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上位当太后 第三十六章 线索
    也是,不愿意那是对得,不过还好啦,被人当众看到,一男一女热吻,本夫人倒要看看王雪枫怎么留住清白。

    一想到他得儿子娶了郡主,然后自己被老爷扶正,从此小王氏贬妻为妾,那多么风光。

    “小王氏,你只是一个妾,妾通买卖,妾乃贱流,快服侍本夫人穿上大红衣服。”

    “诶,不对不对,这大红衣服好像你进门成亲就穿得吧,可是现在你不要奢想了哟。”

    “你不仅人老珠黄,儿子是废物,更这一辈子连老爷得心都留不住哈哈哈哈。”

    做着美梦,林姨娘春心荡漾,就等着儿子成亲了。

    又看到刚才儿子得模样,林姨娘恶狠狠得把仇记在了心里。

    “你个小贱蹄子,那是老娘得宝贝,十月怀胎生下来连手指甲都不敢伤,我儿那是你能伤得吗,就算你是郡主,我可是你的婆婆,叫你跪就给跪,否则就是不孝,我叫我儿子休了你。”

    再然后王雪枫抓住她得衣襟苦苦哀求:“不要婆婆,儿媳妇再也不敢了,一定会好好侍奉相公,孝顺婆婆你得。”

    美梦外加幻想,不得不说林姨娘得脑洞真是出奇。

    就连亲生儿子得伤都管不着,高兴得对着镜子美滋滋得打扮了起来。

    王雪枫住得院子。

    是个人都不是傻子,尤其当初那么危险,李渊明对她外孙女得关怀,那生气心疼,就知道爱之深。

    现下又出了这等得丑事,孙子坏了王雪枫得名声,又有情敌李渊明不好得罪,龚老夫人真是犯了难。

    刚走到院里,就听到砰砰得,是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龚老夫人楞了下,对着龚建林使了个颜色。

    龚建林心里苦,强硬着头皮先走了进去。看着地上摔碎得瓷器碎片,眼里闪过心疼,这可都是宝贝。

    本来这个院子不住人,放宝贝得地方,如今王雪枫来了,冲一冲面子,谁会想到会是这样。

    “怎么,龚老爷看到摔碎的瓷瓶这么心疼吗?”本来窝着火李渊明更生气。

    明明外甥女躺在床上,不关心关心外甥女,却关心起这些宝贝来了。

    “额,不敢不敢。”龚建林急道。

    龚建林的话刚说完,就被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不敢,你们府里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不敢的,难道杀人放火才叫不敢吗?”

    龚建林见此身体微晃,脸色十分难看。

    李渊明得这些话,让刚抬脚准备进屋得龚老夫人又退了出去。

    算了,她已经老了,被人一句怒吼就吓得魂飞魄散,这种场面就得她儿子来支撑。

    “行了,该探望也探望了,找个人打扫打扫这里,咱们就别来虚得,莫要打搅郡主得休息了。”要不是这是王雪枫的亲舅舅,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好的态度。

    龚建林还欲说什么,可是,刚李渊明那淡淡的一撇,让他打了退堂鼓。

    龚建林不是傻子,他自从进门感受到李渊明得怒火厌烦,就明白了李渊明得肝火,眼里透着复杂。

    “是,小民告退。”关键还是把事情查清楚好。

    目前龚黑墨只是沉睡,他记得院子里没有几个人,除了龚黑墨,王雪枫还有两个丫鬟,想来可以从两个丫鬟问话。

    打定主意,龚建林让人把王雪枫得贴身丫鬟通通唤了过来。

    两个丫鬟心有愧疚,都说喝酒误事,一个不留神王雪枫就被暗算了,让主子受了这么大得委屈,真是她们得不对。

    面上带着自责,两个丫鬟平静得伏身:“龚老爷好。”

    刚行完礼,龚老夫人恰好连同小王氏和林姨娘一同进来。

    尤其小王雪氏打听到消息,整整哭了半个时辰,连妆都哭花了,心里恨那个人恨得半死,最怀疑得就是林姨娘。

    连带着看林姨娘得目光不怎么友好,林姨娘不在意,只跟在龚老夫人得身边。

    “嘉仪给老夫人,夫人,林姨娘问好。”两个丫鬟又伏了伏身。

    “好,都先坐,今天我们只谈正事。”温和着就连嘉仪和林溪都有座位。

    就像三司会审,却又那么温馨,跟一家人一样。

    也对,本就是一家人,处了嘉仪和林溪。

    待所有的人坐下,龚老夫人又恢复了威严,清了清嗓子锐利的扫了扫在场得全部人。

    龚老夫人眼里带着毒辣,阴狠,正义,不顾一切的悚然的恨意,正口道:“老身持家多年,终于到了享福的日子,把这管家交了出去,图个清净。”

    说着埋怨的对小王氏垂眸,又质问道:“可是那,管家权交了出去,期待期望什么,就是希望一家人和和乐乐,井井有条,管好中匮,不让吾儿操心。

    最后那,出了这个档子的事情,老身的孙儿还有外孙女被人双双暗算,暗算再外罢了,偏偏是家里的人,还有刚刚王爷的态度!

    不得不让老身害怕后果,这事情必须得查清,揪出幕后之人,给外孙女一个公道,给王爷一个真相,清除家里的余孽。”

    龚老夫人面色如水,眼睛却透彻人心,林姨娘有点心不在焉。

    “这怎么查,查得需要多长时间,我儿子和郡主大庭广众之下热吻,他一个男孩子倒没关系,可是这对郡主名声不好,要我说,干脆让两个人成亲好喽。”

    林姨娘话落,屋里瞬间静了下来,龚老夫人和龚建林对视。

    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震动,主意好可是那位王爷。

    一个激动,龚建林直接给了林姨娘一耳光,跳起来大骂:“无知,你个蠢妇,成什么亲,封住下人得口,此事情暗中调查,谁敢传出去败坏了郡主得名声,小心乱棍打死,就是你更不例外。”

    天知道没有李渊明或许有可能,万一还没成亲话传到了李渊明的嘴里,那还了得。

    被打了一巴掌,林姨娘怯怯的回了句:“是。老爷。”

    小王氏心里舒坦了,只要龚黑墨不和王雪枫成亲,那就什么都好说。

    回归正题,龚老夫人问嘉仪和林溪道:“听闻当时你们四个人都在院子里,这院子里仅你们四人。不知在事发前有人来过没,你们又都做了什么?”

    最后还是嘉仪先开了口。

    “额,我们四个人没有做什么,就是像往常一样,郡主看着小公子学习,后来对诗,最后郡主上了心,邀请我们喝酒。”说到这嘉仪的脸上火辣辣得:“可惜我和林溪酒量不怎么好,没下几杯就醉了。”

    “至于有没有人来过,奴婢只记得醉酒,好像有人来了,当时奴婢意识不清,抬了抬眼就看到那女人心怀不轨,往奴婢和林溪嘴里塞了一个药丸,然后我们就都晕倒了。”

    抓住了线索,龚建林迫不及待的追问道:然后那,你可听到那个女人得声音,或者穿得鞋子衣服都是什么颜色,形状。”

    提起这个,林姨娘庆幸她当时没有出声,只是行动。

    打死她都不会承认是自己做得,至于这两个丫鬟,呵呵,怕一不清二不楚。

    “形状,鞋子吗?”眯着眼睛想了想,嘉仪茫然得摇了摇头:“这个我闭着眼睛记不清了。”

    果然,林姨娘洋洋得意。

    好似想起了什么,林溪一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喊道:“我记得,我当时眼睛睁了睁,亲眼瞅见那女子衣服的料子绣着牡丹花,鞋子还绣有鸳鸯,最重要她的手上带着碧绿扳指,

    我看的轻轻楚楚,碧绿扳指上还是刻着字的。”

    这话隐隐让林姨娘不安,自己镇定的安静了起来。

    就这线索,龚老夫人和龚建林就明白身份不俗。

    牡丹花衣服多的是,就龚建林记得小王氏和林姨娘,还有自己母亲都是牡丹花衣服,就是这个鞋子秀的鸳鸯,扳指刻着名字很少见。

    有了方向,在场众人努力得回忆了起来。

    唯有小王氏记忆深刻,她记得绣鸳鸯得鞋子,是当时用来嘲讽林姨娘,所以给了林姨娘的,就是不确定。

    哪怕不确定,小王氏呐呐自说着:“妾身想起来,这鸳鸯鞋子是成亲妾身亲自所绣,早就赠给了林姨娘,不知道是不是林溪嘴里的哪双鞋子。”

    被人明目张胆得捅出来,林姨娘语气偏激:“不,哪里有的事情,我看姐姐你就是容不下妾身,逮到机会就诬陷妾身,妾身怎么能干出这样得事情那。”

    “那可不一定那。”

    “你,你。”气愤着想起来手上还带着那个扳指,赶忙用袖子遮住,放下了手。

    撒娇的看向了龚建林:“老爷,您要相信妾身是清白的呀。”

    龚建林情绪几经变幻,不为所动。

    忽然被什么东西,亮晶晶得刺了一眼,眼睛猛的瞅着绿色的光芒,正是从林姨娘的手上物品所照耀。

    又记得刚才林溪说的碧绿色扳指,忽然变脸,抓住林姨娘的娘举了起来。

    “老爷,您干什么,您弄疼臣妾了。”

    龚建林迫不及待的伸手不顾林姨娘的抵抗,从她的手指上取下了扳指。

    扳指颜色是绿色,这个扳指上面真有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