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343.殿试,金枝玉叶选夫(二更)
    容夫人走了,姚景泽拿着那块墨色的玉佩,献宝一样交给姚瑶:“二姐,这是姨姨送给我的!”

    玉佩触手温暖,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正面刻了一个复杂的图腾,背面刻了一个字“容”,想来那位容夫人的姓氏并不是假的,但她是从哪里来的,姚瑶并不知道。

    姚瑶用红色的丝线编了一根漂亮的绳子,把那块玉佩穿起来,给姚景泽贴身戴在脖子上,叮嘱他不要弄丢了,也不要送给别人。姚景泽认真地点了点头,问姚瑶:“二姐,那个姨姨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要哭呢?”

    姚瑶揉了揉姚景泽的小脑袋:“因为她想她的孩子了。”

    “她的孩子在哪里呢?”姚景泽好奇地问。

    姚瑶笑了笑说:“在她心里。”

    姚景泽似懂非懂,小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他很快又跑到宋氏身边,去跟弟弟说话了。

    姚瑶问林松屾有没有听说过姓容的大户人家,林松屾说没有,他曾经是个杀手,后来当了镖师,如果是什么显赫的大家族的话,他会知道的。

    姚瑶也没有再继续探究那位容夫人的底细,只是希望她保重自己,还有再见的机会。

    容夫人走之后的第二天,樊峻带着梁薇和小乐乐,从金水镇回来了。

    “姑娘,目前还没找到那种药材。”樊峻神色有些抱歉。姚瑶为何要寻那种药材,樊峻是知道的,可以说,姚瑶救了秦玥三次性命,第一次秦玥落难收留,第二次赠送九转丹保命,第三次在汴城,杀手行刺,若不是姚瑶以命相护,秦玥早就死了。

    “没关系,我跟那人也没说死,我们尽力找,他应该也在找。”姚瑶摇头,让樊峻不用有太大压力。

    “是,我会继续安排人找的。”樊峻点头,话锋一转,“明日就是殿试之期了,会试头名因为参与端王谋逆,已经被打入了天牢,宋公子有中状元的机会。”

    姚瑶笑了笑:“我当然希望表哥努力读书能有个好结果,但走到这一步,就看天意吧。如果是我的话,我倒觉得榜眼不错,万一中个状元,皇上一看,一表人才,不错不错,赐婚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到时候就身不由己了。”

    樊峻一听就乐了:“姑娘你说的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如果我家主子在这里,姑娘说榜眼不错,他肯定会吃味的。”

    “为何?”姚瑶下意识地问。

    “因为我家主子只中过武状元和文探花,没有榜眼。”樊峻嘿嘿一笑。

    姚瑶翻了个白眼:“老樊你都敢调侃我了,这个我倒是要跟你家主子好好说道一下。”

    樊峻连忙拱手作揖:“姑娘放我一马,惹了主子不高兴,他会修理我的。”

    姚瑶从北疆国回来的时候,脖子和手上的伤疤都还没有完全消除痕迹,当时特意做了遮掩,又涂抹了几天祛疤痕的药物之后,现在已经好了,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来。而她这会儿跟樊峻提起那位风楼主,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就去找林松屾了。

    林松屾有了自己的房间,门开着,姚瑶进去,他正在收拾行李。

    “二丫,我得回县里一趟,镖局之前接的一趟镖,半路被人劫了。”林松屾抬头看到姚瑶,快速地说。

    姚瑶蹙眉:“长风镖局的名号在江湖上响当当的,谁这么大胆敢劫你的镖?”

    “具体情况我要回镖局才知道,你找我有事?”林松屾说着已经提着行李站起来了,姚瑶看他打算带走的都是宋氏和姚玫之前做的零嘴,肉干居多,也没别的。

    “没事,你赶快去吧。”姚瑶本想问林松屾,杀手组织暗楼的楼主姓什么,因为她在北疆国见到的那位鬼面人,被原焱称为风楼主,姚瑶怀疑可能跟暗楼有关,不过这事也不急,姚瑶打算等林松屾回来再聊,话落还加了一句,“需要我陪你走一趟吗?”

    “当然需要!”林松屾脱口而出,大步走过来,揉乱了姚瑶的头发,扯了扯嘴角说,“不过爹肯定不会让我带你出去做危险的事情,而且我们是有约定的,你出门我在家,我出门,你就好好在家吧。走了!等我回来第一顿要吃你做的疙瘩汤!”

    “好。”姚瑶点头,林松屾已经大步出了门。

    大盛国京城。

    端王谋逆一案,在秦非白的雷霆手段之下,已经基本了结了。不仅京城之中许多官员牵涉其中,还有数位地方大员,跟端王有所勾结。可以说,若不是这次暴露,最多一两年的时间,端王羽翼丰满,寻到合适的时机,就有资本起事了。可惜,他暗中筹谋多年,最终功亏一篑。

    唯一没有被打入天牢的漏网之鱼,是秦瑄,而秦瑄也正是导致端王败露的直接原因。最近秦瑄看这把火始终没有烧到他身上,秦非白也总是不见人影,根本没有要找他兴师问罪的意思,已经放心下来,继续过自己的大少爷日子了。

    秦非墨很想念原缨,打算等殿试有了结果,林颂贤回清源县的时候,他跟着一起去,把原缨接回来。

    明日就是殿试之期,京城姚府的常客温煦风,这天又上门来了。六伯都不用通报,直接把人请到了宋思明的书房门外。

    “温兄来了,快坐。”宋思明起身,给温煦风倒茶。

    温煦风微微一笑:“咱们之间,还客气什么?思明你殿试准备得如何了?可还有什么疑惑,或许我能为你解答一二。”

    宋思明摇头:“心里有些没底,但能看的书都看完了,其实今天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今天放松一些也无妨。”温煦风故作神秘的说,“思明,其实我是来给你‘透题’的。”

    “啊?”宋思明愣怔了一下,“这……不……我……”

    看到宋思明紧张的样子,温煦风笑了:“你想什么呢?殿试题目我爷爷都不知道,我哪能猜到?我说的,是别的题,不过比殿试的题更大,可能会影响你的终身大事哦。”

    宋思明舒了一口气,一开始还真以为温煦风打算泄题给他,他都在想要怎么拒绝了,不过听温煦风解释的话,宋思明依旧云里雾里,不知其意。

    “温兄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何事?”宋思明好奇地问。什么题,关涉终身大事?怪怪的……

    “这是我爷爷不小心说漏嘴的,如今皇室适龄未嫁的公主郡主好几个,北疆国马上就没了,也不用和亲,为了提拔年轻的有才之士,皇上打算等殿试过后,给公主郡主指婚。”温煦风压低声音说,“这事儿外人可不知道,但八九不离十。我看啊,这一科,中了状元之后,极有可能下一步就是当驸马,迎娶公主了!”

    宋思明闻言,神色非但不喜,反倒真的紧张起来:“那怎么办?”

    温煦风被宋思明的反应逗乐了:“思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可是文状元的热门人选,怎么,不想当驸马?”

    宋思明苦笑:“这……我一介布衣,出身贫寒,家中父母长辈都是种地做工的,不识字,我自觉配不上公主,也不想给我的父母长辈太大压力。成亲之事,我想过的,只要孝顺懂事能持家就好。而且我觉得,金枝玉叶的公主定然也看不上我。”

    “能娶到公主,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你竟然还不想要?”温煦风笑得意味深长。

    “温兄不也一样吗?”宋思明看着温煦风问,“若是公主被指婚给了温兄,温兄会如何?”

    温煦风皱眉:“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想过。不过皇室那几位适龄的公主郡主,我比你了解一些,要说她们有什么共同点的话……”

    “共同点?”宋思明表示好奇。

    “其中至少两三位都喜欢过我家秦玥表弟,可以确定的是,五公主莫紫嫣和睿王府的紫语郡主,都是玥表弟的爱慕者。”温煦风说,“指婚的事情应该跟我没关系,但若是她们俩其中一个被指给我,那我只有一条路了。”

    “哪条路?”宋思明问。

    “去问问我家玥表弟,他当初是如何拒婚成功的。”温煦风幽幽地说。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宋思明神色认真地说:“那我争取这次能考中榜眼吧。”

    “榜眼不用争取,你表现正常就好,一不小心,就是状元了。”温煦风打趣宋思明。

    又聊了两句,温煦风就告辞回家去了。

    宋思明却在认真思考,明天怎么发挥才合适。倒不是他自视甚高,而是历年来的科举,基本上最后的前三甲,跟会试时候的名次差不多,他会试第三名,会元被打入天牢之后,顺位往前,变成了第二。他希望自己能够考中三甲,不辜负这些年的辛苦和家中长辈的殷殷期待。但他并没有想过一定要考状元,如今有了温煦风透漏的“题”,他觉得,为了稳妥起见,到时候正常发挥,表现得拘谨一些,希望状元不要落到他头上。

    宋思明在考虑娶妻这件事的时候,想的就是侍奉父母,相夫教子,没有别的。娶金枝玉叶的公主,对他来说,是一件超级恐怖的事情,不亚于请了一尊神回去,到时候日子别想好过,他可不希望他的父母对儿媳都要毕恭毕敬的。

    到了殿试之日,温国公作为主考之一,温煦风作为曾经的文状元,都要进宫去。

    出门碰到宋思明,温煦风左看右看,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就是感觉宋思明今天看着没有往日那么清秀了。

    “思明,你脸上是不是涂了什么东西?”温煦风小声问。

    宋思明压低声音说:“我家表妹先前女扮男装的时候,用来抹脸的药膏落下了没带走,我涂了一点,看起来是不是没什么精神?”

    “有点。”温煦风觉得好笑,“看来你真被我昨日的话吓到了,别想那么多,好好发挥,我对你有信心。”

    “嗯,谢谢,我会的。”宋思明点头。

    在皇宫门口,宋思明碰上了魏宇泽,跟魏宇泽一起的,是云丞相府的二公子,云宥的弟弟云凌。

    云凌曾经跟秦玥同科参加过武举,当时中了武榜眼,而今年,云凌又参加了文举,正是会试第二名,在会元被打入天牢之后,顺位往前,成了新的会元。温煦风觉得宋思明不必太担心,因为不管是出身还是才学,云凌都十分突出,若不是有秦玥压了一头,云凌绝对是大盛国贵公子中最出色的存在。

    魏宇泽跟宋思明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先后进宫了。

    殿试进行了一整天,开始之后宋思明就心无旁骛,也没有管什么状元赐婚之类的事情,认真准备作答,而云凌的表现的确十分亮眼,宋思明自认不如。

    而殿试的时候,隔了道帘子,后面坐着大盛国的太后、皇后、贵妃、各位公主,以及睿王妃秦非烟和她的女儿莫紫语。因为莫云齐发话了,要给适龄待嫁的公主赐婚,庆贺大盛国在对付北疆国的过程中得到的绝对胜利,喜上加喜。

    莫云齐说,莫紫嫣和莫紫语的亲事,殿试之后必须定下来,这次是让她们亲自过来,从大盛国的青年才俊之中挑选,其他还有三位公主,年纪都比莫紫嫣小一些,莫云齐的意思是,如果她们有中意的,就赐婚,没有的话,这次也不勉强。

    而屏风后面的公主郡主中,最不情愿的,正是莫紫嫣和莫紫语,原因都一样,她们喜欢的是秦玥,对别的男人没兴趣。可如若她们不选,必然会被莫云齐指婚,到时候更糟糕。

    殿试结束,莫云齐钦点了表现最出色的云凌为文状元,至此云凌和秦玥单从科举的成绩相比的话,云凌文状元加武榜眼,比秦玥的武状元加文探花,还高了一点。

    而会试第二名的宋思明,凭借着沉稳的发挥,如愿被钦点为榜眼。

    会试第十名的魏宇泽,这次依旧超常发挥,中了二甲头名,很不错的成绩。

    宋思明真正放松下来,正在想云凌这么优秀,应该会被指婚当驸马了。

    而屏风后面,莫紫语问了一句:“皇伯父没说必须从今科进士里面选吧?”

    莫紫嫣看到莫紫语的目光所看的方向,抢先一步,开口说:“皇祖母,母后,我选好了,我想嫁给温大公子。”

    莫紫语神色一僵:“紫嫣皇姐,我选的也是他。”

    温煦风这会儿正趁人不注意,在给宋思明拱手道贺,笑得很开心,并不知道屏风后面有两位金枝玉叶同时盯上了他。而那对堂姐妹的心思也一样,反正不能嫁给秦玥,又必须要嫁人,就选个出身最好,地位最高的,嫁给温煦风,就是秦玥的表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我们复婚啦〕〔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