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OTA2之翻盘〕〔亏出个二次元帝国〕〔狂武斗尊〕〔逆武通天〕〔男主的钱都给我花〕〔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陛下,妾身不嫁!〕〔强势重生:傅少的〕〔叱咤风云林云免费〕〔顶级神豪林云〕〔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圣墟〕〔神之七分〕〔双龙异世游〕〔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顶级弃少〕〔顶级神豪〕〔林云〕〔妖孽高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第147章 上门讨债
    姚秀玲把张大柱狠狠地羞辱了一顿,又拿砖头把他砸得头破血流,然后转身回家去了,把大门栓上了。

    张大柱呆愣愣地站在门外,像是傻了一样。他一直觉得姚秀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最温柔的女人,但是就在刚刚,现实狠狠地抽了张大柱一巴掌,让他终于从那个虚幻的梦境中醒过来了,看到了姚秀玲真正的嘴脸……

    “张大柱,你穷成这样还想纳妾,让我们这些光棍儿怎么活?怪不得姚秀玲不跟你,她根本就没看上你!哈哈哈哈!”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啥德行,还想学有钱人纳妾?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以前觉得张大柱挺老实的,咋变成这样了?”

    “他老实?他老实能大白天跟姚秀玲钻小树林儿?他老实能把媳妇儿气回娘家,自己舔着脸来找姚秀玲?呸!就是臭不要脸!”

    “姚秀玲也是个贱货,都跟张大柱钻过小树林儿了,翻脸就不认人!”

    “张大柱,改天我也找姚秀玲钻小树林儿,但我指定不娶她,说不定她更喜欢我这样儿的呢!”

    ……

    张大柱听着村里人在周围议论纷纷,说什么话的都有,言语之中满是对他的鄙视和嘲讽,还有对姚秀玲的下流之语,他只感觉脑袋嗡嗡嗡的,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动了动脚,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看热闹的人很多,也没人上去扶。有些人看到这里,就扭头走了。毕竟事不关己,张大柱这回没干啥好事,谁乐意管他?

    姚瑶拉着小白往家走,小白问她:“你觉得张翠翠她娘还会跟张大柱吗?”

    姚瑶想了想说:“她可能还是会回去的。”

    “为什么要回去?”小白皱眉。

    “人生在世,总有很多无奈。就算婶子现在恨不得拿刀把张大柱给砍了,但她总要想想以后。假如真的和离了,什么都能分,孩子怎么分?张壮壮该说亲了,他姓张,张老头是不可能让婶子把他带走的,到时候婶子倒是自由了,但是连自己儿子的亲事都管不了了,很可能连闺女嫁人都不让她插手,两个孩子要是被张老头和张大柱给毁了,婶子得到的自由有意义吗?只要她牵挂着孩子,认为孩子比她更重要,她就会为了孩子,向生活妥协。”姚瑶神色也有些无奈。

    并不是姚瑶觉得于氏应该原谅张大柱,而是有些事情,放在姚瑶自己身上,她可以快意恩仇,不拖泥带水。但这是于氏的事情,她现在并不是跟张大柱刚成亲,还没生孩子,就算和离了再嫁便是了。

    这个世界对女人并不宽容,事实就是,假如于氏真的和离了,她带不走姓张的两个孩子,并且以后很可能也管不了两个孩子的事,不管她是否再嫁人。假如于氏把两个孩子带走,现实是,她确实也没有能力给两个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给张壮壮盖新房娶媳妇,给张翠翠准备嫁妆,这些她都做不到。

    “丫丫你说得也有道理,怪不得爹娘一直说,他们最终还是分不了的。”小白微微叹了一口气。

    “不分,也有不分的活儿法,日子是自己的,过得好赖,都是自己的选择。”姚瑶说,“如果婶子和翠翠回去了,我也不会多意外。”

    姚瑶和小白回到家里之后没多久,赵康安来了,脸色不好看。

    “咋啦?”姚玫问赵康安。

    “张叔脑袋破了,张爷爷去求我,让我过来请李爷爷去给他看伤。”赵康安神色很无奈。他家跟张大柱家是邻居,以前关系都挺好,这回张老头死活拉着赵康安,急得都快给赵康安跪下了,赵康安也不能见死不救。

    姚玫面色一沉:“你管他家的事儿干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姚玫已经听姚瑶说了张大柱被姚秀玲拿砖头砸了的事情了。

    “大丫,人命关天……”赵康安说。

    “康安,过来背我。”李郎中已经知道发生啥事了。

    “哎!”赵康安连忙过去,把李郎中背了起来,还提起了李郎中的药箱。

    正准备走的时候,李郎中突然回头对姚瑶说:“小瑶儿,去为师屋里,找那个账本拿过来。”

    “好。”姚瑶进屋,打开了一个箱子,从里面拿了一个很厚的账本出来,上面写了张大柱的名字。

    李郎中一直都有记账的习惯,里面记得很详细,哪年哪月哪天给谁看了病,是什么病,用了什么药,有没有收钱,收了多少钱,一笔一笔全都记着,这些年光账本就有一大箱子。

    姚瑶觉得这东西挺好。李郎中碰上很穷的病人,有时候就没收钱,或者让他们打了欠条,一直也不还。有账本在,第一,如果病人后来出了什么问题,可以作为证据来用,第二,方便日后算账。

    其他账本都是按照时间来记的,唯独张大柱家的,专门记了厚厚一本,因为太多了。张大柱他娘瘫痪那些年,李郎中给她看病,一文钱的诊金都没收过,药材他有的就送给他们了。当时觉得张大柱孝顺,这些对他而言也不值当什么,谁知道最后张老婆子自杀了,张大柱也并没有从中得到教训,好好干活赚钱养家,而是为了个女人开始作死。

    “师父是打算秋后算账吗?”姚瑶把账本放在了李郎中的药箱里。

    李郎中轻哼了一声说:“为师不是做慈善的,碰上好人,吃亏就吃亏了,碰上腌臜人,绝不能让他占了便宜!我去跟他们好好算算这笔账!”

    姚瑶笑了:“作为师父的徒弟,这次我也去,跟师父学学,顺便帮师父算账,我很会算账的。正好,他家还欠我家的银子没有还上。”

    “好,我们走!”李郎中话落,赵康安背着他出门,姚瑶在旁边跟着,小白走过来,默默地把药箱接过去,拿在手中,牵起了姚瑶的手。

    到了张大柱家,他躺在屋里半死不活的,张老头急得满头大汗,看到李郎中来了,像是见到了救星,连忙招呼李郎中去给张大柱看伤。

    李郎中倒也没说什么,给张大柱把脉,然后给他止血,又开了个方子,给了张老头,说让他去抓药。

    “大柱这伤不严重吧?”张老头神情紧张地问李郎中。

    “死不了。”李郎中神色淡淡地说。

    “谢谢李郎中!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张老头说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的。

    “谢不谢的,我也不在意。”李郎中坐在那里,看着张老头说,“听说你儿子准备纳妾?想必是你家发了大财了。那行,咱们现在就把这些年的账算算清楚,把欠我的医药费都给了吧。”

    张老头傻了:“啥……啥医药费?”

    “你老婆子当年看病我没收钱,不是不收钱,只是先让你们欠着,还有药钱,我都记着,这有账本。”李郎中伸手,小白把账本递了上去,“你要是想看,可以拿去看,不过你不识字,应该也看不懂。你要是觉得这账本有问题,那咱们就去见官。小瑶儿,你脑子快,现在给他算算,统共欠我多少钱?”

    姚瑶拿过账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然后很肯定地说:“一共是十一两银子并三十八文钱。”

    “姓张的,啥也别说了,给钱吧,一个子儿都不能少!”李郎中看着张老头轻哼了一声说。

    “师父,还有今天出诊的诊金,按规矩收,诊金一百文,刚刚用的药,一百五十文,还要再加欠我家的三两银子,一块算了,一共是十四两银子并二百八十八文钱。师父您现在在我家吃住,这钱都交给我,算交了伙食费吧。”姚瑶开口说。

    李郎中嘴角一抽,看着张老头不耐烦地说:“快给钱!没听到我连伙食费都交不起了,我要被我徒弟赶出家门怎么办?”

    “当时不是说好的……不用给了?”张老头脸色很难看。

    “谁说不用给了?我当时说的都是先不用给,你跟你儿子再三跟我保证,说以后一定给!怎么,说过的话当放屁了?还是当时糊弄我呢?你穷你还有理了,我活该吃亏是不是?这些年欠我钱的多了去了,我要不要,全看心情!你们现在恶心到我了,把钱还上,啥事没有!要是还不上,那咱们就去见官!”李郎中没好气地说。

    “李郎中,有话好好说,咱们乡里乡亲的,你一向大方……”张老头这下真的慌了。

    “我大方,那也分人!上次我让姚家老宅那群杂碎给弄断了腿,现在都没好,你们倒好,上赶着巴结他们,还想让姚秀玲给你儿子当小妾?啥也别说了,拿钱!没钱就把房子卖了还债!我就给你们三天时间,还不上,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李郎中话落,小白把他背了起来,带着姚瑶一起走了。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