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418.以死明志
    到了姚府门口,莫云齐下车,就见不远处,秦玥小心地扶着他的随从从马车里出来了。

    莫云齐眼眸微闪,对身边伺候的老太监说:“你们都在外面候着吧!”

    “皇上,这……”以往可从没有这样的,莫云齐竟然谁都不带,就要进一个臣子的家中。

    莫云齐摆摆手,并没有改变主意。

    进门的时候,莫云齐看到秦玥手中提着的一大串荷花,还有跟在他身后的随从,呵呵一笑说:“秦玥,你这随从,有些面善啊!”

    姚瑶抬头,微微一笑,用原本的声音说:“阿玥,我就说皇上慧眼如炬,一定会认出我来的。”

    莫云齐虽然刚刚有所猜测,但听到姚瑶的声音,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惊讶。对于传闻中的易容术,他这是头一回见,而且一开始没有往姚瑶身上想,是因为身高这一点,在正常人的观念里,是无法改变和伪装的。姚瑶现在明显比原来高一些,容貌和气质也根本不像女人,着实厉害。

    姚瑶看莫云齐视线下移,她笑着自爆:“小伎俩,鞋底加高了些。”

    莫云齐收回视线,呵呵一笑:“怪不得。朕还说,秦玥出门怎么舍得把你撇在家中,原来带着呢,只是藏起来了。”

    “嗯,丫丫要保护我。”秦玥唇角微勾。

    想起今日在平阳侯府发生的事情,显然有人想设计秦玥,莫云齐听秦玥这么说,竟也无法反驳,点头说:“有道理!”

    不过莫云齐知道,纪云歌的事,秦玥从头到尾是真的什么都没做,姚瑶也没有。当时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到了事实,个中内情莫云齐已经一清二楚了。非说秦玥和姚瑶做了什么,那就是这对夫妻在明知纪云歌要算计秦玥的情况下,选择冷眼旁观,没有落入陷阱。连见死不救都谈不上,因为秦玥没救,纪云歌不也没死吗?

    至于莫景瑜和纪云歌搅和到一起,莫云齐当然怪不到秦玥头上,因为秦玥可没陷害谁,只能说莫景瑜实在是太没脑子。当时那么多人在场,怎么就非他不可了?救上来之后若是及时分开避嫌,处理得好一些,最后事情绝不至于闹大,发展成一个笑柄。

    而最后结局最惨的纪云歌,最不无辜,因为都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旁人。

    本来莫云齐也没打算帮姚瑶辟谣正名,完全是因为平阳侯府纪家那件事闹得让他很是厌烦,当时就看秦玥拎着一串荷花站在门口瞧热闹,觉得有趣,所以临时决定来姚家的。但他这种行为,在旁人眼中,就是给姚瑶正名了。

    这会儿本来应该是寿宴进行时,姚家的人已经在吃午饭了。

    秦玥说请莫云齐到他的书房去,莫云齐想了想,这一家老小的,知道他的身份怕是要吓着了,难免拘谨,倒不如跟秦玥小酌几杯好了。

    “别去书房了,找个凉快的地方坐坐。”莫云齐说。

    “那阿玥你带皇上去花园吧,皇上先稍坐片刻,我去准备饭菜。”姚瑶笑着说。

    “还真饿了。”莫云齐很随和的样子,跟着秦玥一起到姚府花园去了。

    花园里最近在建造游乐场,草地昨日才种好,今天开始搭建木房子了。一大早秦谡就过来了,半晌温兆筠也来了。秦谡参与热情很高,温兆筠是个文人,年纪大了,之前还有过中风的经历,如今活动自如,但身体是真不行,就在旁边看着,偶尔提醒秦谡歪了一点,要挪一挪,秦玥就说他瞎指挥,两个老头子斗嘴不停。

    这会儿都去吃午饭了,后花园没有人。

    已是五月,盛夏季节,正午时分,阳光炽热。莫云齐跟着秦玥进了花园,到亭子里落座,看到不远处有个地方放了许多木料,有些凌乱,就笑着问;“那里是要建房子吗?”

    “给孩子建个玩的小木屋。”秦玥说着。

    莫云齐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一小片葡萄园。想起在他寿宴上面秦玥讨葡萄给姚瑶吃的事,笑着问:“这也是最近才种的吧?”

    “是。”秦玥点头。

    樊峻夫妻和孩子,秦非墨夫妻,都在府里,今日秦谡和温兆筠也都来了,宋氏和姚玫下厨,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家里人正在热热闹闹地吃饭。

    姚瑶前脚回府,后脚温雨薇从平阳侯府也回来了,没回国公府,直接来了姚府。她本来是想跟着秦玥和姚瑶一起走的,但是皇上跟秦玥一起,温雨薇没敢凑上去。

    姚瑶回房换衣服洗脸的功夫,温雨薇已经到了正厅。

    “雨薇,你怎么回来了?”温兆筠正喝排骨汤呢,抬头见到温雨薇,有些意外。

    “雨薇丫头,怎么这么早就跑回来了?玥儿和瑶儿呢?”秦谡紧跟着问了一句。

    “表哥表嫂也回来了,你们不知道啊?”温雨薇笑着走过去,在原缨身旁的空位坐下,“那他们应该是陪着皇上呢。”

    姚大江和宋氏脸色都是一变,皇上来了?

    “姚叔,姚婶,别紧张,皇上本是去了平阳侯府,那边寿宴取消了,就跟着表哥表嫂过来吃顿饭。”温雨薇笑着说。

    姚大江和宋氏怎么可能不紧张?那可是皇上,传说中的九五之尊!现在竟然在他们家!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叩拜?”宋氏有点慌。

    “不用!”温兆筠开口说,“皇上是微服出宫,过来坐坐,既然没来这儿,就让玥儿和瑶儿陪着就是了。”

    秦谡也开口说:“都别慌,吃饭吃饭!就当不知道!”

    怎么可能当不知道?不止姚大江和宋氏,赵大年赵康安,就连林放都感觉有点慌。

    正在这时,姚瑶换好衣服过来了。

    “瑶儿,皇上呢?”宋氏连忙问。

    “阿玥陪着去花园了,皇上说饿了,做好的饭菜有剩的吗?”姚瑶问。

    宋氏连忙起身:“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哪能给皇上吃他们剩下的饭菜?虽然姚瑶的意思是说锅里没盛出来的,那也不行!

    让大家接着吃饭,宋氏叫了姚玫,跟姚瑶一起,专门再去给莫云齐做。

    “娘,别慌。”姚瑶看宋氏切菜的手都有点不稳,额头都冒汗了。

    姚玫就笑:“二妹,我们又不是你,哪能不慌?那可是皇上啊!”以前她们在小村子苦哈哈过日子,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怎么可能想得到,有朝一日皇上会来她们家做客,她们还给皇上做菜吃。

    “皇上也是人。”姚瑶很淡定。因为她怀孕了,虽然自己觉得现在做个饭完全不是问题,但宋氏和姚玫不让她动菜刀,不让她碰凉水,所以洗菜切菜都不行,揉面要用力的,自然也不行,就让她坐那儿看着火,偶尔添根柴,倒是闲得很。

    好在家里平时吃饭的人多,都是自己做,所以食材很丰盛。本来宋氏想着做点复杂的大菜,姚瑶说越家常越简单越好,最好是醉仙楼都没有的,因为醉仙楼有的菜单,宫里御膳房也有,皇上都吃过。

    最后做了两荤两素四个家常菜,一小盆疙瘩汤,这是宋氏最拿手的。主食姚瑶让姚玫把现成做好的咸蛋黄肉包热了一碟,咸蛋黄是家里自己腌的咸蛋,做法是姚瑶昨天才教姚玫的,第一回做,大家吃了都说好,醉仙楼还没有。宋氏觉得少,又现烙了两大张金黄酥脆的葱油饼,切成了小块。

    姚瑶也没让宋氏和姚玫过去,看她们都有点怯,见了皇上肯定还得下跪。

    把饭菜都装进食盒里,拿上碗筷,叫了六伯过来帮忙提着,跟着姚瑶到花园去。

    莫云齐肚子已经叫了起来,但是他临时起意过来,也不好意思催。正好亭子里前几日多了个小石桌,上面刻了象棋的棋盘,棋子就在旁边放着,这是方便老人家闲着无事随时都能来下棋。

    莫云齐就跟秦玥下了两盘,第一盘莫云齐还想着秦玥若是让他就没意思了,结果他果真输了……

    第二盘接近尾声的时候,看到有人过来了,莫云齐最后落子,赢了,乐呵呵地站了起来:“吃饭吧!”

    六伯帮忙摆了饭就退下了,秦玥和姚瑶坐在莫云齐对面,莫云齐看着面前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也没什么大鱼大肉的,但他很有食欲。

    也不用伺候,莫云齐饿了,先夹了个咸蛋黄肉包子,咬了一口,微微点头,味道真不错,咸鲜可口。

    等莫云齐尝过了所有的菜,赞了一句:“吃着都很舒服。”

    这就是很高的赞誉了。莫云齐在宫里吃饭,山珍海味应有尽有,菜品也都很可口,但总归不可能天天都有新花样,再喜欢的东西,吃多了也就厌倦了。吃得舒服,对莫云齐来说,是很难得的。

    这会儿已经过了饭点,莫云齐也是真饿了,吃了两个包子,几块葱油饼,几样菜都吃了些,还喝了一碗疙瘩汤。本来觉得这疙瘩汤看着卖相不太好,但秦玥给他盛了,就尝尝,结果味道很鲜美。

    秦玥没怎么吃,也没伺候莫云齐,只伺候姚瑶了。不过也就是夹菜盛汤,没有喂饭,不然莫云齐肯定看不下去。

    “这些都是安王妃做的?”莫云齐笑着问。

    “我只是烧火看锅,今日这些是我娘和我姐姐做的,因为我有孕了,她们不让我动手。”姚瑶实话实说。

    莫云齐愣了一下,也是才知道姚瑶有喜了。他觉得这饭菜真的好吃,自然不会要求一定要是姚瑶做的才算有诚意,毕竟也不是下人做的,没有怠慢他。

    “恭喜两位。”莫云齐笑了起来。倒是觉得姚瑶这个姑娘真有意思,跟秦玥很像,在他面前都特别坦诚,有什么说什么,一点不矫情,也不耍心眼。换个别人,肯定要认下这都是自己做的,趁机邀功了。

    秦谡和温兆筠吃过饭就一起过来了。别人不露面,他俩得来跟皇上打个招呼。

    “秦老,温老,恭喜两位,要当太公了。”莫云齐笑着说。

    秦谡和温兆筠都笑了起来,陪着皇上在花园里转了转,秦谡重点跟莫云齐介绍了一下正在建造的游乐场,还指着那一片青青的草地,说里面有四分之一的草都是他亲手种的,俨然一副这里就是他自己家的样子。

    温兆筠看秦谡眉眼间的得意,心中竟然有点酸。想着他接下来无事也要经常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搭把手的,带带孩子之类的。不然将来这游乐场建好了,姚瑶肚子里的宝宝出生,能来这儿玩儿了,秦谡肯定会在宝宝面前吹嘘说这地方有他很大的功劳,都是太公,到时候他岂不是被比下去了?那可不行!

    莫云齐听了秦谡讲的,觉得颇为有趣,说等建好了,他会再过来看看是个什么样子,将来让小皇子也过来玩玩儿。

    二老陪着莫云齐转了一圈,姚瑶已经准备好了消暑解渴的茶饮,正好莫云齐渴了,又回了亭子里坐。

    不只有凉茶,亭中桌上还放了三个琉璃盏,里面是磨得细细的冰沙,上面是姚瑶精心调制的配料,鲜果切成的小丁,煮好的软糯的小圆子,加了糖和奶,还有手工鲜榨的桃汁,甜香沁爽。

    “这种吃法,倒是没见过。”莫云齐觉得很新奇。看着好看,不知道吃起来会如何。

    “我也没吃过。”秦谡话落就拿勺子舀起一勺,送入了口中,呼出一口凉气,赞不绝口,“舒服!”天气燥热,吃一口感觉整个人都凉爽了。

    三人把水果沙冰吃了,又喝了杯茶,莫云齐就离开了。

    秦玥送到了大门口,莫云齐上马车之前,对秦玥说:“等你家的游乐场建好了,朕再来看看。”

    秦玥自然是满口应着,目送莫云齐的马车离开,往皇宫的方向走了。

    而吃饭的时候,温雨薇已经把平阳侯府里发生的闹剧跟大家都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

    当时秦谡一听纪家那个小姐要算计秦玥,就来了一句:“真是不要脸!”其他人都有同感。

    平阳侯府。

    日落西山,纪云歌幽幽醒转,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低声说话。

    “云英,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办法了,以后你们姐妹,互相照顾着。”纪夫人的声音。

    纪云歌头疼得厉害,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她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来,身子晃了晃,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脸色又白了几分,着急地叫了一声:“娘!”

    纪夫人很快到了床边,握住了纪云歌的手:“云歌,你感觉好点了没?”

    “娘……我……”纪云歌张口,眼泪就下来了,“我不要给大皇子当侍妾……我不要!娘你帮帮我!”

    纪夫人脸色也不好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云歌,皇上发话,这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纪云歌泪眼朦胧,转头看向了纪氏:“姐姐!姐姐你帮我跟大皇子说,让他去求求皇上,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让皇上收回成命,我不要给他当侍妾!”

    纪氏面色淡淡的,因为纪云歌的眼泪再也不可能激起她的怜爱,只让她觉得恶心。

    所有的事情,纪氏都有参与,也全程目睹。她知道闹成这种局面是因为纪云歌误会救人的是秦玥,并不是纪云歌真的要跟她抢男人。但那又如何呢?莫景瑜现在真的对纪云歌上了心,临走前还专门叮嘱纪氏,让她留在娘家,好好照顾纪云歌,等纪云歌身体好转就过门,到时候她们姐妹就能作伴儿了。

    莫景瑜说的时候,眼底的期待,纪氏都看在眼中,让她心寒不已。她跟纪云歌是好姐妹,那是以前,她们只是平阳侯府纪家的姐妹的时候。若她们都成了莫景瑜的女人,变成了莫景瑜后院的“姐妹”,还能跟过去一样吗?

    纪氏数日前,跟纪云歌诉苦,提起莫景瑜其他的女人,一口一个“贱人”“贱蹄子”“翠红楼头牌”,因为她是个正常的女人,所以她真的厌憎莫景瑜别的女人,恨不能把那些跟她争宠女人全都掐死。如今,纪云歌即将变成那些女人之中的一个,纪氏看着她,恨不得掐死她……

    而且纪氏如今回头想,自从纪云歌及笄,莫景瑜时常在她面前夸赞纪云歌。说纪云歌容貌好才华好什么都是最好的,是京城第一美女,也是京城第一才女。这些全都是莫景瑜的原话。

    彼时纪氏听莫景瑜夸纪云歌,还觉得与有荣焉,因为那是她娘家妹妹,她和莫景瑜都知道纪云歌喜欢秦玥,并且希望可以促成纪云歌跟秦玥在一起。但如今,莫景瑜趁着这个机会,打算自己把纪云歌给收了,那他对纪云歌一直以来由衷的欣赏,全都变成了戳向纪氏心口的刀子!

    纪氏忍不住会想,纪云歌进门,年轻貌美,才华出众,善解人意,定会独得莫景瑜恩宠。而她比纪云歌大了六岁,跟纪云歌比,她脸蛋比不过,生过孩子的身材更是比不过!便是她占了正妃之位又如何?未来某天,这个位置,会不会被纪云歌抢走?到时候,她的娘家平阳侯府,甚至都不会帮她!因为在他们眼里,她们姐妹谁坐那个位置,对纪家的意义都是一样的……

    纪氏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而有些想法并不是没根据的。她心中怒极,恨极,还要听她娘说,日后让她好好照顾纪云歌。

    这会儿听到纪云歌的哀求,纪氏沉着脸说:“别傻了。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话说得太满,皇上金口玉言发了话,你如今要么给大皇子当侍妾,要么,只能死。”

    “云英,别乱说!什么死不死的?”纪夫人向来偏疼纪云歌,闻言神色不悦地训斥了纪氏一句,转而去哄纪云歌。

    “云歌,娘知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听娘的,跟了你表哥吧。侍妾是不好听,辱了你的身份,但你表哥跟你爹发誓,一定会把你跟你姐姐,都当正妃来对待,绝不让旁人越过你们去,他会好好弥补你,疼爱你,你姐姐也会好好照顾你的,她可是最疼你了。将来等大皇子当上太子,就能多封一个侧妃,到时候提了你的份位上去。等大皇子日后登基了,你跟你姐姐,一起执掌后宫,母仪天下,谁还敢再有非议?”

    纪夫人只顾着安慰纪云歌,而她说的,也都是真心话。

    纪云歌扑到纪氏怀中,嚎啕大哭,伤心不已。

    真真是母女情深,但这一幕,却让旁边站着的纪氏觉得刺眼,又扎心!敢情纪家都安排好了,莫景瑜也发过誓了,唯独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就理所当然地要求她把现在的身份地位,她的丈夫,她所有的一切,跟纪云歌共享!凭什么?

    门外有个婆子,唤纪夫人,说纪老太君醒了,让她过去说话。

    “云英,你陪着云歌,娘去你们祖母那儿看看。”纪夫人扶着纪云歌躺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纪云歌和纪氏姐妹两个人。

    纪云歌趴在床上,哭哭啼啼的。纪氏依旧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视线一转,纪氏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笸箩,里面,有一把剪刀。

    纪氏猛然握紧了自己的手,长长的指甲嵌入手心,她心中沉了沉,朝着桌边走去。

    握住那把剪刀,拿起来,刀刃很锋利,纪氏眼底,也多了一抹厉光……

    纪氏将剪刀背在身后,慢慢地,走到了床边,坐下,轻飘飘地叫了一声:“妹妹。”

    “姐姐……我好苦啊!”纪云歌哭得泪眼朦胧,泣不成声,根本没有注意到纪氏脸色不对。

    然后,纪氏握住了纪云歌一只手,往她手中,塞了个东西。

    纪云歌一时没反应过来,纪氏抓住纪云歌的手,而纪云歌手中拿着剪刀,朝着她自己的脖子扎了过去!

    眼前寒光一闪,纪云歌神色大变,挣扎起来:“姐姐,你干什么?”

    “妹妹,你不是说清白大过天,清誉比命重吗?姐姐觉得当侍妾太辱没你了,你才貌双全,一向骄傲,怎会受如此折辱?所以,姐姐帮你,以死明志!”

    纪氏眼眸狠厉,按着纪云歌的手。纪云歌已经反应过来了,死死地撑着,眼看着剪刀离她的脖子越来越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