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四章
    当所有真相全部结合起来,众人恍然大悟,合着最后贼喊捉贼,县令当场宣判,还给了龚建林一个清白。

    死者的家属失望而去,对这个媳妇生死不在去管,至于奸夫一起判刑。

    解决了事情,龚建林迫不及待的和王雪枫回去,告诉龚老夫人这个好消息。

    龚老夫人喜极而泣:“太好了,只要我儿没事情就好。”

    擦了擦眼泪,这一次龚老夫人很感谢王雪枫,倘若没有王雪枫龚建林只怕到监狱被严刑逼供了。

    除除晦气,龚老夫人命人买了一挂鞭炮,在门口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小王氏的娘家得知龚建林安然无恙,派人送过来了贺礼,还说改天在来。

    贺礼摆在桌子上,龚老夫人冷笑,面色不善的扫了小王氏一眼,暗度陈仓的道:“都说娘家婆家一家亲,亲家出事了鼎力相助,明明你娘家和县令认识,往中间掺和掺和,怎么会让你丈夫受这种委屈。”

    迎着龚老夫人冰冷的目光,小王氏里外都不是人,欲辩驳道:“其实我娘家人帮忙了,县令大人他执意不收礼物,还把礼物都丢了出来,一点情面都不讲,那又有什么办法?”

    再说了,她已经嫁了出去,娘家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婿,把县令给得罪死。

    “哼,你娘家没有本事,我外孙女就有本事了?”龚老夫人冷着脸道。

    “这,还不是外甥女厉害嘛。”小王氏不敢顶嘴。

    真是殃及无辜,她明明就站着,怎么就扯到了她那?

    王雪枫先是一愣,亲切的笑呵呵道:“外祖母,今天舅舅摆脱了麻烦是喜事,夫妻一体舅母肯定没有不帮,您别气坏了身子,外孙女指望着您长命百岁那。”

    这话逗的龚老夫人乐呵呵的,小王氏感激的看了王雪枫一眼。

    龚建林清咳一声,顺口问道:“既然这次是枫外甥女的功劳,娘不喜欢她们送的礼物,不如把礼物赠送给枫外甥女吧。”

    这礼物饶是他也不欣喜,他不傻,这段时间小王氏娘家的做法,可真是上透了他的心。

    对于这个注意,龚老夫人异口同声:“好,等枫儿回京城了,外祖母给枫儿多多准备点东西,把这东西兜给我枫儿。”

    “谢谢外祖母。”王雪枫恭敬起身。

    京城,明王府,李渊明知道了王雪枫的消息,包括中途被卖入青楼逃出,落入安阳县城王雪枫的外家故事。

    他摸不准王雪枫什么时候回来,就决定亲自过去。

    解决了一桩烦心事,龚黑墨这几天不断的往王雪枫的院子跑,王雪枫乐此不疲。

    下午,她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品尝上等茶,龚黑墨认真的读书练字。

    现在王雪枫住的院子是以前,她的亲生母亲龚静娴出嫁时的院子,一直空着,就给了王雪枫住。

    “莫要看了,先歇息歇息,喝杯茶吧。”王雪枫亲自把茶递给了龚黑墨。

    龚黑墨接过茶盏,捧在手里并没有喝,语气似是闲话家常:“表姐,你来到府上没几天,小弟还没有见识到表姐你的文采,要不我们各自比一比?”

    “哦,你想要和我怎么比那?”心情正好,没有在京城的累,王雪枫一时来了兴趣。

    两个人一同由书房转到了院子,院子里百花绽放,鸟儿飞舞,蔚蓝色的天空,新鲜的空气,让龚黑墨新生一计。

    “要不我们就以表姐院子里的景色来各自作诗一首可好?”他神采奕奕的道。

    这个只是小问题,王雪枫点了点了头。

    见王雪枫一答应,龚黑墨忆发图强向前迈步,语气问和:“好,弟弟先来。”

    其后龚黑墨脱口而出编着词念道:“山川不念旧,风雨来袭,摧毁风暴,且看现下院子光明活力,落日来冬,花谢屋空。”

    王雪枫垂眸听着,眼底情绪复杂。

    这意思是在说繁华背后是奢侈无忌,终有一天会败了这个院子,人走茶空吗?

    这时王雪枫开了口:“一品荣华之医妃要上天,海芋拟谱写神话,锁尽一切鸟语花香,人物景象,冰封一切。

    只待一品荣华之医妃要翻天,霖海海完美结局,补去所有的失望冷清,留下美好结局,让这一切给留一个圆满句话,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便看尽这满园风光,等着满园盛开繁华,只待贵人相助。”

    她的词要比龚黑墨的多,正好嘉仪会做试,插嘴的开了口:“这个可以把我加上吗?”

    两人双双同意。

    嘉仪欢快朗朗上口:“这院子风雨欲来兮,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冷暖自知,一朝权妃,权倾天下,农女安康,定一王朝,看观天下,谁说女子不如男。”

    噗嗤林溪笑了,真真是有意思,这三人做的诗词,明有院子描述,暗里后头不对马嘴。

    “好了,嘉仪你都念了,那我林溪就得好好展示我的风采,你们都听好了哦。”镇了镇心神,她又道:

    “花开花落花凋谢,任何东西都有保质,努力装饰只为保住原本的家,终有一天坚持不下去,应当把她还于大自然,好比不同的分类。

    房屋有大小,朋友有好坏,钱有穷富,官有贪污清官,故而七情六欲,人皆不同。”

    林溪的诗词,齐齐赢得了嘉仪,王雪枫,龚黑墨的赞赏。

    合着就是玩玩而以,所有人触感而发。

    就好比这一次,权比权,就比的谁拳头大,县令之上还有上司,要不是王雪枫有权有势力,县令会乖乖听话吗,不会的。

    其实事间人人做不到公平不正,更做不到不为利益所动,家家户户都有烦心事。

    比如,贿赂的案子让你的公平与人命得不到正义。

    再说几个例子。

    古代的拆迁,拆迁都有条件好与坏,县城的拆迁人人得到巨大补偿,村里拆迁非也,能得的更要花。

    当人们都在期待着公平那一刻,让本郡主来告诉不要妄想,社会的阴暗是你所体会不到的,人类的良心不是所有人都是白的。

    明明就是做诗词,不知道为何她的心情不快,是因为死去的亲生母亲龚静娴吗?

    王雪枫犹豫了一下,她不能让京城里的李静雅过的如意,这一次她要快速回京城报仇。

    嫉恶如仇着王雪枫将这些掩在了心里,只等着明早向龚老夫人还有龚建林辞呈。

    有了愁事王雪枫心情也不好,让人拿过来酒,厨房做了几个小菜端上准,她们主仆三人,外加龚黑墨一起盘了一桌。

    坐在桌子上,王雪枫大口的一杯先喝了下去,“来,让我们喝起来吧。”

    嘉仪和林溪都不是怕事的人,酒量杠杠的好,欢快畅饮,龚黑墨喝的算是最少的。

    结果没喝多久,两个丫鬟竟醉倒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王雪枫不省人事,还算有意识能够走,林氏本来坐在院子里等着龚黑墨回来,半天没见人影。

    着急的派人打探消息,说是轮休醉了,龚黑墨不放心的正扶着郡主回去房间。

    林氏大喜,眼睛一亮一高兴,偷偷从床底拿了一包药粉站了起来,看准自己屋子里的茶壶,她将药粉洒了进去,盖上茶盏晃了晃。

    迫不及待的就赶往去王雪枫的院子。

    两个人靠的近了,若有若无的酒香味钻入鼻尖。

    龚黑墨薄唇抿成一条线,手规规矩矩的不敢轻举妄动。

    偏偏王雪枫醉了酒,闪烁着亮晶晶的眸子,手比划着一把扑进了龚黑墨的胸膛。

    “嗯,好暖和,人家要温暖,要依偎在帅哥哥的怀里。”说着醉酒话,就跟八爪鱼一样,黏了上去。

    蹭的,龚黑墨的脸火速蹿红。

    手轻轻抓住了王雪枫的胳膊,忙道:“表姐,你醉了别这样,其实我长的不帅,不是帅哥。”

    啪的刚过来的林氏猝不及防的给了龚黑墨一脑勺。

    气鼓鼓的不服气:“什么叫你不是帅哥,你是我的儿子随娘,长的帅里帅气的,还是小郡主的眼光最好了。”

    沾沾自喜,想要她过来的目的,林氏假意倒了一杯茶水,谎称醒酒躺递给了龚黑墨一杯。

    龚黑墨并没有喝,心里第一个想的就是醉的不省人事的王雪枫,于是把醒酒汤喂到了王雪枫的嘴中。

    眼看着王雪枫一口一口的喝下去,林氏唇边笑意越发明显。

    良宵一刻值千金,最好成全成对才最好。

    心有所想,林氏又亲自给了龚黑墨一杯,让龚黑墨喝了下去。

    心情十分不错的离开,临走还把门关上了。

    “哎哟喂,娘的乖儿子,你以后能不能望子成龙,全靠这次喽,早点给娘生一个大胖小子。”歪咧着嘴,林氏快速离开了这个院子。

    本来还醉的不省人事的王雪枫,只感觉一身的火热,训斥充斥在她的脑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和王雪枫一样,龚黑墨意识变得不清,整个人如狼似虎,可还是不断的后退,想要离开这个院子。

    “不行,我不能趁机玷污表姐,做人得讲良心。”狠狠的咬着胳膊,都咬出了血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