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曹家逆子〕〔我不是野人〕〔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重生后我嫁给了渣〕〔超品渔夫〕〔死后七百年:从城〕〔仙魔三国大玩家〕〔六指诡医〕〔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重生都市仙帝〕〔至尊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春意闹 第0204章 能不能好
    醉醺醺的庄守业被灌了醒酒汤,擦洗过之后醒了过来。

    见是在正院里,孙大娘子就在跟前。

    还没说话,孙大娘子就抱怨:“官人也真是的,怎么就能喝那么多?跟女婿喝就能不管不顾了?还叫女婿亲自送你回来。”

    “啊?”庄守业还懵着呢,半晌回神:“哎哟,六郎呢?什么时辰了?”

    “还什么时辰呢,不早了,六郎回去了。怕四丫头担心。”孙大娘子又给他端来了茶。

    庄守业喝了:“你看我怎么就喝多了……六郎也不拦着……”

    “什么话,你是老丈人,人家是女婿,你要喝酒,人家还能拦着你?”孙大娘子无语。

    “哎……我这一喝多了就多话,别说了什么吧?”庄守业愁死。

    这个孙大娘子倒是不担心,自家官人有好处有坏处,好处就是纯善。

    他就没有坏心眼,所以酒后吐真言也是好话多。

    絮叨是絮叨,可从不说人坏话的。

    另一头,赵拓和庄皎皎闲话过,还是觉得需要再吃点。

    于是,就叫膳房又上来一桌,当然不是正常规格,就是一些宵夜。

    庄皎皎吃了一碗米酒汤圆,虽然怀孕的人不能喝酒,但是这米酒嘛,一点点,姜妈妈和齐妈妈都默许了,那就是吃点没事。

    赵拓则吃的是汤饼,可见喝酒永远吃不好,一大碗一下就见了底。

    终于到了歇息时候,庄皎皎还好,毕竟克制吃的不多。

    赵拓就觉得撑了,又不肯说,只能跟娘子说话消磨。

    可惜娘子是个怀孕的娘子,又吃饱了……

    那睡意来的简直排山倒海,上一秒还在说庄守业,下一秒,娘子的呼吸就变了,再一看,好的,睡着了。

    赵拓觉得人生寂寞啊,只能平躺着自己给自己暗戳戳的揉肚子。

    这动作,娘子醒的时候是不会做的,毕竟怪丢人的。

    一夜无话。

    贺洪渊托人找了个靠谱的郎中,只不过郎中并不是开封府的人,而是外地的。

    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流出来了。

    这本来是没什么的,可这位郎中吧,还挺有名。

    有名也正常,现在的郎中基本什么都能看,只是有些人专攻某些区域。

    就好比陈太医,就专攻妇科儿科,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海浩瀚。你重这边,那边势必就要轻了。

    所以这位被贺洪渊找的郎中吧,他擅长的是男科。

    原本也没人确切知道,可偏呢,这汴京城里有个浪荡哥儿,是个富商家里的郎君。

    在他们家那一片也出名,因为常年流连酒肆妓馆,就染上了花柳病。

    闹了好几年,这位王大官人总算找了个好郎中治好了。

    正是这位贺洪渊请的郎中。

    而这个王大官人呢,虽然浪荡,但是很会做生意,接了他爹衣钵之后,与汴京城不少官宦子弟有来往。

    他又是个不怕丢人的,过往那些事都不瞒着。

    所以一来二去,都知道有这么一段。

    可贺洪渊呢,贺家在汴京城本就扎根不深,并没有真的接触到上面的圈子。

    何况,一个科考出来的,跟那些天生富贵的也不是一个路子。

    故而不知道这件事。

    这一来二去的,贺洪渊请了个看男科的郎中回来的话就传开了。

    偏如今的贺洪渊吧,是混不进上流圈子,可他是睿王连襟啊……

    这就……

    所以正好,八卦传播速度那简直是飞快。郎中人还没到汴京城呢,事就已经满大街知道了。

    想想,一个普通的话:丁家挖了一口井,省了一个挑水的劳力。这么一句话经过几度传播,都能变成丁家挖了一口井,挖出一个人来。

    何况是贺洪渊找了个本就是看男科的郎中呢?

    这没几日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基本就是贺洪渊不能人道了。

    这群人,竟就这么无意中真相了。

    消息到了庄皎皎这,还是指月结结巴巴说的,未出阁的姑娘说这个,还是怪羞耻的。

    庄皎皎一愣:“当真?”

    “这……真不真奴不知道,就是……就是……都这么说的。”指月道。

    庄皎皎蹙眉,站起身在屋子里踱步几圈之后道:“去,马上去请二姐姐,低调些,就说我有事。不要多话。”

    “哎。”指月忙出去,准备亲自去。

    望月还不解:“怎么了这是?您可千万别着急。”

    庄皎皎坐回去:“嗯,没事。”

    望月见她不说,也不问了,给她倒了热乎乎的喝的,又拿来小零嘴哄着。

    姜妈妈和齐妈妈都说了,孕妇可不能有不高兴,要是有情绪了,就要马上哄着。

    尤其不能哭。

    庄知薇见着指月的时候,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不过庄皎皎叫她去,她也不能不去。

    正好贺洪渊也不在家,她便换了一身衣裳起身跟着指月走了。

    睿王府正院里,庄皎皎见庄知薇来就道:“都出去吧,我与二姐姐说话。”

    庄知薇原本想要行礼,这会子也没行。

    屋里就剩下姐妹来,庄皎皎就问:“二姐姐,你做了什么?”

    庄知薇咬唇,半晌道:“你怀着孩子,何苦想这么多。我能做什么呢。”

    “你废了他?用药了?能不能治好?”庄皎皎直白道。

    庄知薇脸色一变:“……我……你别管了……”

    “你坐。”庄皎皎叹口气。

    庄知薇坐下:“是我不好,叫你怀着孩子担心这些。真的,这事你别管。我有办法。”

    “所以,你真的给他下了药?能不能治好?找的谁?”庄皎皎又问。

    “药……药是我叫紫月去买的。不会有人知道,紫月也不会背叛我。下药是我下的。除了紫月和紫兰没人知道。”庄知薇道。

    “前些时候给他看病的郎中你就敢说不知道?”庄皎皎挑眉。

    “我敲打过了,没事他也不想惹事。”庄知薇语速快了些:“贺洪渊只会查到,他是因为病久了亏了身子。这药不能进补,越是进补就越是……他进补了很多了。我……去年就给他用过药了,这已经是第二次,应该……不需要第三次了。”

    她不会叫他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