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曹家逆子〕〔我不是野人〕〔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超品渔夫〕〔死后七百年:从城〕〔仙魔三国大玩家〕〔六指诡医〕〔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重生都市仙帝〕〔至尊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190章 查
    就在这边哭起来的时候,隔壁屋子里,一个老妇人撺掇一个少女:“你这丫头不懂事,你去啊,要是叫那贵人看上你,你去给他做个妾室小娘,不比你嫁个普通人好吗?”

    “呸!我什么样子人?是有倾城容貌还是有过人才学?啊?你怎么就总是做梦呢?我大姐姐听你的给钱庄那死胖子做妾结果如何了?天天挨打!你还叫我去?你是亲娘么?”

    小姑娘怒道。

    “我不是为你好?你姐姐那是意外,那不是后来离开他家再嫁就挺好的么。”老妇有点惭愧道。

    “再说了,这一看就是大富贵的,又年轻,长得还好,你不心动啊?”老妇人继续撺掇。

    “呸!没见人家心疼着急大娘子?我说你这种人,就是容不得一点好。我插进去算什么事?啊,打着叫我给人家做妾,你们好吃香的喝辣的?我死活没人管?呸!也不怕人家是个厉害的,把我打杀了!你们也没好!”

    “我告诉你们,我的婚事,要是我自己一点都不乐意。你们就看着吧,等我出嫁,你们好日子就到了头!”小姑娘叉腰,声音倒是不大,也怕外头听见,但是掷地有声。

    老头半晌才道:“别闹了,都别闹了。”

    老妇人显然还是有点怕她这个小闺女的。凶起来了不得。

    于是也不敢说了。

    另一边,庄皎皎哭了一会停住也不想抬头。

    赵拓轻轻拍她的手:“先回去?”

    庄皎皎闷闷的嗯了下:“指月怎么样?”

    “大娘子放心,指月姐姐是撞到了头晕了,手是被车上的茶碗碎了划破了,不碍事的。”翠珠道。

    翠珠没什么大事,撞了几下,估计要疼几天,但是总算还好。

    “回去?”赵拓又问。

    庄皎皎又应了一声。

    她后背疼,抱也不好抱着,只能先扶着她下地。

    府里已经将另一辆马车拉来了,正是赵拓日常用的那个。

    唐二也赶来了,望月和丹珠也来了。

    都在院子里候着,也亏得这侯家还算是院子大,不然这么多人都站不住。

    庄皎皎高估了自己,她刚站起来就腿软的差一点摔了。

    被赵拓抱住:“走不了?”

    庄皎皎咬牙:“抱我吧,疼就疼,我真的走不动了。”

    赵拓叹气:“我往下抱,你抱着我,不怕,不会摔了。”

    赵拓摸索着,往他腰肢上面一点抱着她,庄皎皎疼的哼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将她抱出去的时候,众人让开,马车就在外面候着。

    先把她放在铺着垫子的马车上,赵拓就跟着上去了。

    “唐二,你负责这里,好好给老子查!”赵拓满脸都是暴虐。

    庄皎皎不合时宜的拉他的手:“别伤害那马,带回府去吧。”

    赵拓一肚子怒火被她这神来一笔给弄散了一半:“……听大娘子的。”

    于是,幸运的母马完全不知道自己躲过了灾难,就被人牵着哒哒哒的回府去了。

    庄皎皎靠着赵拓,精神不足。

    赵拓揽住她:“太医就在后头,回去就好好检查。医女也去请了。”

    庄皎皎说了一句好就不说话了。

    原地,唐二先谢过了侯家,自然留了不少钱。

    当然也封了口。

    老两口吓傻了,其实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贵人……

    还是侯家的小女儿出来说定然不会传出去的。

    那坏了的马车还在原地,唐二过去的时候,几个小厮就上前:“唐管事,这是有人把下头木头锯断了一半,位置比较隐蔽,所以看不出来。”

    唐二心里就一个突突,好嘛,真是有人作死。

    他蹲下检查过,冷笑一声:“先弄回去吧。都把嘴闭上。”

    今天跟出来两个能管事的小厮是杜若和杜松。

    杜若就是那个抱着庄皎皎的小厮,杜松就是那个去叫赵拓的。他们是前院的人。

    倒也不算专门伺候赵拓,就比如进宫什么的,就跟着大娘子了。

    这马车被动手脚,自然不与他们相干。

    所以他们倒是不怕。

    也就能比较理智的解释今日的事,其实车夫也冤枉,这车夫原先在晋王府就伺候,岁数也不小了。

    不过出了这事,少不得受罪。

    一并先带回府了。

    回府之后,赵拓先下来,还是把庄皎皎抱下来。

    后头马车里,指月头晕的不能走,也是被一个小厮抱下来的。

    庄皎皎回头看她:“叫杜松抱你回去好生躺着,撞着头可大可小,别乱动。”

    指月忙说是,可一动就晕。

    庄皎皎叹气,这肯定是脑震荡了,别出事才好。

    回到了屋里,庄皎皎先被抱进了内室。

    望月这才有机会上来先给她拆了头上的东西,换一身衣裳。

    赵拓就一直盯着。

    等看到后背的时候,赵拓的手死死的攥着雕花木门。

    那白皙的后背上有肚兜的带子,浅蓝色,其次就是大片大片的紫红色印记。

    甚至有些地方像是要破了皮出血。

    望月也是一惊,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您受苦了。”

    “怎么样,严重?”庄皎皎看不见。

    望月摇头说不出话。

    “大娘子不要担心,还好没伤着骨头,只是您要受罪了。”丹珠忙上前:“您就别看了。”

    庄皎皎没说话,倒也没要求非得看。

    很快,医女进来了。

    认真检查过,非得一寸一寸看,万一伤着骨头了呢?

    庄皎皎疼的厉害,只能抓着赵拓的手,不过万幸只是皮肉伤。

    “大娘子不要担心,您如今虽说不能用药,但是用热帕子敷一敷,每天轻轻揉一揉也能好。只是伤在后背……您睡觉要受苦。您就别侧身睡,虽说伤在后背,可您要是侧身,拉扯起来更疼。索性忍耐一二,平躺着好些。”

    医女看看她那显怀了的肚子心里叹气,这可真是受罪啊。

    赵拓的精神绷得死死的:“一点药也用不得?”

    “睿王殿下息怒,真用不得。大娘子本就惊着胎气了,这活血化瘀的药此时哪里敢用?大娘子这后背看着吓人,月余就能好的。”医女忙道。

    赵拓不说话,只是神情极其难看。

    “没事,钝痛,不碍事。”庄皎皎这时候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