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第91章 花痴宝珠
    姚大江昨夜回来得晚,到家的时候,姚瑶还没睡,在自己房里看书,他就没有打扰。他听宋氏说了姚瑶买了辣椒种子回来,要种辣椒的事,是赞成的,打算等过几天赵家的房子盖得差不多了,就抽空去把新买的地翻整一下,除了辣椒,还得种点别的,不能让地荒着。

    这天一早,姚瑶再见到宋思清的时候,本以为她的眼睛该好了,谁知道还是肿着的,看着像是没睡好,有些疲惫的样子。

    “表姐还是感觉不舒服吗?”姚瑶关切地问。

    “没有……”宋思清垂眸,笑得有些勉强,“我可能是有点认床,昨天没睡好。”

    “多住几天就习惯了。”姚瑶笑着说。

    吃早饭的时候,宋思清就忍不住偷偷去看小白和姚瑶相处的样子,发现小白很自然地帮姚瑶盛汤夹菜,目光也时不时地落在姚瑶身上,一次都没往她这边看过。

    宋思清第一次动心,昨夜听了姚玫的话,心中不免酸楚,吃饭都没有什么胃口了。

    吃完饭,小白就跟着姚大江一起去了赵家。宋思清本以为见不到他,能好一点,结果发现小白走了之后,他的影子还是在她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让她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来。

    “娘,我去师父家了,中午带着师父一起过来吃饭,今天炖个骨头汤,下面条吧。”姚瑶抱着一本昨夜已经看完的医书,打算到李郎中家里去,把书还了,顺便问一下她记下来的几个问题。

    “好,你去吧。”宋氏从厨房探头出来,笑着说了一句。

    宋思清看着姚瑶抱着医书的样子,突然心中一动,开口问姚瑶:“瑶瑶,李爷爷还收徒弟吗?我也想跟着他学医术。他医术好,名声都传到我们村儿了。”

    姚瑶有点意外,继而就笑了起来:“师父还收不收徒弟,这个我说不好,我等会儿过去见到师父,帮表姐问问吧。”

    “我想跟你一起去,可以吗?”宋思清看着姚瑶问,“我当面去问,这样有诚意。”

    “那也行,走吧。”姚瑶很爽快地答应了,跟宋思清一起出门去了。

    走在路上,宋思清状似无意地开口问姚瑶:“瑶瑶,我听玫儿说你要招赘,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过我还小呢,这事儿不着急。”姚瑶很随意地说。

    “哦。”宋思清眼睛闪了闪,“我怎么都没听你管小白叫大哥啊?”

    “自家人,都在心里了,他不介意。”姚瑶笑着说。

    宋思清本想试探一下姚瑶对小白的心思,结果发现问什么姚瑶都回答,但她还是没明白姚瑶是怎么想的……

    说话间,到了李郎中家门口。

    门关着,姚瑶叩门,李郎中在家,过来开了门,看到宋思清也来了,就都请了进去。

    “师父,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姚瑶对李郎中说。

    “是真的看完了?都记住了?”李郎中很惊讶,因为姚瑶把书带走也才两天时间,昨天白天还去了镇上大半天。

    “嗯,都记住了。”姚瑶是穿越来的,前世经历过高考,在背诵记忆这方面,是经过训练的。她也不是真的能到过目不忘那种程度,而是一有时间就会把看过的内容回忆默诵,加深记忆。譬如坐车在路上的时候,还有睡觉之前。

    “好,等会儿考考你。”李郎中很满意,他相信姚瑶不会说大话。

    “师父还收徒弟吗?”姚瑶笑着问。

    “哦?怎么问这个?”李郎中愣了一下。

    “师父看我表姐怎么样?我表姐也识字,很想跟着师父学医术。”姚瑶说。

    宋思清站了起来,对着李郎中行礼:“李爷爷如果收我为徒的话,我会好好学的。”

    李郎中用手摸了一下修剪得很整齐的胡须,看着宋思清,眼眸微闪:“宋丫头,老夫的医术只传一徒,之前拒绝了很多打算拜师的,就是因为还没碰上合心意的。你不错,可惜来晚了。”

    李郎中看宋思清是姚瑶的表姐,姐妹关系不错,所以说话很委婉,给宋思清留了面子的,只说是他收徒的规矩不能破,没说是看不上宋思清。

    宋思清心中失望,微微点头说:“没关系,瑶瑶确实比我聪明很多。”

    宋思清坐在一旁喝水,听李郎中考校姚瑶,姚瑶都对答如流,师徒二人讨论的东西,宋思清全都听不懂,心中不觉更加失落了。

    快到晌午,姚瑶邀请李郎中去家里吃饭,李郎中欣然点头,三人一起回了姚瑶家。

    刚吃完午饭,有人来请李郎中看病,他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宋氏和姚玫一起出去割猪草了,姚瑶坐在院中树下看书,宋思清带着姚珊和姚景泽在大门口玩儿。

    一个又黑又胖的姑娘走了过来,是先前来过的孙宝珠。她穿了一件绿裙子,外面套了红色的比甲,脸上抹了白粉,跟脖子的颜色差别明显,嘴唇又涂得血红,手中甩着一张帕子,捏着嗓子问了一句:“小白公子在家吗?”

    姚景泽先看到了孙宝珠,“呀”的一声转身跑回了院子里,像是被孙宝珠的样子吓到了。

    姚珊看着孙宝珠,皱眉说:“我大哥不在家。”

    宋思清不认识孙宝珠,但看孙宝珠的样子,也大概能猜到她为何来找小白。

    孙宝珠探头往院子里张望,只看到了姚瑶和姚景泽,没有旁人,一脸失望,自言自语:“小白公子怎么不在家呢?”话落又问姚珊,“那小白公子去哪里了?你告诉我,我去找他!”

    姚珊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大哥去哪里,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赶紧走吧!不然等我二姐出来,她会打你的哦!”

    孙宝珠想起上次姚瑶的狠劲儿,脖子微微缩了缩,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掏出一个五颜六色的荷包,扭扭捏捏地递给了姚珊:“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小白公子,就说……就说是宝珠亲手给他做的……”

    孙宝珠话落,以为姚珊会接,谁料姚珊嫌弃地退后了一步,孙宝珠的手一松,荷包掉在地上,染了灰土。

    她连忙蹲下捡起来,在自己身上抹了抹,又拍了拍,一副很珍惜的样子,再次递了过来:“帮我交给小白公子。”

    “我不交,我大哥肯定也不要!”姚珊皱眉说。

    “你怎么知道他不要?”孙宝珠瞪了姚珊一眼,又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该对小白公子的妹妹生气,脸色变了变,捏着嗓子,自认为柔声细语,实则声音怪异地说,“帮个忙,以后说不定我们会成一家人的……”

    姚珊打了个寒战,拉着宋思清直接跑进门,把门从里面关上了,扔给孙宝珠一句:“我才不会跟你成一家人呢!”她家大哥眼睛又不瞎,怎么可能会看上孙宝珠?实在太丑了,还不爱干净!

    孙宝珠很生气,可是姚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她本来想走,走出去两步,停下来想了想,过去坐在了姚瑶家门口的小溪边上,痴痴地看着不远处的大路,等着她心中神仙一样的小白公子回家。她一定要亲手把这个做了好几天,花了好多心思的荷包送给他,他会喜欢的……

    院子里,宋思清问姚瑶:“那个是谁呀?怎么……那样啊?”

    “孙宝珠,赵康安的表妹,不过他们两家现在已经断绝亲戚关系,不再来往了。”姚瑶没抬头,回答了宋思清的问题。

    宋思清愣了一下:“原来是她。那次我爹回去跟我们说了那个孙家来闹事,想坏了玫儿和赵康安的姻缘,没想到孙宝珠竟然还敢到你家来,光天化日的,打扮成那样,还要送小白哥哥荷包,真是……”

    “不知羞耻?”姚瑶笑了,“一个傻肥妞,不用理会她。屋子里有点心,表姐要是饿了拿着吃,就当在自己家。”

    “哎……”宋思清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在想孙宝珠那样大胆的行为,她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小白还没回来,宋氏和姚玫回来了,看到了坐在家门前的孙宝珠。

    姚玫呵斥了两句,孙宝珠像是没听到,理都不理。

    宋氏拉着姚玫进门,把门关上了。听姚珊说孙宝珠是来给小白送荷包的,宋氏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但她向来不会骂人,只说了一句:“这姑娘真是的……”

    姚玫想去把孙宝珠赶走,姚瑶说让她别管,孙宝珠愿意等就让她等着。

    姚玫有些生气:“她一直坐在咱们家门口,还要送荷包,这算什么事?外人看见了,这不是坏了小白的名声吗?”

    “大家都不瞎,谁也不会觉得小白能看上孙宝珠。孙宝珠自己愿意当笑话,随她去。”姚瑶神色淡淡地说,“大姐你要出去赶她走,你信不信她会说你是棒打鸳鸯,是你不让她跟她的小白公子在一起?”

    姚玫恶寒:“这什么人啊?她脑子里肯定缺根筋!”

    “她要脑子灵光,就干不出这么蠢的事儿了。”姚瑶摇了摇头说。

    天快黑的时候,小白和姚大江才一起回来。

    远远地看到小溪边有个黑影,小白还以为是姚瑶在等他,不过转念一想,姚瑶不会做这种事儿的,走近了就发现是孙宝珠。“精心打扮”过的孙宝珠,看起来比之前更丑了……

    “小白公子,你回来啦!”孙宝珠看到小白,眼睛都直了,跑上前来,捏着嗓子,对着小白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小白神色厌恶地后退了两步:“离我远一点。”

    孙宝珠像是听不见小白说什么,只直勾勾地看着小白,手里捧着她做的荷包,送到了小白面前:“小白公子,这是宝珠送给你的礼物。”

    小白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话落和姚大江一起,绕过孙宝珠,快步进了家门。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