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318.原缨被抓(一更)
    马惊了,朝着旁边冲撞,姚瑶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栽倒,不偏不倚地倒向了挥刀的刺客!

    姚瑶看到了刺客眼中任务即将轻松完成的得意,她的手“下意识”地抓向了刺客的肩膀,想找个支撑,避免落在地上。

    刺客一手握刀,一手抓住了姚瑶的肩膀。

    下一刻,并不是刺客的刀刺入了姚瑶的胸口,而是姚瑶抓向刺客肩膀的手,微微偏移,指尖微弓成爪,骤然捏住了刺客脖子上的某块骨头,狠狠一握!

    咔嚓一声,刺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手中的刀坠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姚瑶也随之倒在了地上,很快又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迹。这是林松屾教她的杀人手段之一,第一次使用,效果还不错。这种近身的招数想要成功,是要进行心理铺垫的。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姚瑶表现出来的弱小无助,让刺杀下意识地轻敌,给了姚瑶出手的机会。

    姚瑶把刺客脸上蒙着的黑布摘了,微微蹙眉。刺客是个男人,容貌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

    姚瑶想起林松屾之前跟她讲过的某些事情,俯身,轻轻推了一下刺客的脑袋,看向了刺客右耳后方,那里有一个红色的“胎记”,三瓣花的形状。

    这不是胎记,是杀手组织暗楼的符号。林松屾便是出自暗楼,他的右耳后方,有一个很浅的伤疤,是他把暗楼的印记去除之后留下的。

    所以,这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从他身上是不可能找得到幕后之人的线索的。

    “你没事吧?”原缨匆忙回来,看到姚瑶身旁的人,神色微变,冲过来把姚瑶拉到了她身后,离得近了,这才看到地上那人已经死了,死因是脖子被拧断了……

    原缨的剑上染了血,姚瑶打量了一下,她身上没有伤,衣服也好好的。

    “我追上了那人,只伤到了他的一条手臂,又出来许多同伙,我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就回来了。”原缨跟姚瑶解释。

    姚瑶微微摇头:“已经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不过没事。”

    原缨伸手揽住了姚瑶的肩膀说:“非也,咱俩真要比的话,你才是‘虎’,我不是。对方太低估你的实力了。”

    “我怀疑这个人是那群人武功最高的,被安排来杀我,我是运气好,扮猪吃虎,他信了。”姚瑶很客观地说。真要打的话,她未必是地上这个杀手的对手。

    “我们先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原缨把两匹马找回来,和姚瑶一起,离开了那个巷子,继续往醉仙楼的方向走。至于地上的尸体,有人发现会报案的,官府很容易查出那人是个杀手,这种案子一般就归为江湖仇怨,很快了结了。

    原缨和姚瑶到了醉仙楼,原缨作为明面上的老板娘,被请到了秦非墨专属的那个雅间里。这会儿才吃过早饭没多久,姚瑶让人上了一壶茶,午饭过后再说。

    “有惊无险,你要出了什么事,相公得吓死了。他昨夜还说,让我一定得形影不离地跟着你。若是你受了伤,不说别的,阿九肯定会怪我们的。”原缨对姚瑶说。

    “还好,不必紧张。不过我才来京城,身份都是假的,竟然这么快遇到了刺杀。这个地方,还真不是好待的。”姚瑶笑了笑说。

    原缨微微叹了一口气:“天子脚下,各方势力明争暗斗,秦家想要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多的是人想把秦家一起拉到旋涡的正中心去。大哥中毒,怕只是开始。”

    “应该有人怀疑你吧?”姚瑶问原缨。

    原缨不在意地笑笑:“这是必然,我是北疆国的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多的是人这样想。朝中还有人说,反正大盛国和北疆国已经开战了,不可能再和平共处,应该把我这个北疆国公主拉到战场上当人质,为大哥换解药。皇上找了相公进宫去问话,倒不是要按照某些人的提议来处置我,而是让相公给阿九写封信,说秦非白的毒已经解了,让他不要受任何人的威胁,影响到战事。”

    姚瑶眉梢微挑:“这样啊……”

    “相公只能按照皇上的意思写了信,给皇上过目,然后皇上派人送了出去。至于我,皇上根本懒得理会,因为他知道,假如我是个细作,秦家早就容不下我了,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在秦家人的眼皮子底下给大哥下毒。”原缨说。

    “所以,现在秦非白的死活,听天由命了。”姚瑶点头,“这就是所谓的为君之道,但其实也正常。战争劳民伤财,死伤难免,大盛国本来处于优势地位,如果因为一个秦非白,秦玥妥协了,让步了,北疆国很可能会因此扭转战局,后果可能会很糟糕,也不只是利益的问题。”

    “好在你来了,我跟相公都相信,有你在,大哥一定会没事的!”原缨看着姚瑶说。

    “我只能说尽力。”姚瑶摇头,“不过你们如果抓不出到底谁给他下的毒手的话,有一就有二,这种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嗯,相公一直在暗中调查。有些事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一开始怀疑的人是睿王。先前因为莫紫语的事,大哥态度很强硬,得罪了睿王,睿王府跟秦家在过去一年明面上还是保持着正常来往,但睿王已经不再踏足秦府,初二都没跟着睿王妃一起来。”原缨说。

    “睿王?”姚瑶若有所思,“我倒觉得,未必是他,因为太明显了。既然不是睿王府全家都跟秦家断绝关系,说明睿王并没有打算放弃秦家这门姻亲,只是他自己或许因为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不再登门而已。其实当初得知睿王府用那种手段想促成莫紫语跟秦玥的亲事,就能看出,睿王夫妇心机并不深,甚至有点蠢。真正心机深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同时,还会做完美的遮掩。睿王那次暴露在皇上面前,心思太明显了,皇上都懒得动他,应该也是知道他构不成真正的威胁。”

    原缨点头:“是的,我跟相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只是一开始怀疑睿王府,后来就觉得应该不是他们。”

    “噬魂香这种东西,不是吃进去的,所以想下毒,看似容易,却也不容易。”姚瑶说,“首先,下毒的人,自己手里必须有解药,先服下,否则也避免不了中毒,而且需要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面,因为这种香逸散很快,如果是在开阔的地方,挥发速度快,即便吸入了一点,也不至于人事不省。”姚瑶若有所思,“所以我想问的是,秦非白是在哪里倒下的?”

    原缨神色一肃:“是在家里!相公说他本来正常入眠,第二天却怎么都叫不醒了。”

    “这就怪了。他的夫人如果跟他一起睡的话,为何没有中毒?”姚瑶缓缓地问。

    原缨面色微沉:“你怀疑是大嫂做的?”

    “我只是从一个医者的角度,以我对噬魂香的了解,以及现有的信息,分析一下可能的情况。是不是温如晴,不一定,但至少她有嫌疑。”姚瑶说。

    “那大哥会不会有危险?”原缨神色微变,“万一真的跟她有关,她一直在大哥身边,如果知道你有可能把大哥救醒,说不定她会下毒手!府里只有我和相公,还有公爹和大嫂知道你可以救大哥,今日就有人来刺杀你!这不正常!”

    “是不太正常。”姚瑶点头。

    “我们回府吧,我总感觉要出事。”原缨皱眉,站了起来。

    “要不你先回去?我等会儿自己回去,我记得路。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我第一次来,想在京城里转一转,看一看。你回去不要表现出什么,就去看看秦非白是不是没事就可以了。”姚瑶对原缨说。

    “可是,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原缨摇头。

    “没关系的,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你先回去,刚刚我们说的话,只能跟你相公说,别的人不要讲。”姚瑶对原缨说。

    原缨犹豫了片刻,姚瑶再三坚持让她先走,她只能听姚瑶的,自己一个人离开了醉仙楼,回秦府去。

    姚瑶慢条斯理地喝了两杯茶,叫了小二过来,点了两道素菜,等着菜送上来,吃了些,然后才起身离开,也没人让她结账,虽然都不知道她是谁。

    姚瑶出了醉仙楼,小二把她的马牵了过来,她谢过,翻身上马,慢慢悠悠地在京城大街上走。

    昨日是上元节,今日还能看到街道两边挂着的不少没有卖出去的花灯。春寒料峭,姚瑶披着个披风,遮住了她纤瘦的身形,今日精心描画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就是个英俊的少年公子。

    沿路经过一家药铺,姚瑶下马,把马拴在外面的一棵树上,走了进去。

    “这位公子抓药吗?可有药方?”药铺的小伙计迎上来,热情地问。

    姚瑶摇头:“没有药方,我要的药材很普通,跟你说,你去帮我抓。”

    小伙计愣了一下,呵呵一笑:“如果药材太多,小的记不住,抓错了那就不好了。”

    “我会看着,不让你抓错的。”姚瑶开始念药材的名字,小伙计默默地记着,记下三样,就去抓过来,姚瑶再说后面的。

    也没用多久,小伙计把姚瑶要的药材都抓好,包了起来,算盘啪啪一打,钱算好了,姚瑶付了钱,提着药材出门。小伙计回想了一下,已经记不太清楚姚瑶都抓了些什么药材。

    姚瑶没有去牵马,又拐进了斜对面另外一个药铺,一样,她说要什么,让伙计给抓了,付了钱拿着走。

    京城大街上一共有三家药铺,姚瑶每一家都去买了不同的药材,最后又在路边买了个篮子,把药包装进去,提在手中,骑着马,接着逛。

    醉仙楼走到街尾,再转回来走到街头,姚瑶又买了几样小吃,还在小摊上面买了两根男式的簪子,其中一根直接插在了头上。

    姚瑶策马回秦府的时候,有人已经分别去过她抓药的三家药铺,询问她都买了什么药材。每个药铺的伙计都说不全,也不是特别准,但大致都能说出来。最后那些药材合到一起,也没有什么章法。

    姚瑶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再碰上什么麻烦,她前脚进府,后脚秦非墨就追了进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秦非墨问姚瑶,看到姚瑶篮子里还装了个大馒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是我家夫人做的饭菜不合你胃口吗?”

    “那倒不是,只是路上碰到,这馒头闻着很香,买了一个,晚上用这个给你们做个菜。”姚瑶微微一笑。

    “用馒头做菜?好吧,我不问了,等你给我惊喜。”秦非墨一边说,一边跟着姚瑶往客院走,有些不解地问,“那些纸包着的是什么?药材?不是让我去找吗?你怎么还自己买?”

    “最近闲着无事,想配点药膳。”姚瑶说。

    “你跟我说,我给你买回来就好。”秦非墨说。

    “逛街的乐趣你不懂。”姚瑶摇头,看秦非墨要跟着他进门,就对秦非墨说,“哦对了,今日本来我是跟你夫人一起出的门,我们去醉仙楼的路上碰到了杀手,后来有点事,所以她先回来了。”

    秦非墨面色一沉:“杀手?她没事吧?”

    “你去看看她吧,我这边没事。”姚瑶摇头。

    秦非墨又打量了一下姚瑶,确定她好好的,就转身快步离开去找原缨了。

    姚瑶看着秦非墨的背影,若有所思。她没说实话,她买回来的药材并不是做药膳的,让秦非墨找的药材也不全是解毒的。倒不是姚瑶怀疑秦非墨,只是这个家里的“鬼”,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躲在谁的身边,还真不一定。就冲着秦非白曾经请林松屾暗中保护秦玥这件事,姚瑶决定,这次救人的同时,顺便捉个“鬼”,看看到底是谁在作祟。

    姚瑶在来京城之前,给秦玥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她知道秦非白中的什么毒,已经前来京城,让秦玥放心,好好打仗,不要轻信别人。

    秦非墨见到原缨,得知了某些事,暂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他跟秦谡商量好,两人轮流守着秦非白,不管温如晴在不在。

    傍晚时分,原缨过来跟姚瑶一起做饭。姚瑶把买回来的馒头切成小丁,裹了蛋液,过了油捞出来,准备了五花肉和一些菜,打算做个炒黄金馒头吃。

    原缨正在切菜,跟姚瑶说说笑笑的,外面突然想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原缨围裙都没摘,走出去,就看到一对官兵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把这个北疆国的奸细拿下!”为首之人一挥手,一群带刀侍卫上前来,抓住了原缨。

    原缨也没反抗,因为这些人明显是宫里来的。等秦非墨收到消息,匆忙赶来的时候,原缨已经被绑了手要押走了。

    “你们做什么?放开她!”秦非墨神色难看地拦住了那些人的去路。

    “秦三爷,这可是皇上让我们来抓人的。”为首之人面无表情地说。

    “为什么?”秦非墨不解。如果皇上怀疑原缨,早就处置她了,为什么现在突然搞了这么一出?

    “今日有人报案,刑部根据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发现了一个藏在京城的北疆国人的窝巢,抓获了几个北疆国的人,从其中一人身上,搜到了北疆皇帝给原七公主的密信,信中说,让原七公主找机会,继续给秦老将军下毒!跟书信一起,还搜到了一瓶那人尚未交给原七公主的毒药!秦三爷,让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