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六章 救人
    ,

    皇帝往前头走,后面还跟着皇后一起过来探望,他们一起坐在了床头。

    看着太后昏迷不醒的样子,皇帝有些恼怒,“嬷嬷,你来告诉朕太后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身体一向康健吗,怎么今天就突然晕倒了?”

    说起来这事情,嬷嬷都是百般不解,又哪里知道。

    碍于皇上的威严,嬷嬷直接把责任推给了侍卫:“回禀皇上的话,这太后昏迷那会,老奴没有在场,不过当时院子里还有两个侍卫,皇上可以问问他们,他们可能知道。”

    皇上一听,直接把值班的两个侍卫都叫了过去。

    侍卫们过来赶紧跪下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参见皇上。”

    “行了,赶紧起身吧,告诉朕太后为何会昏迷吧,磨磨蹭蹭的。”

    他眉宇间透露着厌烦,心里忧的是太后的病情,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侍卫两个人互相低着头看了对方一眼,才一同道:“启禀皇上,臣等不知太后为何昏迷,只知道王大小姐欲图行刺太后,只因为二皇子来的及时,这才让王大小姐没有得逞。”

    此言一出,皇后第一个诧异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行刺太后,这皇宫不是禁止带武器利器的吗?”

    侍卫哑然,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工作又不是他们负责的。

    皇帝如今思绪万千,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挑了挑眉十分认真的看向嬷嬷,迟疑的开口:“王大小姐是谁?”

    嬷嬷镇定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回禀皇上,王大小姐是王尚书的女儿王雪枫,今日太后特地宣她觐见。”至于后面罚跪,打板子的事情嬷嬷默认的没有说出来。

    这个王雪枫他自然听过的,昨天的奏折自然也有她的名字,可不管如何,这都不是行刺太后的理由。

    皇帝也恼了,他起身,道,传朕的旨意,即刻把王雪枫打入大牢听后发落。

    说罢,皇帝径直就往外头走,皇后连忙跟上,临走前还嘱咐宫里人一番,“切记,所有人都一定要好好照顾太后,等太后醒了通知本宫和皇上。”

    宫女们明了的应了声,“是。”

    皇帝圣旨一下,禁卫军第一个去的就是王尚书家,把王尚书吓的还以为是要抄家。

    禁卫军头领四下扫了一圈,笑道,“尚书大人您真是有一个好女儿呀,这一次来就是传皇上的旨意,抓捕罪犯王大小姐,不知尚书大人您把王大小姐藏哪里了,还请尚书大人配合为好。”

    尚书傻眼了,一脚从地上跳了起来,“啥,你说皇上他要抓我女儿,这老臣没有听错吧?”

    禁卫军看尚书这模样,怕是尚书还不知情,连忙补充道:“是的,你家女儿行刺太后,导致太后现在还昏迷不醒那,所以皇帝大怒,要抓你女儿那。”

    禁卫军有些无奈,抛了一个同情的眼光给了尚书。

    真是有此败家女,这个尚书府迟早要被玩完。

    偏偏尚书还很大度,藏起来女儿,谁知王雪枫根本就没有回府。

    这真把他给吓蒙圈了,更是拉着禁卫军头领手真情真切的诉说委屈,“哎呀,我说这位大人,一切都是那孽女自己闯的祸,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她闯下如此滔天大祸,第一个我就不包庇。”

    “还望这位大人明查,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孽女在哪里,她到现在还都没有回过府那。”

    那委屈的样子跟个女人一样,禁卫军头子也知道这对父女反目的事情,也没有多做为难,就回去禀报了。

    二皇子府,同样李渊明也得到啊这个消息。

    冷静过后,李渊明让府里的人全部都闭住了嘴,更不准通传半个字出去,只叫了一个大夫过来给王雪枫看。

    这名大夫还是他的专用名医,可以信任的人。

    大夫是一个年轻小伙,二十五岁人生性活泼,对穿衣什么不怎么讲究,大名王亚康。

    王亚康二话不说很是仗义的端着药箱过来,从里面拿出了金创药给王雪枫做了头部处理,又替王雪枫号了号脉。

    “恩,观看这位女子脉象很是平稳,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至于头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可是这个屁股上吗?”王亚康坏坏的笑了笑。

    撇了一眼李渊明正色道:“这个我是大男子,我只管配药,你来就好了。”

    李渊明咋舌,立马否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怎么可以毁人家女子清白。”

    没有了好戏,王亚康也失去了兴趣,只把药给丢了下来。

    “拿好了,这个一个人额头上的药,还有屁股上的,你可以让你府里的丫鬟帮忙给她弄一下,不然这样闷着伤口腐烂了可就不好了。”

    王雪枫这个悲惨样子,倒是惹起了王亚康的同情,实在是太惨了,简直惨无人道。

    李渊明谨记的全部放在了下来,又安排丫鬟通通上阵帮忙。

    他自己则和王亚康待在了院子里,两个人闲聊了起来。

    王亚康也不是傻子,手暗暗的指了指房间那位,问道:“那个女子就是王家那位吗?”

    最近这位王家女子闹的满城风雨,京城里的人到处都在搜捕,王亚康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他没有否认,反而还有点愁闷,“是呀,我当时只顾着就她,完全不知道太后被气昏迷了,如今满城都在抓她,万一那些人来搜本皇子府邸,定然少不了会发现他呀。”

    摸索着他轻轻勾起嘴角,有些算计低语。

    某人啥也别说,只是无语望天,“是,抓到就抓到被,左右一个对我们来说啥也不是,还到处惹祸的女人,留着也没什么用,我们能够救她,这说明已经很仁慈了。”

    臭小子别以为他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那可是本帅哥苦苦做的,怎么可能拱手让人那。

    假装不知王亚康还明显很是得意。

    听了这话李渊明没有生气,眼珠子一转,道:“既然如此,那我房间里珍贵的雄鹿就给别人好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