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405.思明成亲,姚瑶“逼婚”?(二更)
    四月二十,天将明的时分,下起了雨。

    姚瑶被雨声吵醒,秦玥想让她再睡一会儿,但她没有困意,就起了。

    洗漱过后,秦玥撑着伞,去端来了姚玫专门给姚瑶熬的八珍粥。

    多少吃了一些,姚瑶说要去孟静婉那里,秦玥一手举着伞,一手揽着姚瑶过去了。

    孟静婉的大哥孟敬尧见到秦玥和姚瑶过来,神色有些拘谨,笑了笑,也没说话,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秦玥。正好林颂贤找他,他就过去了。

    秦玥搬了个椅子,坐在廊下看雨,姚瑶一个人进了屋。

    孟静婉已经穿好了嫁衣,她的嫂子帮她把头发都梳好了,姚玫正在神情专注地给她描眉化妆。

    房间里除了孟静婉的嫂子徐氏,宋氏也在,旁边还坐着安静喝茶的宋月芝,温雨薇一早也过来了。

    见姚瑶进门,徐氏起身陪着笑,温雨薇连忙扶了姚瑶,让她坐在了她身边儿,徐氏才坐下了。

    “瑶儿昨夜睡得好吗?”宋氏问姚瑶。

    “很好,我不认床。”姚瑶笑着说。

    姚玫给孟静婉化好妆,姚瑶起身过去看,又稍稍修改了一些。孟静婉看着铜镜中映出的芙蓉面,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那是她自己。她还是第一次化这样艳丽些的妆容,但是艳而不俗,喜庆却也不夸张,妩媚动人。

    徐氏连声赞:“两位小姐可真是巧手,化的妆真好看!”

    “今天新娘子最美。”温雨薇拉着孟静婉左看右看,真心实意地夸赞。

    “雨薇,等你成亲,我也去给你化妆,不收钱。”姚瑶打趣温雨薇。

    温雨薇也不害羞:“那可说好了,表嫂你要不给我化妆,我就不成亲了。”

    说着都笑了起来。独自一个人坐在门外看雨的秦玥,也不打算去做别的,听到姚瑶的声音,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他家丫丫就是人见人爱,没办法。

    到了半晌,雨过天晴,空气清新,太阳出来了。

    徐氏看着时辰,把盖头给孟静婉盖上,林凡跑了进来:“迎亲的来接新娘子喽!”

    孟敬尧背起孟静婉,把她送出去,交给了宋思明。

    宋思明抱住孟静婉,将她送进了花轿,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我在。”

    温润的男声带着无法忽视的热度,盖头遮着,孟静婉看不到宋思明的脸,但她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心中甜蜜不已。她是远嫁,到了正日子这一天,她的祖父祖母和爹娘都不在身边,只有兄嫂远来送亲,虽说认了干亲,但意义不同,难免有些伤感,一时又思念起家中的亲人来,不知他们这会儿是否也在牵挂她。隔着盖头,宋思明竟能知道她心中所思所感,出言安慰,她想她真是嫁对了人吧。

    宋思明上马,带着花轿和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离开了姚府。

    姚府这边的人,一部分已经先行出发到宋家去了,秦玥和姚瑶落在了最后面。正好樊峻和梁薇过来得晚了一些,跟他们汇合,一起往宋家去。

    梁薇来京城的时候已经怀上了二胎,这会儿微微显怀,看着还不太明显,而小安乐已经能口齿清晰地讲话了,樊峻教了一句,他就管秦玥叫叔叔,管姚瑶叫姑姑。

    等他们这一行到宋家的时候,新人都准备行礼拜堂了。

    姚瑶想着宾客不会多,但到了这天,来的人还真不少。温国公来了,秦谡来了,宋思明请的同僚都带着家眷前来喝喜酒,还有一些没请的,带着贺礼上门,来者都是客。

    秦玥揽着姚瑶进门,有人惊呼了一声:“安王爷!”

    在清源县那样的小地方,所有人都知道秦玥这个名字,却没有人真正认识秦玥。但在京城,认不出秦玥这张脸的人,几乎没有。

    宾客中的那些官员,本来看到温国公来了,都知道宋思明是温国公的门生,倒也没多想。后来又见秦谡来了,就觉得有些奇怪,想着秦家出事没多久就平反回京,秦非白再次执掌兵权,这些日子朝中想拉拢秦家的很多,但是秦家人除了跟温国公府有来往,其他的都没有门路,秦谡总不能是因为宋思明是温国公的门生,他也专门过来恭贺吧?结果谁都没想到,被封王之后就在京城消失,不知去了何处的秦玥,竟然也出现了!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秦玥在大庭广众之下,揽着一个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子,看女子的发式,已经成亲,他们的关系……

    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秦玥和姚瑶身上,打量姚瑶的目光,甚至比看秦玥的都要多。

    “表嫂!”温雨薇快步走过来,笑容满面地叫了一声,“你再不来,可就晚了!”

    这声表嫂,直接表明了姚瑶的身份,这位就是秦玥的夫人,京城这些人都没听说过,突然冒出来的安王妃!

    “温小姐,不知这位是哪家的小姐呀?”有个认识温雨薇的小姐笑着问姚瑶的身份。

    “她是安王妃。”秦玥皱眉,堵住了那位小姐的嘴。

    秦玥揽着姚瑶,走到了前面去,大大方方地任由旁人看,贴在姚瑶腰间的大手始终没有落下来过。姚瑶唇角噙着浅浅的笑,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让人觉得跟秦玥出奇地般配!只是秦玥何时成的亲?姚瑶到底是什么来头?众人心中都满是疑惑。

    吉时到了,宋思明和孟静婉拜堂,落在秦玥和姚瑶身上的目光才少了些。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姚瑶了。

    拜过堂之后,宋思明牵着孟静婉回到了新房中。

    孟静婉在床边坐下,宋思明转身取了桌上的杆秤,挑落了红盖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温柔清雅的小师妹,竟然还有如此明艳妩媚的一面,一时竟挪不开眼了。

    孟静婉抬头,看到宋思明的眼神,脸红得要滴出水儿来了,又低了头去。

    宋思明在孟静婉身旁坐下,抓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中,轻声问:“饿不饿?”

    孟静婉微微摇头,宋思明看她头上戴的发饰有些沉,小心地帮她取下,放在一旁。

    “相公,你该出去敬酒了。”孟静婉柔声说。

    “你刚刚叫我什么,我没听见。”宋思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相公……”孟静婉听出宋思明故意的,耳根子都红了。

    “怎么还要出去敬酒……”宋思明有些不情愿地说了一句,话落就看孟静婉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轻笑了一声说,“那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我。”

    “嗯。”孟静婉轻轻颔首,宋思明放开了她的手,一时竟让她感觉有些怅然若失。

    如果只有自家人,倒也不必拘礼,但今日来了许多官场上的人,宋思明是必须出来招待的。

    魏宇泽也来了,当时秦玥和姚瑶到的时候,他就在人群中,看着秦玥揽着姚瑶,姚瑶温柔浅笑的样子,并没有上前去打招呼。周围的人都在纷纷猜测姚瑶的出身的时候,魏宇泽也没有说什么。他想,这些人很快会打听到姚瑶的出身的,若他们敢轻视姚瑶,一定会被打脸的。

    这会儿宋思明挨桌敬酒,他酒量很一般,平日也很少喝酒,偶尔去酒楼,都是浅尝辄止,如此才敬了两桌,脸都红了。

    姚瑶和秦玥没在外面,在屋里坐,跟温兆筠和秦谡同桌。刘氏往外看了看,皱眉说:“思明这醉了可不行啊!”

    姚瑶推了一下秦玥,秦玥起身就出去了。

    正好这会儿宋思明敬到了他的上官,非要让宋思明喝三杯,宋思明推不过,还没端起来,一只手伸过来,端走了他面前的酒杯。

    “我替他喝。”秦玥举杯,一饮而尽,然后连饮三杯。

    整个喜宴上面的气氛,因为秦玥突然出现,热闹程度都降了好几分。

    “呵呵,安王爷跟宋大人是……”一个官员笑着问。

    “他是我夫人的表兄。”秦玥神色淡淡地说。

    很多人面露讶色。本来以为宋思明是温兆筠的门生,这就是他最大的靠山了,都说他是穷乡僻壤来的穷小子,靠科举才出头,走运攀上温家才能有今日,没想到他竟然还有更大的靠山!他的表妹就是刚刚那位安王妃,这也能解释,当初宋思明一个没背景的穷小子,为何一到京城就能入了温国公的眼,原来是有秦玥这层关系在!

    “宋大人不厚道啊,只字不提跟安王是一家人,口风可真紧,该罚酒三杯!”有人半开玩笑地起哄。

    “我喝。你说,罚几杯?”秦玥看着开口的那人问。

    那人看到秦玥的眼神就有些发怵,讪讪一笑说:“安王,下官就是跟宋大人开个玩笑。”

    冷面战神,虽然已经成了闲王,威慑力依旧不减。

    接下来,宋思明敬酒,每桌都是派一个代表跟他喝一杯,意思意思就过去了,也没人敢冒头,因为他身边跟着秦玥这个煞星呢。

    到了魏宇泽这一桌,他跟宋思明喝了一杯,道了声:“恭喜。”和秦玥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却没有逃脱某些人的眼睛。

    等秦玥和宋思明从这桌过去,立马有人拉着魏宇泽打听起来。

    “魏大人,你跟宋大人是同乡,他的表妹你认识吧?刚刚看你跟安王打招呼,你们先前就认识?”

    魏宇泽知道躲不过去,就笑了笑说:“我跟宋兄是同乡,也是同窗,不过安王的事,我不好多言。自罚三杯,大家就别为难我了。”

    魏宇泽话落当真自罚三杯,有人再追问,他就说不知道不了解,打哈哈蒙混过去。

    秦玥和姚瑶的事情,事实上魏宇泽基本都知道。他在秦玥之前就认识姚瑶,而他认识秦玥的时候,秦玥还是姚瑶捡回去的乞丐。彼时都是少年,似乎也没过几年,很多事情都变了,他们三人的关系也跟曾经不同,但有一点,现在和以后都不会变,秦玥和姚瑶是他最珍惜的朋友,所以他不会拿朋友的事情来博取关注,秦玥和姚瑶要是想让人知道,自己会说的,不该他来讲。

    有了秦玥的陪同,宋思明很快敬完了酒,只是有些微醺,没有喝醉,就回新房去了。

    宾客散去,当天晚些时候,关于秦玥回京,并且已经成亲的消息在京城里迅速传开。

    虽然知情的魏宇泽没有跟外人说,向温雨薇打听的大家小姐也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讯息,但有些事,还是传了出去。

    第一,关于姚瑶的身份,都知道她是礼部侍郎宋思明的表妹,除了这个之外,关键的身份是,她是秦玥的救命恩人。曾经秦玥受伤失忆流落在外,是被她所救。

    第二,关于姚瑶的家世,除了宋思明这个当四品官的表哥之外,没有别的背景。就连她爹是个种地的木匠这种事都传开了。

    要知道,在京城里,关于谁能最终俘获秦玥的心,成为他的夫人,一直是众人心中的谜。

    曾经的五公主莫紫嫣,对秦玥痴心不悔,后来嫁给秦玥的表哥温煦风,再后来就“病了”,已经数月没有出现在人前。而秦玥的表妹,睿王府的郡主莫紫语,也是秦玥有名的爱慕者之一,曾经一度传出他们定亲的消息,最后不了了之,她嫁给了跟宋思明同科的文探花,结果又跟云凌有私情,随着睿王府和云相府因勾结谋反全部抄斩,下场凄惨。

    而其他那些爱慕秦玥的大家小姐,在传闻中甚至都不能有姓名,因为秦玥看都没有看过她们一眼……

    结果最后,秦玥静悄悄地娶了一个小地方的木匠之女,一个穷乡僻壤来的村姑!就因为这姑娘曾经救过他!

    即便宋思明是姚瑶的表哥,现在他当了官,但他毕竟只是姚瑶的亲戚,并且是后来当官,也是农门出身,改变不了很多人听到传言之后对姚瑶的第一印象。

    大家都在称颂秦玥知恩图报的同时,关于姚瑶配不上秦玥,挟恩逼婚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这样说的,但很多人都信了。因为他们无法相信他们大盛国最有才华,容貌最出色,除了皇子之外,身份最尊贵的安王爷,竟然会喜欢一个出身贫寒的村姑这种事,他们更愿意相信,是秦玥善良负责任,为了报恩才这样做的。

    流言沸沸扬扬,秦非墨跟秦谡讲了,秦谡气愤不已:“胡说八道!他们懂什么?”

    “老爷子别激动,随他们说去,我相信,很快二丫就会狠狠地打那些看不起她的人的脸的。”秦非墨笑着说。

    这边温雨薇听了传言,也很不高兴,跑来找姚瑶,跟姚瑶学了,然后问姚瑶,用不用她去辟谣。虽然温雨薇很想把某些事情说出来堵住那些人的嘴,但她觉得应该尊重姚瑶的意见,没有经过姚瑶同意,她不好对外说什么。

    姚瑶听了温雨薇讲的那些,倒是乐了:“辟什么谣?我觉得说得也没错啊!非要论出身,就是那样。”

    “什么没错?外面的人都说是你逼婚,表哥为了报恩才娶你的!”温雨薇蹙眉说,“这根本不是事实!我表哥明明是求着给你当上门女婿的!”

    姚瑶笑着说:“无妨,我们不过是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他们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毕竟你家表哥是大盛国青年才俊中的第一人,我已经得到他了,就给那些羡慕嫉妒恨的人过过嘴瘾的机会好了。不然难道我当众让你表哥表演跪搓衣板吗?”

    温雨薇噗嗤一声笑了:“你要是真想看,我表哥肯定乐意!”

    姚瑶摇头笑笑:“嘴长在他们身上,随他们说去。”

    姚瑶是真的不在意。她又不是金子银子,哪能谁见了都喜欢?只要她的亲友,她在意的人了解她,认可她,支持她就好了,外人怎么说她无所谓。再说了她配不上秦玥这件事,说白了不过是因为贵族和平民之间固有的阶级分化和门第偏见,这没什么好解释的,解释再多,她的出身就是那样,终归还会有人觉得她就是配不上秦玥,浪费那些口舌根本没有意义。

    “表嫂你是真的心大,要我听见外面的人那样说我,肯定跟他们理论去!”温雨薇说。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姚瑶感叹了一句至理名言。

    “后日是皇上寿辰,你们应该收到帖子了吧?”温雨薇问姚瑶。

    “喏,在这儿呢。”姚瑶拿了一个烫金的帖子给温雨薇看。

    温雨薇接过去打开:“皇上专门说了让表哥带着表嫂进宫赴宴呢!表嫂你准备好了吗?我跟你说,到时候肯定有某些曾爱慕表哥的小姐心里不平衡,从你身上找优越感,我知道的就有那么一两个。”

    “找优越感?怎么个找法?跟我当众比拼家世吗?”姚瑶笑着问。

    “那倒不会,但肯定有人要说表嫂出身寒微,琴棋书画什么都不懂之类的。”温雨薇说,“表嫂到时候要当众展示一下实力吗?我可知道,你的琴艺相当高超。”曾经就因为姚瑶的一支曲子,令温煦风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差点酿成大错。

    “看心情吧。”姚瑶很淡定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师父嫁我可好〕〔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羡慕嫉妒系统〕〔鬼命阴倌〕〔我们复婚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