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林阳苏颜〕〔太荒吞天诀〕〔欢想世界〕〔林阳苏颜〕〔九转霸体〕〔餮仙传人在都市〕〔上门贵婿林阳〕〔武映三千道〕〔战神医婿〕〔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137章 末路
    天渐渐热了,端午的前一日,宫中总算传话,叫各家进宫过节。

    谁也不敢穿的太艳丽了,只是不出错就好了。

    众人又在萱宁馆里饮宴,官家等人,就只能在官家的寝宫摆宴了。

    官家如今的身体,是连大朝会都坚持不下去了,宴会就更别说了。

    就这,也是中途就退了场,只说有晋王在,与朕一样。

    这话就说的很是直接了,毕竟当初的太子也没这待遇。

    不过想也是,那时候太子身体不好,官家却是康健,如今反过来了。

    晋王只能接了这个活,与众人说话。

    其实都是皇室中的人,不过他今日用一个全新的身份来面对这件事,自然感觉全部都不同了。

    萱宁馆里,因为官家的身子不好了。

    后宫的娘子们今日也是强撑的笑。

    晋王继位,她们都不知道前途何在。如今后宫这些娘子们,没有一个有子嗣的。

    自然没有底气,对上晋王妃也是客气的多了。

    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人们总是会对未来担忧的时候做些什么。比如讨好晋王妃。

    只是风水轮流转,叫人唏嘘。

    庄皎皎去更衣的时候,甚至宫里的女使们都不敢接红包了。

    不过庄皎皎还是赏赐给她们了。

    她并不打算作威作福,所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倒是女使十分的不好意思:“娘子如何这般,叫我实在惭愧,不过领路罢了。”

    “原本也是过节,一点东西,你还看在眼里了?放心吧。”庄皎皎笑道。

    女使心想,这晋王府的六娘子倒是个温和的。

    瞧那二娘子,已经抖起来了。

    等庄皎皎再回到席面上,别的女使也很客气给她倒茶倒酒。

    反正这一天,就这么面上热闹的过去了。

    怎么说是面上呢,因为谁都没心情说笑。

    当夜,晋王刚回府,还没洗漱,就又被叫走了。

    官家又发病了。

    庄皎皎坐在屋里想,官家怕不是肝癌?

    如今是没有癌症这个说法的,但是大差不差吧,这病就算是放在现代,也是难好。

    基本也保不住。

    官家老迈,又病成这样,怕是不好了。

    果不其然,晋王刚走了两个时辰,睡梦中的赵拓和庄皎皎就被叫醒了。

    偏他方才折腾的太狠了,直接这么睡着。

    叫醒的时候才拔出去。

    弄得庄皎皎很是不舒服。

    蹙眉也不好这时候叫人进来清理。

    赵拓失笑,捡起她的里衣擦了擦:“就带着娘子的气味去了。”

    “赵拓你还能更不正经!”庄皎皎脸爆红。

    “好了好了,别恼,估计是出事了。你睡吧。”他毕竟是个武将,京城戒严,不去是不可能的。

    赵拓起身走了,庄皎皎才叫人进来打水,自己收拾的,太丢人了。

    果然指月也脸红了。

    庄皎皎还是困,又睡了。

    赵拓出去,就收起那一脸的笑,换上了冷。

    外头一队人举着火把:“将军,走吧,咱们去城西,边走边说。”

    “好。”赵拓先上马。到了地方才有空说话。

    “半个时辰钱先是宫中传话,接着是兵马司。如今接的消息是汴京戒严,不准出入。咱们要巡城。”回话的是个大胡子的属下。

    其实岁数不大,就是毛发旺盛。

    “嗯,先去巡城吧。”赵拓叫人将马牵走就去了。

    他出来的着急,自然也没换盔甲,就是一身便装。

    唐二跟着,唐二小心道:“郎君,奴看着……是不是宫里有变化?”

    赵拓点头:“定是了。”

    没想到,才过了端午就这样了。

    宫中也戒严了,晋王就在官家寝宫里,外头候着十几位重臣。

    宗室里的人也陆续进来了。

    当然,都是男人们。

    也不是都可以进来的。

    庄皎皎起先睡得是好,不过渐渐就从梦中挣扎起来了。

    她坐起来,在黑暗中半晌没回神。

    太安静了。

    安静道,似乎隐约听到了整齐有序的脚步声。

    果然不多时,就见指月几个脸白的进来:“大娘子,府外有官兵,都围上了。”

    “不要慌,快服侍我起来。换素衣来。”庄皎皎也有点怕,但是还是稳住了。

    她虽然有多一辈子的积淀,可也没经过皇权社会的种种。

    只是也清楚,此时是一步不能错的。

    换上了一身月白素衣,头发简单梳了,用银簪子。

    外头陆续有人进来报信,说是守着的是步兵营的人。只是不许人随意进出,但是并没有做什么。

    庄皎皎稳住心神,喝了些茶:“等着吧。”

    皇帝刚驾崩的时候,是不能敲钟的,第一件事就是戒严京城。

    然后皇子宗室进宫,等哭过了,才开始寺庙和道观敲钟三万下。

    所以此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像是一般的百姓们想得知是不是皇帝没有了,只能听丧钟。

    可那时候,其实上层的人,已经都知道了。

    这便是阶级的便利,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不到一个时辰,此时还不到子时,就有人来传话叫晋王府进宫。

    能进宫的,自然是王妃,以及二郎和媳妇,五郎和媳妇,以及庄皎皎。

    六郎也要赶着进宫去的,不过就不是从府里了。

    他们到了的时候,自然有人让路,都在稍微前面一点等。但是也不是里头。前面还有后宫的几位娘子,还有大相公们。宗亲们。

    此时,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咳嗽都不能有。只是安静的等着。等着这个老迈的官家咽下最后一口气。

    官家已经不怎么清醒了,可见白天时候是撑着一口气过了这个端午。

    他拉着晋王的手,只反复一句话:“八郎的孩子,朕的孙子。”

    只这一句,反复说。

    晋王很清楚,也回答了很多次:“哥哥放心,有我,八郎的孩子便是我的亲孙子。我要是容不下他,就叫我天打雷劈,死后入不得祖坟。”

    这种誓言就是很严苛了,还有这么多人听着,看着。

    官家总算听进去了,一身的力道也卸了大半。

    “好好的……做官家。做官家也……也不轻松。我……我去见爹爹,爹爹……不怪我。不怪我。”官家缓缓合上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