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二章 案子(四)
    ,

    从未见县令出来,连一个衙役都没有,莫非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不晓得要护驾吗?

    对于死者家人的心情,她可以理解,不打算纠缠治罪,只好委屈龚建林再外受点苦喽。

    王雪枫神情冷漠,带着嘉仪和林溪,一脚跨进了县衙,衙役昨天就认识了王雪枫,县令接到通报亲自出来到院子里迎接。

    县令东看西看,眉风往后看表情很不好,面上依然笑容春风:“欢迎郡主过来我这小小衙门呀,就是怎么没有看到龚老爷那,郡主你不是说过要带龚建林过来的吗?”

    王雪枫一愣,好心的摊手无奈提醒县令:“人我已经带过来了,可死者家属在县衙外,舅舅和他们纠缠住了,小女子没有办法,就先过来了。”

    顺带王雪枫随口说了一句:“县衙门口治安真差。”

    天大的冤枉,被人指点,县令吹胡子瞪眼,怒视衙役:“还愣着干什么,去外面把死者家属,还有龚建林一同带过来县衙内。”

    几个衙役出动,赶忙跑去了门口。

    正好,什么当着死者家属的面做才最合适。

    有衙役出面,人稳稳妥妥的都给带了进来,王雪枫近距离一看,不用说龚建林全身挂彩,脸有被人挠过的痕迹。

    龚建林眼观鼻鼻观心,竭力降低存在感。

    太丢人了,被一个妇人给欺负了,要不是不敢惹事,还会怕一个妇人,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恨不能下一场大雪,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现在春天哪里来雪,要是真来就是奇迹,不现实。

    “那个孩子的尸体那?”不再看其他人,王雪枫吐出一口浊气,开始办案。

    县令一言不吭,叫过来负责验尸的仵作,让他说。

    “回禀郡主,小孩子的尸体停放在存尸房,只等案子了解,就可以下葬了。”

    王雪枫摸了摸下巴,目光往仵作身上一落,问道:“你既然是仵作,对那个孩子的验尸结果应该很清楚,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你把你的验尸结果简单的说一说吧。”

    只有让仵作先说,又让这些人全部听着,省的又和她验出不一样,只有这样才更有说服力。

    仵作清了清喉咙,拿出一个小本望了望,才道:“死者十一岁,安阳县城本地人,验尸报告溺水而死,鼻子口腔都有异物堵着,全身紫青发肿,很可能溺水非属正常,被人推的可能性更大。”

    仵作说的王雪枫一字不落的全部听见了耳朵,她又问道:“何以认定是溺水非正常,而以谋害认处。”

    “正是因为验尸现场,没有任何的异物磕绊,河水深沉有警告牌子,小孩子又认字,没有滑落凹凸痕迹,断定非正常溺水。”

    顶着所有人的眼神,仵作神色从容,把结论说了出来。

    他的话句句在理,复述着死者家属个个激动,轻颤,猩红着眼。

    “都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儿子,是你把我儿子溺水的,我要你赔命,赔命。”男子为死者父亲,何尝不是心如刀绞。

    被人突然掐着案子,又顶着对方杀人的眼神,龚建林无力开口,眼珠翻了翻。

    情况危机,王雪枫快速点去穴道,男人仿佛全身没有了力气。

    直至死者父亲松开手。龚建林才觉得舒服,赶忙舒服的吸收氧气。

    未免人冲动,王雪枫暗含警告撇着死者父亲:“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要是杀了你儿子他偿命,可不代表你一时失手杀了人,就可以轻易放过你。”

    死者男子再也不敢动手,有种心力憔悴的感觉,满是无助。

    “你,你这个妖女,你对我相公做了什么,怎么我相公突然全身没有了力气。”反倒是死者母亲不怕,一而再的替她相公伸张正义。

    王雪枫一开始还可以忍让,可她什么都懂,万一真的被人当成了妖怪,下场只有人人唾骂,被火烧。

    这个女人嘴巴不干净,本着死者家属她一再忍让,不代表就可以让人骑在脖子上拉屎。

    王雪枫心头略有不快,清扫那妇人一眼,微微启唇:“刚才那是正常的穴位,只需要过一会儿就好,会武功的人都知道,另外你对本郡主不敬,攀蔑本郡主罪不可赦,嘉仪掌嘴。”

    不管三七二十一,嘉仪就听王雪枫的话,猛的给妇人一个巴掌。

    捂着嘴妇人欲要说话,王雪枫斜睨妇人:“不该说别说,否则下一次就不是掌嘴那么简单了。”

    妇人猛的把话噎在了心里,害怕的低下了头。

    这几个人至始至终,少了刚才大街对龚建林出手的老太婆,不过这可不关她的事。

    回到正题,王雪枫让一干人等随她去挺尸房。

    停留在挺尸房内,王雪枫暂时借用了仵作的验尸工具,穿了一件早就准备的防身外衣,深情款款的认真检测。

    尤其人的心脏,肠子都要出来,有的人差点都要吐了,都暗叹王雪枫的胆子真大。

    王雪枫仔细的观察尸体,好似发现了什么,聚精会神盯着死者的手指,似青似黑。

    可不要小瞧似青似黑,青色因为人在水中浸泡太久,水底长的海藻染色上去,黑色可就是中毒。

    不确认眼色,王雪枫屏住呼吸,她怀疑是先中毒后溺水。

    有了重大发现,王雪枫知道中毒除了身体变化,喝下去的毒药消化道会有痕迹不说,嗓子处会黏上一些。

    为了确定是否中毒,王雪枫小心翼翼轻挑,拿出银针扎进去消化道,这一行为大家不解。

    不一会儿银针缓缓变黑,王雪枫语气苍凉:“真是没有想到。”

    是没有想到,明明中毒仵作竟然没有验出来,非溺水而亡。

    要明白仵作每一个结果都影响着案子的查询方向,结果,这样的仵作真让人寒心。

    压下内心的愤怒,王雪枫离开尸体,和大家一起,高高的举起了发黑的银针朗声道:“本郡主抗议,尸体消化道银针实验黑色中毒征兆,所以本郡主怀疑这名男子不是溺水,乃是中毒。”

    这就是一鼓作气的事,仵作和县令还有死者家属,龚建林发现银针真是黑色的,纷纷信了王雪枫的话。

    将有毒银针保存好,王雪枫失望的冲仵作摇头,点名道姓着指责:“你不配当一个好仵作,虽然我不知道你当仵作多长时间,可连中毒都验不出来,又怎敢替人验尸。

    尤其你学艺不精,就可以进去县衙,被人请来验尸,倘若因此造成冤案,第一个你就该问罪,本郡主劝你没有那个本事,不要揽那个金刚钻,你还是再学习几年在上任吧。”

    这话不是抨击,更不是侮辱,这是句句的真理,是为了他好。

    要是仵作因此不振,只能说承受能力太差。

    仵作自知惭愧,拱了拱手:“郡主赐教了,是我的不好,我自己承担。”

    脸色涨的通红,这让他很没有面子,他也待不下去的离开了此地。

    这样王雪枫没有同情,商场如战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同一个残酷的吞噬链子。

    只有最优秀的人往往才可以站稳脚步,用实际证明,走他人的路让他人无路可走,可这样大家疑惑了。

    “既然死者为中毒死亡,怎么会溺水,还有毒又是何毒,是毒后发作意识不清,还是?”

    突然县令想到了一种可能,更是当即心头一棒。

    “对吧,县令大人你是否也猜到了,目前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死者中毒后被人抛尸,要么就是中毒未死失心疯,看物迷乱,可刚才验尸,明显没有任何行为诡异,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中毒死亡,杀人抛尸。”

    这话可谓字字诛心,大家哑口无言。

    大家看着王雪枫的眼神登时变了。

    尤其县令心里一慌,忙道:“不知道郡主,您可知道死者所中何毒?”

    “放心县令大人,我刚才已经保留毒性痕迹,明天我们就会知道死者到底中的什么毒了。”王雪枫淡淡的道。

    她要引蛇出洞,更要检测毒药的性质。

    没有任何非议,案子暂停,龚建林和林溪回去龚府。

    龚家大院,大家看到龚建林又是安然无恙回来,个个开心。

    “怎么样,这次你们过去县衙,有没有什么结果或者线索呀?”龚老夫人迫切的询问。

    王雪枫神情越发严肃,她在想着要是死者被毒死,还可以让死者毫无表决,心甘情愿的喝下去的人最有可能的是谁。

    “哎,娘你可不知道,都怪那个仵作学艺不精,哪里是溺水,是中毒呀。”说起这个到现在龚建林还心有余悸。

    虽然是中毒,可他嫌疑未排除之前,总是会提心掉胆。

    “中毒呀,那可知道凶手是谁吗?”

    “不知道,毒得明天才会有一个结果。”龚建林习惯性的隐瞒了今天王雪枫的所作所为。

    这是善意表现,对王雪枫好的意思,有哪家女孩子抛尸,还对尸体摆弄等等,更可怕还保存尸体的东西。

    想起来还被王雪枫带着拿到府上,龚建林突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