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楚千璃易君凌〕〔上门狂婿〕〔顶级神豪林云〕〔明尊〕〔老婆是花瓶,得宠〕〔先婚后爱:隐藏大〕〔先婚后爱,大佬要〕〔婚婚来迟,大佬要〕〔重生宠婚:霍少,〕〔武神纪元〕〔竹兰周书仁〕〔幽冥真仙〕〔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从杀猪开始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177章 真真假假
    住在岳父家的睿王睡得挺好的。

    娘子跟她小娘一道睡去了,他就在客房里睡。

    庄家虽然得了爵位,倒是没换宅院,所以客房不大。

    不过睡觉的地方,也没必要多大。

    大娘子还担心他不习惯呢,特地叫望月来伺候他就寝。

    于是,睿王爷睡得很好。

    这睡得好,睡得早,就容易做梦。

    梦里也是过年,他与王妃回了娘家。

    而他是骑马,并未坐车。骑在马上的赵拓面色冷淡,带着不耐烦。

    到了庄家,倒也热闹的迎接,只是马车里的人下来开始,赵拓就更加烦躁了。

    庄氏穿着王妃的礼服,明明样貌是极好的,可就不知怎么,瞧着这个人就不配这身衣裳。

    穿的窝窝囊囊。

    庄家问候来,她也半晌说不出个话。

    赵拓自认明媒正娶没亏待她,可她永远都是这上不得台面的样子。

    心中烦躁,面上自然也就不会太客气。

    庄家的人看出来,也只是小心翼翼。

    明明是来拜年,倒是闹的难看。

    下午回了府里,赵拓直接去了后头,根本懒得去正院。

    梦里的时间转换是眨眼间。

    从正月就转换成了盛夏。

    宫中摆宴,睿王带着王妃与侧妃进宫。

    殿中热闹,女眷们说笑着。

    也没什么人理会庄氏,她抠着衣角低着头,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偶尔有人看不过去与她搭话,她也呐呐的说不出个一二三。

    赵拓是什么脾气,自然见不得这样的庄皎皎,要不是在宫里,怕是能一脚踹在桌子上。

    她这般样子,赵拓自然鲜少进正院,初一十五也不想去。

    她也自然不会有身孕。

    梦里时间晃得很快,王氏生了长子。

    庄氏越发的深居简出起来,府里的事也乱七八糟。

    赵拓也不许侧妃管,便都交代给了管事的。

    梦里赵拓最后一次见庄氏,是她进府都已经十年了。

    早已磋磨的没有一丝光鲜。

    花园里,难得遇见她。

    她请安之后,低头不说话。一向是这样,她从来没主动说什么话。

    赵拓不喜欢她是一定的,不过前几日听说她被妾室欺负了,便也安慰了几句。

    可她自己却像是没感觉。

    赵拓生气,甩袖子就去了。

    也就是这一次,便是最后一面。

    一月后,他被派去了边疆督军。一走半年。

    就在这个隆冬里,庄氏病故。

    他赶着回来,也不过见一府的白。

    说不上伤心,只是感慨。这样的一个女人,糊里糊涂,软弱无能……

    她不该是他的嫡妻,她只能做个普通人家的妻子。

    赵拓在这样的怅然若失里醒来,天擦亮,该是起来的时候了。

    他躺了一会,在榻上笑起来。

    这做的什么梦?

    “大娘子呢?”他看见望月就问。

    “大娘子这会子估摸也刚起来,还在杨小娘那边呢。”望月笑道。

    赵拓啧了一下,岳父大人的小娘屋里,他是肯定不能去的。

    “嗯,大娘子说没说,什么时候回府?”赵拓又问。

    “不是说是下午么?”望月道。

    赵拓穿戴好起身:“行。”

    望月心想这一早上的就找大娘子,真好。

    昨儿赵拓都住下来了,冯光运和贺洪渊自然也是一样的住了。

    今日倒是只有自家人,热闹的又吃了一顿乐呵了半天。

    老太太格外的高兴,下午时候拉着三个孙女挨个问这问那。

    直到她们要走了,老太太还不舍呢。

    回府的马车上,赵拓死盯着庄皎皎。

    庄皎皎好笑:“是怎么了?”

    “我昨儿梦见你了。梦里你可不是这样的。”赵拓道。

    “那我是什么样?”庄皎皎来了兴致。

    “啧。”赵拓一副牙疼的样子:“我都不想说,丢人!”

    “……?”不是,我把您绿了?

    不能够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怎么看可怜我呢?”赵拓不满意,扑过去捏她的脸。

    庄皎皎哎哟了一下:“那你不说,我哪知道呢?”

    “你还敢可怜我?梦里你自己就是个傻子。比你那二姐姐还不如。整个就是个……”他差点顺嘴说出小娘养的上不得台面的。

    不过想想,这话可不能说,她确实是小娘养的。

    不过,梦里跟真实里也反差太大了吧?

    “软弱?无能?你是不是心里就这么想我,不然怎么做梦都是这个?”庄皎皎看他。

    “没。梦当不得真。”赵拓摇头。

    “我看你真的很当真。不过……”庄皎皎顿了顿,认真的看赵拓:“我要真是那样的性子,你怎么对我?”

    赵拓也不想撒谎:“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

    庄皎皎就笑起来,这回答就很赵拓。

    这话题就揭过去了。

    庄皎皎想幸亏不是吧。

    真要是个扶不起的,那失宠也活该吧?

    赵拓不争,不求多厉害的大娘子,至少也要做好个嫡妻的本分吧。

    压不住后院的嫡妻,怎么管府里?

    尤其是,赵拓这样扶持她的前提下,还是扶不起来……

    那可太完蛋了。

    回到府里,赵拓扶着她下来,边进门边道:“这就好生歇息几日吧。元宵节的时候带你去看花灯。”

    “好。”这里的元宵节是真热闹。所以她也雀跃着呢。

    赵拓想起去年的元宵节,嘴角勾起。

    梦什么的,终究是梦,赵拓不当真不在意。庄皎皎更是听过就忘记了。

    可有人沉浸在梦里,那就是侧妃梁氏。

    显见府里权柄抓不住之后,她走了另外的路子。

    那就是将她的端庄大气深入进去。

    在她看来,就算是庄氏这一世侥幸得宠,毕竟出身不好。

    不如她侯府长大见识多。

    端庄与仪态,她未必会输。

    她还是侧妃,也有资格关心王爷的日常。于是便花了银子,与膳房里打交道。

    庄皎皎听着丹珠道:“梁娘子与膳房那边交好,今日还自己去做糕点了。正是王爷喜欢的呢。”

    “是啊,她前日还留廖妈妈说话呢。”翠珠也道。

    庄皎皎笑了笑:“那廖妈妈留下了?”

    “留了一刻钟。”翠珠道。

    “那也没法子,她是娘子,廖妈妈不能不给面子。”庄皎皎不在意。

    “是呢,不过这往厨房里使劲儿……依着奴说,不如厨房分开?”翠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一品修仙〕〔剑来〕〔一剑独尊〕〔我能提取熟练度〕〔镇妖博物馆〕〔文明之万界领主〕〔败类到忠犬进化史〕〔夜的命名术〕〔老祖宗在天有灵〕〔穹顶之上〕〔从姑获鸟开始〕〔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