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篮球开始〕〔许你浮生若梦〕〔幻神〕〔民国盗墓往事〕〔诡异降临到我身边〕〔宅在随身世界〕〔诸天世界暗行者〕〔贴身狂医混都市〕〔天命相师(龙出东〕〔超神学院魔法师〕〔大唐声望系统〕〔绝世神君〕〔影帝重回十八岁〕〔本宫玩转高科技〕〔时婳霍权辞〕〔重回十八少年时〕〔霍先生,你是我的〕〔高武之我是秦凤青〕〔傲世王者楚炎〕〔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383.又是一年除夕夜
    宋思明亲事已定,等过了年商定好婚期,明年上半年肯定就完婚了。

    姚瑶和林放从孟家离开,去跟林颂贤汇合,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吃了午饭之后,就回青山村去了。

    到了家,宋氏急着问姚瑶提亲的事如何了。

    姚瑶笑着说:“当然是成了,表哥那么出色。”

    宋氏和姚大江都高兴起来,姚瑶就说等明年宋思明成亲的时候,宋氏肚子里的娃已经落地了,到时候他们全家可以到京城去喝喜酒。宋氏连声说好。

    后日就是除夕,这天姚瑶回来之前,马明带着马耀祖来过一次,过来送年礼。

    以前宋月芝跟宋氏姐妹关系并不亲近,每年都是大年初二回娘家的时候碰一次面。如今宋强一家带着二老都去了京城定居,马明跟姚大江两个连襟走动的倒是多了些。

    姚瑶听宋氏说,马明的弟弟马亮上个月已经成亲了,马明帮着给他娶了媳妇之后,就分家了,二老都跟着老大马明。宋月芝的小姑子马秀秀现在还跟着他们一个锅里吃饭,不过她这个老姑娘也总算在今年把亲事定下来了,过了正月就成亲。

    马明这回来,打听了宋强一家在京城的事情。姚大江有一说一,马明得知宋思明这么快就官升三级,连声赞他有出息,又问起姚大江打算什么时候到京城去探望岳父岳母。

    姚大江本以为马明是打算到时候一起去,结果马明说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铺子里又忙得很,走不开,若是姚大江一家什么时候去京城,提前知会他一声,他和宋月芝备好给宋强一家的礼,让他们帮忙捎过去。

    “你姨父是个拎得清的,人也实在。”姚大江如此评价马明。

    “可惜小姨人品不行,不然一起做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姚瑶摇头,还是坚持原来的看法。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对于宋月芝那种见不得别人好的货色,姚瑶根本不想理会。她对马明没意见,但马明跟宋月芝是一家的,还是分清楚比较好,逢年过节走个亲戚,送送礼什么的就可以了,再多的牵扯就不要有。

    姚大江笑了笑:“瑶儿说得对。不过你姨父家也不穷,早前就比咱们富裕,如今分了家,你姨父踏实肯干,日子也不错的,咱们不用上赶着去掺和人家的事。”

    姚瑶听姚大江说话越来越有章法了,笑着说:“爹,明年院试,你下场试试?”

    姚大江愣了一下:“我不行!我没进过书院,都不知道考秀才要考什么题,平日都是瞎看些杂书。”

    “想知道考什么题,还不是容易得很?下次到孟家商量表哥和孟小姐婚期的时候,爹也去,到时候问孟山长借阅一下往年的考题和标准答案,他开书院的,这种东西绝对齐全得很。熟悉了,以后爹读书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孟山长解惑,他人很随和的,咱们已经是亲家了。”姚瑶笑着说。

    “这……”姚大江有些不好意思,“会不会太冒昧了?”

    “孟山长是爱才惜才之人,我认为爹很有才华,不必紧张。”姚瑶安慰姚大江,“过了年,先让大贤哥帮忙把院试的名报上,还有几个月时间准备呢,我对爹很有信心!”

    “万一考不上……”姚大江还是有些犹豫。

    “还没考就怕考不上的话,那爹别考了。”姚瑶半开玩笑地说。

    “那我还是试试吧。”姚大江说着自己笑了起来,“我明日还得再去赶一次集,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菜多买点回来过年,到时候去书铺看看。”嘴上说怕考不过,但这会儿都计划好明日去买备考的书了。

    姚瑶点头:“我看行。”

    姚大江暗暗下定决心,接下来要好好准备,争取一次考过,给儿女们都做个好榜样。

    有一点姚大江没说,现在村里人都不知道他家招的上门女婿是传说中的大盛国第一才子,战神将军秦玥,若是知道了,怕会有很多人说姚瑶出身太低,配不上秦玥的。

    女子没有参加科举的资格,出身地位全由父母兄弟来决定。姚大江不在意别人说他什么,但是不希望任何人看不起他最骄傲的女儿,这也是他决定考科举的重要原因之一。木匠的女儿和秀才的女儿,举人的女儿,听着就不一样。

    姚瑶并不知道姚大江想了那么多,她想的倒是很简单,姚大江喜欢读书,就下场试试,证明自己。最好明年开年先生个儿子,再中个秀才,在他从小到大生活的这个村里,就可以扬眉吐气,让那些曾经看不起他,背地里骂他绝户穷酸的渣渣们,都羡慕嫉妒恨去吧!

    宋氏预产期在二月底三月初,姚大江天天按时按点请李郎中给宋氏把脉,安胎药没吃过,大部分都得益于姚大江伺候得太好了,连孕吐期都十分短暂。李郎中说胎儿也不是很大,平日少食多餐,适量活动,都第四胎了,生产会很顺的。

    到了第二天,姚大江和赵康安一起去镇上赶集。其实家里的年货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林颂贤带回来了许多,樊峻今年不在这里过年,前几天也专门带着人拉了一车东西送过来。

    两人过了晌午就回来了,碰上了有人卖自家种的菠菜,冬天青菜长得小,也不好看,但味道不差,姚大江直接给包圆买下来了,又买了些红白萝卜和白菜。

    除此之外,姚大江买了十多本书回来,都抱回了他房里。他在自己房里专门设置了一个角落当小书房,书桌书架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也没遮挡,看书写字的时候随时都能注意宋氏那边的情况。

    “小白还不回来。”宋氏扶着肚子从大门口回来,又问姚瑶,“他明儿能回来吧?”

    姚瑶笑了笑:“我比娘还着急呢,他要是敢让我一个人过年,等他回来我就不让他进家门了!”

    “别瞎说,小白有正事要办,不然肯定早回来了,你得体谅着她。”宋氏又落入了姚瑶的“圈套”,开始帮着秦玥说话,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就先体谅了一下秦玥,便也不追着问他何时回来了,虽然还是惦记。

    明日是除夕,这天下晌,家里就开始剁饺子馅儿了。

    如今厨房主力姚玫和原缨一边摘菜,一边指挥着他们的男人剁肉。

    赵康安和秦非墨一人一个案板,一把菜刀,一个剁的猪肉,一个剁的羊肉,暗暗较劲。

    姚瑶在小院都听见这边剁肉的声音了,她换了一身旧衣服过来帮忙,看俩男人剁肉剁得那么起劲,姚瑶张口问了一句:“今年不准备素馅儿的?”

    姚玫跟原缨相视一笑,姚玫打趣姚瑶:“家里最爱吃素饺子的是谁呀?”

    “你妹夫呗,还能有谁?”姚瑶很淡定地说。她脸皮厚,从来不怕调侃。

    “也不知道阿九明天能不能回来。”原缨笑了笑说,“你娘一早就说了,肉馅儿的别做太多,买的菜到时候能做三种素馅儿的,不过素的不能提前拌好,放久了就没法儿吃了。”

    “也对,我忘了。”姚瑶发觉她也有段日子没做家务了,挽了袖子跟姚玫和原缨一起摘菜,过了一会儿赵大年抱着阿福出现在不远处,姚玫起身,去洗了手,在围裙上抹干,把阿福接过来,回屋喂奶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从去年开始,家里过年的春联就都是自家人写的。每个人都可以写自己房间门口贴的春联,也可以写福字,想写多少写多少,怎么贴都行。

    今年姚大江还包揽了拟春联的事情,家里大门小门有一个算一个,每一个他都提前想好了春联的内容,写在了一张红纸上。等大家再写的时候,就挑自己喜欢的来写。

    秦非墨真心实意地夸姚大江,说他拟的春联不止对仗工整,寓意上佳,文风也已经自成一派了,初看有些直白浅显,细细品味,都颇有意趣。这东西可不是看书练字能学来的,生活阅历,品性和当下的心境,都很重要。

    春联写好之后,秦非墨这个孩子王,带着三个小的一起去贴。姚珊端着浆糊,林凡拿着春联,姚景泽手里举着一把高粱杆做的干刷子。先用浆糊盆里的刷子在墙上刷适量浆糊,把春联放正,贴上之后,再拿干刷子从上到下刷平整,这样不容易掉。

    大院的都贴完了,又过来贴小院的。最后贴大家写的福字,大大小小的,门上墙上贴了许多,连树上都贴了。

    老人家住的屋子门上,是姚瑶专门写的,不同字体的寿字。

    全都贴完,家里过年的气氛一下子就来了,到处红彤彤的。新做好的饺子馅儿,晚上就吃了一顿。

    只是当姚瑶晚上吃过饭,又陪着宋氏在院子里走了走,最后一个人回到小院,就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只属于她和秦玥的世界,秦玥还不在。

    第二天就是除夕了。

    姚景泽飞跑着过来叫姚瑶去吃早饭,一进门就到处看,一脸期待地问:“大哥是不是昨天夜里偷偷回来啦?是不是藏起来了?”

    “嗯,他是藏起来了。”姚瑶微微一笑。

    姚景泽眼睛一亮,床上床下,衣柜箱子,到处找,还是没找到。

    “二姐,大哥藏哪儿了?”姚景泽问姚瑶。

    “藏在你心里。”姚瑶戳了一下姚景泽的胸口。

    姚景泽扁嘴:“原来二姐你是骗我的呀,我不开心。”

    “小弟乖,今天带你出去玩儿。”姚瑶说着把姚景泽抱了起来。

    到了大院,一进堂屋,姚瑶就看姚大江和宋氏都不约而同地往她身后瞅,显然都盼着秦玥突然出现,给他们一个惊喜。

    吃过早饭之后,姚瑶骑马带着姚景泽出门了,说出去转转,正午之前回来,宋氏叮嘱他们不要跑远了。

    姚景泽坐在姚瑶身前,姚瑶策马出了青山村,往宋家村去。

    宋强一家都走了,宅子还留着,路过的时候姚瑶放慢速度看了一眼,里里外外都干净,大门上贴了春联,看来宋强托付的那个本家兄弟还算靠谱。

    一路往前,到了灵山脚下,姚瑶下马,把姚景泽抱了下来。

    姚景泽仰头看了一眼:“二姐,我们是去烧香吗?”

    “去看看。”姚瑶让姚景泽在前面跑,她在后面,拾级而上。

    除夕这天来灵山寺烧香的人还真不少,前后都有人,老人居多。过年了,来拜拜佛祖,希望明年日子过得更好。

    姚瑶先前只来过一次灵山寺,是陪着宋氏,专门过来给秦玥求平安符的。后来也曾到灵山脚下,但没有再上来过。

    灵山寺门口的古柏,树干内部已经空了,在这寒冬季节,依旧苍翠。老人说古树是有福气的,所以很多人走过都喜欢摸一把,树干表皮都是光滑的。

    姚瑶带着姚景泽,先到大殿去烧香。

    姚景泽学着姚瑶的样子,跪在她身旁的蒲团上,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希望大哥今天就回来,希望二山哥哥今天就回来,阿弥陀佛。”

    姚瑶轻笑了一声,把姚景泽拉起来,去添香油钱。

    因为姚瑶这次给了一笔不小的香油钱,很顺利就见到了灵山寺的住持。

    那老和尚问姚瑶有什么需要解惑的,姚瑶摇头说没有,只是想听老和尚讲经。

    于是,老和尚就开始给姚瑶讲经,姚瑶盘膝坐着,姚景泽坐在她身旁,听着听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最后歪倒在了姚瑶身上。

    老和尚讲完经,姚瑶要走,他拿了一串菩提珠,要赠给姚瑶。

    “大师,这太贵重了。”姚瑶婉拒。

    老和尚呵呵一笑:“佛家都讲求个缘分,老衲觉得这物件适合施主,施主就拿上吧!”

    “多谢大师。”姚瑶接过来,戴在手腕上,跟老和尚告辞,把睡着的姚景泽背起来,下山去了。

    除夕夜,姚瑶婉拒了家里人都想跟她一起守岁的邀请,自己回小院去。

    从书房挑了一本没看过的书,带着回房,把门关好,姚瑶走到床边坐下,偏头往旁边一看,面色一沉!床上多了一个东西,是她亲手给秦玥编的平安结!墨绿色的平安结,半边染了血……

    ------题外话------

    作者君最近家里有点事,暂时更新少一些,过几天恢复多更,谢谢!

    三木游游-《盛宠之将门嫡妃》

    叶翎出身尊贵,身世凄惨。

    爹,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叔伯得利。

    娘,痴心不悔,殉情而去,抛下儿女。

    姐姐,遭人侮辱,未婚生子,青灯古佛。

    弟弟,寄人篱下,顽劣成性,没有教养。

    穿越当天,叶翎奉旨出嫁冲喜,喜堂变灵堂,把南楚最惊才绝艳的少年给冲死了……

    寡妇难当?叶翎摇头,她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凄惨?不存在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爹娘丈夫都死了,也没儿子,只从自己的心,但绝对不怂!

    前世作为道上响当当的赏金猎人,叶翎的人生信条是,不惹她,岁月静好,惹她,让你怀疑人生!

    只是突然有一天,死鬼丈夫诈尸了,这事儿,有点玄……

    彼时只当是一次报恩,事了拂衣去。

    后来,南宫珩千方百计想“诈尸”,可惜太难。曾跟他拜过堂的小女人竟嫌弃他空有美貌,坚决不认他的身份!

    废物人设精心经营许多年,南宫珩亲手给毁了,因为他要,振!夫!纲!哦不,追妻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顶级龙少(乔振宇〕〔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