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三章 案子终!
    这是王雪枫走后的第三天,他想她了,不管之前的分分合合,他这辈子是注定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俗话说的好,难过的人又有几个,强调路有多曲折,付出真情你又得到了什么,只能强装着冷漠,表现我只是寂寞。

    分分合合,如果偏颇,你问我是都心安理得过。

    是非对错,情感切磋,又是什么能让我们无果。

    原来相爱的两个人走不到一起竟那么容易,就像自己放了过去,它竟没游到底。

    戏剧总是那么的彻底,不管你行不行,嘲笑糊涂的人总是不遗余力。

    原来爱一个人,爱碎了心底竟那么容易,心疼你竟不及我一半的努力,多年以后回想过去,劝自己要冷静,心碎的彻底,不甘的回忆,那么容易提起,我爱过你。

    对,你是爱那个女人,虽然她无情,她不爱你,还一再伤害你,可不得不说分分合合,如果偏颇,又是什么能让自己难过。

    是那个女人,没有了那个女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失去了王雪枫的世界显示了各种的色彩。

    曾经那个女子的欢声笑语都没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和他撒娇,和他吵架了。

    模糊着眼,李渊明的心跟被人剜了一样痛苦,相思的泪水何曾停过,本以为没有了王雪枫的这三天,他可以好好的,可以忘掉她的。

    可现实狠狠的锤打了他一击,李渊明魔怔的疯了,“啊……!”

    叫吼着,李渊明头发披散着不管不顾掩面痛苦,“为什么,为什么本王会爱上那么无情的女人,他离开本王可以那么心安理得,让本王这么痛苦,可她那,她应该很高兴吧。”

    “不,这不公平,凭什么她要快乐,本王就要痛苦,不,这不是本王想要的。”

    最后的一丝执念,还有积攒的恨,让李渊明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他只知道,这一夜他要疯了,这几天想的都是王雪枫。

    想着第一次在王建民的婚礼上的相见,那个女子霸气放豪言,不慌不乱字据控诉。

    第二次,在太后宫里,她后半身鲜血淋漓,狼狈不堪汗水满身,拿起匕首太后那英姿飒爽的模样。

    第三次,第四次……这里面有爱有恨有仇,有舍不得!

    这一夜他哭的痛苦,直到早上嘴角蠕动,没有吭声。

    李渊明垂下眼皮,吐出几个字:“本王要让你生不如死,既然本王得不到的,别说也都不要想得到。”

    攥着手心,李渊明笃定王雪枫还活着,吐了一口浊气,又恢复了高冷的样子。

    早晨王昭霖过来汇报任务,李渊明只给了王昭霖一句:“倾尽本王所有人马,查探工部尚书之女王雪枫的线索,知道的第一时间,必须上报。”

    “是。”不知为何,王昭霖总感觉今天的主子与往常有些不同。

    那一边,王雪枫验出了毒药是砒霜,她却没有去县衙,把这个结果告诉了龚建林。

    龚建林竭力回忆了一下,这个砒霜量大了能够毒死人真的,可他真没买过砒霜,不管如何,只要能脱掉嫌疑更好。

    然而王雪枫摇了摇头:“不,舅舅你想的太天真了,你确实没有买过毒药,可不包括人家怀疑你让别人替你买的。”

    龚建林难掩震惊,赶忙解释:“郡主,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让下人做过这件事情呀。”

    苦闷着间,龚建林跟个怨妇一样,委屈巴交。

    “你误会了,我是假设好吧。”

    “假设那也不能这样呀?”

    王雪枫彻底没有了余力,算了不解释了,还是上县衙在说吧。

    故而王雪枫带着龚建林二次上县衙,这一次死者家属没有过来还,趁着机会,王雪枫把所中的毒告诉了县令。

    只要知道了毒源,安阳县城就这么几家药房,而能卖砒霜的药房更少,县令一边通知死者家属,一边安排几个卖砒霜的药房人过来认人。

    死者家属那边,眼看就要得到结果了,心急呀,只有死者家属母亲小李氏,称肚子不舒服不想去。

    衙役冷着脸道:“县令大人有令,今天辨认凶手现场,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各位全部都场,就算抬着走都要到县衙。”

    要求不近人情,死者家属老太婆还有死者的爹都无奈的看向了小李氏,有些犹豫:“孩子她娘,要不我给你租量牛车过去?”

    小李氏躲避不成,又想不到好的借口躲避,只能不情不愿的跟着大家一起去。

    众人等着死者家属到来,县令让几个药店的人个个辨认了起来。

    几个药房的人,朝着龚建林等人只看了一眼,就过去了,反而在小李氏的身边徘徊许久,拿不出结果。

    还是王雪枫看出了异样笑笑说道:“这位小师傅,你怎么在死者家属的母亲面前一直看来看去的,莫非她有什么问题吗?”

    小李氏听了这话。莫名有些不安。

    大夫拧了拧眉,坦然承认:“是有那么点问题,我只记得当日来买砒霜的人听声音是一个中年妇女,女人专门带着面罩,可这位夫人一声不吭,着实有点难办呀。”

    “那有什么,直接让这妇人开口说一声不就好了。”随意着王雪枫大摇大摆,命令小李氏说话。

    这样子,只要你不说话就是故意的,肯定她不是哑巴,当日就是她闹的最欢。

    小李氏又是一愣,故意捏着嗓子说了几句:“大夫您好。”

    这声音立马让王雪枫察觉到了异样。

    她立马手指向了小李氏:“不对,你昨天声音不是这个样子的,认真点说话,不然小心本郡主认定你是杀害死者的凶手。”

    不怪王雪枫怀疑,可又不敢相信,好像死者是小李氏十月怪胎所生,怎么能这么恶毒那?

    “额,郡主,小妇昨夜偶感风寒,嗓子有些不舒适,所以不能正常说话了。”她不慌不忙,快速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这么敷衍,王雪枫自然不能如她所愿,一把抓住了小李氏的手。

    小李氏呆若木鸡的使劲想要挣脱:“郡主,你要干什么,您弄疼小妇了。”

    天知道她噎着说话真难受,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这样。

    有了明确的结果,王雪枫松开了小李氏手,仅一刻,她清楚的知道小李氏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

    那她这么慌张躲避肯定有毛病,确实她会是凶手,王雪枫直接给了小李氏一记冷眼。

    “你没有生病,你在装病对不对?”王雪枫喊了一声,眼中藏着激动,面上还算平静。

    被人拆穿,小李氏大步的后退,红起了眼睛,“不,小妇没有说谎,小妇是真的感冒,嗓子不舒服。”

    看到小李氏还不承认,王雪枫嘴角扬了起来,深深的看着她,点头:“是呀,正好大夫也在,就让她给你看看身体吧。”

    大夫明白的要给小李氏号脉,小李氏不敢移动半分。

    大夫给小李氏号了号脉,正了正脸色道:“这位夫人一切正常,没有感冒的迹象。”

    就这一句话打破了她的侥幸,妇人崩溃的嚎啕大哭:“我,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呀!”

    “啥,什么不是故意的,说是不是你害了自己的儿子,回头还推到了我的身上。”龚建林音调都变了。

    死者的父亲更是不敢相信,捂着心口,剧烈咳嗽起来。

    他看着和自己多年生活的妇人,眼神一紧道:“真的是你杀了我们的孩子吗?”

    妇人情急之下暴露了原因,大夫终于认出了,那个来药店买砒霜之人就是小李氏。

    尤其死者的奶奶一时无法接受这种猜测,她不明白那是小李氏亲生的孩子,是这个家里的独苗呀。

    正在众人都纷纷谴责小李氏的同时,王雪枫不由蹭出了一个问号。

    凑到了小李氏跟前,撩了撩眼皮,淡淡的道:“是不是还有同谋,可否说出来,那个和你一起把孩子抛尸的同谋到底是何人那?”

    小李氏仿佛迎头挨了一闷棍,脑中一片混乱,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嘉仪和林溪拽着一名男子,拖着给拖来了县衙。

    原来从当日验出死者是被毒死后,王雪枫就派出了她的丫鬟一路监视小王氏的一举一动。

    苍天不负有心人,昨夜小李氏与那男子见面,所说的话都被嘉仪和林溪听的一清二楚。

    第二天等着所有人走后,嘉仪和林溪,专门去了那个男子的家,为的就是解释这一切的因果。

    “你,你怎么被抓来了?”小李氏终于挤出一句话来。

    男子颤抖的手指了指两个丫鬟,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是被她们给抓来的。”

    “你们?”小李氏听楞了,惶恐排山倒海而来。

    林溪顾不上许多,把真相告诉了所有人。

    事实是这个男人和小李氏是奸夫,有一次偷情被死者看到了,小李氏一直哄着她儿子,不让她儿子开口。

    又怕死者说不定哪天被捅了出来,外加奸夫的怂恿,荒唐之下做了这样的选择。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