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409.无耻樊家(二更)
    当天姚瑶试了一下莫云齐赏赐的凤鸣琴,的确不是凡品,音色极美,她很喜欢。

    不过秦玥怕姚瑶累,也不让她多弹,说姚瑶想听什么曲子,他来弹。凤鸣琴就放在了两人房间的窗边。

    姚瑶说想要种葡萄,秦玥先跟林颂贤说了一声,又专门出府,去找了一趟樊峻,要求是,找最好的过来。

    说起樊峻,他是京城原来的礼部侍郎樊丛文的庶长子。如今的礼部侍郎是宋思明,因为樊丛文去年升官,当了尚书。

    樊峻带着梁薇和孩子回到京城,只去过一趟樊尚书府,告诉樊家的人,梁薇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连口茶都没喝,就带着梁薇和孩子走了。而在距离姚府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只属于樊峻和梁薇的樊府。

    樊峻如今还是做生意,不过有了媳妇孩子之后,不往远处去了,很多事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跟林颂贤和姚瑶也有密切的合作,他基本都陪在梁薇和孩子身边,梁薇怀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年底就该出生了。

    至于樊尚书府里面,樊峻那位比梁薇年纪还大的“儿子”,是樊家的种,但不是樊峻的种,是他那位已经死了的夫人,跟他的某位兄弟私通生下的。樊家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知道的人,只想遮掩家丑,没人考虑过樊峻的感受。樊峻的父亲樊尚书,还挺疼那个孙子。

    如今樊峻有大把的钱,还攀上了秦家,明着跟秦家过从甚密,樊尚书府的人也不敢招惹他。某些人都还记得,当年樊峻离家出走前一夜,差点把给他戴绿帽子的那个兄弟活活打死的情景。樊家一门文人,就出了樊峻这么一个莽夫,都怕他再发疯。

    说白了,有些人就是欺负樊峻心善,得寸进尺。

    曾经的忍气吞声,倒不是樊峻软弱。樊峻觉得那个孩子虽然跟他没关系,却是无辜的,孩子没有错。若是让外人知道那孩子是叔嫂私通生出来的,他这辈子就彻底毁了。这就是樊峻选择没有将樊家那些肮脏事捅出去的唯一原因,并不是怕了樊家那些人。

    从头到尾,樊峻问心无愧,但他也的确承受了很多来自血缘亲人给的羞辱。不过如今,他娇妻爱儿,过得幸福美满,再回头去看,樊家那些人,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了。

    樊峻很感激秦玥,也很感激姚瑶,认为他和梁薇如今能有这样的好日子,秦玥和姚瑶在其中功不可没。

    所以秦玥专门过来,说请樊峻帮忙寻几株葡萄树的时候,樊峻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当时就吩咐下去了。

    秦玥说完就要走,还对梁薇说,让她得空去找姚瑶玩儿,梁薇笑着应了。

    秦玥骑马出樊府,迎面碰上了樊峻的父亲,礼部尚书樊丛文。

    樊丛文今日早些时候在宫里才见过秦玥和姚瑶,这会儿见秦玥从樊峻这里离开,眼中精光闪烁,连忙下了马车,上前对秦玥行礼。

    秦玥冷冷地看了一眼樊丛文,策马绕开,继续往前走,根本不想理会他。

    秦玥并不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别人对他客气,他向来也不会视而不见。但因为樊峻的遭遇,他极其厌恶樊尚书府一家人。

    樊丛文面色难看地看着秦玥策马消失在视线中,心中沉了沉,看着不远处的樊府,也没再上马车,让随从和车夫在外面候着,他走着过去了。

    “请问你找谁?”年轻的管家拦住了樊丛文。

    樊丛文皱眉:“我是樊峻的父亲。”

    下一刻,樊丛文以为管家会让开路,恭敬地请他进去,结果管家板着脸说:“老爷交代过,我们这个樊府,不欢迎别的姓樊的人,请回吧!”

    樊丛文在官场上也是左右逢源的人,第一次碰上一个下人如此不给面子,当时就生了怒:“狗奴才,滚开!”

    “呦!这不是堂堂三品大员礼部樊尚书吗?怎么到我这个小庙来了?”樊峻出现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说。

    自从跟梁薇成亲,不想让人觉得是老夫少妻,樊峻就把留了许久的胡子给剃了。剃了胡子之后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如今看着也不过就是二十五六的样子,过得舒心,跟小娇妻和孩子在一块儿,越发年轻了。

    父子俩不久之前才见过。不是樊峻去樊尚书府那次,是在醉仙楼偶遇。樊尚书带着樊峻那位名义上的儿子,那个已经十七岁的孩子,依旧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他亲爹其实是他叫二叔的那个人,而他一直把樊峻当做生而不养,抛弃他的人渣,见了樊峻跟见了敌人一样。樊家没有人会帮樊峻解释,樊峻自己也懒得跟一个孩子计较。

    这会儿樊丛文上门,樊峻其实有些意外,也不知道这位把他当做樊家耻辱的尚书大人,怎么纡尊降贵来了他这里?

    听出樊峻语气中的嘲讽,樊丛文冷哼了一声:“你这里的下人,太没规矩了!”

    “规矩?”樊峻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说起来,你老人家可是大盛国礼部的尚书,最懂规矩的人,不如你跟我讲讲,什么叫礼义廉耻?”

    樊丛文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怎么听不出樊峻是拿樊家那件丑事在讽刺他这个大家长不分是非?但家丑不可外扬,家族名誉不容损毁,这个道理樊峻根本不懂!

    想起有正事,樊丛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儿子从小桀骜不驯,当年那件事情之后,更是彻底不认他这个爹了,但他今天来,是想跟樊峻缓和关系的。

    “峻儿,我都来了,你让我站在大门口跟你说话吗?”樊丛文皱眉。

    樊峻眼眸微眯。他倒不是惦记着什么父子情,也不是怕闹起来不好看,只是觉得樊丛文没事绝不会来他这儿,他应该问清楚樊丛文干嘛来的。

    于是,樊峻请樊丛文去了前厅,也没让人上茶,就那么坐下了。

    “我是想来看看你和孩子,上次你回家,也不多坐会儿,我都没机会跟孙子亲近。”樊丛文扯出一抹笑来。

    樊峻已经记不起他这个爹上次对他笑是什么时候了,也或许从来就没有过。而樊丛文的笑,让樊峻更加觉得,他来一定有事,而且不是小事!但绝对不会是对樊峻好的事,这一点樊峻很确定!

    樊峻不接话,樊丛文脸上硬扯出的笑容有些僵硬,清了清嗓子说:“峻儿,当年的事,让你受委屈了。为父一直欠你一声抱歉。如今,都过去了,你也娶了个好媳妇,有了孩子,就别赌气了,带着你夫人和孩子,回家去住吧。一笔写不出两个樊字啊!”

    樊峻闻言,冷哼了一声说:“樊尚书,当年你说家丑不可外扬,若我敢动你那宝贝儿子,敢动那个不是我儿子的孩子,你就杀了我,就当从来没我这个儿子!怎么,现在都忘了?一句轻飘飘的抱歉,就想揭过去?一笔写不出两个樊字,跟家丑不外扬,就是一个意思。我没跟你赌气,我就是单纯地觉得你那个尚书府臭不可闻,让我恶心!你记住了,那件事,是不是过去了,只有我说了才算!”

    樊丛文脸色难看:“峻儿,为父不是那个意思。也这么多年了,我们总要往前看。发生那种事,是为父教子无方,难辞其咎。但你当年冲动之下要杀人,若真出了事,你也要摊上人命官司,为父都是说的气话,并非本意。十几年过去了,该放下了。跟为父回家去吧,我让樊塍给你跪下赔罪,你想让他跪多久,想打他想骂他,都随你!你如今也有了孩子,转眼孩子就该启蒙了,回樊家,到时候我亲自教他读书识字,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互相有个帮衬,这样不好吗?”

    樊峻垂眸:“当年你对我说的话,是不是本意,你心里很清楚。我是你醉酒之后强暴了我那个当丫鬟的娘生出来的,你从来都看我不顺眼,你觉得樊塍像你,觉得我顽劣不可教化,从小到大,你骂过我的那些话,我本以为我都忘了,刚刚突然全都想起来了,需要我跟你再讲一遍吗?樊尚书,我的孩子读书启蒙,还真不敢劳烦你,因为我的孩子可以不识字,但不能被教得不分是非,不知廉耻!”

    “你!”樊丛文一脸怒色,“我都低声下气来求你,好声好气跟你赔不是,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让我这个当爹的,给你跪下吗?”

    樊峻冷笑:“你真跪一个给我看看?那样我倒真考虑跟你到尚书府去。”

    “樊峻!”樊丛文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闹?”樊峻冷笑连连,“是你主动跑来我家的,怎么就是我闹了?让我猜猜,让高贵的樊尚书主动来找我这个一无是处辱没了你樊家的儿子,是因为什么呢?”

    樊丛文神色微变,就见樊峻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低头,而他耳边说:“樊尚书,你支持的是哪位皇子啊?”

    樊丛文神色大变,樊峻起身,退后两步,看着樊丛文的脸色,冷笑:“你当我傻吗?你会真心对我抱歉?真心想要弥补我?除非江河倒流,太阳从西边出来!现在皇上要立储,你已经站好队了,你背后的那个人,想拉拢安王,没有门路,知道我跟安王来往密切,你就跑过来跟我修补关系,试图骗我回去,再利用我达到你们拉拢安王支持的目的?樊尚书,我说得对吗?”

    “樊峻,慎言!”樊丛文也冷着脸站了起来。

    樊峻笑容得意:“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樊尚书也有求我的这一天。说实话,我跟安王,还真是好兄弟好朋友,暗地里来往多年了,感情不一般。我家夫人,跟安王妃不仅是亲戚,还是好朋友,我们过年都是在一起过的。”

    樊丛文脸色一变再变,就听樊峻说:“若我说句话,安王真会听的。”

    樊丛文神色微喜:“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为父,跟安王牵上线?”

    樊峻哈哈大笑:“樊尚书,我的意思是,以后你可千万要小心一点,我是个一身铜臭的商人,民不与官斗,动不了你,但如若哪天我一个不高兴,看你不顺眼,就请我的朋友安王,找你麻烦!不用怀疑,他绝对能轻易让你一无所有,再也无法翻身!听清楚了吗?”

    樊丛文气得快吐血了,樊峻却觉得很畅快。他以前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不喜欢理论,也不喜欢骂人。但是认识了姚瑶之后,樊峻从姚瑶那里学会了一项技能,如何不带一个脏字,把敌人怼得要吐血!难得用一次,看樊丛文的脸色,效果可是真不错。

    樊丛文脸色铁青地走了,樊峻去找梁薇,就见小安乐在床上玩儿,梁薇正在绣一件小肚兜,侧脸温柔,神情专注。

    “相公,听说来客人了,是谁呀?”梁薇抬头笑着问。

    樊峻看到梁薇的笑容,就感觉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在梁薇身旁坐下,一把抱过小安乐,揉搓着他白白嫩嫩的小脸,笑着说:“樊尚书。”

    梁薇蹙眉:“他来做什么?”

    樊峻也没瞒着,把樊丛文的来意跟梁薇讲了。

    梁薇并不懂朝中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她只知道,她那个伤害樊峻极深的公爹,竟然恬不知耻地上门来,想要利用樊峻,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太过分了!他怎么能那样欺负你?”梁薇话落,眼圈儿都红了。

    樊峻把小安乐扔回床上,搂着梁薇轻声哄着,说他把樊丛文气得都快吐血了,灰溜溜地走了,让梁薇不要往心里去,他没受欺负。

    小安乐懵懵地看着抱在一起的爹娘,默默地去玩姚瑶送给他的一个绣球了……

    当天晚些时候,樊峻带着梁薇和孩子,一起去了姚府。

    小安乐开心地跟小哥哥小弟弟一起玩儿起来,梁薇去找姚瑶,她正在书房画游乐场的设计图,梁薇看过之后,笑说以后她的孩子可要赖在这里不走了。

    樊峻见到秦玥,把樊丛文找上他的事情,跟秦玥讲了。

    “看来争斗马上就要到明面上来了。”樊峻说,“樊丛文最小的儿子,娶的夫人是二皇子妃的妹妹,所以他不说,我也知道他背后是谁。”

    “你不必管这些,真有人找你,打发了就是。”秦玥神色淡淡地说。

    “这我知道,就是今天又被恶心了一回,但我加倍反击回去了,哈哈!”樊峻说着笑了起来。

    “若那些人让你心情不好,不必客气,就去樊峻揍人,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秦玥提了个建议。

    樊峻轻哼了一声:“我怕脏了我的手!”

    又聊了几句,樊峻对秦玥说:“你可小心一点,某些人喜欢利用女人来达到目的,我看,接下来肯定有人对你使美人计。”

    秦玥很淡定:“没关系,我家丫丫会保护我的。”

    樊峻扑哧一声笑了:“强!还是你强!”

    樊峻和梁薇在姚府吃过晚饭才走的,临走小安乐不舍得小哥哥小弟弟,哭着不肯走,樊峻大手一挥,直接把儿子留在姚府了,说让他在这里玩儿,他改天再来接。

    于是,小安乐当天就跟阿福弟弟一起睡了。

    第二日,孟静婉三朝回门,宋思明带着她来了姚府,宋思清也一起过来了。

    孟静婉的兄嫂看到孟静婉和宋思明在一起,眼中化不开的浓情蜜意,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孟静婉的嫂子拉着孟静婉单独聊了一会儿,问她这几天在婆家过得怎么样,长辈好不好相处。

    孟静婉实话实说,一点儿不夸张,说刘氏把她当闺女疼的,宋老头和周氏都是和善性子,刘氏还叮嘱宋思明,早起去上朝的时候,动静小点,让孟静婉多睡儿会儿。

    其实婆媳关系,也是将心比心。周氏没有为难过刘氏,刘氏心中感念,把周氏当亲娘孝顺,同样也不会为难她唯一的儿媳妇。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孟静婉跟宋思明甜甜蜜蜜的,给她多生几个孙子孙女,这就是最好的,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

    孟静婉的嫂子听了,直说孟静婉嫁对人了,又叮嘱她,婆家人疼她,她也得加倍孝顺长辈,跟小姑好好相处。又专门叮嘱她,有空多跟姚家这边走动走动。

    孟静婉都一一应下,又拿出了她给娘家长辈写的信,请她哥嫂帮忙带回去。

    孟静婉的兄嫂晌午前就出发,离开京城回家去了。

    临走宋家和姚家,又让他们带了不少礼物回去。宋思明骑马送出了城,才又回来。

    昨日莫云齐寿宴,到了今日,姚瑶这个安王妃,在京城名声大噪。

    光这一天,姚瑶就陆续收到了三张请帖,都是赏花宴、诗会这些,贵族之间惯常的社交活动。

    姚瑶都收下,一一让人回了,理由统一:身体不适,感谢邀请,但不便参与,下次有机会一定去。

    而那些请帖,全都被姚景泽拿去,折了纸飞机,给小乖阿福和小安乐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