

    “奴错了,奴知错了,求大娘子……米娘子,廖妈妈……”

    “还不走?再喧哗,就按着私通小厮算。”廖妈妈瞪眼。

    春桃吓得不敢说话,脚步沉重的进了清宁园。

    米娘子将装着身契的盒子递上去:“我们大娘子说了,既然是郎有情妾有意,总不好不许人家成就好事。所以就把这春桃送来了。我们大娘子面皮子薄,也不好迁怒。就说成全了她。我们这就回去了,身契也拿来了,人也在这里了。”

    接了盒子的女使都愣住了。

    可米娘子和廖妈妈走得快啊。

    春桃站在清宁园里,感觉就跟被扒光了一样的羞耻。

    吴氏听了回话,也是一阵愣怔。

    随即怒道:“这个庄氏,是与我叫板呢?胆子倒是很大!”

    “这……她也没提起春桃做了什么,只说是要成全……奴想着,要不六娘子只是……只是真的这样想?并没有别的意思?”梅儿道。

    “还没别的意思呢?还要怎么有意思?怎么忽然就查到春桃身上去了?”吴氏哼道。

    “奴不知,但是……六娘子也确实没说什么……也可能是,她知道了之后不敢做什么,反倒不知如何处置春桃,故而送来了。”梅儿道。

    吴氏冷笑:“你何苦与我说这些话?”

    梅儿跪下不说话了。

    这话……是宽心,可也假了。

    “庄氏倒是心里厉害。这一来,倒是先下手了,我倒是不好说什么。那王氏是个滑不溜手的。自打拿走了身契,倒是把自己真的认成六房的妾了。如今春桃也被赶出来。日后她清景园的消息,倒是更不好打听了。”无事冷笑摆手叫梅儿起来。

    “要奴说,六房里也就那样。六郎君是个没野心的。六娘子进府也没做什么出头的事。无非就是不许人插手她的事。这不,王姑娘拿走了身契之后,倒也没有被为难么。”

    吴氏哼了一下,没回答什么。

    不过这件事,她也确实不能做什么了。

    “罢了,我也留不得她。送去庄子上吧。”吴氏哼了一下。

    至于所谓的什么男婚女嫁,她想都没想过。

    春桃是没被罚,可惜永远的错过了她自己中意的婚事。

    而庄皎皎呢,也不是想如何春桃,她自己要讨好二房,那就看自己有没有那么重的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网游我能强化万物〕〔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跪下,我的霸气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