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云憬傅斯年〕〔愿岁月可回首〕〔无敌炼药师〕〔1号傲妻:宫少,别〕〔三世独尊〕〔暗恋成欢,女人休〕〔丹武毒尊〕〔餮仙传人在都市〕〔无尽升级〕〔万古灵神〕〔都市之修真归来〕〔萧尘柳芸萱〕〔血魔霸天下〕〔婢女也秀色〕〔极品全能学生〕〔校园修仙武神〕〔韩娱重生之月光〕〔万古第一婿〕〔天庭红包群〕〔绝地求生之王者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482.余生,请多指教
    这日晚饭,容华英没有再去小厅跟大家一起吃,因为觉得很不好意思。

    姚瑶跟容华英聊了一会儿,回去之前,说会让下人稍后把饭菜给容华英送过来。

    夜幕降临,容华英点了灯,坐在窗边等着,神色怔怔,思绪有些纷乱。

    这次从容城刚回来那日,宋氏就专门去开解容华英,希望她能够放下过去的事,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若是碰上合心意的男子,不必考虑其他,要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

    容华英听进去了,只是没想到,有些事,发生得这么突然。而且,竟然是,秦非白……

    即便姚瑶方才很确定地告诉容华英,秦非白是真的喜欢她,容华英到现在依旧觉得无法置信。因为在她看来,他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两个阶层的人。秦非白是容华英根本不敢肖想的存在。

    秦非白提着食盒,进了院子,一眼就看到了窗边女子白皙清瘦的侧脸,在夜色之中,透着柔柔的光。

    秦非白走到窗边,容华英都没有回神。

    “在想什么?”秦非白开口,声音清朗,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容华英被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转头,不期然地四目相对,她看到秦非白眼底的笑,不觉又红了面庞,一时手足无措:“秦……秦大哥,你怎么来了?”

    秦非白微笑,没有直接回答容华英的问题,转身进门,把食盒放在桌上,打开,将里面热气腾腾的饭菜往外摆。

    秦非白是专门来给她送饭的?容华英反应过来,感觉有些惶恐,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在这个家,大家都对她很好,已经很照顾她了,下次再不能这样使性子。

    秦非白把饭菜摆好,有两副碗筷。他落座之后,见容华英还站在那儿,懵懵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轻笑了一声:“过来啊。”

    “啊?哦。”容华英下意识地走过来,在秦非白对面落座。

    秦非白去盛汤,容华英连忙起身:“我来!”

    结果,容华英去拿汤勺的时候,抓住了秦非白已经握住汤勺的手。

    容华英像触了电一般,连忙收回自己的手,默默地坐回去,看都不敢看秦非白。

    一只修长的大手把汤碗递过来,放在容华英面前,又放了一个汤匙。

    “趁热喝。”秦非白说。

    “嗯。”容华英点头,拿起汤匙,慢慢喝汤,始终没敢抬头。

    两人对坐,静静地吃饭。

    见容华英很拘谨,都不去夹菜,秦非白微叹一声:“这是你的房间,若你觉得我在这里,你不自在的话,我就先回去吧。”

    “不用。”容华英连忙摇头,“秦大哥帮我送饭来,自己还没吃,不必管我,我……我今日没有什么胃口,才会这样的。”

    容华英说谎,其实她有点饿,但就是觉得紧张,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时竟有些患得患失,在想秦非白会不会觉得她吃饭的动作不够优雅?一时又想,秦非白会不会觉得她太小家子气了?

    虽然容华英成过亲,当了娘,但她这辈子迄今为止没有过恋爱的经历。最美好的年华,遭遇了如今想来依旧觉得肮脏无耻的事情,后来境况越来越糟糕。

    在男女之事上面,容华英过往的经历不堪回首。如今,她就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一份幸福美好砸到了头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敢确定她有这个福分,不知道该如何做。

    潜意识里,容华英认为,她一个成过亲,生过孩子,出身低微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她心中完美的男神秦非白呢?她不知道秦非白过往的经历,但她就是认为秦非白一切都那么好。

    “没胃口也要吃饭,你太瘦了。”秦非白正色道。

    你太瘦了……秦非白是在关心她吗?容华英感觉心跳得厉害。

    到了这个年纪,容华英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来势汹汹。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秦非白起身收拾碗碟,容华英连忙起身帮忙。

    一起收拾好,装进食盒里,容华英微微垂眸说:“谢谢秦大哥。”

    “一家人,不必客气。”秦非白微笑。

    容华英以为,秦非白这就要走了,结果秦非白把收拾好的食盒放下之后,又坐了回去:“我不着急走,坐,我们聊聊。”

    容华英默默地坐下,依旧低着头,双手交叠,心中如小鹿乱撞。情不自禁地想,聊聊?秦非白会跟她聊什么?会不会她跟秦非白没有共同话题?

    “我已经这把年纪,当爷爷的人了,原也没想过,要再娶妻。”秦非白开口,说话很直接,“遇见你,算是意外之喜吧。”

    意外之喜……容华英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秦非白这是……在跟她表白吗?

    “我们都是有过往的人,所以,有些事,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在想什么,你现在应该知道。你的过往,我很了解,并且不介意。接下来,我会跟你讲,我过去的事情,你听着就好。”秦非白对容华英说,“当然,若你不想听,现在摇头,我就不说了。之后也不会再给你任何困扰。”

    容华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声说:“我……我想听。”

    若是以前,容华英肯定不会去打听秦非白的事情,会觉得很冒昧。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知道,秦非白经历过什么,想知道秦非白过往的一切。

    “好。”秦非白微微点头,开始跟容华英讲述,他跟秦玥的母亲温婕,以及与秦珍珍的母亲温如晴年轻时候的纠葛。

    温婕是秦非白青梅竹马的恋人,也是伤他最深的人。秦非白如今提起,语气平静,对于年少时候的爱恋,一语带过,不是想掩饰什么,而是那些东西,对他来说,早已激不起心中的一丝涟漪了,无所谓美好或悲伤。

    容华英听着秦非白用平静到近乎冷漠的语气,讲到温家姐妹算计他的事。

    容华英心中一沉!怎么都没想到,身份尊贵,光风霁月如秦非白,当年竟然被人那样欺负算计。温婕仗着秦非白爱他,为了自己的私心,根本不顾秦非白的感受和意愿,亲手把温如晴送到了他的床上去。而温如晴为了得到秦非白,不顾廉耻,做出那种事情来!这对姐妹,简直太可恶了!秦非白当年,受了多大的委屈啊!因为长辈逼迫,因为孩子的到来,为了负起责任,明明一点错都没有,却要被迫接受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所有的苦水,全都往他自己肚里咽。

    而秦非白娶了温如晴之后,尽管不爱,也尽到了一个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以他尊贵的身份,便是三妻四妾,也实属正常,但这方面,他从来都洁身自好。

    其实有些东西,秦非白没有说,但容华英知道事实如何,她能想到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对不起秦非白,但秦非白从头到尾,都对得起任何人!

    容华英在想,秦非白这样好的丈夫,温如晴为何会选择出家呢?只要她不离开,秦非白就算为了孩子,也不会休了她的。

    就听秦非白讲到当初秦瑄勾结端王府谋反,下毒暗害秦非白,又暗害秦谡的事。

    容华英简直无法相信,秦瑄怎么能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谋反的事情一旦失败,死的可不是他一个,是秦家满门!容华英听说过秦家被打入天牢,后来还被流放,只是并不了解其中内情。

    秦非白讲到流放的事,又讲到因为秦玥的功勋,皇上决定重新启用他们一家人,免除了罪责。但就在圣旨到达流放之地的前一天,秦瑄逃跑了。

    容华英就在想,秦瑄定是要死的,必须要死,皇上可以开恩,放过秦家其他人,但绝对不会容忍秦瑄活着,他也该死。为了一己私欲,毒害亲父和祖父,差点害得秦家满门丢掉性命。

    秦非白接着讲,他奉命去抓秦瑄的时候,秦瑄正在处心积虑地想要害秦玥。然后,他找到秦瑄,亲手送他上路。

    容华英心中咯噔一下!不是觉得秦非白做错了,她只是在想,秦非白给了秦瑄最快,最体面的死法,可他自己,要因此承受多少苦痛啊!

    若是秦瑄当初被秦非白押回京城来,必然的结果是打入天牢,受刑审问,不管一杯毒酒,一条白绫,抑或是当众斩首,到时候,秦谡和温如晴,如何能够面对?

    就是因为秦非白太有担当了,没有逃避,选择面对,才会有那样的事。

    等听到温如晴因为秦瑄被秦非白杀死这件事,选择与秦非白和离,遁入空门,容华英心中唏嘘不已。只能说,秦非白没错,他终于解脱了。至于温如晴,她自己选的路,结果自己承担,没什么好说的。

    秦非白讲得很快,因为并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在叙述某些他认为该告诉容华英的事情,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秦非白讲完,看着容华英微微一笑:“就是这些。希望你不要嫌弃我。”

    容华英看着秦非白,他在笑,容华英的眼圈儿,却倏然泛了红:“秦大哥,你太苦了……”

    秦非白有些意外容华英的反应。看到容华英眼底闪过的晶莹水光,秦非白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浅浅淡淡的暖流,涌入心间。此刻,他在想,容华英是心疼他吗?

    过往的事,秦非白问心无愧,他以为他不需要同情,不需要心疼,只要能理解他,便好了。但此刻,他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有些东西,他不是不需要,只是明知道不会有,便再也不期待了。如今,真的有了,他心中的欢喜,是真真切切的。

    “如果你觉得不讨厌我的话,我们试试吧?”秦非白看着容华英,神色认真,“你可以拒绝,我以后还是一个人过。”

    以后还是一个人过……容华英听到秦非白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心中不期然被刺痛了一下,觉得不好。秦非白这么好的男人,简直就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最好的男人,超出她年少时期对未来丈夫的所有幻想。这么好的男人,凭什么不能得到幸福陪伴?那些伤害他的人,都解脱了,为什么他不可以开始新的人生?

    “秦大哥,我……”容华英鼓起勇气看着秦非白说,“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话落,容华英又低了头,红着脸,感觉心要跳出来了,不敢相信她刚刚说了什么……

    秦非白闻言,缓缓地笑了,眸光湛湛:“好啊!那,余生,就请多指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引辰〕〔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军火王妃:王爷又〕〔艾泽拉斯生存攻略〕〔荒神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