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纪独宠:爱妻甜〕〔太古丹尊〕〔旷世神婿岳风免费〕〔绝世武帝〕〔旷世神婿免费阅读〕〔我有一个总裁女友〕〔神魂丹帝〕〔大周王侯〕〔神级女婿何金银〕〔霍少的闪婚暖妻〕〔何金银和江雪小说〕〔上门神豪何金银〕〔夫人她只想当首辅〕〔重生之嫡女有点毒〕〔影后的嘴开过光〕〔重生成偏执大佬的〕〔顶级宠婚:闷骚老〕〔顾先生待我如宝〕〔韩信点兵〕〔我从动漫借技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481.霸道大将军和他的迷妹
    容华英做的葡萄酥,得到了府中老老少少的一致好评。她很开心,第一次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是有点用的,决定接下来要多给大家做好吃的点心。

    这边其乐融融,天牢之中,容德明还在大喊大叫,污言秽语,不停地说秦非白抢了他的女人,伪造证据陷害他。

    其实,容德明是在掩饰他内心的恐惧。

    因为他跟容城太守苟蜚以及被押来的那些官员原本是关押在一处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结果,那些人全都咬舌自尽,没了性命,就剩他一个。

    容德明知道,他没有活路了。他不止贿赂那些贪官,手上也不止有十几条人命,他还得罪了大盛国威名赫赫的大将军秦非白。

    容德明误会秦非白和容华英是那种关系,那么,就算为了容华英,秦非白都不会让他活着。

    等死是一件难熬并且充斥着惧怕的事情。他会忍不住去想,什么时候,什么方式。

    而在这种时候,往往会激发出一个人强烈的求生欲望!

    容德明想活着,哪怕只是多一天,多一个时辰,多一刻都好!

    他叫嚣辱骂秦非白,其实目的不是为了往秦非白身上泼脏水,因为他最清楚秦非白得到的那些证据都是真的,并非伪造。他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活着的时间。这是可贵的生机。

    因为作为大盛国堂堂的大将军,有人指控秦非白勾搭有夫之妇,霸占容家财产,伪造证据。容德明想着,这件事定然会传到皇上耳朵里,皇上应该会派人再调查,容德明就可以争取到一点时间。

    只是容德明没想到,牢门开启,等待他的,竟然是被生生剜去了舌头!

    这就是莫云齐给容德明的“恩典”。

    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容德明满嘴是血,倒在地上呜呜啊啊,却再也发不出一个完整清晰的声音的时候,被人拽起来,一根白绫勒住脖子,他很快就感觉呼吸艰难,双手在空中做着徒劳的挣扎,动作越来越小,越来越弱……

    容德明死了。

    他本以为,死之前他会见到容华英。容华英那么恨他,应该会来见他最后一面吧,秦非白可以安排的。结果,没有任何一个跟自己有关系的人,临死前陪着,那种冰冷的恐惧感,吞噬了容德明。

    临死前,他又想起,当年与容维鑫初见时候的情景。那天,他无比感恩,觉得自己好幸运,觉得容维鑫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缘。后来,因为他的贪心不足,一切都偏离了轨道,最终,他坠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只能到地下,去跟容维鑫团聚了……

    至此,秦非白从容城押解回来的犯人,全都死光了。

    莫云齐给大皇子莫景瑜和二皇子莫景贤定了期限,一个月之内,他要看到结果。

    除了莫景瑜和莫景贤两派互相盯着对方之外,七皇子莫景熙这一派,也严密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谁做了不该做的事,露出明显的破绽,很难躲过去。

    京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已经暗潮翻涌。

    不过这些都跟姚府没关系。秦玥安排了属下,不只盯着莫景瑜和莫景贤,还盯着他们两个的岳父家。因为若真有什么事,两个皇子在这种时候,不会亲自出面的。

    容华英一直惦记着秦非白不喜欢吃甜的,想要做咸口的点心。

    这天跟姚瑶聊天的时候,说起做点心的事,姚瑶提起,宋氏腌的咸鸡蛋咸鸭蛋都很好吃,可以用咸蛋黄来做点心。

    姚瑶大概跟容华英提了个想法,容华英觉得可行,取了咸蛋黄之后,试了很多次,最后真做出了蛋黄酥。

    这种点心外面都没有卖的,在配料上,都是容华英自己试着调出来的。大家尝了之后,都说口味独特,特别好吃。

    就连一向酷爱甜食的姚景泽,都一次吃了俩。若不是宋氏怕他吃多砸胃,拦着说下次再吃,他还想接着吃。

    傍晚时分,秦非白从军营回来,见容华英果真做了咸口的点心出来,拿起一个尝了尝,出乎意料地美味。

    “大伯,是不是好好吃?”姚景泽笑眯眯地问。

    秦非白微笑点头:“嗯,好吃。”

    “因为大伯不喜欢吃甜的,所以娘才专门做了这个好好的咸蛋黄点心!”姚景泽声音清脆地说。

    这会儿还没开饭,大家都来品尝容华英新做的点心,尤其是老人家和孩子们,热热闹闹的。秦玥和姚瑶带着平儿和安儿也在。

    听到姚景泽的话,正抱着安儿乐呵呵笑着的秦谡,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秦非白,又看了看笑意温柔的容华英。

    看到姚景泽笑容灿烂地爬到了秦非白身上去,亲昵地跟他说着话,秦谡心中一动!

    秦非墨抱着小黑,眨了眨眼,似笑非笑地说:“大哥,你最近食欲不错啊!”

    其他人,神色也都玩味起来。

    正在跟魏宇泽说悄悄话的秦珍珍,神色微怔,魏宇泽在她耳边小声说:“咱爹好像有情况。”

    秦珍珍看了一眼容华英,轻笑了一声,小声说:“若是容姨,挺好的。”

    这会儿是七月初,他们俩的婚期定在了八月,不过魏宇泽早就改口了。

    因为姚景泽的无心之语,大家都开始盯着秦非白和容华英看。

    容华英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突然意识到大家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脸刷的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怕越说越不清楚。

    容华英很敬重秦非白,觉得这对她来说原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人物,没想到会产生交集,更没想到秦非白帮了她那么多,她十分感激。

    至于别的,容华英没想过,也根本从来不敢想。关于专门为了秦非白,去研究咸口点心这件事,其实是容华英想融入这个家,也是她心底对秦非白的感恩,想用这种小小的方式来报答。

    秦谡是个心直口快的,冲着秦非白来了一句:“老大,你要是对容家丫头有意思,那就早点定下来!”

    容华英整个人都傻了!

    秦非白又不是毛头小子,从姚景泽当众说那句话开始,他就知道接下来大家会是什么反应,甚至猜到了秦谡会说什么话。

    “爹,不用这么心急。”秦非白微笑。

    这话一出,大家立刻明白,秦非白真对容华英有意思!

    姚景泽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看容华英低着头,脸色通红的样子,不解地问:“娘,你很热吗?是发烧了吗?”

    童言无忌。

    容华英下意识地看了秦非白一眼,看到秦非白坚毅俊朗的侧脸,脸色更红了,心跳加快,脑子一片空白,不期然地想起,初次见面时,秦非白去救她,在容城容府的地牢里面,假扮乞丐的秦非白,粗鲁地把她压在身下,撕扯着她的衣服,在她恐惧绝望,打算自我了断的时候,耳边想起他清朗的声音,说他是自己人……

    容华英本以为救他的人是秦玥和姚瑶的属下,后来安全离开容城之后,才得知秦非白的身份,但是容华英都懵了好久,感觉太不真实。

    不夸张地说,秦非白对容华英来说,就是偶像,是天神,是拯救她的恩人,是让她十分仰慕的兄长。

    刚刚秦非白的话,容华英也听到了,她又不傻,意识到秦非白话中之意,容华英是真的慌了。

    秦非白转头,四目相对,容华英猛然起身,脚步匆匆地出去了,因为慌乱无措,出门时,差点被门槛绊倒。

    “大伯,娘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呀?二姐,你去给娘看看嘛!”姚景泽问秦非白,又对姚瑶说。

    姚瑶微笑点头:“好,我去看看。”话落起身,去追容华英了。

    “老大,你可以啊!”秦谡对此很高兴。

    当年的事,秦谡一直对秦非白也有一份歉疚,因为他为了孙子,做了逼迫秦非白的事。

    过去这些年,秦谡最清楚秦非白过得好不好。

    而说实话,秦谡是真的不喜欢温如晴。当年因为温如晴怀了身孕,才进了秦家的门。如今,温如晴自己选择剃度出家,两个孩子也都大了,很懂事,她跟秦非白算是断干净了,各自安好。

    秦非白年纪也不大,秦谡原就想着,要跟他提一下,再娶个合心意的女子是最好。毕竟还有半辈子,如果能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是好事。而且,这是父母儿孙都无法替代的。

    只是因为秦非白今年很多时候都在外面跑,才刚回来,秦谡还没来得及说。

    如今倒是好了,有个现成的,而且看秦非白的意思,他是喜欢的。以秦非白的性格,真让他再找个二八芳华的黄花闺女,那他是真的接受不了。

    容华英跟秦非白都是心里受过大苦的人,过去这段时间,他们两人相处过,都有了解。姚景泽又十分喜欢秦非白这个大伯,如今他有两个娘,只有一个爹,再多一个爹,多好啊!

    秦非白笑了笑,没说话。

    有些东西,是悄然发生的。在那天被秦玥点破之后,秦非白才慢慢意识到。

    他很欣赏容华英。容华英没有京城那些小姐身上的娇气,甚至是矫情。她的出身和经历,让她既柔软又坚强。她很真实,是非分明,敢爱敢恨。

    而且,容华英还做得一手好点心。

    秦非白承认,就是前日的葡萄酥,让他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明明是容华英专门给他做的原味的,并不很甜,吃到口中却真的甜,是让他喜欢的甜。

    没有人真的喜欢孤独,享受寂寞。秦非白是个正常的男人,发生过那么多事之后,如今过上了安逸快乐的生活,儿孙都在身边,他并非不满足,只是偶尔午夜梦回,内心的寂寥,依旧存在。

    而刚刚容华英红着脸看过来的样子,秦非白觉得,很可爱。

    他打算追求容华英,所以说不着急。但他没打算给容华英拒绝的机会,所以大家调侃,便也不解释。

    姚瑶过来的时候,容华英正神思不属地坐在房间里,见到姚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我跟秦大哥……没有什么的……”

    “我知道。”姚瑶微笑,“我公爹喜欢你,你会觉得排斥吗?”

    容华英下意识地摇头:“我身份低微,还有以前的事……我配不上秦大哥。”

    “那倒是巧了,我公爹觉得,他年纪大,都当爷爷的人了,配不上你,所以之前有些犹豫。”姚瑶笑着说。

    容华英愣了一下:“这……”

    “现在看来,他已经确定自己的心意了。”姚瑶说,“你可以慢慢考虑,不必着急,也不必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若你觉得,可以接受他,那是最好,若是你觉得不合适,也无妨。”

    容华英垂眸:“可……秦大哥不是有夫人吗?这算什么呀?我不能做这样的事!”

    姚瑶笑了:“有些事忘了告诉你。我公爹在认识你之前,就已经和离了。珍珍的母亲出家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但你放心,都不是他的错。你们如果在一起的话,不会有人反对的。至于我公爹过往的经历,我想,他会找机会亲口跟你讲的。”

    容华英的脸,又不受控制地红了,感觉心跳得厉害,小声问:“他……他怎么可能会看上我啊?”

    容华英对秦非白当然有好感,只是曾经有些事,不敢想罢了。

    秦非白对容华英来说,就是完美的偶像。她到现在都觉得太不真实,秦非白怎么会看上她呢?

    “这个,让他自己告诉你吧。”姚瑶笑意加深。看容华英这个样子,分明是十分崇拜秦非白,如今得知秦非白喜欢她,有点受宠若惊?有点晕?

    姚瑶觉得很好,霸道大将军和他的迷妹,完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引辰〕〔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军火王妃:王爷又〕〔艾泽拉斯生存攻略〕〔荒神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