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357.那一声表哥(二更)
    两年前,秦玥一大早从姚瑶房里出去,被姚大江和宋氏叫过去“训话”。

    等到了如今,姚大江出门看到秦玥从姚瑶房里出来,大喜过望:“小白!”

    “爹,我回来了。”秦玥微微一笑,一如曾经,最初来到这个家中的模样。

    宋氏闻声连忙出来:“小白回来了?”因为走得急,差点绊到门槛,秦玥上前去扶住了宋氏:“娘,慢一点。”

    宋氏打量着小白,眼圈儿微红:“怎么这么瘦了?肯定吃了很多苦……”

    “我没事,回家会多吃一点的。”秦玥安慰宋氏。

    “大哥!是大哥回来了吗?”姚珊牵着姚景泽跑过来,看到秦玥站在那里,神情激动,一起扑了过来。

    “大哥!呜呜呜……你可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姚景泽被秦玥抱起来,趴在秦玥肩头,竟哭了起来。

    秦玥轻轻拍了拍姚景泽的后背:“小弟乖,大哥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真的吗?”姚珊眼巴巴地问。

    秦玥认真点头:“真的。”

    “那太好啦!”姚珊高兴地跳了起来。

    “美人叔叔!”林凡衣服都没穿好,就一脸兴奋地冲了过来。

    等姚瑶出门,就看到秦玥身上挂着两个孩子,微微偏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正在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

    本来宋氏怀孕之后,家里很多活都不让她碰了,这次看到秦玥回来,她心里高兴,执意要亲自下厨去给秦玥做好吃的,姚瑶也没拦着她。有时候长辈的疼爱,接受了他们会更开心,并不觉得累。如今宋氏的胎儿已经过了三个月,很稳定了,适当的运动对身体是好的。

    李郎中起得晚,是被外面孩子的欢呼声吵醒的,一听发现是秦玥回来了,嘀咕了一句:“这臭小子,可算是回来了……”又蒙着头接着睡了。

    早饭是宋氏做的,姚瑶给她打下手,秦玥本来想去烧火的,可惜弟弟妹妹围着他不放手,姚景泽不肯从他身上下去,只能下次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过早饭,赵康安带着姚玫和孩子回来了。

    姚玫为人母之后,性子柔和了很多,看到秦玥就笑了:“你再不回来,二妹可就要得相思病了。”

    秦玥比姚玫大,但姚玫本来是这个家里的老大,是弟弟妹妹的大姐,突然又冒出来个大哥,她从没管秦玥叫过哥,都是叫小白。她从很久之前就是把秦玥当妹夫看待的,当然更不可能管他叫哥了。

    赵康安满脸的喜色,笑容满面地给秦玥看他和姚玫的孩子。秦玥接过去,抱在怀中,孩子太小了,软软的,秦玥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孩子给捏坏了,身体僵硬。

    赵康安指点了一下秦玥抱孩子的正确姿势,秦玥调整好之后,怀里的小娃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无齿的笑容,可爱极了。

    秦玥抱着孩子专门跑去给姚瑶看:“丫丫,你看他对我笑了,他喜欢我。”

    “不,他最喜欢的是我。”姚瑶表示不服。

    “你第一,我第二。”秦玥很上道。

    赵康安嘴角微抽:“那是我儿子,我媳妇儿第一,我第二!你俩赶紧成亲,自己生一个,肯定比我家阿福还好看呢!”

    秦玥和姚瑶对视了一眼,姚瑶很淡定,想起生孩子的事情,秦玥耳朵微微泛了红。再看怀里的孩子,越看越喜欢,他不禁期待起来,他和姚瑶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最好有一儿一女,都长得像姚瑶才好。

    姚瑶看秦玥对着阿福傻笑,不知想到了什么美事,嘴角翘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如今秦玥被过继给了秦非墨和原缨,说起来原缨先前还在姚瑶家住过一段时间,都很熟悉了,秦非墨也来过不止一次。

    宋氏问秦玥,秦非墨和原缨怎么没来,秦玥说他们在镇上,晚些时候就过来了。

    “你管你三叔叫过爹吗?”姚瑶问秦玥。

    “没有。”秦玥摇头。

    “我该叫他什么?”姚瑶问。

    “随我就好。”秦玥说。

    当天傍晚,秦非墨和原缨到了青山村,带来了秦玥给全家人精心准备的礼物,并且对秦玥半夜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自己先回家的行为表示谴责。

    秦玥给姚大江准备的是好不容易寻来的一方古砚,如今酷爱练字的姚大江十分喜欢。给宋氏的,是一对玉镯,一看就价值不菲,戴上竟是暖暖的。

    李郎中看了一眼说:“这东西是个好宝贝,可遇不可求啊,对身体很好,戴着吧!”

    秦玥不只给家里现在的几个小娃都准备了礼物,就连宋氏肚子里那个都有份儿。

    宋氏一看,是一副精致的木雕小弓箭,就笑着说:“还不知道是儿是女呢。”

    “我梦到弟弟了。”秦玥唇角微勾,这话姚景泽也说过好几回。

    宋氏笑得合不拢嘴,她当然没有重男轻女,只是连生了三个女儿,想要个儿子,也是人之常情。

    秦非墨很自来熟:“大嫂,以后咱们可是一家人了,我这大儿子就入赘给二丫了,不用聘礼,嫁妆我们都准备好了,不满意的话,我们砸锅卖铁继续添,就一个条件,我跟我媳妇儿,就请你们收留了。”

    宋氏笑着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都别走了,人多热闹。”

    “大哥,隔壁专门给我们盖的新房是吧?可真是太感谢了。”秦非墨对姚大江说。

    秦玥凉凉地看了秦非墨一眼:“不要自作多情,没你的份儿。”

    “媳妇儿,咱儿子欺负我……”秦非墨抱着原缨的手臂晃了晃。

    原缨很淡定地拍了拍秦非墨的脑袋:“都是你的错。”

    秦非墨和原缨就在姚瑶家里住了下来,没有任何不习惯的地方。

    秦玥住的还是他曾经的房间,姚大江说了等成亲再搬过去新房那边。

    又过了两天,村里有人在姚瑶家附近看到了秦玥,很快村里就传遍了,当初姚大江捡回去的那个乞丐儿子,走了快两年,又回来了!

    虽然战神秦玥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大盛国的百姓亲眼见过秦玥的并不多。青山村里的人对秦玥的印象,还是当初站在村头,被半大孩子拿石头砸得头破血流的那个脏兮兮的乞丐,以及后来被姚大江捡回去之后,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便宜儿子。

    有人说,小白只是回来看望姚大江和宋氏的,很快就会走了。

    有人碰上小白带着姚景泽在外面玩儿,会大声叫他:“小白,你回来啦!”

    秦玥都是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并不多言。

    再过几天,就是姚瑶及笄的日子了。

    这天一大早,吃过饭,秦玥赶着马车,带着姚瑶姚珊姚景泽和林凡,一起到镇上去赶集。

    秦玥身上穿的是姚大江的旧衣服,虽然宋氏给他做的有穿不完的新衣服,但他今天想着要买好多东西扛着,怕弄脏了,没舍得穿。

    晨雾蒙蒙,秦玥赶着马车,慢慢悠悠地往村口的方向走,姚瑶和孩子们在马车里面玩儿游戏,秦玥听着身后欢快的声音,唇角的笑容一直没有落下去过。

    一辆马车进了青山村,在村口停下,车夫叫住一个村民,问了一句:“请问这个村里是否有一户姓姚的人家?”

    “好几户姓姚的,你找谁啊?”被问的村民反问。

    “那家有一个名叫姚瑶的小姐。”车夫说。

    “姚瑶?没听过这名儿,村里哪有什么小姐?”村民摇头。

    旁边有人插了一句:“姚瑶是大江家二丫的大名吧?他们肯定是来找二丫的!”

    马车里面,温煦风听到“二丫”这个接地气的名字,微微笑了笑,觉得很有趣。宋思明跟温煦风说的关于姚瑶的事情太少了,但温煦风知道宋思明老家在何处,是先去了一趟宋家村,才找过来的。

    其实温煦风听说姚瑶住在村里的时候,是很意外的。他以为的清源县姚家,至少也是曾经魏员外家那样的,而不是在这偏僻的小村子里面。温煦风不解,姚家在京城都有那样的大宅,还有醉仙楼和茶趣阁这两处生意,别说清源县,就是到了府城,也能买一处大宅定居,为何会住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他打算见了面,问问姚瑶。

    “请问那位二丫姑娘,家在何处?”车夫再问。

    “就在村尾!你们往那边一直走……”指路的村民转了半个身子,指着前面,话没说完,就笑了,“可巧了,你们找二丫,那边正好,她家里大哥过来了!”话落冲着朝这边来的马车吆喝了一声,“小白!你家又来客了!有人找二丫!”

    秦玥赶着马车靠近,车夫看清楚他的脸,神色大变,目瞪口呆,回头冲着马车里说:“公子,是表少爷!”

    秦玥也已经认出这车夫是温煦风的随从了,有些奇怪,为何这人会出现在青山村,还要找姚瑶?

    温煦风闻言,不可置信地掀开车帘,就看到秦玥在对面马车上,穿着一身褪色的粗布衣衫,手中握着一根马鞭,坐在车夫的位置上!

    “表弟,你怎么在这里?”温煦风神色一凝。

    清源县……清源县……在宋思明第一次提起清源县的时候,温煦风就感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当时并没有多想,如今看到秦玥出现在青山村里面,温煦风突然想起,清源县这个地名最初是从哪里听到的了,是秦玥失忆被找回去之后,温兆筠提过一次,说他流落到了清源县,被好心人家收留!

    “表哥,你为何来了这里?”秦玥反问。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刚刚旁边人说,温煦风是在打听姚瑶家,并不是来找他的。

    温煦风冷静了下来,微微一笑说:“我奉皇命要去北边儿,路过此地,前来拜访姚瑶姑娘。不知表弟跟姚瑶姑娘是什么关系?”

    姚瑶坐在马车里,外面发生的事情她都听到了,只有一个感觉,莫名其妙。温煦风出皇差,半路专门来拜访她?他们根本不熟,甚至可以算得上不认识。

    如果是前两天,姚瑶还会猜测,是不是宋思明一家给她准备的及笄礼物,正好让温煦风顺路帮忙捎带过来?

    不过这种事如今可能性为零,且不说宋思明并不是如此不知轻重的人,宋家人送的礼物,姚瑶昨天就收到了,同时还收到了宋思明和宋思清写来的两封信,其中只字未提温煦风这个人,所以,温煦风来这儿,跟宋思明一定没关系,那就更奇怪了。

    姚瑶掀开车帘,看了出去,神色淡淡地叫了一声:“温大公子。”

    温煦风看到魂牵梦萦的这张脸,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姚姑娘,京中一别,又见面了。”

    姚瑶蹙眉,搞得跟他们久别重逢一样,不是温煦风打听着找过来的吗?这话几个意思?他们有这么熟吗?

    温煦风看到姚瑶的时候,眼中的热切并没有逃脱秦玥的眼睛,同为男人,秦玥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

    秦玥伸手,揽住了姚瑶纤细的腰肢,让姚瑶紧挨着他坐下了。

    不顾对面温煦风倏然沉下的脸色,秦玥对姚瑶说:“丫丫,我们就要成亲了,改口叫表哥吧。”

    姚瑶乖巧柔顺地靠着秦玥,颔首,对着温煦风,叫了一声:“表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