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四章 召见
    ,

    “好,很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这个做爹的就成全你。”生气着王尚书在大堂内直接就吩咐下人道:“去,给我取过来一条白绫,匕首和毒酒过来送给小姐。”

    “是,老爷。”下人心惊胆战的临走还小心翼翼的看了张之正一眼。

    王雪枫还算镇定,只是目光中的轻傲和放纵一刻都未变。

    想要让她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一会儿,下人还真的按照王尚书的吩咐,默默的端过来一个小托盘,明显东西都放在上面。

    “老,老爷这些东西是要?”迟疑着下人不敢放下。

    “废话,当然是放到着个逆女旁边了。”王尚书阴翳着脸,不假思索的就开口道。

    下人听了也不敢反抗,强撑着放了过去,走时手脚都有些发软,这府里可是谁都知道老爷对小姐的好。

    万一哪一天小姐记起来,可不要找他麻烦就好。

    等这些东西全部放到了她的面前,王雪枫有些凄凉的顿了下来,一把双手从地上把托盘捧了起来。

    小手玩味的随意拿起了手中的匕首观看,“恩,这个匕首虽然是次了点,可是用来让本小姐防身是不错的,倒是可以用。”

    品味着,王雪枫把匕首拿出来插在了腰间。

    倒是这番轻松的模样让王尚书更加的鄙视。

    “怎么了,你这个逆女也有害怕的时候吗,你不是说死也不会道歉吗,那你还不赶紧去给本尚书死,还玩味着匕首丢人现眼,我呸。”顺势王尚书一口黏痰吐在了她的脚尖。

    王雪枫也不生气,反手端起托盘上的毒酒,冷若寒霜的盯着酒杯里的水看了一会,有些瞳孔深幽。

    “酒是好酒,只可惜这酒要喝也不该我喝,该喝的那个人应该是父亲您和雅公主。”微微抿唇王雪枫把酒倒在了地上。

    至于白绫王雪枫直接给撕成了一道道布条。

    虽然早有预料,王尚书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大失所望。

    只是听了王雪枫后面的话,他笑了,眼里全都是对王雪枫的轻视:“好呀,你既然这么想让你父亲和雅公主死,那恐怕你这个逆女怕是做不到的,

    你要明白雅公主是何人,她的身份又是什么,岂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吗?”

    王雪枫脸色登时一寒,“那又如何,我自然知道她的身份,不就是皇帝的妹妹,太后的女儿吗,这有什么,莫非爹爹你不相信女儿的实力吗?”

    这轻飘飘的话,王尚书瞪的眼珠子都大了起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这吹的牛也太大了,偏偏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女儿。

    “好呀,那么本官就看着你报仇雪恨,只怕你要等下辈子了。”不悦着,王尚书一刻也不停留的离开了大堂。

    冷眼瞧着王尚书离开后,王雪枫嘴角微微倾起,满身的寒霜。

    这没有是她办不了的,一切都得慢慢图之,一个受宠的公主,她相信只需要假以时日,还是可以扳倒的。

    天知道,当丫鬟小婷也听到王雪枫说的那些狂妄话后,差点没一个激动用手堵住小姐的嘴。

    这话是谁都能瞎说的吗,只能小姐能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至于找雅公主报仇还是算了吧。

    很快,王雪枫没有在府内待多久,就有宫里的嬷嬷过来传话,点名指姓的要王雪枫过去,还说是太后觐见。

    可是太后派来的嬷嬷只把她带到了皇宫中,便传来太后的旨意让她跪在宫门口。

    她又能如何,只能乖乖的一直跪在皇宫前。

    哪怕今日跪在这里,她身板也挺的直直的,完全没有理会进进出出的宫女,更做好了被太后刁难的准备。

    得罪雅公主她不后悔,更不能因为是太后的亲生女儿,她就可以放过那些仇恨。

    苦笑着,王雪枫只觉得身上的负担太重了,压的她几乎要喘不过来气。

    泪水在眼角充斥着,眼睛一丝不苟的看向周围,攥紧了手心,她发誓今日之辱,定要让太后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是跪了半晌午,太阳强烈的如此耀眼,汗水夹杂着全身,太后依然没有召见她,就像是忘记了一般。

    带着满腹的怨恨,让王雪枫强行的死撑硬撑,尽管腿被嗝的生疼,她也没有半句喊痛。

    很快到了下午,直至太后慵懒的睡了一个下午觉,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在皇宫门口跪着的王雪枫。

    太后厌恶着,问了问身边的嬷嬷道:“那个王家女儿还在门口跪着吗?”

    “回禀太后娘娘,正是。”嬷嬷小心翼翼的回话,又有些佩服这位姑娘的屹立,能够跪这么久。

    “那王家那女儿跪的时间不短了把,她晕倒昏迷没?”摸索着太后眉头一皱,要是胆敢晕倒,定要治一个大不敬之罪。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嬷嬷这方面摇了摇头,“回禀太后娘娘,她还在跪着,一丝不苟的挺认真的。”

    “哦?”听了就连太后也有些脸色变了变。

    挺佩服王雪枫的,都能跪这么长时间不晕倒,看来身体比她这个老太婆强太多了。

    盘算着时辰差不多了,太后才飘飘然的对嬷嬷吩咐道:“去让她跪着过来见哀家。”

    嬷嬷领了太后的命,立马去向王雪枫传话。

    到了王雪枫的面前,嬷嬷板着一张脸,勾起鄙薄的笑弧,“传太后娘娘的意思,让你一步步跪着到太后面前即可。”

    “是,臣女领命。”跪着王雪枫在地板上重重的磕了个头。

    嬷嬷懒得搭理,正经的走路先一步回去太后身边。

    抬起头来,王雪枫怔怔的用手摸了摸鼻尖,黏糊糊的,一看是血。

    原来是刚才磕头太重,导致连头皮都磕破了,血都从脸上流了下来。

    无视着从额头流出来得鲜血,王雪枫还是规规矩矩的一步一磕头,成功的来到了太后的面前,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连看太后一眼都未,王雪枫就恭敬的跪下低着头匍匐行礼,“臣女拜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