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篮球开始〕〔许你浮生若梦〕〔幻神〕〔民国盗墓往事〕〔诡异降临到我身边〕〔宅在随身世界〕〔诸天世界暗行者〕〔贴身狂医混都市〕〔天命相师(龙出东〕〔超神学院魔法师〕〔大唐声望系统〕〔绝世神君〕〔影帝重回十八岁〕〔本宫玩转高科技〕〔时婳霍权辞〕〔重回十八少年时〕〔霍先生,你是我的〕〔高武之我是秦凤青〕〔傲世王者楚炎〕〔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第142章 小白的观点
    姚瑶跟小白没有再去看热闹,虽然这次事实上是因他们而起,是赵光耀指使姚大郎要拿到制作豆腐皮的方子,结果现在事情的发展完全偏离了本来的轨道。原本一派和谐的张大柱家,眼看着就要散了,姚瑶只能感叹一句,人生无常啊!

    赵康安和姚玫听到坡下面有动静,但是都没下去看。姚玫是忙着清洗豆腐皮模具和麻布,赵康安在旁边帮忙,很享受这种难得的跟姚玫独处的时光,懒得理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会儿看到小白和姚瑶进了大门,赵康安和姚玫已经把家里该收拾的全都收拾好了,姚玫还顺手把赵大年和赵康安爷俩的脏衣服都洗了,赵康安说着不让不让,也没拦住,最后自己很开心就是了。

    “二妹,下面是咋了?姚秀玲和张大柱那事儿,被人发现了?”姚玫说着把袖子放下来,准备等他们仨去打猎,她就回家去了。

    “大白天的,想不被发现都难。”姚瑶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跟赵康安和姚玫讲了一遍,两人都听得目瞪口呆,因为着实有一些巧合,譬如姚秀玲的前婆婆还给撞见了。

    “姚秀玲是真的不要脸啊,那张大柱也太过分了,咋能那样呢?还护着姚秀玲,真是的!我看他这次怕是让张婶子冷了心,以后不跟他过了!”姚玫轻哼了一声说,对于张大柱和姚秀玲的行为十分不齿。

    “张叔是个老实人,这次咋……”赵康安还没说完,就被姚玫打断了。

    姚玫瞪了赵康安一眼:“啥老实人?老实人就能干那事儿?你什么意思?你觉得他没错?”

    赵康安弱弱地说:“大丫,其实我是想说,张叔这次办的事儿,咋像脑子被驴踢了一样……”

    姚玫噗嗤一声笑了:“我看他就是脑子被驴踢了!婶子多好的人,摊上这种糟心事儿!”

    “不过二丫刚刚说,那个姚秀玲,是冲着豆腐皮来的?就是找错人了?”赵康安突然想起,看着姚瑶问。

    姚瑶点头:“嗯,姚大郎昨天从镇上回来,今天就出了这事儿,应该是他们一家合计过的,想要偷学到怎么做豆腐皮,抢了我们的生意。他们想当然地以为豆腐皮是张大柱家做出来的,我们只是中间牵线搭桥的,所以专门派了姚秀玲去对张大柱使美人计。大白天的,姚秀玲心里有鬼,又打算勾引张大柱,哄得张大柱把秘密跟她说出来,当然不能站在大路边,就钻小树林去了。”

    “这里面肯定也有爷爷和大伯一家的事儿!”姚玫面色一冷,“真是不消停!我们赚钱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天天动歪心眼!”

    “因为有些人,一直都觉得咱爹赚的钱,本来全都该给他们的,我猜他们现在还在后悔跟咱们分家。”姚瑶不甚在意地说。

    “后悔也没用,早就分干净了!”姚玫说。

    “大姐不用生气,不过接下来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豆腐皮是在哪儿做的了,到时候你们小心一点儿,别被钻了空子。”姚瑶说。

    “二丫你放心,今天咱们去山上,我就砍点蒺藜回来,跟你们家房子一样,把院墙上都插满,看谁敢来偷看!”赵康安握着拳头表示,他也不是软柿子。

    “嗯,那就上山去吧,希望可以打到野猪。”姚瑶说着,小白已经把背篓提在了手中,也没背上。

    一起出了门,赵康安把门锁了,他们三个一起往后面山上走去,姚玫回家去了。

    “丫丫,我背你吧?”小白问姚瑶。

    “我自己有脚。”姚瑶拒绝了。

    “那好吧。”小白这才把背篓背在背上,然后牵起了姚瑶的手,一起往前走。

    赵康安走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两人牵着的手,嘿嘿一笑也没说啥,继续往前走了。

    姚瑶跟小白这些日子平时腿上一直都绑着沙袋,今天要去打猎,两人把沙袋放在家里没有用,姚瑶觉得走起路来轻快了很多,力气和耐力都比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好太多了,虽然距离她的目标还很远。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他们跟着赵康安,到了之前发现过野猪脚印儿的地方。

    “康安哥,把你的弓箭借我玩玩儿。”姚瑶对赵康安说。

    赵康安把他背上的弓箭递给了姚瑶:“有点沉,二丫你小心点儿,别伤着自己了。”

    姚瑶试了一下,拉不满。小白接过去,很轻松就把弓拉满了。姚瑶表示,她的力气还是远远不够,接下来要多干活,多锻炼。

    在周围转了转,脚印倒是不少,就是没发现野猪。这中间小白放了一剑,射中了一只肥美的野鸡,正中脖子。

    “小白兄弟你箭法不错啊!”赵康安夸了一句。

    “试试而已。”小白说的是实话,刚刚他就是想试一下。他一拿起弓箭,身体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知道怎么拉弓,怎么上箭,怎么瞄准。

    姚瑶前世也是个射箭运动爱好者,不过她前世用的弓箭都是很专业的那种,不像这边的这么原始,但原理是一样的。现在的问题在于她的力道不足,原始的弓大多都很重,她还没法儿掌握。

    又在附近打了两只野兔,都是小白打的。姚瑶在草丛里面捡到了一窝野鸡蛋,拾起来用干草垫着,装进了背篓里面。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姚瑶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但小白一点儿都不热的样子,没有流汗。

    小白采了一片大树叶子,给姚瑶遮着太阳,三人继续往深山里面走。

    小白的弓箭玩得很溜,出现在视线中的野鸡野兔无一幸免,全都被打了下来,只是最后他们也没有发现野猪,找了个通风阴凉的大树下面坐着,把宋氏给他们带的肉饼吃了,喝了水之后,就打算回去了。

    姚瑶的小背篓里面装的是野鸡蛋和野菜,小白和赵康安的两个大背篓都被野鸡野兔装满了。

    赵康安想数数有几只,小白直接说了个数:“八只野鸡,六只野兔。”

    “有点多啊,你都给射死了,不吃就放坏了。”姚瑶说。

    小白表示,姚瑶明明很喜欢看他射箭,他当然要露一手,每次出箭都正中要害,也不是他的错。

    “那要不拿镇上去卖了?”赵康安问。

    “给我姥姥姥爷家送几只吧,剩下的咱们吃,让某人多吃一点肉。”姚瑶笑着说。

    “某人是谁?”赵康安问。

    “是谁谁知道。”姚瑶看了一眼小白,向来喜欢素食的小白笑而不语。

    赵康安家本来也不缺钱,现在又有了豆腐皮的生意,接下来办暖房酒需要的肉去买回来就行了,也不是一定要打到野猪。

    三人下了山,先去了赵家,洗把脸,喝点水,本来说留两只野味,赵康安说不用,他跟爷爷都去姚瑶家吃。

    锁了门,三人下坡,路过张大柱家大门口,大门还是关着的,也没锁,没有动静,看着像是没人。

    三人吃了肉饼,也不饿,下了坡往姚瑶家走去,走到村中央的位置,就听到前面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看热闹的村民把路都给堵上了,这会儿刚过正午,有人吃饭晚,端着碗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热闹。

    “还没完啊?”姚瑶吐槽了一句,走近就听到了大家议论纷纷。

    “冯家那老太太可真厉害,把姚秀玲脸上挠了好几道血口子!”

    “姚家人可真是让人开了眼了!除了姚秀玲之外,其他人巴不得冯家赶紧把那两个拖油瓶带走,结果还非要拦着,问冯家要起钱来了,说那俩孩子是姚秀玲十月怀胎生的,让冯家赔姚秀玲一百两银子,才能把俩孩子带走!”

    “那张大柱跟着瞎掺和啥?他媳妇儿都气得回娘家了,他倒好,跑到姚家给姚秀玲撑腰来了,丢人现眼!”

    “张大柱跟姚秀玲都那个了,说不定存了心想休妻,把姚秀玲给娶了呢!”

    “真恶心人!我看姚家就是不要脸,那俩孩子自己都说了乐意跟着奶奶走,去他们二叔家过活,不愿意待在姚家,姚家还死活拦着不放人!”

    “本来姚家就不占理,就是看冯家有钱,想趁机捞一笔呗!”

    “冯家要是有钱,之前冯波咋落魄成那样?”

    “听说是冯波他弟有钱,但他们兄弟早就断绝关系不来往了。不过兄弟断了,老人孩子肯定断不了的。”

    ……

    姚瑶和小白以及赵康安三人穿过人群,听着那些议论,基本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走出一段,姚瑶回头往姚家老宅看了一眼,就看到姚大海一脚把张大柱踹了出来!

    姚大海还往张大柱身上啐了一口吐沫,一脸厌恶地说:“穷酸鬼,死一边儿去!改天再找你算账!”

    当天晚些时候,姚瑶听说冯家老太太最后强行带走了孙子冯宝财,把孙女冯宝珠留下了,说不要这个孙女了,以后姚秀玲母女跟冯家再没有任何干系。

    “爹,娘,你们觉得这回张大柱会跟翠翠她娘分了吗?”姚瑶问姚大江和宋氏。

    姚大江叹气:“这次大柱真是昏了头了,希望他早点清醒,去给翠翠她娘赔不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是啊,这么多年夫妻了,还有俩孩子呢,分了以后咋办?”宋氏跟姚大江观点一致。

    姚瑶转头问小白:“你怎么看?”

    小白神色认真地说:“男人不能三心二意,张大柱已经对姚秀玲动了心思,又不知道尊重发妻,还不觉得自己有错,这样的事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算和好,也会膈应一辈子。感情的事情,要干干净净才好。”

    姚瑶唇角微微翘了起来:“其实我可以理解爹娘的想法,但我家小白说得最好。”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顶级龙少(乔振宇〕〔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