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五章
    意识模糊着龚黑墨没有良心桑尽,逐渐的情绪开始失控,长长的睫毛开始跳动。

    这种坏药恰好能解酒,可是解了酒正好就是坏药发作的时间。

    用尽全力,王雪枫迷离的看向前方咬着胳膊都出血的龚黑墨,她就知道肯定不是龚黑墨下的坏药。

    怒气着王雪枫一把扫向桌子,菜汤一摔而碎。

    “可恶,要是让本郡主是谁干的再说。”咬牙切齿王雪枫使劲晃了晃头,伸手忍不住的掀开衣角。

    这一行为彻底让龚黑墨失控了,他尝试着拉开门,可惜林姨娘怎么能如他所愿,外面的门都上了锁,除非有外人发现,要么明天早上林姨娘过来开锁。

    无论如何选哪一种,龚黑墨只知道他不能在拖下去了,他真的怕了。

    脑子里全部都是那种的画面,一身清新的体香,美丽的容貌,女子正伸手使劲手段,迷惑着龚黑墨的心智慧。

    “公子,快来呀,奴家等你好久了,来吧。”女子甜甜一笑着,一步步携手向他归来。

    龚黑墨的手忍不住的脱去了外衣,沾染到伤口一同,让龚黑墨清醒了下来。

    我欲迎风在留几步,怎舍别人诱惑本公子。

    我说控制控制,只要坚持一会就好。

    我欲留下清白给心爱之人,怎么会没有礼貌的玷污表姐,你不要哭,不要被梦境诱惑,不要,不要,就算天下就剩尽王雪枫一个女人,你也绝对不可以。

    “不,你不可以,龚黑墨你清醒清醒吧,想一想郡主,那是你亲表姐。”放肆的喧嚣,龚黑墨头使劲的撞门。

    这一世,就算整个人伤疤便身,毁容残疾,断子绝孙,也要为你守住这最后一丝理智,我死不足惜。

    头使劲的抨击着大门,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胳膊被咬的不成人性。

    假若林姨娘知道自己的儿子会被自己害成这个样子,她会后悔,后痛苦吗?

    和龚黑墨差不多,王雪枫用银针扎身,欲焚身留清白。

    她的脑海种,只见一男子面容娇小,戴一面具,一身战甲尽显英姿飒爽,男子气概。

    男子徒手摘掉面具,面具下的脸是那样的诱人,微微一笑就可以让人奋不顾身。

    “娘子,我们的新婚第一夜,你还不来吗?”男子张了张嘴,脱掉了外套。

    身材饱满,上下有料,八快府计,皮肤白嫩,那嗓音勾人心破。

    仿佛那三月的风吹去冰冷的霜,深深映出情话几行,

    她沉沦几回,只因空幻想出来的男子倾城的美。

    千红佰媚偏偏只为你醉,你如月的眉,向桃花的嘴,片片相思成灰。

    “娘子你知道吗,我沉沦几回,为你寻走了千山踏过了万水,你滑轮的泪,像残花的蕊,我愿此生朝朝暮暮与你相慰,辗转几世红尘看山高水长。”男子每一句情话犹如甜蜜的砒霜。

    王雪枫沉浸其中,眼瞅着她要配合男子,崛起品尝时,却是一面清凉的桌子。

    眼前的血腥一幕,刷新了她的眼帘,痛了她的心。

    龚黑墨还是一头不断的抨击门,浑身带血王雪枫泪崩了。

    可怜着痛恨着,外加坏药的助力,王雪枫一下子扣住了龚黑墨的后背,眼神闪烁:“要不我们就那样把,这坏药威力很大,不这样你会死的。”

    本意王雪枫是要劈晕龚黑墨,可只要一想到门是锁的,他那为了自己付出的代价,她就放弃了。

    不就是一个男人嘛,男人算什么,恩爱就过,吵架就离,姐收了。

    洁白的嫩手揽住龚黑墨的腰,热度飞快的增长,他愧疚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龚黑墨一脸狰狞:“坚强起来,没什么能打垮我们,当我们破碎的时候最为锋利,为今天这这一幕默哀,为明天奋战。

    我龚黑墨怎能做这等伪君子,不应如此,不是今天,郡主请听我的话,我用这鲜血来把这门给你撞开,逃出去,你再坚持坚持。”

    他山穷水尽,走投无路,只能以身承天,弥补林姨娘犯下的过错,只期盼着王雪枫得救后,能够看在他的份上,从轻处理。

    龚黑墨这般想着,神情越发狠厉,越来越撑不住。

    王雪枫一脸坚决的反对摇头:“不行,你不能这样,我很感谢你,这是我自愿的,再下去你会没命的呀。”

    狠声呵斥,龚黑墨依然不为所动,他惊天动地的执意如此:“郡主,你是我的表姐,更是这个王朝的郡主,在下的命可有可无,而我绝对不能愧疚你。”

    王雪枫语气越发冷的阻断龚黑墨的话:“够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必须听我的。”

    再说她也快坚持不了,自甘堕落奉献出她女人的第一次那种。

    既然龚黑墨执迷不悟,那她只能加助外力。

    王雪枫迅速解开了龚黑墨的腰带,。

    正以头撞门的龚黑墨低头一看,扭过了头,忽然喊道:“你,你!绝对不可以这样,你想干什么”

    懒得废话,王雪枫踮起脚尖送上了一个香刎,龚黑墨再也忍不住的和王雪枫意乱其中。

    两个人亲切的贴身,深情的拥吻,触到其中那是电麻的感觉。

    李渊明来到安阳县城,没有花费很长时间,来到了龚家,他故意大张旗鼓的进去,随后带着龚老夫人和龚建林去王雪枫的院子。

    谁能想到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还会有人做这等事情。

    哪怕王雪枫愿意,龚黑墨依旧只有亲刎,没有其他的动作。

    龚老夫人,龚建林,李渊明走到王雪枫的院子,真是冷清未有一人。

    提步上前,李渊明瞅着上锁的门还以为人不在,很快门里传来一声娇喘。

    龚老夫人和龚黑墨挺不好意思的。

    李渊明手拿着锁,听着里面暧昧的声音,更加感到奇怪。

    就算是王雪枫心甘情愿的,为何要在外面上锁,对了还有窗户那?

    “对,窗户。”想起来李渊明急忙让人开锁,他寻找窗户试着用手推了推,开不开依然外面封闭着。

    谁能够知道李渊明快要急疯了,真担心下一秒王雪枫就会有危险。

    开锁的人没有过来李渊明心急的跟夹在火烤一样,低头捡起一块砖。

    用力的捶打锁,用了几下锁开后,李渊明快速的推开了门。

    看到这一幕,李渊明只觉得扎眼。

    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何竟会何一个野男人在那里亲吻。

    本来李渊明要报复的心,又被王雪枫的遭遇心软了起来,心情复杂。

    光明进内,龚黑墨知道他得救了,推开王雪枫他急促回头,大口的揣气开口道:“快,救救表姐,我还有表姐都被喝下了坏药。”

    转身龚黑墨的样子吓到了龚老夫人,又听后面的话赶紧让龚建林去请大夫。

    一个人心疼的眼泪在眼中打转:“哎呀,我的孙儿,快快去水缸里泡着,让人加些冰块。”

    这些不用龚老夫人提醒,龚黑墨都懂的,带着一身的伤龚黑墨松了一口气。

    他终于不负众望,没有毁了王雪枫的清白。

    王雪枫被安排一个水缸,水缸里加满了冰,龚老夫人怜惜的爆喝响起:“查,一定要查,全府给我彻查,老身倒要看看谁在我府内捣鬼,欲要陷害我的孙儿和外孙女。”

    没有泡多会儿,大夫过来研制了解药让王雪枫和龚建墨一人喝了下去,龚黑墨是被人抬着回房间的。

    下人们抬着浑身鲜血淋漓的龚黑墨进房间时,就连林姨娘心纠的紧缩眉头,急的跳了跳脚:“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儿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看看这身上的伤,可要心疼死为娘了。”

    因为王雪枫身上没有伤口,服下解药,大夫就过来龚黑墨这里给龚黑墨包扎了一番。

    借着机会,林姨娘叫来了一个丫鬟打听了起来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二公子伤成了这个样子,你把实情告诉本姨娘。”

    被问着丫鬟哪里敢撒谎,只低头回道:“当时奴婢在场,先是王爷从京城远道而来,是为了探望郡主,老爷和老夫人亲自带路过去。

    谁知门外被人上了锁,最后王爷还是用砖砸开的锁那,一推开门里面郡主和二公子他……”

    剩下的话她有些难以开口。

    “怎么了,我儿和郡主怎么了,你倒是说呀。”林姨娘心中急切。

    这事情就是她一手造成的,听了丫鬟的话,很想知道后面又没有成功,她的儿子有没有和郡主上床。

    丫鬟深深的看了林姨娘一眼。语气复杂:“回禀姨娘的话,结果门推开是二公子和郡主她们两个人在热吻。”

    “在热吻?”高兴着林姨娘又道:“那她们有没有上床做那个?”

    丫鬟没有嫁人,可能听懂林姨娘话的意思。

    她摇了摇头:“没有那个,进去时候两个人只有热吻,郡主还穿着衣裳那。”

    “哦,原来这样啊。”听了林姨娘有些可惜。

    要是王爷不来,只怕事情就真的要如愿所偿了。

    可他儿子胳膊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那,莫非王雪枫不愿意挣扎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